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3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用心沉到底 现场有真知

———亲历“走转改”的感悟和体验
作者:■乔松柏

习主席指出,“要转作风改文风,俯下身、沉下心,察实情、说实话、动真情,努力推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作品。”

近年来,空军报社持续深化“走转改”活动,采编人员上高山、奔海岛、赴边防,把笔头、镜头对准基层、聚焦一线,触摸官兵思想,关注兵情兵意,探微改革步伐,弘扬新风正气,着力讲好“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空军故事,唱响强军兴军主旋律,受到基层官兵热烈欢迎。

笔者近几年先后3次参加春节期间的“新春走基层”活动,10余次参加报社组织的“走转改”主题采访活动,深刻感受到,要想采写出既有思想又有温度的新闻作品,一定要到一线去、到战士中间去,带着感动、带着疑问、带着思考“走”,才能投入真情、挖掘真相、发现真理。

带着感动走,离真情更近一步

今年新春走基层,我选择了东部战区空军某二代机团。我想知道,在军队改革大考面前,这样的老装备部队是一种什么状态。

令我没想到的是,从团长、政委到飞行员、机务人员,尽管每个人心里都明白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却没有一个人“惨兮兮、苦兮兮”,大家讨论的话题尽显使命情怀——年前最后一个飞行日怎样练得更有质量;承接的空军新型飞行教官培训试点任务如何把规则制定得更科学更完善;团队近60年历史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用什么形式传承下去……在外场值班室采访座谈时,空中突然出现特情,严阵以待的值班飞行员飞速跨入座舱,让人看到空中铁拳的战术素养和内心定力;在办公楼前,团领导介绍他们去年新设计的灯箱创意,把团队的历史元素浓缩在长宽高、颜色、造型等每一个细节里;在俱乐部里倾听他们不久前自己创作的团歌,铿锵有力,回味无穷。面对改革,不忘初心,依然激情,依然执着,他们对部队的炽热情感令人动容。

作为记者,真实地记录历史是职业精神,带着深厚感情记录书写历史的人则是对职责的敬重和敬畏。

“春节前最后一个飞行日因故临时推迟。团领导一声号令,许多准备探亲休假的同志毫不犹豫退掉或改签飞机票、火车票,高度的自觉性、纪律性尽显其中。”“‘我们经过多年锤炼,打造成空军二代机部队的第一梯队,我们做到了,是因为内心有渴望、有追求。虽然我们可以装备落后于别人,但观念必须是一流的!也许有一天我们要各自奔赴新的岗位,但请一定当好火种,把这个团队最优秀的品质撒到新的土壤上去,开出绚丽的花朵。即使明天就脱军装,今天也要留一个强军的背影!’团领导的教育犹如一段豪情的宣誓,吹响一个曾经辉煌的团队迈向改革强军伟大征程的新号角。”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眼角带着泪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亲耳所闻,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面对军改“手术刀”的二代机飞行团官兵临近春节时的真实状态。

“新闻作品要想感动别人,首先要感动自己。”这是新闻前辈总结出来的一句至理名言,也是一代代军事新闻工作者追求的境界。

我经常会想到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的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离炮火不够近。”

我更会经常想到新闻前辈穆青和他笔下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铁人王进喜、植棉模范吴吉昌、红旗渠特等劳模任羊成,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穆青六访兰考、七下扶沟、八进辉县、四访宁陵、两上红旗渠的采访故事在新闻界广为传诵。我想,穆青在采访时,一定是流着眼泪的。

不论你写作水平多高、思想认识多深,如果不能倾注真情知兵写兵,作品就难以产生拨动心弦的力量。

带着疑问走,离真相更近一步

为什么许多看似“遵循”了新闻理论、内容“繁花似锦”的作品有时并不一定有生命力,基层官兵的喝彩也不多?这是我一直思考的一个问题。

这几年走基层多了,答案也就清晰起来:不少作品犹如加了装饰的“舞台”,包装太多,化妆太浓,而素颜太少,让人雾里看花难见真相。似是而非的新闻,谁又愿意去喝彩?

新闻要用事实说话,说真话是记者的“良心”,是赢得兵心的“刀笔”。而带着质疑的眼光走基层,就会离真相更近一步,也离官兵的认可度更近一步,最重要的是离真正解决问题更近一步。

前几年,我参加“空军边远艰苦连队纪行”活动,到中蒙边境的红格尔雷达站采访。那个站距离旅部有700余公里,周围荒漠一片,风沙漫天,干旱缺水,给养困难,方圆30公里范围内没有固定的路,冬天白雪覆盖时出行根本找不到路,条件十分艰苦。但就是这个雷达站,从来不缺精神,曾经创造过令人称羡的辉煌和荣誉。2001年,雷达站党支部在连续12年被上级评为先进后,又被中组部评为“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当时指导员作为代表,先后出席全国和全军会议,受到国家和军队领导人接见,并在空军部队作巡回报告,曾经“无限风光”。但此后10余年,红格尔雷达站归于平静。虽然,旧平房已经被楼房取代,雷达装备更新换代,雷达值班室从地下掩体搬上了地面,各种条件有了较大改善,雷达站也连续保持了先进。可大家总是感到,雷达站没有了续写辉煌的新亮点、新创造,特别是与时代发展相融洽的新元素、与部队建设发展的大节拍,在他们的身上体现得不明显,相比兄弟单位,甚至有些落在了后面。

红格尔雷达站,一时间似乎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他们到底缺少了些什么,需要注入什么样的动力?

我在该站住了6天,与官兵进行广泛交流,对连队的历史与未来、官兵的期盼和建议都作了系统分析,写出专题《边关“三盼”》,对边远艰苦连队的建设发展问题客观进行思考和展望。这篇稿子没有迎合走基层只唱赞歌“不揭短”的套路,讲了一些基层建设的大实话,也向上级机关应该怎样关注这样的先进单位发出了“期待”。稿件刊发后引起较好反响,不少部队领导干部打来电话与我探讨相关问题。我的体会是,这次走边防发现了许多坐办公室根本想不到的问题,收获很大,“走”得有成效、有价值!

信息时代,新兴的通讯和网络技术可以为我们新闻采写提供极大便利,然而技术手段永远也替代不了深入现场。纯粹为了完成任务写稿,打几个电话、要一些材料也能“合成”,但这样的稿件没有温度,不可能触摸到事件的真相,可信度、参考值都会大打折扣。

带着思考走,离真理更近一步

2015年新春走基层活动,我到空降兵某部“黄继光连”采访。这是一个英雄的连队,名声很大,荣誉很多,但压力也大,因为很难写出新意。到连队前我就广泛听取各种意见,最终选定“和指导员余海龙探讨基层带兵”这个话题,研究一个连队怎样才能长久保持优秀的品质。

采访中,和连队官兵特别是余海龙进行了较为深透的交流,其中一个主要话题就是围绕“和平年代,信仰的丰碑如何高高耸立”来展开。随着交流的深入,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渐渐浮出来:要想把信仰高高举起、让一种精神流进血液,仅有教育一种手段是支撑不起来的,官兵心中的信仰之碑还要通过搭建“有形”的“精神阶梯”来完成,让官兵每天在忠诚精神的感召下拾级而上,信仰的高塔才能慢慢建立起来。这其实就是我们许多建设得比较好的基层连队经常在做的事,一句经久不衰的口号、一个几十年坚持的行为规范、一条几代人坚守的连规,等等,都是垒起一个优秀连队的一块块基石。

后来在这篇题为《一个连队的精神气质》的稿件中,我提炼出“为信仰架一道‘精神阶梯’”的观点,阐释“要让一个个有形的精神或行为符号,将官兵心中的信仰,由虚变实、从远拉近,具化为一项项可执行的行动”“我们要注意理想信念教育空泛化的现象,认真思考如何结合自身实际制定完善系统的、恒久坚持的具体举措,让官兵一面接受理论的熏陶,一面通过有形的行动铸魂塑形,而不是只会口头表态内心却茫然无措,只感知一个朦胧的方向而没有清晰可执行的目标”。这个观点得到空军机关同志、部队领导同志特别是基层一线带兵人的广泛认可。大家都说,过去我们或多或少都在这样做,但没有上升一个高度来看这个问题,现在思路更清晰了。

当年6月,我又去空军雷达某旅因创造过“一把土、一滴水”精神而闻名全国全军的海洋岛雷达站采访,宣传他们授称50年如何保持荣誉、传承光荣的先进事迹。在这个雾浓浪高的小海岛,我看到的是一个生活条件、工作环境已今非昔比的连队,于是果断放弃“赚眼泪”的采写思路,而是深入思考为什么这个连队能够历经半个世纪本色不褪、精神不衰?最终提炼出靠“传统塑魂”、靠“组织塑形”、靠“自我塑像”的经验式系列报道,跳出了就传统写传统的采写思路,为这个连队几十年建设发展留下一个可以总结过去、也可以示范未来的注脚。我个人认为,这组报道虽然不如其他媒体渲染得那样吸引眼球,但对连队本身或其他连队都有借鉴意义。这一点,从后来部队的反响看也得到了回应。

我一直认为,“走转改”活动,必须包含“带着思考去采访”之义。只进行完成记录,而不加以观察、思考、提炼的新闻作品,不会有多少价值。好的新闻作品就像需要雕琢的璞玉,思考的过程就是打磨的过程,没有这道工序,“玉”是难以露出真容的。

(作者系空军报社总编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