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2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百变的标题与标题的蝶变

———报网融合时代标题制作的一点思考
作者:■范江怀

提 要:标题是新闻的脸面,制作标题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问。做好一个标题,不同的媒介也有不同的标准。但不管怎么说,标题制作要做到有高度、有锐度、有温度,才能真正成为好文的另一半。

关键词:标题制作;看脸时代;遵循原则

都说信息时代是一个看脸的时代,而对新闻来说标题就是它的脸面。一条新闻读不读、打不打开,有时真的取决于新闻的标题。也正因为如此,有人把做标题当成一门学问。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有人把做标题当成一门手艺,“语不惊人誓不休”。

在看脸读题的时代,我们该如何做好标题?笔者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一点粗浅看法,也算是抛砖引玉。

在里约奥运会期间,一批拼搏在奥运赛场上的老将,令人肃然起敬,感慨万千,遂有感而发,写了一篇言论(附后)。文是一气呵成,做标题让人犯难。

最早的标题是这样的:宝刀不老再写辉煌。

这是一个万能标题,搁到哪都能用,了无新意。说不好听一点,太俗气!第二个标题是这样的:青春并非无敌。

这个标题有点火药味,刚劲有力,属于“有问题导向的标题”,明摆着在挑事。它似乎在告诉年轻的运动员们,奥运赛场不只是青春定乾坤的舞台,那些青春不再的老将照样可以向年轻的选手发起挑战,续写青春不老的辉煌。

第三个标题是这样的:致不曾逝去的青春。

这是稿件发到夜班后版面编辑做的标题,也是最后见报的标题。这个标题也很不错。如果说标题“青春并非无敌”有锐度的话,“致不曾逝去的青春”就很有温度,是一个带有几分抒情和恋恋不舍情怀的标题。它唯一的不足就是稍微有点老套,“致什么什么的”的套路在近几年的媒体上用得比较多了。

第四个标题是这样的:总有一些老将令人泪流满面。

这个标题是军报的“两微”转发此文用的标题。这是一个走情感路线的标题,符合新媒体的阅读口味,也是一个不错的具有时代感的标题。当然,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有点类同化。

第五个标题是这样的:奥运是一剂春药。

这是微信朋友在转发此文时,自拟的一个标题,看上去很“性感”。你也不能说这个标题与文不贴切——奥运会确实让很多老将焕发了青春,只能说标题做得很另类。按照时下一些网站做标题的路数,这个标题属于有点“黄”,当然也很夺人眼球。

题好一半文。通过分析这篇文章标题的个案,在互联网时代,标题制作的空间很大,即可百变,也可蝶变。那么,我们做标题该遵循一个什么样的原则呢?我想,至少要做到如下3点:

有高度。所谓的有高度,所做的标题立意要高,而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拟定的标题要全面准确、客观真实、紧扣文意。我们现在的一些新媒体,为了吸引受众的注意力,以偏概全的有之,断章取义的有之,夸大事实的有之,无中生有的有之,偷换概念的有之。总之,怎么吸引人就怎么来,全然不顾文章的立意和所表达的客观实际。很多读者都有这种体会:一看标题挺吸引人的,可打开文章一看,全不是那么回事。更有甚者,题意与文章的意义完全反了,是两码事。

有一家网站,曾做了这样一个标题:中国国防部网站透露:新型核潜艇发生过泄露事故。

一看这标题很吓人,绝对是一条能轰动世界的新闻。可打开网页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原来,国防部网刊载的是一位国防生参加演讲比赛的演讲稿,人家的原标题是:用青春热血助推核潜艇远航。为了吸引受众的眼球,这家网站就这么“断章取义”了。

《解放军报》曾在一版发过这样一条消息,标题是:

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和通令

给1个单位、1名个人授予荣誉称号 给1个单位、24名个人记功

消息中提到了授予空军某部“英雄试飞大队”荣誉称号。稿件中有这么一段话:命令指出,长期以来,该大队坚持以发展民族航空事业和建设强大空中力量为使命,教育引导试飞员把个人理想融入强军实践,官兵始终保持了旺盛斗志;积极探索理论、参与设计、试验飞行,圆满完成各项试验试飞任务,填补我国航空领域13项空白;自觉抵制诱惑、坦然面对生死,多次挑战装备和生理极限,有2名同志献出生命,特别是为圆满完成歼-15飞机在辽宁舰上成功实施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任务作出重大贡献。

有一家网站在转载这条消息时,做了这么一个标题:官方宣布:两空军飞行员在航母舰载机测试中牺牲。

事实是,“有2名同志献出生命”并不等于“两空军飞行员在航母舰载机测试中牺牲”。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的歪曲报道。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报纸刊出的标题是“打假治虚,犹如刮骨疗毒”,有人偏偏要改成“我军训练频繁弄虚作假”;报纸标题是“用打仗的尺子卡一卡”,有人偏偏要改成“解放军复杂电磁环境对抗作假 蒙混过关大有人在”;报纸标题是“健全法制,管住切蛋糕的手”,有人偏偏要改成“部队申请经费要请上级吃饭 多喝一壶酒增加10万……”

很多媒体在内容管理制度中,都有标题制作的基本规范,坚决抵制各种形式的“标题党”,要求制作标题尊重原文的含义,以真实性为必要条件,准确传播事实,不歪曲事实,不以偏概全。但是,在新闻实践中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锐度。标题当然要做得有冲击力,能引起受众的阅读兴趣。但是这种冲击力不能带有黄色和暴力色彩,也不是一味地为了“远扬”故意弄成“绯闻”,甚至“来呀,互相伤害啊”,唯恐跟帖不热闹,怕没有人来骂自己。

比如,一篇介绍马云夫人的文章,充满了温情,也很励志。如果标题用“马云的夫人”,不一定很出彩,但一定很切合实际。可有的网站在转载这篇文章时,却用了一个花哨的标题:一个睡在马云床上的女人。

这个标题倒是很吸引人,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但看了文章之后,你就会觉得这标题做得忒低俗了点。

又比如,有一篇新闻说的是购房的事儿,明明是学区房房价飙升,数百人去抢购,其实这种事在当下也见怪不怪的了,可为了吸引受众的眼球,采编人员把标题做成这样:津500套房竟引千人暴乱。一个小小的购房事件,采编人员偏偏在制作标题时把抢房情景定性为“暴乱”,你说是不是有点“血腥”?

再比如,一篇演艺界的新闻,说的是一位演员受到广泛好评,可有的媒体制作标题时,偏偏要与胸部丰满联系起来,给人印象是:一个好演员必须胸部丰满;给人一个逻辑是:胸部丰满的女演员才能成为一名广受好评的演员。你说,这种标题是不是“露骨”了点。

制作标题时,我们不反对可以多用动词、多用时尚的词、多用有冲击力的词语,但坚决反对用媚俗、暴力、露骨等等具有挑逗性的词语。那种只要“赢得点击率,臭名远扬也不怕”的做法,更应该遭到媒体人的唾弃。

有温度。标题和文章一样,要走心,带有情感,充满激情和温情,能触及受众最为柔软的心灵。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去世后,有的媒体这样做标题:永远的革命者卡斯特罗。可有的新媒体却这样做标题:揭秘这个睡了35000个女人、躲过中情局683次暗杀的古巴前领导人。两个标题,谁优谁劣,不言自明。卡斯特罗去世后,不要说与古巴友好的国家,就是那些与古巴不友好的国家,也对这位传奇人物给予了客观公正的评价,有的甚至给予很高的赞赏。可是,我们有些媒体在采编新闻制作标题时,不要说没有高尚的情操,连一点基本的情感底线都没有。

还有一个网站,用调侃的口吻甚至戏谑的口吻叙述了一个意外的事故,标题是“上海冠生园董事长被猴子弄死”,采编者这种既消费了遇难者,也误导了受众对事实认知的做法,不是水平和能力的问题,而是“情感”出了问题。

所以,我们在制作标题时,要有良知,坚守住“情感不出轨”的底线。制作标题是一门实践性很深的学问,做好一个标题不同的媒介也有不同的标准。但不管怎么说,标题制作要做到有高度、有锐度、有温度,才能真正成为好文的另一半。(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军事部副主任)

责任编辑:朱金平

附:致不曾逝去的青春

总有一些老将令人泪流满面。

原以为,41岁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选手丘索维金娜,七次参加奥运会,会是本次奥运会最老的妈妈级选手,没想到卢森堡选手倪夏莲已经53岁了,该是奶奶级的选手了,她在女子乒乓球单打比赛中竟然连过两关,打进了32强。都这把年纪了,她居然还说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最后一届奥运会,说不定下届东京奥运会还会参赛。

原以为,妈妈级、爸爸级的选手参加奥运会也就是“重在参与”,没想到他们还要夺金牌破纪录。差不多是爷爷级的选手、年近50岁的科威特老将阿尔德哈尼,在男子双多向飞碟项目赢得个人第一块奥运金牌;差一天就年满43岁的美国女车手克·阿姆斯特朗,居然奇迹般地赢得公路自行车计时赛三连冠;夺得诺卡拉17级双体帆船比赛冠军的阿根廷帆船名将圣地亚哥·兰赫,今年54岁,第六次参加奥运会,更为神奇的是,这位爷爷级的选手竟然是带病参赛,去年他刚刚做了肺癌手术!

原以为,在射击、体操、乒乓球等不是比绝对速度和力量的比赛中,参赛选手岁数大一点也无妨,没想到在田径和游泳的比赛中,一些老将竟然大放异彩:34岁的美国短跑名将加特林,以9秒89的成绩获得百米赛的银牌,仅仅比博尔特慢了0.08秒…… (刊2016年8月21日《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