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2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围绕中心搞好工作报道

作者:■黄春一

提 要:工作报道,在军事新闻中占了很大比重,也是军事报道的重点和难点。由于具备较强的指导功能与重要的新闻价值,工作报道备受关注。工作报道之难,在于写清门道难,写出规律难,写准问题难。围绕中心做好工作报道,需要把握全局、理解工作、跳出专业、解析问题。

关键词:工作报道;围绕中心;跳出专业

工作报道在军队媒体中具有重要地位,却是最难采写好的题材之一。“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是新的时代条件下党的新闻舆论工作重要的职责与使命,是新闻工作者应把握的基本遵循,更是搞好工作报道必须坚持的原则。围绕中心搞好工作报道,需要牢牢把握以下几个方面的要求。

一、把握全局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写好工作报道同样如此,如果没有全局观,对工作理解不透,就很难抓住魂,写透彻。工作报道要打准新闻点,做到以点带面。由于“点”上的新闻不是孤立的,所以,把握全局始终是写好报道的基本要求。工作报道要写清楚“是什么”,就要想清楚“为什么”以及“意味着什么”,需要把新闻事实放到全局中去考量。对于军事报道而言,是否贴近或抓住了中心工作,是衡量其新闻价值的重要标尺。对于军事新闻工作者而言,只有头脑中全局工作的图景不断线,才能采写出有份量的工作报道。

把握全局,需要注重及时掌握有关信息。要采写好工作报道,报道者除了读报掌握信息,还需要对部队工作进行跟踪掌握。有些基层报道员由于缺少对部队中心工作筹划过程的参与和直观的了解,造成了新闻工作与中心工作的脱节。如果在写稿时仅仅局限于一点,就会缺少对整体工作脉落的立体把握,稿件也就会缺少深度。要解决好这一问题,需要军事新闻工作者熟悉部队的主要工作任务,包括全年工作安排、党委关注的重点和本单位的实际等。同时,对了解中心工作要有主动与前瞻的意识,随时掌握中心工作进展,一旦有了好的新闻点即可迅速采写。

要从把握大局上采写好部队工作报道,还需要良好的信息沟通机制。比如单位内部编写的综合信息、情况、简报等,就是一种信息汇通的平台,报道者必须从中了解各方面情况。良好的信息沟通,可以使工作报道的采写者头脑中“工作成片”,有效防止信息的“零打碎敲”,及时掌握工作进展并发现典型线索。一些报道员在实践中认识到,如果拿着别人总结的某些中心工作方面经验材料再去写新闻,就会失去新闻之“新”,使其报道价值打折扣。新闻之于工作,不是“锦上之花”,而是“枝上之果”。

二、理解工作

对于同一项工作,由于经验、阅历等不同,不同的报道者在理解上存在着深浅的差异。新闻作品的深度由作者的见识主导,这种理解上的差异直接决定了作品水准的高低。因此,理解工作的能力对于报道者来说显得尤其重要。

从新闻实践上来看,有些报道者由于对工作理解得不深入,影响了工作报道的质量,使得一些稿件与中心工作的联系流于表面,揭示深层次工作规律的作品偏少,内容不深不透,未能一针见血。有些所谓的中心工作报道,与工作实践游离,或在中心工作外围兜圈子,反映了作者在驾驭作品时显得力不从心,专业知识上捉襟见肘,难以做到深入浅出。还有一些工作报道,笔墨多集中于常人能够感受和体会的困难,在读者最需要了解的地方“虚晃一枪”。有些工作报道中无关的描述偏多,借人物之口发表的感慨不痛不痒,流于表面。这种现象的出现,既有报道者采访不深入的问题,但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他们对中心工作缺少基本的理解,对工作的感性认识积累不够,无法与采访者进行深层次对话,更谈不上思想交锋。

还有一些出自基层报道员之手的工作报道,很明显是从材料上转过来的。新闻是对事实的描述,工作报道是报道者在对工作消化和理解之后基于事实的报道,是对某种工作“是什么”和“意味着什么”的表达和传递。这就需要报道者亲自采访,掌握第一手素材。

在理解工作方面,有些报道者存在的较为突出的问题表现为对中心工作的 “进不去、搭不上、够不着”。但有的单位领导会让报道员参加一些重要的工作会议,让他们提前进入情况,在部署工作时把新闻工作纳入进来,一起筹划一起部署,一边推动工作一边培养人才,收到了较好的效果。这也启示我们,新闻工作是党委和领导工作的重要内容,应与中心工作一起抓。作为报道者来说,需要跟上部队领导的工作思路和想法,并能够从中抓住工作的主要矛盾和突破点,这些往往也是新闻点所在。同时,还要熟悉本单位主要的工作骨干和行家,向他们请教专业领域的相关问题,以尽快把工作门道摸透,为写好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三、跳出专业

军队工作报道的专业性强,“进不去”不会写出好作品;同样,如果跳不出来,也会“乱花渐欲迷人眼”,面临写作的困局。新闻的综合属性要远远大于其专业属性,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作者认为,制约工作报道的最大因素,不是对“写作”的不熟悉而是对“工作”的不熟悉。

工作报道需要紧扣工作去写。以军事飞行领域的工作报道为例,这方面具有很大的挑战性。因为写作者很难有直接的感性认识,如何写出“座舱内的视角”成为一个公认的难题。航空兵部队的报道员都有这样的体会:只有通过大量的深入采访,才能搞清基本的专业问题。虽然新闻稿件并不注重传播高深的专业知识,然而只有作者对专业的熟悉,才能够把真正有价值的素材选准,立起文章的魂,从而更好地写出工作报道。

在这里,笔者结合自己曾经对试飞员英雄群体的宣传谈一点对这方面的认识。试飞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领域,这种专业性与稿件之间构成了某种联系。虽然最终的新闻作品传递的内容并非是专业知识,但离开了作者对专业的理解,终究不能完成准确的描述和解读。笔者在采访中,为了理解一件事情,不得不让试飞员先介绍大量的专业知识,甚至要从飞机的结构讲起。虽然这些专业知识基本上用不到稿件里,却是通向成稿的必由之路,因为一个人写不出他根本不理解的东西。当然,如果把职业虚化成背景,讲一些普通人的情感故事,会更省力一些,但那不是真正的工作报道。报道者一旦跨过专业这重障碍,就会获得的一种对专业全新的观察、思考和理解,让对事实的描述上升为对意义的思考,从“形”的观察上升到“神”的观察。这如同穿越一片高山林地,在近距离经过一棵棵树木之后,最后登上山顶,获得蓝天白云与林海茫茫的整体印象。

跳出专业,需要工作报道的作者把握专业个性与共性的关系,从某个具体的领域总结出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规律。在运-20试飞时,笔者曾有机会采访首席试飞员邓友明。他对笔者说:“大量的东西,有些要求必须背记,有些坚决不允许背记,因为‘人是会出错的’。” 为此,他们制作了一本厚厚的《快速检查单》,相当于一批工程方面的精英在帮助处置特情。当时,笔者就意识到,这句话不仅仅是在讲试飞,而是作为一种现代理念,冲击着我们的传统观念。认识到“人是会出错的”,对于人的因素存在的各行各业带来新的启发,让我们从制度设计、外脑支持等方面寻找察错、纠错、容错方案。这样的发现,也正是工作报道的价值所在。作为工作报道方面的新闻作品,需要跳出专业,把从专业视角获得的认识传递给读者。

四、解析问题

做好工作报道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抓问题。问题抓得准,报道的主题才能立起来。如何看工作,解析问题的能力至关重要。许多报道者都经历过类似的困惑,接到一个报道选题之初,因为对情况不熟悉,大脑中会出现第一种茫然。在积累了大量采访素材之后,面对林林总总的材料,因为思路没有理清,有种“淹没感”。从山重水复到柳暗花明,他们需要具有解析问题的能力。只有把问题解准析透,落笔才有方向,素材才有取舍,主题才能鲜明。

解析出重点。重点论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之一,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抓问题要抓主要矛盾”,要牵住牛鼻子。对于报道者而言,一项重要工作千头万绪,尤其是刚刚进入采访报道时,往往觉得“什么都很新鲜”。但这个时候如果缺少对工作全面的了解,往往容易剑走偏锋,忽略了真正的重点。

解析出思想。部队高度集中统一的特性,决定了大项工作任务的部署、展开、总结等各有节点。工作报道的价值,往往不在于开展某项工作这个新闻事实本身,而是基于同一项工作让人生发出的认识。工作报道解析出了思想性,就找到了新闻眼。

解析出规律。此事实与彼事实的联系在于共同的规律,如果没有规律性就谈不上指导性。规律并非摆在明面上,需要由表及里的探索与总结。面对一项工作,对其规律性的认知是报道者的基本功。唯有如此,才不会把工作报道仅写成“好人好事”的表扬稿。

优秀的工作报道,都是基于对中心工作和大项工作的熟悉与了解。紧紧围绕工作中心写新闻,无论对于作者还是作品,都会带来一种坚实的底气。

(作者系空军报社通联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