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1期编辑手记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善将“璞玉”琢成器

作者:■齐闯

作为一名军兵种报纸的编辑,日常与基层报道员打交道很多,面对的自然来稿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来稿中固然有些质量不错的稿件,但更多的是一些质量一般、甚至连语句都不能文通句顺的作品,着实让人不胜烦恼。但是,只要俯下身、静下心,也能从自然来稿中挑拣出一些成色不错的“璞玉”和“子料”,下下功夫照样能琢磨成一个好的物件;只要涉深水、察水情,逮住了新闻的“活鱼”,适应“食客”需求精心烹调,便能为读者捧出一款热气腾腾、有滋有味、色香俱佳的新闻佳肴。

见报稿

一对孪生兄弟都是大学生士兵,今年同时参加军校考试,弟弟张真珲顺利考取了军校,哥哥张真瑞却与梦想失之交臂———

落榜不落伍中榜不怠岗

●吴东东

“榜上无名不等于脚下无路……”8月中旬,驻豫某基地一站警勤连开展“岗位之星话成长”活动,当刚刚获得“警卫之星”的上等兵张真瑞登上讲台,讲述自己如何走出军校落榜阴霾、重树奋斗目标的经历后,赢得台下战友的阵阵掌声。看到张真瑞的转变,中榜的孪生弟弟张真珲更是站起来不住地鼓掌。

好男儿志在军营。两年前,同在上大学的兄弟俩向父母提出了当兵的想法,理由很简单:安逸的生活使吃苦的机会变少,而部队是磨砺意志的沃土。父母尽管有万般不舍,还是支持了他们的决定。

步入军营,哥俩儿机缘巧合地被分到同一个新兵连的同一个班。也许从小就喜欢分个高低的缘故,新训伊始,哥俩儿就相互比拼、你追我赶。这样的“较劲”,使哥哥张真瑞被评为“训练标兵”、弟弟张真珲获得嘉奖。下连后,连队特意将他俩分到一个班。此后,兄弟俩更是自我加压、拼劲十足。不到一年,哥哥当上了副班长,弟弟多次被推选为“周优秀个人”,年底他俩又双双荣获“优秀士兵”。

到军营磨砺一番是兄弟俩的入伍初衷,随着不断地成长,一个新的目标从他们心底逐渐升起——考上同一所军校。他们的想法再一次得到父母的鼓励。于是,工作之余,加班加点潜心复习成为他们每天的常态。

然而,机缘巧合没有再次出现。今年军校考试成绩公布后,弟弟如愿以偿,哥哥榜上无名。梦想的破灭让张真瑞一度沉浸在失落之中,张真珲也无暇分享喜悦,一个劲地安慰哥哥:一扇门关上,必定有另一扇门向你打开。

落榜不落伍,失利不失志。在弟弟的安慰、父母的开导、典型的激励和领导的鼓励下,你追我赶的拼劲又回到张真瑞的身上,工作也比以前干得更出色。前不久,他还主动向连队递交了留队申请书,决心来年“再战”。他说:“如果还考不上,那就争取当个好兵。只要心中有梦,岗岗都能出彩。”

中榜不怠岗,梦圆步不停。考上军校的张真珲没有因梦想实现而降低工作标准,仍然一如既往地站好每一班岗、执好每一次勤,并制定了一份入校前的“淬火计划”。“考入军校只是一个新的起点,只有打牢基础才能实现更多目标。”面对采访,张真珲如是说。

“格斗准备!”“杀!”烈日高照,挥汗如雨的训练场上,这对孪生兄弟兵又展开较量,声声呐喊透射着血性虎气。

(刊登于《中国军工报》2015年8月27日)

编辑随感

2015年8月,当时笔者任原《中国军工报》政工室编辑,对这篇题为《落榜不落伍 中榜不怠岗》的稿件背后的故事一直记忆犹新。

记得那是去年《中国军工报》的第99期报纸,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不是因为这篇稿件占据了当天的版面头条,而是当天报纸大样呈送原总装备部首长和原总装政治部首长案头后,首长作出如下批示:“这是一篇贴近官兵、贴近基层的优质稿”。作品刊发后还受到机关和部队的广泛关注和好评,后来被报社推荐参加了当年“解放军新闻奖”评选。

这篇稿件有点“抢救性”的意味和成份。因为编者发现这篇稿件时,当时的版面已走完编稿、报稿目、上版的程序,进入了第一次校对。但对于无意间发现的新闻线索,编者觉得“有那么一点意思”,没有“一笑而过”,而是顺藤摸瓜,一边联系和指导报道员深入采访、搞清事情来龙去脉,一边第一时间向报社领导汇报情况、建议撤换稿件。最终,成功地打捞起了这条来自基层“活蹦乱跳”的新闻“活鱼”。通过这件事,让笔者对如何打造有温度、有细节、能吸睛的作品,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和思索。

一、俯下身抓“活鱼”,打捞有温度的作品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这是北宋文学家王安石创作的七言绝句《登飞来峰》。意思是说,只要认识达到一定的高度,就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就不会被事物的假象迷惑。

与见报稿相比,这篇稿件的前身“简陋又粗糙”:全文仅300多字,作者是驻豫某基地一站的一名基层战士报道员,他以简讯的形式,写了一对双胞胎大学生士兵,同年入伍、分到同一个连队又一同考军校的故事。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子?编者觉得不能被“事物的现象迷惑”,必须先把事情的真实性搞清楚,如果这件事属实,那么其间一定有故事可挖。于是,迅速拨通了报道员的电话。一了解方知,事情就发生在这名报道员所在的连队,他对主人翁哥俩十分熟悉,因此真实性已不是问题。另外,报道员还告诉 编者:双胞胎兄弟中,弟弟已收到了军校录取通知书,连队正在祝贺呢,但哥哥却不幸落榜了。

这时,编者意识到这则新闻的切口应该放在一个中榜、一个落榜上,因为此时正值8月下旬,这件事与当时正在进行的军校招生考试工作大背景关联密切,同时又正是“征兵季”,这则新闻还可以鼓励社会有志青年到部队建功立业。于是,迅速安排报道员深入采访,写一个1000字左右的新闻故事;同时,迅速给报社领导汇报情况,果断地撤换了另一篇可以稍缓的稿件,并把它放在了版面头条的突出位置刊发了出来。

二、静下心剖“麻雀”,打造重细节的作品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没有真实的细节,再精美的文字也打动不了受众。捕捉动作细节,反映内心世界,才能做出热气腾腾的作品。

当时这期报纸计划周四出,周三晚上清样就要送印刷厂,当拿到报道员的修订稿已是周二的早上,虽然稿件已有800多字,但故事的不少细节语焉不详,譬如俩兄弟被分在一个连队,他们训练和工作情况如何?弟弟中榜,哥哥落榜,家人有什么反应?弟弟中榜后是什么状态,怎样安慰哥哥?哥哥是什么状态,下一步有何打算?等等。一问这些细节,报道员均说不清楚。

“时间再紧,细节不能忽视。”编者又致电报道员,对这些问题进行剖“麻雀”电话式的补充采访,并在稿件中把这些读者关切的东西体现了出来。于是,才有了见报稿中,“也许从小就喜欢分个高低的缘故,新训伊始,哥俩儿就相互比拼、你追我赶‘较劲’”“下连后,哥哥当上了副班长,弟弟多次被推选为‘优秀个人’,年底他俩又双双荣获‘优秀士兵’。”“中榜后,弟弟安慰哥哥:一扇门关上,必定有另一扇门向你打开”等细节。正因为有了这些细节做支撑,故事中的人物和事件才更显得真实,新闻也在接地气中长底气、生灵气,增强了传播力和公信力。

三、改文风重“颜值”,推出能吸睛的作品

美国一名著名的记者曾经提出,优秀记者的新闻报道就是“让读者看见,让读者在乎。”如何“走进故事的中心,把读者带到现场”,让作品更具冲击力,是编者必须始终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这是一个读图时代,“有图有真相才完整。”在编辑这一稿件的过程中,编者考虑到,读者阅读故事的时候,肯定会对主人公的高矮胖瘦有兴趣,不仅需要故事的温度,更会关注主人公的“状态和形象”,于是专门嘱咐报道员必须拍一张主人公兄弟俩在一起工作或学习的照片,但同时又告诉他“只能抓拍不能摆拍。”这一天里,这名报道员几乎一直关注着这兄弟俩,但由于他俩所在单位是站里的一个勤务连,俩人的站岗位置和时间总是凑合不到一起,报道员就一直在守候和等待,直到这天下午5点14分,终于兄弟俩人才凑到了一起,按照计划弟弟帮助哥哥补习文化课,这时报道员才找到了按下快门的机会,也正是这张照片真实地记录和还原了兄弟俩日常学习的情景。

同时,为了达到更好的“吸睛”效果,编者在配图的同时,打上了“披坚执锐锻造新一代革命军人好样子”的栏头,并精心打磨了引题和主题:“一对孪生兄弟都是大学生士兵,今年同时参加军校考试,弟弟张真珲顺利考取了军校,哥哥张真瑞却与梦想失之交臂——落榜不落伍中榜不怠岗。”经过立体的包装,稿件上版后十分“吸睛”。刊发后,稿件在受到好评的同时,还被多家媒体和网站转载。

(作者系原中国军工报社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