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2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论近代新闻社团的社会功能

作者:■何璇

提 要:近代新闻团体是由传统的行业公会转变而来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社会转型中作为公共领域的组成部分,发挥了监督政府、协调行业、社会救济等多种社会功能,推动了中国社会的近代化转型。

关键词:新闻团体;社会功能;公共领域

1815年《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创刊后,报刊业在中国社会近代化转型中逐步形成、快速发展, 至1936年4月全国范围内登记在册的报社有1503家、杂志社1875家。报刊业的迅速扩张吸引了众多从业者加入,梁启超、胡适等知识分子纷纷加入办报行列,报刊从业者在社会交往中形成了群体意识,产生了创办行业组织的诉求。1902年梁启超在其撰写的《敬告我同业诸君》一文中,提出“报界同业诸君”的概念,唤醒了报业同仁的群体自觉。

一、 近代报人群体意识的觉醒

勒庞认为群体表现为一种“集体心理”,聚集成群的人们,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全都转到同一个方向,他们自觉的个性消失了,形成了一种集体心理。1904年前后,各地盐业、丝绸业等行业公会发生了方向性的改变,进行了行业组织的重建,将行业公会的职能由过去的祭奠行业神祖、评判业内是非,发展为按照规约和章程进行专业化和市场化运营的社会组织,具有自主自律的社会化特征。鉴于其他各行行业组织的发展,上海《时报》率先提出创建报界同业组织的倡议,1904年6月《时报》创刊时主编狄楚青就在报馆中开设“息楼”作为报界同仁交流业务、互通消息的活动空间,1905年上海《时报》发文《宜创报馆同盟书》倡导成立“记者同盟会”。3月14日上海《申报》发文《赞成报馆记者同盟会之论》,强调“彼工商业者不知所谓群学,而所行独能暗合于合群之理,以维持其业于不敝。乃吾报馆之记者,日日言群学之理,而反不能实行于报界”。

群体意识是指群体中的主流意识,也可以临时形成,并经常赋予群体中的某个“领袖”或“英雄”作为利益链条中的构件,成为群体意识的代言人。近代第一个新闻团体就是报界领袖在受国内外局势的影响而倡议组建的。1906年7月1日《大公报》创办人英敛之与《北洋日报》联合发表《告天津各报大主笔》一文“天津各报大主笔鉴:事务之理,待分争而始明;社会之事,赖合群而始成。报馆一业,何独不然?……查东西文明之国,莫不有报馆俱乐部之设,以为集思广益之地,犹中国各帮中皆有公所,各业皆有会馆。……某等近有感于时局,拟于天津纠集同业,开设俱乐部。”自此各地报界同人群体潜意识被激活,对创建地方报业组织产生了共同认识。1906年10月汉口的《公论新报》《汉报》《汉口中西报》发起组建了“汉口报界总发行所”。此后,广州报界公会(1907)、北京报馆公会(1908)、上海日报公会(1909)、湖南报界联合会(1912)、杭州报界公会(1913)相继成立。

二、 新闻团体的社会属性

在1904年清政府颁布《商会简明章程》前,各地地方商会和行业商会主要表现为官商合作的“半官方组织”,1904年后各地商会及行业公会大多改组为“官督商办”“非政府组织”等形式。例如1902年组建的“上海商业会议公所”“天津商务公所”就是由清政府地方官员与绅商共同发起组建的“半官方组织”,1905年组建的“苏州商会”则是由绅商提出的官督商办性质的地方商会。1906年成立的“天津报馆俱乐部”则是完全没有官方参与的非政府组织。新闻团体最初的组织形式与传统行业公会相似,均属于“一地一业”的行业组织,主要功能主要为协调行业内部事务,维护行业利益,并隶属于各地商会。例如上海日报公会提出“本会以结合群力联络声气、督促报界之进步为宗旨”。但由于新闻业具有公共性,新闻团体除了维护行业共同体的利益外。可以凭借媒介平台更多的关注社会公益。例如1909年《神州日报》为维护同胞权益大量报道租界印度巡捕侮辱华人女工事件,租界工部局以“妨碍治安,扰乱人心”的罪名对《神州日报》提公诉,上海各华人报纸为此事不平,上海日报公会亦聘请律师为《神州日报》辩护。充分体现了新闻团体维护正义的精神及行业内互帮互助的品德。由于新闻业具有意识形态属性,新闻团体还可能对政治体制提出要求,并吁求参与政治体制。例如1912年3月上海日报公会发表《请定都于北京之公电》,主张“亟就北京组织完全政府,建定国度,以期南北统一,列邦早日承认。”

由此可知,新闻团体具有公共性、公开性、自主参与、民主推选等特征,既不受国家权力支配又可与社会各界沟通,协调行业发展、参与公共事务,成为公共领域的活动主体,可被看作是“非政府组织”型的行业商会,是近代公共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 新闻团体的社会功能

(一) 沟通政府争取公民权益

古代中国,国人只知自身是皇帝的臣民而不知个人应为国家的公民,直到19世纪末受西方民主思想影响,国人方知“公民”概念。1902年康有为在《新民丛报》上发表《公民自治篇》,文中写道:“夫今欧美各国,法至美密而势至富强者,何哉?皆以民为国故者。人人有议政之权,人人有忧国之责,故命之曰公民。”报纸是西方公民意识传播的主要载体,新闻团体则是沟通政府争取公民权利的活动主体。1913年5月上海日报公会就北京政府交通部查扣电信新闻稿一事致电北京交通部:“北京交通部鉴:据《民立报》报告,京师访电多为贵部所查扣,甚为骇诧。现非戒严时期新闻电信无检查扣阻之必要,贵部此举与报社营业大有损害,应请饬下电局照常拍发以维言论,并祈赐复为盼。”新闻团体与交通部的交涉一方面表明由于民主意识的传播及公共领域的形成民众有与政府对话的可能,打破了封建社会自上而下的传播体制,建立了上下互通的新型传播机制。另一方面表明新闻团体运用其新闻媒介这一社会公器可对政府及统治阶层发出质疑、提出监督,为民众争取公民权益。

(二) 对外交流提升国际形象

新闻团体在近代社会不仅可以起到沟通政府的中介功能,更可与国际社会密切接触,增进世界对中国的认知。近代报业勃兴后,与国外新闻团体的交流逐渐展开。1909年4月日本新闻记者代表团来华考察,受到沈阳《盛京时报》《东三省日报》等报馆设宴欢迎,1910年6月日本新闻记者代表团再次访华,受到上海日报公会的盛情款待,并对两国新闻业务进行交流和探讨,1917年以上海日报公会成员为主体的上海记者代表团赴日考察交流,促进了中日文化交流。此外新闻团体还与商界活动密切相关。1909年8月比利时华商代表致电上海日报公会,邀请日报公会选派代表参加1910年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并协助“布鲁塞尔世博会北京筹备会”在中国开展宣传工作。可见新闻团体的国际交流活动不仅局限于新闻界更与商界紧密联系,为推广和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做出努力。

(三) 协调各界领导社会活动

新闻团体的社会功能还在于能够协调社会各界,引导公共舆论,组织领导社会运动。1912年5月9日上海洋货商业会集所致电上海日报公会:“阅报章知借款一事行将决烈,执政诸公无法善后,当此民国初建财用匮乏,饮鸩止渴虽出权益,夫借债可以兴国亦可亡国之,一语已闻之熟矣。今外人握有债权竟乘人之危,除索抵押以外尤欲监督财政权得寸进尺,直欲使我四百兆人民沦为彼异族掌握而后已。当此千钧一发,我国苟不力图抵制外债其亡可、以立待,欲图抵制而救危亡舍国民捐其何属之耶……贵公会掌握言谕,有提倡国民进步之责,尚乞竭力鼓吹之。”恳请上海日报公会通过各报馆宣传“提倡国民捐”,以阻止袁世凯政府向国际银行团借款。上海日报公会收到来函后亦要求《申报》《民立报》等报刊发文提倡国民捐,抵制袁政府善后大借款。新闻团体还在抵制外国侵略运动中起到积极作用。1928年“济南惨案”发生后,上海日报公会、浙江省记者联合会、全国报界联合会等新闻团体共同发起拒绝刊登日货广告,声援济南同胞的反日活动。可见新闻团体对于政治事件和社会问题可以起到引导舆论、协调沟通的作用。

(四) 关注民生参与公共事务

在清末民初士绅大多参与地方公共事务,随着工业化城镇的发展和行业组织的兴起,地方商会更多的参与到地方治理中,报业同业公会作为商会成员自然积极参与其中。鸦片为近代侵蚀中国民众的毒瘤,1918年上海地方绅商发起组建“拒土会”,上海总商会、上海日报公会等团体参加。1931年扬州市发生水灾,江都县新闻记者公会积极报道呼吁救灾,会长张少斋派人送衣送食给城外灾民。1934年江淮一地发生特大水灾,受灾省份达到11个,上海日报公会参与并组织捐款救灾。新闻团体在地方公共事务中不仅可以贡献团体的力量更可借助报刊的传播功能呼吁更多民众参与到救济、赈灾的活动中。

新闻团体在近代社会转型中起到沟通政府与市民社会,维护社会公益、协调社会各界、监督政府行为、约束其他社会势力的功能,成为沟通国家与社会的桥梁和纽带,推动了中国社会向现代化转型。

(作者系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2013级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