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2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主流媒体理论宣传需要破解10对矛盾

作者:■陈飞

提 要:党和政府主办的主流媒体,肩负着党的创新理论宣传的重任。在理论宣传中,需要处理好以下10个方面的矛盾与关系:一是创新理论“发展快”与媒体理论宣传“反映慢”的矛盾,二是作者喜欢“长篇大论”与读者喜欢“短小精悍”的矛盾,三是理论的“高大上”与阅读“接地气”的矛盾,四是“正面宣传”与“解疑释惑”的关系,五是“全面系统”与“突出重点”的关系,六是语言“呆板生硬”与“通俗易懂”的矛盾,七是“正确对表”与“个性思考”的关系,八是“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的关系,九是“不出差错”与敢于“交锋亮剑”的关系,十是“坚持坚守”与“改革创新”的关系。

关键词:主流媒体;理论宣传;破解矛盾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理论宣传是推动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人心的重要途径和方法。因此,广泛、深入、持久地宣传党的创新理论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是主流媒体的重要职责和主要任务。而要真正实现让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与推动工作的目的,主流媒体在理论宣传中需要正确处理和解决好10个方面的矛盾和关系:

1.处理好党的创新理论“发展快”与媒体理论宣传“反映慢”的矛盾,要及早谋划,快速反应。党的十八大以来,理论创新发展的步伐很快。党的创新理论每前进一步,理论武装工作就要跟进一步。这就要求理论宣传必须主动、及时、自然跟进,及时发声、快速发声、强势发声。但实际工作中,中央召开重要会议、作出重大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后,媒体一般要经过确定选题、组织撰写、编辑排版等多个环节,导致理论宣传常常“慢半拍”。有时不等理论文章刊发,党中央又有新的指示精神、新的工作部署,确定新的宣传重点、布置新的宣传任务,形势发展又产生新的理论热点和新的观点。待媒体组织的理论文章刊发时,基层单位已经开展政治教育、组织理论学习、进行研讨交流。院校要求党的创新理论及时进课堂,有的院校当天或者第二天就组织理论座谈、举办沙龙和讲座。有鉴于此,主流媒体的理论宣传必须建立快速反应机制,建立“快速反应部队”,加强对形势任务和理论宣传重点的预研预判,做到准备在前、策划在前、工作在前,这样才能及时跟进、适时发声、随机应变,发挥理论宣传的作用。手中有粮,心里不慌。要特别注意加强理论宣传的队伍建设,媒体必须挖掘、培养、掌握一批政治思想敏锐、理论功底扎实、占领学术前沿、了解群众思想、把握社会动态,善于应急反应快的理论高手能手巧手,一有需要就能随时出手的快速反应力量。

2.处理好作者喜欢“长篇大论”与读者喜欢“短小精悍”的矛盾,要大小结合,长短结合。受传统思想观念和现实评价体系的影响,不少作者片面地认为“文章块头大影响力才大”,“发表文章长作者水平高”,热衷做“长文章”,喜欢写“大块头”。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很快,人们时间非常有限,没有大块时间看大块文章;媒体空前发展,呈现海量信息,人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看长篇大论。而看标题,看图片,看热点,看趣闻,成为常态。理论宣传必须适应读者阅读习惯的变化,少一点长篇大论,多一点短小精悍。当然理论宣传少不了长篇大论、系列文章,但宜少而精,要把重大问题的来龙去脉、本质特征、内在机理,说深说透,形成冲击波,扩大影响力。短小精悍,几百个字、十几句话,三五分钟的阅读,就能把道理说透、说清、说好的短文,最受群众喜欢,传播效果最好、效益最佳。浓缩的都是精华。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文不在长,解渴、管用就好。

3.处理好理论的“高大上”与阅读“接地气”的矛盾,少一点“高大上”,多一点“接地气”。当前理论宣传的一个突出问题,是理论宣传模式化、口号化、标语化、文件化现象严重,离群众远、离现实远、离问题远、离生活远,“纵横五万里,上下五千年”,稿件“高大上”的多,“接地气”的少。理论宣传必须有政治的高度、历史的厚度、研究的深度、专业的精度,但理论宣传也要有直面问题的锐度、直面现实的热度、直面当前的新度。它应既讲国际格局的远道理,也讲联系群众的近道理;既讲宏观全局的大道理,也讲贴近生活的小道理;既讲历史时空的虚道理,也讲切实管用的实道理;既讲逻辑推论的硬道理,也讲沁人心脾的软道理;既讲国际战略、宏观视野、中华传统、外国经验,也讲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人一事,具体细小、切合实际,让群众能够把理论与实践、与现实、与生活、与工作联系起来、结合起来。这样的理论文章,才有可读性,才有指导性,才有生命力。深入研究阅读对象的需求就会发现,群众有群众的爱好,干部有干部的需要。群众喜欢看故事,理论宣传要善于以事说理,理在事中,夹述夹议,把“道”贯通于故事之中;干部喜欢讲道理,理论宣传要善于讲道理,突出大政方针,强调逻辑推论,重在揭示内在规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信息需求和接受特点,一套话语满足不了所有人,一个腔调难以唱遍天下。理论宣传要把握受众分众化、差异化倾向,注重适应分众化、差异化传播趋势,解决好大而化之、层次性不强,笼而统之、区分度不高,广而泛之、针对性不够,理论阐释宣传有余、联系实际研究不足的问题。既要“高大上”,更要“接地气”;既要“讲逻辑”,也要“讲故事”,以取得良好的宣传效果。

4.处理好“正面宣传”与“解疑释惑”的关系,要针对问题搞好正面宣传、理论阐释。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是主流媒体宣传思想工作必须遵循的重要方针。但正面宣传不等于只讲正面的积极的一面,只讲一面理不讲两分法,不是回避矛盾困难和问题,不是不去接触群众思想上存在的疑虑困惑,而是站在正确的立场上,运用正确的观点和方法,回答群众关心的问题,解开群众思想上的扣子。理论宣传的目的是用科学的理论改造人们的头脑,进而改造物质世界。因此,在正面宣传的背后是要有问题指向的,针对现实存在的矛盾困难和问题,解决理论和实践中的疑虑和困惑,也就是要用党的创新理论之“箭”,射各地区各单位各领域建设发展之“的”,这样的宣传才有指导性实效性。否则宣传就是空洞无物,泛泛而谈,无的放矢。我们常说“有理不在声高”“理论彻底才能说服人”“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就是要针对问题,把道理、机理、学理、法理,说真、说实、说新、说深、说透、说活。要让人民群众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把理论融汇贯通,变成自己为人处世的立场方法观点,推动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改造。在解疑释惑中搞好正面宣传,在正面宣传中解疑释惑,应该成为理论宣传的基本法则。

5.处理好“全面系统”与“突出重点”的关系,把长安排与跟进学结合起来,增强理论宣传的指导性针对性。宣传党的创新理论,特别是学习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要突出整体性、系统性要求,着力引导干部群众在全面准确理解基本观点和精神实质、深刻领会把握思想精髓和核心要义上下功夫。可实际宣传工作中常常会出现全面性、系统性不够的问题,或者“有体系”却跟不紧、跟不上的问题。有的媒体注重紧跟形势、落实上级的理论宣传部署,却缺少从自身实际出发的有特点的系统安排,表现为零打碎敲有余、系统全面不足。党的创新理论内容丰富、博大精深,理论宣传要有主题、有主线、有策划、有思路、有重点。既要有长计划做出系统全面部署,也要有短安排,一个时期突出一个重点、一个侧面。短期看紧贴形势重点突出,长期看内容丰富全面系统。以战略上的系统统筹引导战术上的分散多样,以多个阶段的重点形成全局上的整体效应。要做到形散神聚、神形兼备,重点突出、系统全面,这就需要精心研究设计,加强选题策划,把握内容的系统性,增强宣传的计划性,注意过程的全面性。

6.解决好语言“呆板生硬”与“通俗易懂”的矛盾,学会用群众语言、生活语言说话。从目前理论宣传文章的作者队伍来看,主要是各级领导干部、机关干部、宣传理论工作者和院校的专家学者、政治理论教员,他们为党的理论宣传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些作者各有特点,领导和机关干部的文章,多是教育动员讲话、理论学习体会和个人学习心得,现实性、指导性、针对性比较强,但作指示、提要求的“领导范”的特点比较明显,挖掘解读不够,理论性逻辑性系统性不强。院校专家学者的文章,多是从自身专业角度思考探讨问题,学理性逻辑性理论性比较强,但有的语言干涩生硬、表达形式呆板、生动鲜活不足、“教材式”倾向比较明显,群众难以理解和接受,宣传效果不理想。有的理论文章居高临下、空洞说教,照搬照抄领导讲话和政策文件,有的存在模式化、套路化现象,亲和力贴近性不够。有的在表述上讲究遣词造句,豪华艳丽、对仗公整。但有不少四六句,虽语言优美,却缺乏思想性,不知所云。理论只有掌握群众,转化为群众的思想和行动自觉,才能体现价值、彰显威力。要倡导作者多用群众的语言、大众的语言、朴实的语言写文章,运用富有时代特色的新鲜语言撰写理论文章,做到通俗易懂,让人喜闻乐见。只有让群众把文章读懂读通,才有宣传效果。

7.处理好“正确对表”与“个性思考”的关系,在确保准确的基础上给个性思考留下空间。理论宣传有纪律,必须与中央的宣传口径相一致。一些重大观点、重要提法、重要评价、重要表述,必须准确“对表”。在此基础之上,要给作者表述、阐述、解释、思考、探讨留下“空间”。不能老是重复文件上的说法,不能老是重复领导的讲话,不能老是重复书本上的语言。远、大、空、泛,句句都对,却没有多少实际管用的话;表面看洋洋洒洒,却是一堆文件语言、标准说法、政治口号,把本来很接地气的理论搞得群众没法亲近。如此,读者不愿看、看不进,记不住、用不上。有的理论文章只是上级文件、领导讲话的摘抄和堆砌,缺乏有思想、有个性、有深度的研究、思考、探索,缺乏研机析理、鞭辟入里的逻辑性和思辨性,缺乏旁征博引、纵横捭阖的才情,缺乏“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气。四平八稳、中规中矩,千篇一律、众口一词,没有个性、没有色彩,没有温度、没有情感,这样的文章没有读者,也就不会有好的宣传效果。

8.处理好“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的关系,要以我为主,突出特色,发挥优势,服务主题。理论宣传中央有统一的部署和安排,必须严格落实,做到统一号令、统一步伐、统一行动,密切配合,形成声势,扩大影响力。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各个媒体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根据服务阅读对象的特点和工作任务的实际,一方面在“规定动作”中注意突出发挥自身的特长和优势,另一方面在“自选动作”中紧扣主旨彰显自身的特色。“规定动作”强调严格落实,“自选动作”要求灵活多样。要让“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取长补短,相互配合,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要根据媒体自身特色和精准的受众定位,善于设置议题,引导舆论走向。确定好的选题,把握宣传时机、技巧、方法,让该热的热起来、该冷的冷下去。可充分运用系列式、问答式、访谈式,打好组合拳;通过大视野新角度、小开口挖深井、接地气促落地,搞好理论宣传。

9.处理好“不出差错”与敢于“交锋亮剑”的关系,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体现战斗性原则性先导性。主流媒体理论宣传责任重大,容不得半点差错,必须慎之又慎。不能为取悦受众而“失向”、因盲目介入而“失准”、为吸引眼球而“失真”、为过分渲染而“失范”、为刻意迎合而“失态”。但不出差错不能成为回避矛盾斗争的借口和代名词。在关系党和人民的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上,在涉及重大原则问题上,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敢于交锋,敢于亮剑,防止正面宣传有余、亮剑批判不足的倾向性问题。要抓住涉及治国理政的战略问题、广大群众关注的现实问题、国内外发生的热点问题,找准思想认识的共同点、情感交流的共鸣点、利益关系的交汇点、化解矛盾的切入点,增强理论宣传的实效。讲求艺术、改进方法,注重联系实际阐释理论、围绕关切解读政策、针对问题解疑释惑,增强说服力、亲和力、感染力。对一些重大敏感问题,掌握好介入点,把握节奏、顺势而为,防止炒作。在重大舆论斗争中,既要针锋相对、据理力争,又讲究策略、有理有利有节,争取最佳效果。对群众中的片面、模糊甚至错误的思想认识,要靠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力量,用真理揭露谎言,让科学战胜谬误。在大是大非面前,不但人民群众关注主流媒体,社会媒体也会关注主流媒体的发声情况,常常能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这里实际上就是与敌对势力争夺阵地、争夺人心、争夺群众。要努力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切实履行好主流媒体应该承担的职能使命。毛泽东同志曾说过:“红军的宣传工作是红军的第一个重大的工作。”“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四两拨千斤,作用就在这里。切莫小视,切莫迟疑,切莫含糊。主流媒体的政治敏感性、政治坚定性,主流媒体的原则性、战斗性,主流媒体的引导、主导、权威作用,就在这里得到充分而现实的体现。

10.处理好“坚持坚守”与“改革创新”的关系,准确定位,保持特色,打造品牌,提高质量,扩大影响。每一家媒体都有自己独特的定位,必须找准这种定位;每一种媒体都有自己的特色,必须保持这种特色;每一个媒体都应该有自己的品牌,必须维护这种品牌。这是一个改革的年代,改革创新的呼声很高,客观上社会变化很快,读者要求变化很快,媒体融合发展很快,这都迫切要求改革创新。但我们不能在这种呼声中失去自我,失去冷静客观的分析和判断,失去原有的阵地和优势,失去原有的读者和品牌,而进入人云亦云、朝令夕改、迷失自我的境地。要在回顾反思中找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在深入调研中掌握读者的需求,在科学分析研判中找准创新的方向,应该改的毫不含糊地改,不该改的毫不动摇地坚持。理论宣传改革创新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坚持开门办报,广泛征求意见,让读者、作者参与,谈感受、提意见,建言献策,在策划上加强统合,在内容上加强整合,在形式上加强融合,在力量上加强联合,在阵地上搞好结合。只有在坚持坚守中保持原则品位,才能在改革创新中发展提升,才能不断提高理论宣传的影响力。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科研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