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2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队纸媒创新的“加法”与“减法”

作者:■蔡惠福 张小平

提 要:军队纸媒作为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阵地,作为建军治军强军的得力助手,必须在常态化的创新中保持活力。而纸媒创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对“加什么”和“减什么”的研判和选择,通过精心运筹谋划,把该加的加上去,把该减的减下来。无论“加”“减”,都要立足于更好地发挥和培育军队纸媒的优势,争取传播效果的最大化。

关键词:军队纸媒;创新发展;加法与减法

在媒介融合浪潮的冲击之下,纸媒的生存越来越艰难。有着深厚历史传统和强大政策支持的军队纸媒(这里主要指报纸),也面临严峻的挑战。然而,以《解放军报》为代表的军队纸媒作为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一方重要阵地,作为建军治军强军的得力助手,它的巨大作用并没有因为媒介多样化而有所减弱,必须办得更好。而要实现军队纸媒的逆势发展,唯一的出路在于改革创新,善做“加法”与“减法”,这样才能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立定脚跟,长袖善舞,充满活力。

纸媒创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对“加什么”“减什么”的研判和决策

纸媒创新包括理念创新、机制创新、方法内容创新等。而就纸媒内容的创新而言,有相当一部分需要通过“加法”和“减法”来体现——或者是版面的增减,或者是专版专栏的增减,又或者是报道范围和题材的增减,等等。

用哲学的话语来讲,创新就是一种肯定与否定相统一、继承和扬弃相结合的调整。对纸媒来说,这种调整通常表现为或增加,或删减。有增有减,即谓调整。所以,纸媒的创新总是在做好“加法”与“减法”中实现。根据媒体的发展和形势的变化,该加则加、该减则减,加中有减、减中有加,这样才能把媒介的创新推向前进。

技术进步推动的媒体变革,需要纸媒在创新中注意“加法”和“减法”的运筹和策划。因为媒体大变革的重要表征,就是既有媒体格局重新洗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传播的内容不断地分流,媒体分工于不经意间发生新的巨大变化,不同媒体的作用和任务也被重新划定和确认。这些变化,对纸媒带来的影响最大。过去需要纸媒做的,现在也许不需要了,会由别的媒体来做;过去纸媒能够做好的,现在别的媒体也许会做得更好。相反,过去由于承担的内容过多过重而被忽略了或者做得不够好的,现在则需要大大地加强。新闻界长期流传的“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转”这句话,在新媒体时代有了新的诠释。明智的媒体人已经很少搞“你有我也有”“你行我也行”的比拼,而在差异化、个性化上发力。

所以,在媒体融合的新形势下,纸媒做好“加法”和“减法”的必要性、及时性和精准性显得更为突出,更加显示出了它是实现纸媒创新的重要路径和方法。因此,必须更加自觉地把做好“加法”和“减法”当成一个发展战略,精心运筹、精心策划,准确判断、准确决策,把该加的加上去,把该减的减下去,在卓有成效的“加”“减”中来实现内部资源的重新配置,推进内容优化。要把理念、机制、手段等内在的创新进步变成看得见的成果,落实到与受众天天相见的版面之上。

既往的创新实践表明,在对纸媒“加法”和“减法”的筹谋安排中,如何“加”、“加”什么,固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需要作为重点下足功夫;而如何“减”、“减”什么同样也是不易,甚至更加难办,更要认真对待。这不仅是因为往往是先有“减”,再有“加”,“减”在前而“加”在后,“减”是“加”的前提;而且,“减”掉的有许多都是大家摆弄了多年、熟门熟路的东西,有些甚至是曾经风光过的“品牌”,令人难以割舍。更重要的是,这还要使得一部分同志“改行转岗”,从头去学做新的东西,事关他们的切身利益,难免会遇到一些阻力。然而,没有“减”,就难以“加”,纸媒就难以“转”、难以“升”。应在“减”中求精,在“减”中求重,在“减”中求强。

要立足于更好地发挥和培育纸媒的优势,争取传播效果最大化

军队纸媒的“加法”和“减法”,可以从内容产品的各个层面来实施。不仅可以有专版专栏的“加”和“减”,报道范畴和题材的“加”和“减”,甚至还包括版数、期数的“加”与“减”——许多地方媒体不是都在通过减少版数而“瘦身”吗?至于具体地到底加些什么、减些什么,这需要各家纸媒仔细研判传媒发展变化的形势和自己担负的职责任务,从实际出发予以考量和定夺,加其该所加、减其该所减,立足于更好地发挥纸媒的优势,争取传播效果的最大化。

“加”和“减”都是手段,都是途径,其目的在于通过“加”“减”,把纸媒的优势进一步发挥出来,把它的特色进一步突出出来,让军队纸媒在激烈的竞争中释放更大的价值能量,保持应有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为此,需要把纸媒创新中的“加法”和“减法”放到全媒体格局中考量审视,以进一步发现和发掘纸媒的优势和特长。要通过精心研究并熟知各类媒体尤其是新媒体的当下现状和发展趋势,把握各种媒体、平台、渠道、终端的运行规律和特点优长,知道不同媒体、平台、渠道、终端各自最擅长做什么、已经做了什么、还将会做什么,以及它们不擅长做什么,进而明确纸媒与其他媒体相比长在哪里、强在何处。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地进行内容产品的增减,通过有加有减实现扬长避短,以强克弱,使自己的特长更“特”更“长”,实现优势的增值。

现在的问题在于,有人对纸媒的优势少了自信,过于悲观,以为纸媒的优势特长已经被新媒体“蚕食”得差不多了,似乎如何发挥纸媒的优势已经成了一个没有前提的伪命题。这种认识是十分片面的。纸媒的“寒冬论”与“消亡论”已经说了许多年了,但停刊的纸媒毕竟屈指可数,绝大多数纸媒还都生机勃发地活跃在人们的生活之中。纸媒确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仍然是新闻信息传播的主渠道、主平台。军队纸媒就更加不用说了,它在传播信息、指导工作、引导舆论、文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并没有改变,种种优势依然是显而易见的。

优质内容是用户的刚性需求,而优质内容又是人努力创造出来的。所以,优势和特色有时无关乎是何种媒体、何种平台。明白了这些道理,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到,军队纸媒打造优势、打造品牌、打造特色有着广阔的空间,完全可以在强化和深化思想性、文化性、故事性等方面努力,巩固传统优势,形成新的优势,提升媒介品质。而在创新中做好“加法”和“减法”,正是这种努力的途径和方法。把“加法”和“减法”做好了,必将能开拓出军队纸媒彰显特色、展示优势的新天地。

无论“加法”还是“减法”,都倒逼纸媒工作者必须在增强本领能力上下功夫

不止一次听人说过,这几年军队报纸为了适应竞争、适应转型升级的需要,欲在强化思想性和报道的深度上用力,但每每苦于稿源不济。比如增开了评论专版和专栏,却常常难以得到好的评论作品,甚至需要“等米下锅”;又比如想增加一些深度报道,但记者通讯员队伍中,能写出像样的调查性报道、分析性报道者实在不多;还比如想开办一些具有军事特色的、蕴籍深厚一些的专版,却没有具有一定功力的人来操持,掌握“金刚钻”的人太少,揽不了这份“瓷器活”。这种现象说明,一些纸媒工作者的素质能力跟不上转型升级的需要,是个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

在新形势下的媒体竞争创新中,纸媒通过“加法”和“减法”进行调整将是一种常态。而所谓的“加法”和“减法”,往往是减掉我们相对熟悉的东西,所加者多半是过去没有接触、没有搞过的东西。这种“加”和“减”具体到每一个人,常常是从一个熟悉的领域来到一片陌生的处女地上开拓耕耘,原有的那点“老本”是远远不够吃的。所以,重新学习、更新自己的知识,提升自己的能力就成了必须。

我们常说的要在学习中“脱毛换羽”,这在媒体创新的“加”“减”之中更显紧迫。而且,从纸媒改革发展的趋势来看,所“减”掉的多半是一些低端产品,而所“加”者则是高端产品。因为纸媒与新媒体的最大比较优势在于纸媒可以满足受众深阅读的需求,在传统新闻要素的五个W和一个H中(What,Who,When,Where,Why and How),纸媒可以与其他媒体比拼的就在于Why和How。所以,它在“加”和“减”之中,其基本策略是尽量让出一部分即时性、动态性、碎片化的相对低端的内容产品,而专注于有深度的、思想文化含量高的、对工作指导性强的高端产品,以此让自己成为信息传播中的思想高地、文化高地。这无疑对纸媒工作人员的思想水平、能力素养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有了高端的人才,才会有高端的产品。现在媒体上低端产能过剩,同质化严重,高端内容稀缺,说到底,还是高端人才不多造成的。纸媒工作者必须下大力增强能力本领,努力学习新知识,汲取积聚新的能量,培养自己的新优势。强大的学习能力和知识本领更新能力,是媒体创新的前提和保证。一个善于学习的媒体团队才是有前途、有希望的团队,才能办一个有影响力、有传播力的媒体。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教授、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