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2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报《长征》副刊的历史考察

作者:■肖瑶

提 要:至今已走过整整41个年头的《长征》副刊,在党的基本路线指引下,历经军报改革发展变迁的各个阶段,在军内外影响较大、成果显著。

关键词:《长征》副刊;历史考察

副刊,作为现代报纸的四大基本构件之一,至今已经走过一百多年的曲折发展历史,在中国新闻史和文学史上都留下了深远的影响。早在延安时期,我军就十分重视报纸副刊的作用。毛泽东同志认为党报的副刊是党报的一部分,虽有不同的任务与独特的形式,党性的要求是一致的。1956年1月1日创刊的《解放军报》从诞生之日起,副刊就是重要组成部分。1975年创刊的《长征》副刊,至今已走过整整41个年头,历经军报改革发展变迁的各个阶段,在军内外影响较大、成果显著。《长征》副刊41年的历史虽然漫长起伏,但总的趋势是在党的基本路线指引下,跟随军报的整体发展前进的。

一、拨乱反正中的应运而生(1978年~1988年)

1975年7月,中国文坛相互传递着一个令人鼓舞的重要信息:月初,毛泽东主席与邓小平同志谈话,批评文艺作品太少,还是要讲百花齐放;同月26日,毛泽东主席又对电影《创业》作出批示:不要求全责备,建议通过发行。正是在这样一个酝酿文艺思想解放背景下,中央各大报的文艺副刊相继得以恢复,《解放军报》的文艺副刊就在首批恢复之列。恢复办刊的1975年,恰逢“长征二号”运载火箭发射“尖兵一号”成功,全军各文艺团体纪念长征的演出此起彼伏,长征,一时成为社会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于是,在北京阜外大街解放军报社那座青灰色大楼一个没有空调没有风扇的房间里,几位老报人不谋而合,《长征》副刊的刊名就此应运而生。当年11月9日,《长征》副刊第一期面世,从此《解放军报》有了一块崭新的文艺园地。在当时思想初步解放的时代背景下,《长征》副刊“应运”而生,并随即发表了一系列纪念长征的文章,产生了一定影响力。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决议要求必须及时地、果断地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并做出实行改革开放的决策,开始了中国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僵化半僵化到全面改革、从封闭半封闭到对外开放的历史性转变。全国新闻宣传工作的重心也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随着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军队政治工作的重心也发生了转变,军事新闻宣传作为军队政治工作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其宣传报道的重心也随之发生了改变。在这场席卷全国全军的变革中,面对复杂的政治形势,《解放军报》作为中央军委的喉舌,理所应当地、立场坚定地、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思想交锋的前列,承载于《解放军报》之上的《长征》副刊也毫无疑问的受到影响。国家军队政策的调整带来新闻界的反思与调整,这一时期的新闻改革主要探讨新闻规律和新闻本质的回归,其中强调增强新闻的可读性、从内容上吸引读者的观点在《解放军报》得到重视。军报在1984年开展的《关于军报由内部发行改为公开发行的调查》中发现,“军报在工厂、农村的市场逐年缩小。”战士们反映,“我们爱的是三版上的专版,文章短小,比较丰富多彩”并且得出,“军报多年来经过实践检验的好专版好栏目,如《思想战线》《并非闲话》《一事一议》《鸡毛信》、文艺副刊,以及我们注重宣传的重大典型、思想政治工作的经验等,至今仍然脍炙人口。”这些外在内在的条件都使得《长征》副刊的复兴变得理所应当起来。在这一时期,涌现出一批具有时代影响力的作品,如1978年1月7日发表的桑逢康的《形象思维是文艺创作的根本规律》,1985年11月29日发表的江永红、钱纲的《奔涌的潮头》等等,另外早期的优秀的文学作品也出现在《长征》副刊上,如茅盾的《白杨礼赞》发表于1981年4月2日。

二、市场沉浮中的坚定不移(1989年~1999年)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一九九二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正如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所传唱的那样,“如果说,1978年邓小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那篇讲话,实际上成为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是标志着新时期开端的一篇解放思想的宣言书,那么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则是标志着新时期的历史发展进入新阶段的、解放思想的宣言书。”从此中国的改革开放迎来了第二个“春天”。伴随着“第一个春天”复苏的《长征》副刊在这段时间里有了长足的发展,同时在“第二个春天”里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当然也不可避免的发生着变化。

顺应中国传媒的大众化浪潮,在这一阶段,《解放军报》着重在提高可读性、服务性,提高军事新闻宣传效果上进行改革,取得了明显成效。《解放军报》这一阶段的改革力图给部队官兵提供多方面的服务,做到“寓教于乐”“寓教育指导于传授知识之中”。而《长征》副刊在这个方面无疑有着天然的优势,正是军报需要大力发展的地方,因此在历次改革中都被保留下来。在这个阶段,地方媒体不论在经营理念还是在媒介形态上都发生了空前的变化,与地方媒体的巨大变革相比,《解放军报》的改革大多局限于版面的调整和业务水平的提高,忽视了观念变革的跟进。因此军报虽然面向市场,但是竞争意识相对缺乏,《长征》副刊整体也是稳中求进。

然而,应当看到,地方报纸在极大满足了新的历史时期下广大民众文化娱乐的需要的同时,却在市场竞争中受到利润最大化原则的驱使,表现出严重的媚俗化倾向,《解放军报》虽然竞争意识稍显单薄,但却始终坚持正确的引导方向,承载着传播优秀军事文化的《长征》副刊也在改进可读性、提高服务性的同时始终牢记自己的历史使命,展现出应有的精神风范。

三、传媒转型中的机遇挑战(2000年至今)

2001年中国的成功“入世”标志着中国开始进入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新阶段。在境外媒体强力进入、境外资本纷纷抢滩、传媒业竞争日益加剧的态势下,媒体之间日益呈现出激烈的竞争态势。在争夺受众的表面之下暗潮涌动的是话语权之争。以《解放军报》为代表的军事新闻界,作为军队和党的一个重要的宣传阵地,必须在这种竞争中留住受众,牢牢掌握住话语权。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的快速发展,使得媒体形态正在发生着史无前例的变化。报业的核心竞争力从短平快的新闻报道速度,转而成为对新闻事件的调查深度和对副刊的品牌塑造,专业化、小众化、文化性传播成为报纸的主要发展方向。为此,在之后《解放军报》历次改版中强调,专版、副刊要在深度、个性服务和资源配置上下功夫,并恢复了专版、副刊排行榜制度,强化了副刊的作用地位。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阐明了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地位和作用,把对文艺工作的认识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进一步明确了文艺工作者肩负的历史使命和光荣职责。实现强国兴军的伟大事业,拥有40多年发展历史的《长征》副刊责无旁贷,必须一马当先。围绕中心服务强军,是军事新闻的天职。在向强军目标迈进,加快战略转型的重要时期,《长征》副刊无疑迎来了广阔的舞台,同时也面临更多挑战。在这一时期,《长征》副刊努力紧跟时代的步伐,始终以打造强军文化、繁荣军事文艺、为强国强军提供强大精神文化力量作为前进的目标,坚持以文化人、以情动人、以美育人,刊发了大量具有军味、兵味、战味浓郁的优秀作品。

“什么地方人类精神得到自由,人们就要庆祝。所有文化都纪念那些在他们眼里使之与众不同、使之富有意义的事件。”以“长征”的名义命名,“长征”赋予《长征》副刊的,不止是一种意象,更是一种支撑的精神。“长征”这个名词,代表着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以及无与伦比的勇敢和开拓创新精神,承载着崇高、圣洁、壮丽的内涵。《长征》副刊的诞生本身就带有时代的烙印,并且无愧时代的历史重任。

(作者单位: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