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2期军事外宣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在军事外宣中的应用

作者:■黄宏强 张晋华

提 要:军事外宣工作是提升我军软实力、树立我军良好形象的重要途径。当前,我军军事外宣工作存在着途径有限、人才有限、经验有限等困境。这些问题的产生既有内部发展起步晚实力弱的原因,更有外部敌对势力恶意围堵的影响。以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为遵循,使广大人民群众理解、支持、参与军事外宣工作,是提高军事外宣工作水平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军事外宣;困境;人民军事外宣

军事外宣工作是党和国家对外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军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是提升我军软实力、树立我军良好形象的重要途径。开展军事外宣工作,对于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争取政治主动和赢得军事胜利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特别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今天,我军与外部世界的交往与合作日益密切,国际社会对我军建设发展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通过军事外宣工作全面介绍我军建设和发展情况,开展国际舆论斗争,树立我军良好国际形象,显得尤为重要。但由于历史等原因,我们的军事外宣工作面临着一些困境。创新发展思路,从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汲取力量,发展人民外宣,可有效提高我军事外宣工作的质量和效益。

一、当前我军军事外宣工作面临的困境

众所周知,由于西强我弱的舆论态势和意识形态的不同及国家利益的纷争,我们的军事外宣工作面临着严峻的形势和挑战。

(一)途径有限,不能有效传达我们的声音

在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谁的传播手段先进,传播力强大,谁的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就更能得到流传,就更能影响世界。从国际舆论斗争的实力对比看,敌强我弱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扭转的总体格局。全球300多个实力雄厚的新闻媒体,144个在美国;当今世界上至少有2/3的消息来源集中于占世界人口1/7的西方发达国家;西方四大新闻社每天发出的新闻量,占世界新闻发稿量的4/5;世界各地的新闻90%以上由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新闻媒体垄断,美国控制了全球75%的电视节目的生产和制作,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电视节目有60%-80%的栏目内容来自美国,几乎成为美国电视节目的转播站。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信息量大约是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的100倍。而相比西方,我们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媒体,不论在规模还是质量上都相距甚远。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军事外宣工作的传播相对势单力孤,传播途径相对比较有限,不能很好地向外部世界传播自己的声音。

(二)人才有限,不能充分发出我们的声音

军事外宣是赢得国际话语主导权、提高军事外交软实力的军事信息传播活动,主要针对外国政府、军队和民众的态度,专业性较强。因此,要求从事军事外宣工作的骨干人员,要思想政治过硬、传播理念先进、知识素质全面、战斗作风优良,特别是要具备国际传播知识、舆论战知识,要有良好的信息运用能力、隐性致效能力、跨文化传播能力、借口说话能力和开拓创新能力等。纵观我军内部,目前真正从事军事外宣工作的人员相对较少,而地方人员在从事外宣工作时,由于对军队的了解不深、不细、不全面,传播的效果自然大打折扣。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军队学者在报纸、电视、网络等传媒上发表评论,对军事事件进行分析。这些军事学者以学理为工具、以研究为基础,发表的意见具有较高可信度,有效提高了我国军事外宣的话语质量。而不足在于,由于他们整体人员较少、规模较小,发挥作用范围受到限制。目前,军队方面正在有意识地加强涉军舆论引导人才的培养。这是一个很好地开端,对于弥补人才不足造成的工作被动,必将带来一定的改观。

(三)经验有限,不能完美表达我们的声音

长期以来,由于缺乏足够的对外宣传经验,我们的外宣工作经常表现出许多不足和缺陷。一是内容不实,缺乏可信度。要么报喜不报忧,要么所说内容大而空,不接地气没有说服力。一则信息的可信度,首先就是要真实,特别在当今信息时代,上有卫星窥测,下有军迷蹲守,外加许多间谍或别有用心之徒的窃密打探,若想完全隐蔽实情已是难上加难。但报道实情,并不是不加区分、不注重保密,而是有选择地加以挑选组合,形成真实材料基础之上我们愿意让其知道的真实。二是手段不活,缺乏回旋余地。在面对境外媒体时,缺乏足够的应对策略和技巧,其结果要么是被海外舆论逼得无话可说,要么就是给出一些让海外舆论认为不可理喻的说法,极大地降低了官方舆论的权威性、可信度。三是理性不足,缺乏针对性。很多时候,我们在应对国外媒体恶意的负面报道时,缺乏客观理性的分析,往往被情绪化所左右,批评和反驳显得无序而混乱,不仅不能有效说服国外受众,反倒掉进国外媒体预设的陷阱里去。因此,在与西方开展舆论斗争时,不能“愤青式”的简单表达,要进行客观理性的分析、有理有据的反驳,抓住核心、直指要害。要深入分析相关舆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批驳时不能漫无目的狂轰烂炸,而应精确打击关键目标、实质言论,起到擒贼擒王、触敌根基的效果。

二、造成我军军事外宣工作困境的原因

造成我军军事外宣工作困境的原因有很多,从内部看,主要是我军现代意义上的军事外宣工作起步较晚、基础较弱;从外部看,西方敌对势力的恶意攻击和围堵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军军事外宣工作的效果。

(一)现代军事外宣工作起步较晚

长期以来出于保密需要,我军在对外宣传方面重视相对不足,特别是在新兴媒体方面起步相对较晚。近年来,随着我军对外交往的扩展和走向世界步伐的加快,我军军事外宣工作才逐渐开始受到重视。 1999年,《解放军报》开通网络版,2004年更名为中国军网。2006年5月8日,中央电视台国防军事频道正式开播,针对国防军事爱好者传播国防知识。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后,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首次亮相。2011年4月27日,中国国防部在北京举行了首次例行记者会。从此,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制度走向常规化和制度化。2009年8月20日,国防部官方网站上线试运行,2011年8月1日正式上线运行,开通中文简体版、中文繁体版和英文版,向外发布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权威信息。个人方面,目前也只有罗援、戴旭等少数军内专家学者开通个人微博,发表专业看法、传播军内声音。而地方普通媒体的相关军事栏目,由于信息渠道及协调机制方面的问题,对我军军事外宣工作所起的作用相对有限。虽然担负军事外宣工作的媒体渠道不只局限于这些,但主要媒体渠道发展的相对滞后,直接导致我们在外宣人才储备、对外传播经验和传播效果方面相对西方国家有一定的差距。特别是在信息化高度发展的今天,新媒体发展一日千里,信息量以几何级、银河级级数迅速增长,若不抓住机会,就会一步慢、步步慢,在新一轮国际舆论竞争中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

(二)西方敌对势力媒体有意围堵

由于长期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抗,西方国家对我们一直抱有敌对心理,戴着有色眼睛看待我军的建设发展。国外敌对势力常借我执行重大任务之机,在各种报刊杂志、电视网络等新闻媒体上大做文章,大肆歪曲报道、挑刺抹黑。 2005年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塔斯社、共同社等播发的中国军事新闻中,负面报道占47%。2009年相同的研究表明,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三大通讯社针对解放军当年12个重要活动的报道中,负面报道占51.2%。对我海军舰队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有国外媒体将其解读为中国威胁论、中国抢占非洲等。把我军维护社会稳定的正义之举污蔑为野蛮行径、专制基石。在对2008年拉萨“3·14”暴力事件的报道中,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完全无视事实,或道听途说、或断章取义、或故意捏造,发表了许多歪曲事实的报道。这些西方媒体一直标榜所谓公正、客观,但在报道中却充满了偏袒、偏见和偏执;他们口口声声说维护人权,却没有对在暴力事件中受到伤害的无辜民众表现出一丝人文的关怀。其意识形态中的敌意显露无遗,而由于其强大的传播能力,对许多不明真相的外国受众造成了先入为主的不良影响,极大地损害了我国政府和军队的形象。

随着我国经济实力和国防实力的增长,国际社会对我军的信息需求正在不断增强,涉华军事报道的广度、深度和力度持续增加。辩证地看,这对我造成挑战的同时也隐含着机遇,只要我们抓住机遇、趋利避害,利用国外民众对涉及我军信息的需求心理,主动作为乘势而上,就一定能够使我军事外宣工作取得跨越式的发展。

三、以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为指引,大力开展人民军事外宣工作

军事外宣是舆论战的重要组成部分,舆论战是现代战争的一种新的形式。毛泽东军事思想特别是人民战争思想是人类军事思想宝库中最耀眼的明珠,它不仅指引中国革命取得了胜利,其规律性、原则性的思想在今天依然充满着生机和活力。在军事外宣工作中,以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为指导,充分依靠人民、相信人民、贯彻人民外宣思想,必能打赢军事外宣主动仗。

(一)使广大人民群众理解拥护我军事外宣工作

“因为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使士兵感觉不是为他人打仗,而是为自己为人民打仗”。体现在军事外宣工作中,就是要依靠人民的力量,发动全社会来参与对外军事宣传。使人民参与军事外宣,首先,要使人民群众了解军事外宣的目的、意义,使人民群众明确为什么打仗、为谁打仗。目前,我们面临的形势挑战相当严峻。西方国家拥有强势的舆论霸权,不断对我军进行污蔑、攻击和妖魔化宣传,国际社会对我军的误解误读将长期存在,涉军敏感问题多发、频发,我应对处置能力经验仍相对不足。增强责任感、使命感,应加强我军事外宣工作,应对和战胜挑战。其次,要使人民群众组织起来。“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军队须和民众打成一片,使军队在民众眼睛中看成是自己的军队,这个军队便无敌于天下。” 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入,各种思潮涌入,西方敌对势力对我西化、分化加剧,不良社会风气冲击人们的精神信仰。人们价值取向多元,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往往被西方敌对势力所影响、渗透,产生错误心理;一些群众产生避世自保心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基层党组织弱化,社会松散,普通民众缺乏凝聚力、向心力。要重新发动人民群众,凝聚民族力量,集聚华夏智慧,同仇敌忾共同做好军事外宣工作。

(二)广泛动员人民群众参与军事外宣工作

“在革命政府的周围团结起千百万群众来,发展我们的革命战争,我们就能消灭一切反革命”。人民战争不仅要以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为骨干,而且强调建立正规军和游击队、民兵相结合,开展以军事斗争为主,并和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斗争形式紧密配合的全民战争。习主席深刻指出,要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动员各条战线各个部门一起来做,把宣传思想工作同各个领域的行政管理、行业管理、社会管理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体现在军事外宣工作中,应树立大外宣理念,综合使用专业外宣力量和地方各种力量。建立完善的外宣专家、记者和业务骨干等专业队伍。扩大军内高层人士的影响,发挥无名小卒的作用。密切联系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学者、明星和公众人物,让他们与军队建立关联,成为支持我军的舆论领袖,发挥他们在民间外交中的军队形象大使作用。引导广大军迷、百姓的民族自尊心、自豪感,树立国防观念,培养他们拥军爱兵的情感,主动宣扬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形象,自觉抵制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军的歪曲、丑化报道。加强与国际友好国家人士的沟通、联谊,扩大统一战线,增加我军事外宣的国际影响力。加强军事外宣工作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外交等各方面工作的协同,从各种不同侧面反映我军形象、传递我军声音。不同类型人员分工负责,共同发声、相互补充,形成人民外宣的汪洋大海,使任何敌对势力在人民面前不堪一击。

(三)认真研究开展人民军事外宣工作的方法

“我们不但要提出任务,而且要解决完成任务的方法问题,我们的任务是过河,但是没有桥或没有船就不能过。不解决桥或船的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不解决方法问题,任务也只是瞎说一顿。”体现在军事外宣中,就是要建立能持久高效发挥作用的方法途径。一要建立协调统一的沟通机制。习主席强调指出,做好宣传思想工作必须全党动手。各级党委要负起政治责任和领导责任,加强对重大问题的分析研判和重大战略性任务的统筹指导。在军事外宣领域,同样应全党动手,将军事外宣纳入国家外宣的整体战略之中,建立健全军事外宣领导体制,完善统一决策机制。密切军地联系,研究确定方针原则,部署阶段性重大军事外宣工作,统一加强军地外宣力量建设和工作指导,发挥整体效能。二要建立健全优势互补的舆论平台。不同外宣人员利用不同传播平台可发挥立体互补、效能倍增的作用。应整合各种媒体平台,拓展报刊、杂志、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的资源和专业优势,发挥互联网、手机、移动终端等新兴媒体的快速、便捷及互动优势,构建立体全方位的舆论平台,打破西方舆论垄断,传播中国军方声音。三要创新思路方法。人民群众中蕴藏着巨大的聪明才智和战争潜力,战争年代我们不仅有运动战更有游击战,不仅有正规战更有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等非常规战争形式。尊重群众、相信群众,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创造性,就可以创造出许多有生命有活力的斗争形式,如通过民间开展文化交流、宗教宣传、人员往来、旅游纪念等活动形式,借机传播我军信息、理念,开展隐性外宣、针对性外宣,丰富军事外宣工作的形式、内容和方法途径,使我军事外宣工作效用最大化。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讲师、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