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2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改文风要立说立行见行动

———在解放军报社第50次记者会上的讲话
作者:■解放军报社总编辑孙继炼

文风问题是个老话题,也是新闻工作者永恒的课题。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其中第四条就直指文风问题。习主席在2015年12月25日、2016年2月19日和2016年11月7日,3次对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进行了系统的阐释,其中改文风是重要的内容之一。

一、改文风要有强烈的紧迫感

为什么强调这个问题,主要从3个方面考虑:一是军报的地位和使命,二是新媒体的严峻挑战,三是军报改版的现实需要。军报是中央军委机关报,文风好不好,直接影响到军报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习主席视察解放军报社时明确提出传播上更强。传播力是什么?传播力首先是受众对信息内容的需要;其次是文风的需要。你的话语体系跟受众不在一个体系内,你说的话别人不爱听甚至听不懂,怎么能实现传播呢?要实现传播力更强,文风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增强这种忧患意识和紧迫感。

中宣部专门下发《关于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切实改进文风的意见》,要求宣传思想文化战线把改进文风作为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落实中央政治局八项规定的重要任务。近年来,我党在改文风方面立说立行,文风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就是党风的变化,为改文风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我们没有理由不改。其次是新媒体、融媒体迅猛发展。现在新闻传播的话语体系发生了重大变化,受众的口味变了,记者稿件的风格也必须跟着变。但有的同志受思维习惯、语言模式的影响,没有跟上这一要求,自我满足于“军报体”。有的文章拿腔捏调,仰着脖子捏着嗓子说教;有的一场演习场景描写得很热闹,过程啰嗦一大段,就是不知解决了什么问题;有的明明几百字就能讲清的新闻,非得拉开架式写上几千字。这些都不能适应军报转型发展的需要。面对这些严峻挑战,文风一定要有本质的变化,要呈现崭新面貌。再就是从2017年元旦开始军报进行了改版,在版式、内容、视角及表达方式等方面进行改进。改版后的军报,可以用耳目一新,甚至用翻天覆地来形容,我觉得都不为过。

二、改文风需要从转作风开始

2016年2月19日,习主席在党的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新闻舆论工作者要转作风改文风,俯下身、沉下心,察实情、说实话、动真情,努力推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作品。这为党的新闻工作者转作风提出了明确要求和鲜明导向。可以说,没有好作风就不可能有好文风,改文风必须从转作风抓起。

当前,稿件的“贴近性”还有待改变,长、空、假等痼疾还没有完全消除。有的为追求稿件完美“蓄意加料”,或为取悦领导“刻意迎合”;有的不到现场就写稿,导致“合理想象”、任意升华拔高,有的拼凑编造“豪言壮语”,导致朋友圈一片吐槽声。

要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就要不折不扣按习主席要求转变采写作风。当年穆青同志采写《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这篇名篇时在兰考县一住就是几十天,采访了上万名群众,深受教育和感动。范炬炜同志当年就是靠一辆自行车、两个铁脚板走边关,写出一批“接地气”“冒热气”的好稿,许多同志脑海里至今留着他当年推着自行车,风尘仆仆的那些镜头。我们驻成都、兰州记者站的几代记者,都把报道的目光永远放在驻守生命禁区的哨所,每年都要去那里和官兵们同吃同住。天津港爆炸事故救援、马航失联客机搜救、抗震救灾一线,军报的记者一次次上演了媒体人的“最美逆行”,传回一篇篇有温度、有深度的好新闻。这样的好作风,我们要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基层是每名军人成长的基石,基层经历越扎实,基石就越牢固。作为一名记者也一样,往基层跑的越多、住的越长,写作源泉就越丰富,作品就越接地气,记者生涯也就越生动精彩。没有和基层官兵心贴心的情感、膝对膝的交流,没有吃过兵饭、睡过兵铺、闻过兵的汗味,谈何好文风。军事记者最具代表性的东西就是军味,军事记者的文风就是兵风。

三、改文风要有超越自我的勇气

如今读者获取信息的多元化,新闻业态的日新月异,让我们有越来越强的恐慌感。昨天的本领今天未必适用,今天是名记者不代表明天可以吃老本。新闻是易碎品,新闻写作技能更是易碎品,“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拿着过去的老经验、老套路、老风格来影响今天的舆论格局,难度极大,这就需要有超越自我的勇气。

法国著名的生物学家贝尔纳说过一句发人深思的话:妨碍人们创造的最大障碍,并不是未知的东西,而是已知的东西。翻看军报这几年获得中国新闻奖的作品,我发现不少招聘人员名列其中,不少网络作品捧得奖杯。这些获奖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特质,就是风格多变、不拘一格。有些作品虽不是重大题材,但是细腻、感人,以小见大,超越意识明显,更重要的是没有八股气息。

超越自我,听起来和文风不怎么搭界,却能影响文风。当“80后90后”成为官兵主体,成为网民主体时,过去那些说教方式已严重滞后。我们不去改变自己,写的东西就没人愿意看。文风落伍,就意味着要改变。所以,记者要有这种本领恐慌,要有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的自我紧迫感,你不可能改变读者,那就要改变自己。

超越自我是每个人的终生课题,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过一段时间,我们就要进行知识刷新、能力升级,保持知识常新、写作风格常新、文风常新。

四、改文风要加强读书

写稿子的人都有一种体会,稿件之所以枯燥无味,既不提神又不提气,颠来倒去就是那么几句话,没新意、没意境、没高度、没深度,主要是因为肚子里的“墨水”不多,读书少了,底气不足,实践和思考少了。

众所周知,习主席讲话语言清新,既接地气又有感染力,有时一句谚语就胜过千言万语,这样的清新文风来源于常年不断地学习积累。在梁家河的小山村插队时,他带了一箱子书下乡,经常在煤油灯下看“砖头一样厚的书”。“一物不知,深以为耻,便求知若渴。”对知识、书籍没有一种饥渴感,没有手不释卷的沉淀与积累,怎么可能信手拈来,怎么可能在文字间纵横捭阖。

心无群众说话就假,心无重任说话就飘,心无点墨说话就长,心无底气说话就空。“空口袋立不起来”,改变文风需要用能力素质作支撑。即使你再聪明,脑瓜再好,思维再敏锐,没有书本学习作支撑,想写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文章,恐怕只能是天方夜谭。

改文风,写好稿,功夫在稿外。如果没有日复一日的读书学习,改文风的决心再大,只能是穿新鞋走老路。清朝萧抡谓曾说过:“一日不读书,胸臆无佳想。”

读书,只有读深读透读懂,才能灵活运用,才能把读的书转化成自己的语言。这一点,记者应该最有体会。毛泽东同志曾说:《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100遍,我写《新民主主义论》时,《共产党宣言》就翻阅过多次。可见,不仅要读书,更要破万卷。

五、改文风还要大力提倡写短文

1942年,毛泽东同志发表了著名讲演稿《反对党八股》,文中提到,党八股的第一条罪状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有些同志喜欢写长文章,但是没什么内容,真是“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再看看毛泽东本人,他的“老三篇”都是千字文,但是,产生了巨大影响。

习主席历来重视写短文、讲短话,带头改文风。他在福建和浙江任职时出版的两本书《摆脱贫困》和《之江新语》,篇篇精短,观点鲜明。前不久,习主席向全世界发表的2017年新年贺词,仅仅1200字。其中广为称道的“撸起袖子加油干”,短短7个字,胜过千言万语。讲短话、写短文,领袖作出了表率,军报更应该力刹长风,切实把“假、大、空、长”赶下版面。

军报近年获中国新闻奖的优秀作品,大多是短文,以习主席视察解放军报社发布微博为例,短短百余字,获得了一等奖。盘点这两年军报引起上下关注的文章,大都短而且有深度,比如《准备打仗,先向“和平积习”开刀》。再比如,去年军事部和记者部联合策划推出的“按照法治要求转变治军方式十探依法治军”系列稿件,《纠治“五多”,求减更须求变》等10篇文章,都只有千把字,个个直射问题靶心,导向鲜明,反响强烈。听听这些标题,就给人一种耳目一新之感,而且用句俗话来讲,就是刀刀见血。归根到底,好文风不是单纯写作技巧上的问题,更要在文章之外下功夫。期望记者的稿件少一些结论和概念,多一些事实和分析,新闻讲究的是进行时,第一时间的东西。写作中要强化这种意识,不要动不动就给结论。少一些装腔作势,多一些朴实无华;少一些空谈说教,多一些真情实感;少一些抽象道理,多一些鲜活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