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2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浅阅读语境中的军事新媒体内容生产

作者:■刘永昶

提 要:军事新媒体的发展与新媒体受众的浅阅读语境存在着一定的落差,传播效果与传播想定亦存在着一定的距离。提升传播效果,需要军事新媒体针对浅阅读语境,处理好内容生产的速度与深度,内容传播的“刷屏”与入心,内容题材的圈内与圈外等辩证关系,在军事新闻宣传媒体方阵的协同传播中发挥更大作用。

关键词:浅阅读;军事新媒体;内容生产

毋庸置疑,近两年来军事新媒体的蓬勃发展给军事新闻传播带来了更多的新鲜元素。其助力一方面来自于传统媒体的转型变身,另一方面来自于军事自媒体的不断涌现。“刷屏”“网红”似乎不再是娱乐信息传播的专利,也成为一些军事信息传播的时代标签。与时俱进、贴近受众是获得新闻传播效果最大化的必然途径。但新媒体时代,受众的阅读习惯、阅读偏好已经迥异于传统媒体时代。某些时候,抵达不意味着接受,阅读不意味着入心,点赞不意味着认同。纸媒时代的深阅读正在为数字时代的浅阅读所挤压、所替代。这不仅考验着每一个受众自身的媒介素养,也对希冀通过军事新媒体渠道传递价值观的内容生产者提出了挑战。

一、内容生产的速度与深度

媒体的发展始终与技术的进步相伴相依,尤其是在当下,爆炸式的技术更新直接推动了跨越式的媒体革命。新媒体的波澜壮阔的涌现不仅颠覆了传统媒体的传播秩序,更使得习惯传统媒体思维的内容生产者有时显得力不从心。他们往往无法在短暂的时段中提供足够的内容数量,因之也并不能保证每一篇作品都经过严谨的打磨。比如观点是否鲜明,人物形象是否饱满,角度是否全面,数据事实是否准确等。于是,速度与质量往往会构成新媒体内容生产的主要矛盾。

另一方面,在浅阅读的语境中,受众的阅读容易跟思考相脱离,情感判断的成分往往大于价值判断,具象思维往往替代抽象思维。因此,在一些军事新媒体的内容生产传播实践过程中,视频内容一般会有着更多的点击量,图片内容次之,图文结合内容又次之,而纯文字的内容在传播效率上则容易处于劣势地位。相较而言,受众们似乎更乐于对影像图像的轻松接受,而吝于对于文字的深度解读。

在速度和深度的关系处理上,军事新媒体其实有着自己天然的素材优势或者信息资源优势。一方面,军事新闻、军事信息通常具有强烈的时效性,比如对于国外突发的军事冲突事件,有作为的军事新媒体一定会第一时间跟踪追击,“全民皆记者”的环境更会为相关事件提供充沛的影像图像资源;类似于载人航天等带有一定军方背景的新闻事件,经过授权的军事新媒体又能以最快的现场图景夺人眼球。

换言之,速度依然也必须是军事新媒体在媒介场域竞争的重要手段,这与其报道的军事信息的冲突性特征两相匹配。但是,仅仅流连于“视觉奇观”式地吸引受众,会让内容生产者陷入充当资料整理员的平庸。军事信息对于大多数非专业的受众而言,其实有着相当的神秘性。这时,对于表层军事信息的掘进式解读便显得十分必要,譬如对于国际政治军事关系的精辟分析,对于高精尖武器的准确介绍,对于战场冲突形势的专业分析,对于历史战争的纵横捭阖等。纸媒时代中,像《世界军事》《舰船知识》《兵器知识》等专业军事杂志的风行就证明了受众尤其是军迷受众的知识渴求。

对于军事新媒体而言,追求“短平快”的信息发布速度可能是打开局面、积累受众的长期性手段,这时影像图像类的信息更加适于编辑和发布;但最终留住固定受众,在眼花缭乱的新媒体场域中脱颖而出,“专深准”的军事信息内容才是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制胜法宝。

二、内容传播的“刷屏”与“入心”

新媒体时代受众的阅读终端主要集中在智能手机上,纸媒时代的率性阅读被方寸之地的集中阅读所取代。当“翻书”成为“刷屏”,改变的不止是受众的动作和心理本身,改变的也是媒介的竞争策略。比如,判断媒体信息的传播效果和质量,“刷屏”的程度高低或许比从前的读者来信显得更重要。因为屏幕有限,“刷屏”即意味着对于受众时间的控制和占领。于是数字化的表征,点击量、点赞数、转发量等常常成为新媒体评估和激励机制的重要指标。

“刷屏”受众似乎更在意自己的阅读偏好,而类似于今日头条这样的信息集成平台,更是提供了智能友好界面来强化受众自身的偏好认同。在这个背景中,“投其所好”便成了很多新媒体内容生产者的选择依据。一些军事新媒体的热门信息传播状态也验证了这一点。这些信息通常取材更加青春化、用语更加网络化、画面更加时尚化、标题更加直观化。诸如“军校大学生”“兵哥哥”“女兵”“网红”这样的关键词出现频率较高。

诚然,赢得年轻受众的喜爱一定要采取他们喜闻乐见、习闻乐见的形式。但问题在于,“刷屏”行为的生命力其实是有限的,正因为手机的屏幕局促,手机阅读才必须以信息更迭的速度来换取信息集纳的广度。仿佛浪花的滚涌,“刷屏”一定会被更新的“刷屏”取代。于是,过于迁就受众的信息虽然短时间内也许能够迅疾传播,但也很容易陷入“悬崖效应”——达到传播峰值之后马上跌落成过眼云烟。对于受众而言,如此“刷屏”无非是一次次便宜的文化快餐;而对于信息生产者而言,他们却容易陷入单调乏味的同质化创作困境。

大多数军事新媒体背后往往有着管理方的责任和担当意识。因此,浅层次表达的一次性传播并不是他们的初衷。他们需要的可能更是相关信息之于受众的入脑入心。信息传播的热度和效度并不是亦步亦趋的关系,如此看来,新媒体管理者应该摒弃单纯的数字化评估考量方式。

从内容特质来看,军事新闻、军事信息往往是具有力度和温度的,电光石火的力度可以激励人,热血满满的温度可以感染人。因此,真正有价值的文本,即便在手机终端一次传播的效果不尽如人意,但价值本身并不会因此会湮没。它们完全可以借助传统媒体、网络论坛、图书出版、影视塑造等形式实现二次立体传播。

三、内容题材的圈内与圈外

军事新媒体生产传播的信息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泛军事题材的内容,举凡国际国内、历史人文、名人轶事、兵器军演,只要跟军事有关,都纳入旗下,风格偏于活泼;另一类是反映我军建设和生活的内容,以新闻为主,往往跟相关部队的区属定位相关,风格偏于严肃。就受众的主要构成而言,前者受众可能更多的是军事爱好者或军迷;而后者受众更多的则是与信息发布单位有密切关系的军人或军属。

对于我军形象的塑造和传播来说,第二类信息应该更具有主流价值诉求。不过有可能出现的状态是,部分军事信息的传播主要局限在特定群落,比如微信朋友圈的各个军人群体。有时看起来热热闹闹,却是很难发散溢出的内循环。圈落化生存固然是新媒体传播的特质,但却有悖于内容生产者的初衷。从圈内到圈外,从内循环到外循环,才能真正实现相关军事信息在全社会的有效传播。

事实上,军事信息是人类社会生活中冲突最激烈、情感最丰富的内容场域之一。正如革命战争年代我军的英雄传奇可以影响几代人,《士兵突击》可以集聚地方大学生的注意力;也正如好莱坞战争大片的拥趸可以遍及全世界,军事信息内容的吸引力往往能够超越圈落、民族、国别的框限。那么,和讲好中国故事一样,如何讲好军事故事便是新媒体内容生产者需要面对的课题。

比如在价值观的传递上,主旋律的红线必须贯穿始终,但在具体的表达技巧上,春风化雨、潜移默化的婉曲手法可能比直截了当的说教宣传更为有力;在军人形象的塑造上,立体丰富的“圆型”人物可能比纯粹单调的“扁平”人物来得更为真切;在叙事手法的运用上,矛盾冲突的层层演绎可能比平铺直叙的事实罗列更能够形成戏剧张力。忠诚、奉献和牺牲是中国军人集体的优秀品质,但这些品质同时也是人类情感中最动人的场景。军人群体中最容易涌现慨当以慷的英雄,而“英雄”崇拜几乎是人类最古老的心理情结之一。抓住这些品质,军事信息内容便具有了超越圈落化生存的极大可能。

当然,从我军形象宣传的媒介方阵体系来看,军事新媒体绝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一方面,具有官方背景的军事新媒体是军事新闻、军事信息传播的生力军;另一方面,民间自发的军事新媒体也必须被纳入监测管控的体制。再者,以军民分工、军民融合的军事新媒体集群,也必定是军事新闻宣传协同传播的有机组成部分。既然是协同,无论是与传统军事媒体,与其他军事文化产品,或是与地方新媒体,军事新媒体都必须进一步探索自己的分工合作角色。或许,在新媒体受众浅阅读的语境中,打出自己的品牌,巩固自己的阵地,进而将受众引领至立体化、深阅读的全媒体融合语境,才是军事新媒体在多元舆论场中竞逐的必由之路。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