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3期编辑手记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把情感注入新闻采编全链条

作者:■邢佩伟

一篇文章能引人入胜,其因素有多种,比如标题抓人眼球、结构新颖别致、文字优美洗练等,但最关键的一点,还在于以情感人。因此,采访时是否用心和官兵交流,写稿时是否倾注了对官兵的理解和关心,笔端是否饱蘸了对军旗、军人和军营的满腔热情,无疑是一篇军事新闻报道是否成功的关键所在。《老马不老》一文的采编感悟,对于军事新闻人如何采写出感人肺腑的稿件,不无启发。

老马不老

———记青岛支队一级警士长马庆荣

班长老马究竟换过多少架梯子,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最早一架是木头梯子,用铁丝绑的那种,后来换成竹子做的,再后来变成铁的、铝合金的……梯子越来越轻便,老马却爬得越来越吃力。46岁的年纪,扛着个铁家伙,领着战士们跑,他明显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老马名叫马庆荣,山东总队青岛支队原甲型交通艇机电长,常年管着全支队营房和家属区的水电。他是一级警士长,除了支队长、政委以外,支队上下再没人比他年龄大、兵龄长的。一次,支队接待外单位参观,老马正踩在梯子上维修线路。一位解放军上士看到他肩上的警衔十分惊讶:“这么老的同志还干这个,真得向您学习,可以合张影吗?”老马干脆地回答:“当然可以,咱们都是兵,互相学习,共同进步。”上士的话虽然好听,老马心里却不大认可,老同志为啥就不能干这个?再说男人四十一枝花,我还年轻着呢。

27年前,马庆荣还是小马时,和10来个同乡一起当兵入伍。没过几年,有的同乡战友退役了,想趁着年轻打拼致富。等他晋升四期士官时,又有一批同乡战友离开了部队。后来,留下来的战友有的当了领导,当年的“小伙伴”里只剩下老马还是个兵。

按说到了这个资历,老马也是老同志了,可他还保持着当新兵时的状态——政治教育笔记,一笔一画、工工整整;床铺上的被子,方方正正、一丝不苟;每次集合站队,第一个到操场;每次隐患排查,最后一个离开。指导员岁数小他十几岁,中队长兵龄少他十来年,一提起老马,俩主官那叫一个心服口服:当兵27年热情不减、标准不降、拼劲不衰,马老兵从来不显老!

有人说,老马“不显老”,可能是基因使然。他父亲壮年时,一条腿肌肉萎缩,但他不认命,为了养家干起副业;母亲因病半身不遂,熬了几年不能自理的日子,见大儿子探亲回家,还习惯性地想起身做饭。好家风,给了老马一个有心劲、愿吃苦的好底子。入伍前,他割过麦子,在车间抬过铁水,赚一天5块钱的辛苦钱。到部队后,工作也不轻松,老马却更来劲了。为啥?他说,部队培养人,累也值。

因为情愿,所以心甘。媳妇埋怨他:“都奔五了,还爬那么高,不要命了?”老马也知道,自己血压低压100、高压160,降压药这些年就没断过,有时候踩梯子,小腿肚子直打哆嗦。可是,一想到支队机关和4个基层单位上千号官兵以及7栋家属楼里的180多户人家,他就有了劲,扛着梯子健步如飞。他说,工作凑合干,丢不起那人。

身体机能老化,他咬牙挺着;知识技术老化,他闷头赶上。教导队、机动大队搬迁到新址,设备都换成了新的。空调机组、消防系统、热水泵机……抚摸着崭新的自动化设备,老马如获至宝、神采飞扬,一闲下来就钻进机房啃说明书,边学习边研究边鼓捣。支队领导见了啧啧称赞:“瞧老马这劲头,年轻人也比不上!”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中队评功评先有意向老马倾斜。谁料他不乐意了:“这么个评法,年轻人咋出头?”听说爱人被评上“好军嫂”,老马吹起“枕边风”:一些老士官还在两地分居,比我们难多了,不如把这个荣誉让出来……话说回来,资格老怎么说也是“香饽饽”。老马有个舅家表弟,为一名炊事员转士官的事来找他:“你跟领导说得上话,帮帮忙呗。”谁知老马摆摆手说:“我脸皮薄,开不了这个口。”

老马也曾年轻过,知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少年时。一想到还有几年就退休,他有些担心起来:几名技术骨干到了晋选士官的节骨眼上,如果人才留不住,部队就会受损失。在领导办公室门口,老马拉下老脸,拉磨似地游说,破了“不开口”的例。

叔本华说,老年时最大的安慰莫过于意识到,已把全部青春的力量都献给了永不衰老的事业。听到这句话,老马笑了:“部队事业蒸蒸日上,干到啥时候都来劲,何况我离老还远着呢!”

(刊登于2016年8月9日《人民武警报》)

【编辑随感】

《老马不老》这篇人物通讯,刊发于《人民武警报》的“我是党员”栏目。该栏目讲述普通共产党员的故事,贵在视角低平,把人写得有血有肉,因此佳作频现。

平心而论,在这个栏目里,《老马不老》的质量和分量都不算第一流,但其孕育、生产到最后见报的过程反复说明了一点:为新闻采编链条的每一道环节加注情感“润滑”、让采编者的每一次经手都带有情感“助推”,新闻作品就更能打动人、感染人。

去年是建党95周年,关于党建工作的报道很多。七一前夕,武警青岛支队投来一篇反映党员先进事迹的通讯稿件,仅有一处细节比较生动:一批外单位官兵来营参观,发现埋头维修线路的竟是一位一级警士长。他们很受感动,说“这么老的同志还干这个”,上前请求合影。警士长马庆荣欣然同意,但他说,不觉得自己是个“老同志”。

这只言片语拨动了编辑的神经。基层党员形象,就是党的形象在基层的投射。能够打动战友、打动编辑的党员形象,一定能够打动读者。

怦然心动之后,编辑开始考虑如何写好这个人物,唤起读者情感共鸣。一个27年兵龄、25年党龄的老兵,从哪个角度看过去,形象都会很丰满。写他什么?编辑以第一读者的身份、以普通官兵的视角反复品读这个偶遇和对话的细节,捕捉动情之处,认为老马不服老、不倚老是一个突出品质。现实中,像老马这样的老兵都会面临身体机能老化、知识技术老化的尴尬和矛盾,需要典型的感召。同时,老马党性不老、底色不改、活力不减,在改革大考、任务大考和整风大考中显得更为可贵,对党龄较长、职务不低的同志尤其有教育引导意义。

编辑向青岛支队反馈了修改意见,希望他们挖掘典型。几经等待,二稿传来。人物形象更立体了,但触感生硬,文章读起来觉得干涩无趣。这是因为采访者动了脑,但不够动情。编辑不忍舍弃,用了一个非常规的办法——找到退役不久的青岛支队原新闻报道员谢国军,请他帮忙。这次的任务已经不是小谢的本分,让他顾虑重重。但抱着对报社和老班长的感情,小谢应允了。他平时上班不好请假,就请老马跑到了胶州。两个老兵认认真真坐下来,开始采访。

两个小时,挖一个老党员的故事,已经很难。更难的是,就算是旧相识,老马接受采访也过于腼腆、谨慎,一不吹牛,二无牢骚,功过更是闭口不谈。小谢跳出工作层面,从老马父亲的工伤和母亲的重病聊起,触动了老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打开了话匣子。后来,他花了3个晚上,整理出2800字的初稿。

修改《老马不老》时,编辑们反复酝酿感情,三易其稿,盯准了这个栏目的定位,也萃取了这个典型的营养。浓郁的情感,起笔就扑面而来。报社年终业务讲评时,总编辑完整复述了这篇报道的开头部分。

从淘汰稿件的片段中挖掘出人物典型,树立了一个朴实动人的党员形象,这篇稿件应该说无“情”不成书。

发现线索,需要情感亲润。新闻工作者接触大量信息,需要情感的“耦合剂”,与信息同频,以“第六感”感知信息价值的高低。裤腿沾了泥土,心里有了真情,才能真正接地气,在部队最基层、工作最末端的地方掐嫩芽、抓活鱼,于无声处听惊雷。

深入采访,需要情感弥合。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的阅历、价值观、各种习惯都会存在差异,可能使交流遇到阻碍。用情感“快速粘合”,加强关系韧性,能够使沟通顺畅,推动采访有效进行。特别是到部队采访,经常遇到官兵表达能力有限这个难题。讲感情、重感情,是必不可少的工作前提,也是最有用的采访技巧,能让记者与官兵默契交融,心灵互通。

畅达写作,需要情感激活。刘勰说:“吐纳英华,莫非情性。”“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巴金说:“我写作不是我有才华,而是我有感情,对我的祖国和同胞我有无限的爱。我用作品表达我的感情。”写作是人类精神中最情感化的一个领域。真诚地表达真实情感,是写作的一个基本原则。写作中,记者将采访到的事实还原为传播信息,融入其中的情感体验,就成为新闻作品蕴含的情感基调。如果写作者的情感与作品应有的情感不一致,读者就不会在阅读时获得良好的情感体验。

做好编辑,需要情感升华。信息的终点站是头脑,情感的终点站是心灵。人是情感动物,因此新闻不仅要传播信息,更要传递情感,这是优秀新闻作品应该承担的使命。情感是作品的温度,也是作品的高度。编辑在打磨文字的同时,只有以点睛之笔触动读者心灵,帮助读者实现情感宣泄、审美满足、价值认同,才能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

(作者系人民武警报社政工编辑室编辑)

责任编辑:吕俊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