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融媒体时代传统记者的转型与突破

作者:■赵风云

提 要:融媒体的风起云涌,使传统记者转型成为一种必需。作为“时代的记者”,走新路不能“穿旧鞋”,否则就无法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求得“作战的胜利”。而换“新鞋”,头等重要的一点是不能换掉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同时也是为了主动完成转型与改革走好我们的新长征。

关键词:融媒体;传统记者;转型突破

记者是属于时代的。我们所处的“这一个”时代,是融媒体风起云涌的时代,是媒体人转型成为一种必需的时代。作为这个时代的记者,我们唯有转型,才能走出“新路”、走好“新路”。就像长征初期中央《告全体红色指战员书》中指出的:“红军必须经常地转移作战地区,有时向东,有时向西,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而唯一的目的是为了在有利条件下求得作战的胜利。”

穿新鞋走旧路是一条死路,作为“时代的记者”,走新路同样不能“穿旧鞋”,否则就无法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求得“作战的胜利”。对于参加此次“雄关漫道——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型融媒体采访活动的传统记者来说,怎样穿好时代的“新鞋”,跨越转型中的“雄关”,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思考和厘清,还有很多路径需要尝试和求索。

换“新鞋”,头等重要的一点是不能换掉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通过此次重走长征路的采访活动,每个走来的记者有一点更加明确——我们换的是鞋,不是脚。因为我们一路走来的磨砺和积淀全在脚上。这是我们过去的立身之本,是我们在融媒体时代的制胜密码,也是我们到哪个时代都不容舍弃的“核心竞争力”。那么,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有哪些?

其一,额头下的眼光。眼光的背后,是思想力的深厚与否。重走长征路,难的不是走,而是写。按编辑部策划,选定20个有重要影响的红色旧址和历史节点纪念地,一个地点写一篇稿。面对这些人们熟知的历史和地点,写什么、怎么写?怎样从“昨天的历史”中发现“今天的新闻”,“今天的新闻”又应该为“明天的历史”留下些什么——这成为对此次重访长征路的记者最直接的考验。以遵义会议为例,这段历史是中国革命史的经典,家喻户晓,想写出点新意很难。记者的思路是在深入采访中读懂历史、思考历史,围绕“遵义会议为什么能成为中国革命的转折点”寻找答案、回应现实,由此,稿件《自我革命,伟大转折的力量源泉》有了全新的高度和立意。

其二,肩头上的道义。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当下浮躁喧嚣的舆论环境,对于一名记者来说,“妙笔”可待,文章能“绣”,难得的恰恰是一副担得起“道义”的“铁肩”。拿这次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宣传来说,不仅仅是一次大型的历史性纪念活动,更是一次从历史中来、到现实中去的回归与净化。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国人的自信远远没有强大起来,不少人正在淡忘那段历史的价值,忽略了历史从何而来,我们因何有今天。而互联网犹如一面多棱魔镜,放大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光怪陆离。作为“时代的记者”,在聆听那一个个震撼心灵的故事、追寻那一行行渐行渐远的足迹时,我们的担当也变得尤其突出——用长征精神凝聚人心、重塑价值、匡扶良俗,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新长征。

此次军报记者王卫东与严贵旺作为一个采访小分队,近半个月时间先后经过4省13个县,全是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的藏区,实地重访了懋功会师、甘孜会师、激战腊子口3个历史事件的旧地。记者严贵旺在采访体会中说,红军长征的历史和精神早已熟知,但是这一次亲身走上这条在书本上、影片中、记忆里浓墨重彩的长征路,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悄然而至。每次用笔在采访本上记录时,笔尖与纸张的摩擦声似乎都是一次灵魂深处的提醒:作为一名记者,不能忘记这次采访是为了什么;作为一名军人,不能忘记这次采访是为什么出发。正是有了这样的担当,才有了军报《雄关漫道》专栏一组高质量的系列报道。

其三,脚底板的功夫。新媒体速度再快、触角再长,也代替不了脚和眼;机器人表达再精确、再标准,也无法捕捉人内心的微妙。此次重走长征路采访活动,涉及大量的历史考证,同时网上也有不少“歪嘴和尚”的质疑。如果把互联网海量的信息比作泡沫,那么记者的“脚底板”恰恰就是挤压泡沫的过滤器。记者刘建伟在重访石棉县城的大渡河口岸时,看到河宽仅有三四十米,想到网上有人怀疑红军长征的历史有夸大和炒作嫌疑,他进行了认真查证,得到的权威解释是,当年红军渡河正值汛期,河面有300多米宽,经过多年的自然变化才成为现在这样。这次采访,记者查阅了大量有关历史资料,针对网上的质疑进行了有理有据的回答。稿件完成后又专门送给党史、军史专家审校,使之成为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真品”。

换上了“新鞋”,能不能走好“新路”,依然是个很大的考验

办一份正式发行的报纸需要多少人?位于美国阿拉斯加州的小镇史凯威有一家地方报纸《史凯威新闻》,其运营者苏珊·阿西娅自己1人担任记者、编辑、设计、排版、发行等多个角色,凭一己之力出版了包含16个版面的双周刊,还兼顾报纸网站、社交媒体等平台的更新维护,被称为“一个人的编辑部”。可以预想,在媒体融合的时代,这样的“全能记者”“全能报人”将会越来越多地涌现。

从当年长征途中凭借一副挑担艰难出版的《红星》报到今天正在走向现代化、集约化的解放军报军事传媒旗舰,军事新闻传播事业已是“烟波楚天阔”。但与此同时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已成为国家战略的大趋势下,能否主动迎接变革、完成转型,决定着我们是“赶趟”时代的列车,还是被时代的列车无情地甩下。

拿此次“雄关漫道”大型融媒体报道实践来说,尽管初步形成了立体化的宣传模式,达到了很好的宣传效应,但仍然有很多课题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思考。

比如,是否形成了从“指头”到“拳头”的合力?力量整合是实现融媒体报道的基础。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绝不是“1+1”那么简单,不是物理组合,而是化学反应,是努力实现从“单打独斗”到“集群作战”的转变,形成从“指头”到“拳头”的合力。记者杨清刚在重走直罗镇战役旧址、陕西富县和延安军分区等地时,他所在的中部战区微信公众号每天实时推送记者的采访报道,经由解放军报社融媒体——头条号推送后,被中国军网、中国军视网、新华网、中国青年网等主流门户网站和一点资讯、天天快报、网易新闻等热门新闻平台相继转发,体现了融媒体报道矩阵“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平台发布”的集成效果。

再如,是否完成了从“腹有诗书”到“心有用户”的思维转型?思维转型是媒体融合的关键。那种以为媒体融合时代,传统纸媒记者只要学会拍视频、图片编辑等技术,就是完成了转型的认识,显然是一个误区。面对新媒体雨后春笋般的发展和成长,传统纸媒记者如果还抱着固有思维不放,表面转型而深层不动不转,无异于画地为牢,自断后路。事实上,一名优秀的融媒体记者,最需要完成的是从“腹有诗书”到“心有用户”的思维转型,既要成为深耕主业的尖兵,成为内容生产传播的行家里手,又要适应新媒体传播规律,强化“开放分享、传播快速”的用户意识,创造性地生产优质全媒体产品,把主流报纸的公信力影响力辐射到互联网上。

又如,是否完成了从“技术升级”到“素质升级”的跨越?如今“全能记者”“全能报人”的出现,反映着媒体融合的趋势,也意味着传统的专业知识界限、专业技能界限都在被突破。从技术升级到素质升级,时代对记者提出了全新的要求——适应媒体融合岗位的流通与互动,努力成为集采、写、摄、录、编、网络技能运用及现代设备操作等多种能力于一身的人才。此次采访,记者代烽参加了在江西于都举行的“雄关漫道——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宣传融媒体报道火种采集仪式。活动结束后,他以一种深切的“本领恐慌”,给自己心中的融媒体记者画了幅像:手上拿着话筒、肩上扛着摄像机、胸前挂着照相机、口袋里揣着笔记本、背包里装着无线上网本……一句话,只有既熟谙新闻传播规律,又具备全媒体传播能力的记者,才能在融媒体环境中游刃有余。

重走长征,业已收官。新的长征,道远任重。此次活动,我们有不少收获和思考,但毋庸讳言的是还存有一些差距和不足:一是思维模式没有格式化“刷新”,新媒体依然属于附加产品,重视不够,为主报写稿仍然是记者头脑中根深蒂固的思维;二是写作模式和风格没有很好跟进、适应新媒体传播的特点和要求;三是采写发布模式单一,现代化传媒素养不足。稿件仅停留在发微博微信上,对新媒体运行机制、发稿模式、技术手段等研究不足,本领不强。一些稿件仅是电子化,没有新媒体化。

“把历史变为我们自己的,我们遂从历史进入永恒。”作为社会的瞭望哨,记者身处时代变革的“风暴眼”,既需要无比坚定地葆有新闻的理想和初心,又需要无比勇敢地转型和突破。唯有如此,才能完成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和职责,记录和推动这个时代的进步。

因为未来已来,而我们没有退路。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记者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