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3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追着军列写新闻

作者:■周尚瑜

追着新闻跑,这是记者应有的状态,工作的常态。 2015年春节,我担负新春走军营任务时,曾有一次春运期间追着军列采写新闻的难忘经历。

抢上春运无座票

追访导弹押运兵

临近春节,报社赋予我新春走军营的报道采写任务。这是我第一次担负此类任务,彼时不仅缺乏此类稿件采写经验,而且已经有一拨拨军地记者在“走转改”活动中上雪山哨所、进一线阵地、赴边疆海岛,深入基层采写推出了一大批精品,这让我心中不免忐忑,如何搞好这次走基层报道?在与某部报道员通话了解到,该部铁运连有数支分队春节期间执行押运任务,其中一支2名战士组成的押运小组,已在铁道线上奔波长达半年,目前正在北京地区执行任务。

神秘的导弹押运兵本身就具备“吸睛”效应,又是春运期间两人小组执行任务,这一新闻线索立刻让我打定主意,随行该押运军列采访,记录两名战士的“押运新年”。

然而第二天,该报道员一早来电告知,押运军列昨晚已从北京出发,当下正在燕赵大地上飞驰。错过了随车出发采访的机会,我颇感失望,不死心地追问:“军列会不会在沿途车站停靠?”电话联络后得到肯定答复:当晚将在某市临时停靠。在得到报社领导首肯后,我决定购买车票追赶押运军列。

恰逢春运高峰,出行一票难求。我立即上网刷票,发现当天下午前往该市的一趟临客还有3张无座票,毫不犹豫抢下1张,我简单打点行装就踏上了追火车的旅途。

中午时分抵达车站,广场上熙熙攘攘,人潮汹涌,候车室里全是大包小包返乡的“春运大军”。上车后发现,车厢过道上已挤满了人,立足之地都十分珍贵。我找了个地方安顿好后,开始脑补押运兵生活,策划报道提纲……看着周边旅客买张站票也要回家,我不由又想起那两名将在铁道线上过年的押运兵,更感到这次走基层的责任与意义所在。

华灯初上时分,临客超越押运军列抵达该市。我从押运小组负责人、下士邹忠强处得知,押运列车停靠的不是该市火车站,而是该市主营货运的火车北站。一查地图,北站在该市城郊,颇有一段距离,只能打车前往。找了家面馆解决晚饭时,我寻思着,要和两名战士在铁路上过年,咱也不能空手去。匆匆吃完面,我到街上采购了熏鸡等一大包当地特产,打车奔往北站。

刚上出租,司机一看我带着行李奔北站去,好心提醒:“北站是货运站,你肯定搞错了。”得知我是执行采访任务的军队记者,他不由感叹:“当兵可真辛苦,过年还要在外跑。”我告诉他,更辛苦的是任务官兵。他连连点头:“对对对,有你们解放军,老百姓才能平安过年。”

当晚9时许,经历无座挤春运、打车奔货运站等大半天奔波后,我终于与两名战士“接上头”,登上了期待中的押运军列。

融入押运兵生活

发掘富矿抓“活鱼”

月冷星稀,一眼望去,夜色中的军列影影绰绰,辨不清细节,只见黝黑庞大的轮廓。下士邹忠强介绍,此次任务是零担运输,两人要将导弹专用铁运车押运到某地。“零担运输”是铁路押运专用术语,即从出发到目的地,只有几节车厢的军列挂在地方车组后行进;行驶到某站后因路线调整,又将换挂其他车组。因此,何时出发、停靠多久、几时抵达,都没有准确“时刻表”。邹忠强告诉笔者,这趟任务赶上春运,时间以月计算,抵达目的地估摸着已经是春天了。

邹忠强简单陈述中的数字立刻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在航空、高铁交通如此发达的当下,出行时间早已精准到小时、分钟,而押运兵的数字却是以天计、以月计,甚至以季节换算,这巨大的反差特点,无疑是颇具价值的新闻点。

随后的聊天式采访中,我又从两人身上摸出了一串让人感慨的数字。当晚22时,跟随两名战士检查押运军列,邹忠强为我全面介绍了新式铁运车的特点,不少自动化、信息化装备让我大开眼界。

当天凌晨,我就围绕新时期押运兵工作生活中“数字的变与不变”,采写了《押运兵的“数字生活”》一文。稿件中,“2010年入伍的邹忠强,已参与执行押运任务11次,4年未休假探亲……”“此次押运赶上春运,抵达目的地预计40天,算下来,2人执行任务时间将超过200天。”等内容,折射出押运生活的单调、枯燥与艰苦;“不仅押送的装备越来越先进,押运车也升级至第3代”“信息化视频系统24小时监控装备状态,仪表、按钮、指针密布,数字不停闪烁”等文字,则以小见大呈现强军兴军发展成就。“双面数字”的独特视角,管窥了押运生活的苦辣酸甜。

登车之前,笔者想象,押运兵如何在铁路上生活?登车发现,新时期押运兵生活条件已有改善:卧铺、电暖、风扇……车上能做饭,能上厕所。然而待上一会,众多细节就让你感觉困窘:空间小,不足8平米的车厢一半为设备间,另一半是生活间,上下铺配张小桌,加上一组装备仪器柜,再放张板凳都困难。车厢吵,柴油发电机就隔层铁皮,启动后噪音特大,手机搁桌上跟调了震动一样,响个不停。你还不能关了它,设备维护要用,取暖照明也离不开。短暂置身其间困难已感同身受,经年累月的坚守,你还会羡慕押运兵“坐包厢,走四方,一路免费看风光”?

随车采访的数日中,我深入观察押运兵的工作生活,采撷感人细节精心构思写就《坚守八平米,护卫千万里》一稿。此文以细节开篇:邹忠强身高1米86,长着一双大脚,乡邻都说,这小伙是“闯天下的料”。“乡邻们难以想象的是,4年多来,走四方、行万里的这个大个小伙,日常活动范围不足8平米。”笔者在文中呈现了两个细节:战士给笔者递来一管牙膏,“‘有,我带牙膏了。’”“‘我的刚用热水泡过,你的肯定被冻住了。’记者一摸,果然,牙膏一夜冰冻,硬得像石膏。”笔者看到战士刷牙时口中全是血沫,“你咋出血了?”“牙龈出血,小case。一年到头难得吃菜,押运兵都有口腔溃疡、皮肤粗糙这些小毛病。”正是这些身临其境才能发现的感人细节,串出闪耀精神光芒的“珍珠项链”。此文在当年解放军新闻奖评选中获得三等奖。

铁道线上的除夕夜,看璀璨烟火、打亲情电话、守寂静车厢,我与两名战士一起吃年夜饭,守岁团圆。我以《擎起责任寂静时》记录这个特殊除夕夜,文中有不自觉的情感流露:“‘尝尝我做的鱼火锅,要是我妈做,一定更好吃!’话音刚落,除了‘扑哧’滚沸的火锅声,车厢内一片沉寂。”有真情倾诉:“旷野空寂,烟花烂漫。邹忠强突然转过脸来说:‘周记者,我妈今天打电话来了,她说很想我。其实我也很想她。这一刻,我虽不能陪在父母身边,却享受这份寂静。’”……团聚除夕坚守寂静车厢,铁血军人也抑制不住情感迸发,普通战士的质朴话语,生动展示了广大官兵“一家不圆万家圆”的博大情怀。

记者足迹未及处

真情笔触难抵达

此次新春追着军列走基层,是我多次下部队、下基层采访中一段珍贵的记忆,在追逐军列、随押运车体验采访6天、与两名押运战士一起过年的难忘过程中,我逐步产生一种强烈而深切的体悟:记者足迹未及处,真情笔触难抵达。这让我感到,走基层活动不仅要持续深入下去,更关键的是要扎下根,做到以下三点。

坚守一个宗旨。对于军队而言,官兵至上,基层是根。对于军事媒体人而言,基层与官兵,是新闻的源与根,扎根基层才能找到源头活水。时下媒体有一种倾向:乐于跑机关跟领导找名流,不屑于走基层,求安贪逸。这万万要不得,基层是部队的主体,作为记者编辑,就必须始终把基层官兵作为新闻报道的主体,把根始终牢牢扎在基层。新春走基层活动的开展,就是要让媒体人增强宗旨意识,回归军营主体,到基层广阔天地去说兵言,写兵事,解兵难,采写接地气、有底气、聚人气的精品佳作,更好地为官兵立言,为时代放歌,为党和军队的建设发展大局服务。

秉承一种追求。这种追求就是对接地气采访、沉下去写稿子的追求。新春走军营,是对记者事业追求的检验,也是对于新闻能力的淬炼。怎么捕捉细节、写出生动故事,只有一条, 扑下身子下功夫采访,深入基层与基层官兵打成一片,不断发现和深入开掘,鲜活的形象、动人的故事就会扑面而来。因此说,走基层就是要走近部队的最基础单元,走到战士身边扎扎实实采访,才能将震撼人心、温暖人心的力量传递给广大受众。

怀着一种情感。有一句老话,叫感动自己才能感动读者。对于军事新闻人而言,作品要想感动广大官兵,必须始终怀着对基层官兵的深厚感情。央视有一句广告语说得好:“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军事新闻媒体人只有始终像新春走军营那样,带着真情干工作,融入部队感受火热生活,与战士坐到同一条板凳上去闻汗味、听兵声,这样才能缩短距离紧贴兵心,才能挖掘出感人的军营故事,挖掘出闪光的精神力量,不断推出更多有情感有温度的报道。

(作者系火箭兵报社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