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1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藏不住对你的喜悦和感激

作者:▇闫加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2016年1月15日,根据军队精简整编的部署,七大军区的报纸光荣完成历史使命,宣告停刊。200多名报人中, 除了年轻的和快退休的, 其他人只有一个选择:脱下军装。我,自然也在其中。

这期间,我一边整理自己的行囊,一边整理复杂的心情。办公橱柜里一套1998年的《新闻与成才》合订本,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20多年前。对我而言,能够从一名战士成长为军事记者,《新闻与成才》是当之无愧的启蒙老师。而一路走来,那些和新闻有关的人和事再次浮现在眼前,心中徒增了一种莫名的喜悦和忧伤。一本杂志影响人生志向

我最早接触《新闻与成才》是当兵第二年的春季。一天上午,我们连给机关出公差,帮宣传股搬办公室,把一些无用的书从书架上取下来装进麻袋里。我边挑边选,发现有三本《新闻与成才》崭新如初,心想扔了真可惜,我问身边的那名中尉:“这几本杂志给我好吗?”“你喜欢哪本随便拿!”中尉头都没回。我如获至宝,把三本《新闻与成才》揣进怀里。

“引您成才良师、帮您写作益友、新闻知识荟萃、新闻人才摇篮”。回到连里,我迫不及待地捧起《新闻与成才》,从封面到卷首语,从“业务研究”到“刊中报”,从“理论探索”到“记者沙龙”,竟然真心爱上这本不起眼的杂志。仿佛遇到了久未谋面的老师,一整天都沉浸在幸福中。

那个时候,我们团有广播站,有自办的战斗小报,喜欢舞文弄墨的指导员时不时让大家给广播站写写稿。翻烂了三本《新闻与成才》后,我萌生了给广播站写表扬稿的冲动。虽然明知偷偷摸摸写出来的东西登不了报纸,可每次被团里自办的《铁锤快报》选用,心里还是像吃了蜜一样,新闻的种子悄悄在心田扎下了根。

1996年初秋,我考上了西安陆军学院炮兵队,除了参加学教训演,业余时间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学院里的图书馆。古今名著、中外经典、名人传记、天文地理,这些我在上高中想看而不得看的书,如今成了我最解渴的营养快线,恨不能把丢掉的时间全部补回来。

书读得多了,就有写点东西的冲动。该从何下手呢?这时候,我又想起了《新闻与成才》,梦想自己的文章也能变成铅字。一个星期日的早晨,我在图书馆的杂志区发现了《新闻与成才》。那时候的图书馆是没有复印机和扫描仪的,为了把好的章节和经验做法记录下来,我专门建立了一本新闻学习笔记本。

读《新闻与成才》就像是和名师对话。以后的每个月中旬,我都要往图书馆跑上几趟,询问下个月的《新闻与成才》到了没有。在一次次秉烛夜读、一次次深情交流、一次次掩卷沉思的过程中,我对《新闻与成才》充满了感激,对毕业后能够当一名军事记者充满憧憬。

1997年,我在学员队领导的鼓励下,报名参加了解放军报社开办的新闻函授第十期培训班,不但每月有了属于自己的《新闻与成才》,还可以通过培训简报、书信来往,和编辑老师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也就是那一年,我从最初的照猫画虎,到从平凡的军校生活中发现新闻线索,《梧桐花》《笛声悠悠》《抗大传人支援美丽西安建设》等豆腐块和豆腐条慢慢地在兰州军区的《人民军队》报和《解放军报》上刊登。

军校三年,我先后在《解放军报》等军地媒体上刊发新闻稿件50多篇,两次荣立三等功。1999年6月,我带着满满的希冀和《新闻与成才》合订本,从军校毕业回到老部队,如愿成为一名让人羡慕的新闻干事。一本杂志助力扬帆远航

“出门摔一跤,也要抓一把土。”要想当一名优秀的新闻干事,能吃苦是首要的。但是,光能吃苦还远远不够,必须掌握采访技巧。记得第一次到连队采访时,我连如何提问、怎样确定采访内容等基本的能力都不具备,话没出口,自己的脸就红到了脖子根。

一篇好的新闻作品离不开扎实细致的采访,所谓“七分采、三分写”就是这个道理。尴尬之余,我钻进宿舍又捧起了《新闻与与成才》合订本,在一篇篇业务交流中寻找答案。通过一周的集中补课,我信心足了,也掌握采访的基本方法,和战士面对面时不发怵了。后来,我在采访实践中总结出“一选二听三挖四补充”的采访心得,即:选定一个采访主题、学会聆听精彩故事、反复挖掘感人细节、及时回访补充素材。这些做法使我在以后的采访中如鱼得水,写出来的新闻作品命中率也非常高。

2000年6月,我们团作为兰州军区的高原试训单位,第一个开上了海拔4500米以上的昆仑雪山。基层是新闻的富矿,演兵场上有写不完的精品。为了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我把《新闻与成才》合订本装进黄挎包,背着一部军凤凰相机就上了昆仑山。

好新闻是用脚写出来的。在三个月的高原适应性训练中,我克服高原缺氧和生活条件艰苦等困难,始终保持昂扬的写作激情,天天往演习场上跑,和战士们打成一片,搜集新闻线索。当遇到困难时,就向《新闻与成才》找答案,时间久了,悟性越来越好,满眼都是新闻,每天都有写不完的稿子。这期间,我有幸结识了解放军报军事部科技组组长张锋老师,他的鼓励和不吝赐教让我受益匪浅。正是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叠加效应,我如鱼得水,三个月写了上百篇新闻稿件,拍摄了2000多张新闻图片,到9月底部队全部从高原撤回到营区,我已在解放军报刊发了一个整版的《红军团挑战高原极限》,和30多篇图片及文字新闻,在《人民军队》报上了三个头条。

人只要有所追求,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正是在《新闻与成才》及编辑老师们手把手的帮带下,我当年就坐上了集团军新闻报道工作的头把交椅,年底荣立三等功。我知道,这军功章属于《新闻与成才》。

2001年,《新闻与成才》更名为《军事记者》,但其启迪教育、经验交流的功能没有变。特别是对原有办刊宗旨和读者对象进行了明确和强化,提出了两个“服务”的指导思想和“四句话”的内容范围。所谓两个“服务”就是:为办好解放军报服务,为广大通讯员写作成才服务;所谓“四句话”就是:新闻理论探讨的论坛,军事新闻知识荟萃的园地,军事新闻采访写作的良师,军事新闻记者成才的摇篮。

这年年底,我被调到人民军队报社工作,实现了从新闻干事到编辑记者的跨越。《军事记者》成了我案头必备的工具书,陪伴着我一步一步走向成熟。一本杂志留给我的温暖记忆

重新抚摸落满灰尘和发黄的《新闻与成才》合订本,我仿佛在和一位老友对话。她宛如一位智者,在我懵懂时给予激情和方向;宛如一位战友,在我困难时给予信心和力量;宛如一位良师,不吝如弓的脊背,托举着我一步一个台阶地走向成功。

一本杂志就是一座感情的桥梁。通过《新闻与成才》,我认识了从未谋面的杨玉辰老师,是他在新闻起步阶段给了我太多的鼓励。后来,我有幸认识了《军事记者》杂志的朱金平主编,那次在兰州市昆仑宾馆的彻夜长谈,让我对仰慕的偶像有了更深刻的了解,环绕在他们头顶每道光环的背后,都经历了无数次的风风雨雨。

“干新闻很苦,干新闻很累。这苦与累,只有真正有担当的记者才体会得到;可再苦再累,他们都会乐此不疲、意气风发,就是面对枪林弹雨,也会义无反顾”。一次电话约稿中,我和《军事记者》吕俊平副主编相谈甚欢。从亲历式报道的践行者、已故的解放军报高级记者高艾苏,谈到揣着冷馒头加班的武天敏;从“头条大王”江永红,谈到后劲十足的80后。我们至今未谋一面,是相同的新闻信仰,让我们惺惺相惜吧。

那时的报社清澈得如一汪湖水,一眼能看到底。大家凭本事吃饭,靠能力立身;敬重知识,敬重人才。正是那无忧无虑的三五年,我把全部心思都用在提高业务素质上,还利用双休日参加了兰州大学在职新闻深造,在张兵老师的具体帮带下,无论是新闻理论素养,还是编辑和采访能力,都有了一大截的提升,一名军事记者应该具备的自信写在脸上。

此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正是这些新闻前辈的鼓励和帮带,我把新闻当信仰膜拜,当终生事业去经营。蓦然回首,我在人民军队报社军事处靠窗户的一张办公桌前坐了14年,坐坏了3把椅子,换了4台电脑,脚底下的木地板磨出了两个大坑。期间,我成功宣传了“爱国为民模范护理专家”黎秀芳、“突击连长”赵锋、全国绿化先进个人买托乎提、“民族团结好六连”等20多个全国和全军重大典型。每年的跨区演习、高原联合训练、抗震救灾等大项活动,总少不了我的身影。当编辑14年,我有15件作品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好新闻评选中获奖,连续8次被机关评为优秀机关干部,7次荣立三等功,是报社成立60多年唯一出国维和的记者······当然,从被告之转业的那一刻起,这些都成了过去时。

一生一死,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当一个人闲得只能和自己对话时,才知道世间有这么多差池,这么多无奈。唯一能够温暖我的,是完成一件新闻作品所经历的人和事,是被岁月沉淀的情和谊。他们的善良和慈悲,如寒夜里的灯盏,让冰冷的心灵有了一丝丝暖意。

不忘初心,新闻不死。将《新闻与成才》合订本装进纸箱,我对自己说:“新闻,我尽力了;成才,根本谈不上。”

(作者系原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社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