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3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雷达兵的情怀

作者:■高杰

1月21日,农历腊月廿四,南方的“小年”。

或许是照顾大家要过节的情绪,在“让位”阴雨天好几个星期之后,太阳公公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让整个大地暖洋洋起来。

今年的“新春走军营”,我被报社派往南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九站。这是一个工作上从不“缺位”的雷达部队,长期以来秉承着“坚守革命阵地的信仰、坚守精神高地的担当、坚守战略要地的血性”,官兵们严密监视每一点情报、准确传输每一批空情,雷达情报优质率长期始终保持在100%,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已连续30年保持先进。

“小年”这天的采访,让我对基层官兵以及军嫂们“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官兵说:有为者才有位

车沿着蜿蜒的盘山路上行,时而陡峭,时而急转弯。进入雷达站九站后,站长刘宇率先自豪地介绍起来:“2016年我们站收获满满,圆满地完成了一系列重大任务,先后被战区空军评为‘先进基层党组织’和‘基层建设标兵单位’。现在全站官兵正卯足了劲,撸起袖子加油干,等着‘脖子以下’改革的到来。”

“之前在旅机关听说,你们站有名义务兵在战区空军岗位练兵比武竞赛中,获得雷达操纵员个人综合成绩第二名,能采访一下他吗?”我急切地问。“您说的是易海波,9月份已经被选取为下士。现在,正在训练室自我加练呢!”刘宇笑着说,但似乎又话中有话。

“今天是小年,又是周六放假,你都已经是战区空军第二了,怎么休息日还这么刻苦?”见到易海波后,我甚是好奇。

1995年出生的易海波高高瘦瘦,皮肤白皙,眼神坚定而自信。原以为他会脱口而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之类的豪言壮语,谁知他支吾了大半天。

这时,站长刘宇走过来,给我递了几份雷达站“考核成绩登记表”。原来在昨天的考核中易海波名列第5名,而在上周及上上周的考核他都是第1名。

“‘理论’和‘录取’都不理想,只有87和85.05,第一名谭帅这两项可得了92和89.47啊!”拿着成绩表,我“单刀直入”。

见不好再掩饰,易海波也索性“坦白”了:“哎!这段时间确实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今天早上,刘站长特意把我叫到一边,点拨了我一番,让我意识到不能因为曾经取得过好成绩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尤其是今年马上要进行改革,我要通过努力,不但要拿全战区空军的第一,还要争取拿全空军的第一。”

想拿“第一”的易海波3年前可不那么令家人省心。他的家乡在湖北恩施的一个小乡村,父亲的早逝让全家的担子都压在了母亲身上。姐姐懂事而努力,后来考上了大学,但易海波一心沉醉于网游,常常“在网吧通宵包夜”。

可想而知,易海波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只勉勉强强考上了“三本”。因为看过两遍《士兵突击》,记住了“不抛弃、不放弃”,加上早就听说“当兵可能后悔两年,不当兵肯定后悔一辈子”,易海波选择了当兵。

军营的生活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离开了虚拟世界 “打打杀杀”的易海波,在训练之余开始回想往事,也不断地思考自己的未来。夜里躺在床上,想着入伍前那些日子,母亲天还没亮就起来摘菜,在冰冷的水中洗菜,之后挑到市场上去卖。好不容易赚点钱,却被自己毫无节制地在网吧“挥霍”,就感到“特别不孝”,不自觉地两行热泪滚落下来。

自知不能一错再错,易海波开始努力训练,认认真真干好班长交代的每一件事。尤其到了新兵雷达专业训练的时候,当得知每次专业考核前几名都能够寄一张喜报回家,易海波就更加努力,不断自我加练。

终于在第二次考核中他进入前十,获得了“寄喜报”的奖励。那次易海波还写了一封家书,连同喜报一起寄了回去,为了表示“自己有出息了”,他特意用英文洋气地写了一句话“To my dear mother,to my dear sister”。

回忆起这段往事,易海波满是感叹,他庆幸自己选择了军旅之路,他也感谢一路走来,战友和领导对于自己的帮助与关心。

年轻人往往就是这样,一旦获得了鼓励与赞赏,就有使不完的劲。分到九站之后,易海波勤奋如初,每天都自我加练,很快就在全旅脱颖而出。最终,拿到了全战区空军第二的好成绩。

“作为普通一兵,你怎么看待改革?”聊着聊着,记者把话题引向了时下官兵中最热门的“改革”话题。

“前一段时间,大家都在传改革后我们雷达站的级别要调整,任务会更重,要求会更严。指导员也一直教育我们,有为者才有位。我觉得,无论怎么改,单位级别如何调整,自己的能力素质适应部队的要求才是关键。对于我们基层官兵来说,迎接改革的最好姿态,就是一刻也不放松,更加努力工作,不断提升自己。”易海波激动地说。

军嫂说:他在哪,家就在哪

为了欢度“小年夜”,雷达站在下午4点多包起了饺子。上士汪兆乐的爱人、上士管高峰的爱人、中士黄鹏的爱人,这几个临时来队家属也卷起袖子参与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不太会包饺子,哪位可以教教我啊?”一走进饭堂,上士管高峰的爱人吴伟娇高声地笑着说。

头发染成时尚的栗色,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也能跟对方聊得热火朝天,有身为教师的职业气质,也兼具“90后”大胆、直接的个性特点。2016年12月,吴伟娇与管高峰领了结婚证,两人原本商量着“结婚第一年回老家过年”。不巧的是,前不久管高峰的一位战友父亲摔成重伤急需回家照料,所以管高峰就把休假的名额让了出来。

“这属于人之常情,完全应该。”对此,吴伟娇不但没恼,反倒安慰起管高峰来,“你在哪,家就在哪!”随后,开开心心来到雷达站过年。

“怎么与管高峰认识的啊?他怎么追的你啊?”我边包饺子,边跟吴伟娇闲聊。

“其实是我追的他。他高中时可是我的‘男神’,打球时特别帅,一群女生都在篮球场边为他加油,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迷妹’。”吴伟娇毫不掩饰地说。

青春期的爱慕懵懂而纯洁,在“一切以学业为重”的大氛围中,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故事。后来,“男神”参军来到了部队,“迷妹”努力学习考上了大学。一次无意中的联系,让“迷妹”发现,两人居然在同一个地方——只不过一人在山上的雷达站,一人在山下的大学校园。

于是,心中的那份情愫开始蔓延。经过不断交流,“迷妹”发现,“男神”依然魅力十足,而一身军装以及军营历练更让他多了一份成熟与英武。

大学毕业后,“迷妹”留在了读书的那个城市成为一名教师。一天,在参加完同事婚礼后决定放下“矜持”,直奔山顶去找“男神”,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你做我男朋友吧!不答应就不允许回去!” “男神”笑而不语,“迷妹”心满意足,两人开始进入你浓我浓的阶段。2016年10月18日,是“迷妹”的生日,工作的忙碌让大大咧咧的她忽略了这个特殊的日子。然而那天早上,她突然收到一个包裹,心想“是不是送错了”。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大束玫瑰,里面还有一张卡片写着“亲爱的”。

心领神会,“迷妹”开心了一上午。谁知中午,快递又打来电话,说还有一个包裹。签收后,“迷妹”带着包裹去到饭堂,在同事们的“怂恿下”打开,一个漂亮的生日蛋糕外加一张“生日快乐”的卡片。“迷妹”有些不好意思,脸红得发烫。本想独自一人吃完整个蛋糕,但碍于面子,不得不在午餐时和同事就把蛋糕分了。她觉得,这是她吃过的最甜的蛋糕。每吃一口,就感觉心里最柔弱的地方被触碰了一下。

惊喜并没有就此结束,到了下午,“迷妹”又收到了一个包裹。“特别小”?!于是,她迫不及待地打开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原来是一封信。“怎么不一起寄来啊!害得我一连取了3次包裹。”刚开始,“迷妹”还有些抱怨,但当她把信打开,一字一字认真地看下来,往事就如电影般在脑海中回放。从球场上的初识,到中断联系,再到重逢相爱……看着看着,“迷妹”的眼泪就忍不住地涌了出来。

“军人的身份让我不能时刻在你身边陪伴你,很多事情需要你独自去面对去解决。但请相信,我是最爱你的,以后我会加倍对你好……”“迷妹”在脑海里深深地记住了这句话。放下信,来不及擦干眼泪,拿起电话就给“男神”拨过去:“我们结婚吧!”

“管高峰平时是一个浪漫的人吗?”我问道。

“在我看来他不是。尤其是当兵之后,做什么都一板一眼,却很会关心人、照顾人。所以跟他在一起,我的心里特别踏实。说实话,说出那句‘我们结婚吧’并不是因为他给我的生日惊喜,而是早就认定了他是我一辈子的依靠……”

“你现在和管高峰算是在同 一个城市。改革之后,如果他要转隶到其他部队怎么办?作为一名军人,他在改革面前别无选择,只有‘绝对服从’的义务。”包完饺子,我与吴伟娇继续闲聊。“这很简单,他到哪,我就跟到哪啊!爱的是他这个人,并不是爱他在哪里工作啊!”吴伟娇坚定地说。

此时,刚刚包好的饺子正在锅里上下翻滚,官兵和家属们围坐在一起聊得开心,等着“大餐”的开始。

从食堂外面放眼望去,阵地上雷达天线正不停旋转,而山下已华灯初上,各色霓虹灯把整个城市勾了出来。是啊!正是有了“最可爱的人”在山上的执着与坚守,以及军嫂们的支持与奉献,山下的生活才如此流光溢彩、热闹繁华。

(作者系空军报社编辑一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