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2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红星画报》的舆论宣传策略

作者:■刘若璇 张磊

提 要:土地革命时期,红军总政治部发行了全军第一份画报,这份画报是加强我军政治工作的必然要求,也是激发红军官兵军心士气的现实需求,其以图片为主,生动宣传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方针政策,及时报道了红军的斗争情况,并向红军官兵介绍了许多其他的知识。在这个过程中,《红星画报》表现出较多的舆论宣传策略。

关键词:《红星画报》; 红军; 宣传; 舆论

1932年12月,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创办发行了《红星画报》,这是土地革命时期我军发行的第一份全军性的画报。它在土地革命时期对宣传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和宗旨,促进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扩大红军的社会影响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红星画报》创办的历史背景

一方面,它的创办是加强我军政治工作的必然要求。土地革命时期,红军总部高度重视政治工作,提出了“政治工作是红军的生命线”的论断。在这一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对党和红军进行残酷的军事围剿和舆论压制,并阻止红军任何宣传鼓动活动的开展。面对这种情况,红军千方百计在敌军监控与舆论高压下利用各种形式的刊物进行宣传,包括报纸、传单、小册子、宣言等等。

为了不断提高宣传工作质量,确保宣传教育实效性,1929年,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在福建古田召开了第九次全体代表大会,通过了《古田会议决议》,指出,“应该把全军绘画人才集中工作。”由此,红军总政治部开始筹备创办第一本面向全军发行的画报。由于当时根据地和后期长征途中都缺乏照相制版设备,《红星画报》的出版只能选用石印绘本,原定为半月刊受限于战事频发,改为不定期出刊。它的创办改变了红军平面媒体仅有文字报纸、缺少形象化宣传材料的现状,也保留下更多反映红军时期人民军队建设的重要图片资料,是加强我军政治工作的重要步骤。

另一方面,它的创办激发了红军官兵军心士气的现实需求。土地革命时期,随着国内政治形势变化,蒋介石开始全力进攻中央苏区。敌人对苏区采取“政治与军事”并举的“剿共”方针,中央苏区被敌军层层封锁线包围。国民党军五次“围剿”红军,蒋介石不断增派兵力并且变换战法,红军无论是兵力还是武器装备都与敌军悬殊甚远,中央苏区面临巨大的生存威胁。由此许多官兵产生胆怯心理,对战争信心不足,时常出现消极悲观畏战的情绪。红色政权建立在国民党力量薄弱的赣南闽西山区,物资条件匮乏,官兵生活艰苦,此时必须选择正确的思想教育方式,激发官兵战斗精神。

针对必须激发苏区红军官兵军心士气这一现实需求,《红星画报》通过画报中对国内形势和前线战事的报道分析,宣传党和军队的方针政策,发挥了鼓舞官兵不畏艰险,克服困难与敌军作战,教育和组织广大群众的重要作用。

二、《红星画报》报道的主要内容

第一,用图画宣传马列主义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宣传马列主义理论和党的方针政策是《红星画报》的重要内容之一。它以图画的形式,将马列主义思想和党的方针政策生动的表达出来。它在创刊词中写到,“要成为启发教育红色战士的良好材料,要成为宣传苏维埃一切策略的主张的喇叭”。如1934年7月15日,第11期《红星画报》刊登了一幅名为《红军抗日誓词》的图片,画面上简明描绘了红军英勇作战的场面,并且在图上配有红军坚决抗日的相关宣誓文字。同在第11期的《红星画报》上,刊登了《我们的未来》一图,画面上是一只袖口纹有中国共产党党徽的手臂,手上握着一把长刀,这把长刀连续刺穿了两面旗帜,第一面是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紧接着它又刺向日本帝国主义的太阳国旗。在图下方有一段解释文字:“中国工农红军站在反日反帝的最前线,是反帝国主义的民族革命战争的民众武装的主力军。全体指战员同志们!我们要首先粉碎五次”围剿,直接对日作战,把一切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

当时,许多官兵因为文化水平不高,这些报道以图片加文字的形式,使得官兵能够更加清醒的理解报道的内容,有效传播了我党我军的政策以及先进理论,受到了广大官兵的欢迎。第二,及时报道战争的前线战况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红星画报》在保证消息时效性的基础上,发扬自身特点,向红军官兵宣传前方战争情况以及国内政治形势。如1934年7月15日,第11期《红星画报》的第五篇图文题为《国民党的卖国罪状》,画面上描绘了在乡间路上几名国民党军人正在押解一名抗日红军,红军身后背着一块长木板,上书“处决抗日要犯一名”,该红军身后的百姓嘴上都画有明显的叉号,图的右上角写着“蒋介石下令言抗日者杀无赦”。此时正是蒋介石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反动政策时期,在日本帝国主义大肆蚕食我中华民族土地时,蒋介石却下令不准言抗日,通过这幅图,红军官兵和广大民众都可以了解国内政治形势,了解国民党的真实面目。

1934年3月第四期《红星画报》的封面图是“苏联红军中之图书室”。画面下方是一段文字介绍:“据不完全统计,苏联红军中图书馆有两千以上,藏书一千三百万部。”画面和文字传递出苏联红军政治学习的热情,借此向红军部队强调文化学习的重要性。侧面反映出《红星画报》的关注点并不局限于国内形势,视野广阔,对于苏联的优秀做法也在画报中进行推广。

第三,向红军官兵介绍军事技能和生活健康常识。《红星画报》的宣传内容,不仅包括最新的军事理论、军事技术,也把红军日常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健康常识涵盖在内。军事博物馆收藏的7期《红星画报》每一期都刊登了军事技术方面的内容,例如以多幅连环画的形式展示投弹如何投远投准,挖战壕的技法,拼刺刀的几套动作等等。日常生活方面内容贴近官兵实际,冬季气温低战士们通过烤火取暖,画报中特意刊登图画提醒官兵不能立刻靠近柴火,易生冻疮。红军在长征途中每日奔袭数十公里,有的战士脚底容易打血泡,画报通过图片配上文字指导如何进行消毒处理,并对红军官兵长途行军如何合理安排休息提出建议。画报的丰富内容给予官兵教科书式的指导也带给官兵真诚与温暖,有益于红军部队战斗力的提升,融洽官兵关系。

三、《红星画报》舆论宣传策略分析

第一,内容兼顾理论与战况,抢先发声引导舆论。《红星画报》肩负着向红色战士宣传苏维埃策略、启发教育红色战士的重任,因此,在画报的取材上注重其扭转舆论态势的重要作用。针对井冈山时期全国各根据地红军采用游击战这一战法,《红星画报》在第7期刊登题为《支部应成为游击队火车头》一图,向广大共产党员指战员发出号召,要在游击战争中发挥党员带头作用和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作为舆论发声的重要阵地,《红星画报》抢先发声把握舆论先机。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进行残酷军事和政治封锁,红军必须在舆论战中先入为主,掌握主动权,通过画报及时报道国内战事并向广大群众传达我党我军的政策宗旨、抗日决心,最大程度上得到人民的支持,抢占舆论的制高点。1935年8月1日,红军在建军节到来之际发表了著名的《八一宣言》,《红星画报》当即以《八一宣言》为主题将红军铁心抗日,誓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赶出中国的决心传递给每一名官兵。红军借助《红星画报》率先主动发声,官方发出抗战决心,使得我方舆论氛围较之国民党军更有影响力。

第二,选取艺术表达形式,扩大在受众中的影响。《红星画报》的内容题材别具一格,以通俗易懂的图画为主,这些图画的类型各异,所产生的舆论传播效果也不同。《红星画报》上的图画包括写实画、写意画、漫画、教学图画等。写实画一般用以描绘前线战况、记录值得纪念的关键时刻、配上文字传达党的政策等,这些图画在红军时期缺少摄影器材的条件下,清晰准确的传达内容,成为共产党和红军的有力喉舌。写意画更注重情绪的渲染和感情的表达,《红星画报》中多次通过写意画的方式表达红军立志北上抗日,将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的决心。

《红星画报》为丰富艺术表达形式,还在画报上多次刊载脍炙人口的歌曲曲谱,士兵们可以对照曲谱歌词更快的学习歌曲,提振士气。红军长征途中,日日跋山涉水在山路崎岖的小道上行走,文化创作宣传队的作曲家创作了一首《山地行军歌》,写道:“我们都是无敌的红军,爬高山如平地,奋勇前进,哪怕它峰高坡陡,坑深路又小,迈步向前进,不要稍停留,让我们艰苦耐劳,英勇和善战,这一次的胜利必定属于们!”这首歌被刊载在《红星画报》上,很快被红军官兵广为传唱,激励了红军官兵不畏艰险,努力拼搏的斗志,也增强了红军官兵对于胜利的信心,为红军取得长征胜利发挥了巨大精神力量。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思想及军事历史专业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