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3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史沫特莱《伟大的道路》中的朱德形象

作者:■储文娟

史沫特莱,美国著名记者,积极的女权运动者。1928年底,她作为《法兰克福日报》特派记者来到中国,在亲眼目睹旧中国人民被压迫被奴役的惨状后,毅然加入了中国社会救亡运动,和中国人民心连心共命运。她亲笔撰文报道江西苏区的革命斗争,现场报道西安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后,她作为战地记者报道战况,并动员和组织外国医生到解放区进行人道主义救助。1937年,史沫特莱在延安见到了朱德,被他的个人魅力和革命情怀深深吸引,通过观察和思考,凭借其正确的政治立场下写下了《伟大的道路》,全面报道了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的战斗生活,真实反映了这位农民将军在风雨飘摇的战争年代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

一、坚守信仰,矢志不渝的革命风范

在《伟大的道路》中,史沫特莱通过讲述朱德的生平,还原朱德经历的革命事件,真实展现了朱德矢志不渝的革命领袖形象。佃农出身的朱德,童年时期受早期的无产阶级先驱者的启蒙,外国侵略者的坚船利炮,清朝政府的腐败无能,普通百姓的穷困潦倒,以及农民阶级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点燃了他救国的希望,为此他树立了坚定的革命信念,激发了他投身革命的热情和战场杀敌的勇气,他毅然决然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离开家乡远赴昆明云南陆军讲武堂求学,加入同盟会,积极投身辛亥革命,参加了护国战争和护法战争,成为滇军名将。但是军阀混战使国家陷入了悲惨的境地,朱德认识到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无法解决中华民族出路问题。他开始从绝望的深渊向外探索,他从俄国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朱德从共产党身上看到了希望,在陈独秀拒绝他入党的要求后,他依然没有放弃对革命理想的信念,而是远渡重洋,会见共产党人,了解共产主义,研究外国的政治思想和制度。

在马克思的故乡,朱德见到了周恩来。史沫特莱记录他加入党组织时写道,“他顾不得拉过来的椅子,端端正正地站在这个比他年轻十岁的青年面前,用平稳的语调,说明自己的身份和经历,他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柏林的党组织,他一定会努力学习和工作,只要不再回到旧的生活里去——它已经在他的脚底下化为尘埃了,派他做什么工作都行。”1922年,朱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朱德在确立马克思主义信仰、树立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崇高理想后,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和重大挫折,他始终没有动摇。越是危难关头,他越是信念坚定。长征途中,张国焘企图“创造川康新大局面”,另立中央,为此朱德循循善诱,与张国焘彻夜长谈。为团结张国焘,朱德主动提出愿意将自己的职务让给他;在张国焘与毛泽东等中央领导集体发生政治分歧时,在党的会议上,他开诚布公地指出红军行动应执行党中央的决定;行军作战时期,他主张一切以服从战争胜利为根本,有力的维护了党中央的团结稳定。张国焘软禁朱德要求他断绝和毛泽东的关系,谴责党北上会师的决议。朱德立场坚定,据理力争,“你可以把我劈成两半,但你割不断我和毛泽东的关系。决议我是举过手的,我不能反对它”。最终在朱德的劝说下,促成了红军三大主力在陕北胜利会师。面对张国焘图谋分裂我党的行径,朱德临危不惧,坚决维护党的利益,体现了革命领袖矢志不渝的坚定信念。

二、一心向学、追求真理的学者气质

朱德经历了革命的洗礼,始终站在时代前列。史沫特莱描述朱德学习时写道:“时间像狼群一样在后面追逐着他,他顽强、虚心、毫不松懈的学习着”。在欧洲留学期间,朱德一边如饥似渴地钻研学问,一边研究欧洲文化,包括能使它强大得足以征服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工业和文化方面的典章制度。一有时间,他就走出校门,到外面去观摩、了解德国社会。他在柏林军事博物馆,研究过去战争中的武器,和德军在历次战役中缴获的旗帜。他访问了许多工人和知识分子家庭,察看他们的陈设和生活,他也去欣赏歌剧和音乐会,并访问共产主义青年团营地。每逢周末和节假日,便可以看到他在公路上行进,口袋里塞满了地图和笔记本,笔记本上记满了他的考察笔记。长征途中,他专心致志地对军阀部队的性质进行分析,讨论大雪山中作战的战术问题。土地革命时期,朱德深入考察江西农民的生活,为制定合理的土改政策提供了依据。朱德的妻子康克清在接受史沫特莱采访时说:“他只要能找到军事和政治书籍,就要精心阅读;看报纸和报告,也要仔细划线,不放过一字一句”。

面对具有封建思想的农民,朱德不但不嫌弃他们,还帮助他们建立新思想,脱离旧思想的束缚,特别是在对待敌军伤兵的重要性问题上,始终把人道主义救助放在首位。朱德深深懂得人民力量的重要性,他与农民代表谈话,了解农民生活的真实状况,学习土匪朱老聋子的战术,采纳知识分子胡少海的计谋,活捉城里的当权者。每次战斗打响前,朱德会走遍整个山区,勘察地形和防御工事,使用自己创造的、适合现场情况的战术,甚至运用古时中国军队、蒙古军队和太平军的战术。井冈山上的星星之火开始燎原时,朱德通过学习毛泽东关于中国革命战争特点的讲话,将军事战术归纳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方针,把运动战和游击战结合,有利地打击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三、爱兵如子,谦逊认真的领袖风度

朱德戎马一生,虽贵为将官,却始终爱兵如子,为士兵争取权利一直贯穿于朱德的整个战斗生活中。朱德爱与士兵们谈论国家大事,给他们讲解中国革命历史,党和军队的方针和政策,并且与全体战士和指战员一起总结过去战斗或战役经验,让士兵学会思考和讲述他们对军事、政治和个人的问题的看法,培养他们的警惕性和责任心,让他们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人、作为革命军队一名成员的重要性。外国记者约翰·罗德瑞在延安时对朱德这样评价“这位有人欲得之而甘心的人物,到处走动,全无护卫,而且从不带武器。战士们视他为神明,这是历史上少见的事”。

朱德在指挥作战之余,还从事纺织、排字、种菜、做饭、写诗和讲学,不仅为自己的部队讲解军事战略和战术,而且向妇女班讲授如何储存蔬菜。朱德讲话时毫不装腔作势,非常严肃,很有说服力,成为士兵眼中的“红军父亲”。史沫特莱在听朱德演讲后表述“他像是一个教师,而且时常停下来问道:‘懂不懂?’下面如果不懂,他选用其他更平易的字句,再重复和讲解一次”。在长征途中,朱德对士兵进行严格的军政教育,教导士兵对部落人民要和气和尊重。董必武向史沫特莱介绍了同朱德一起翻越夹金山时的情景,“士兵们都精疲力尽地躺下休息,朱德却照往常一样,到四处巡查,他一路上和部队一同跋涉,疲劳不堪,但他的例行检查却是无论如何中断不了的”。朱德有一匹马,除非检查部队,他一向让给战士们骑,干部们向他抗议,因为他要在整个长征中指挥全军,他说自己天生身体结实,战士们更需要他的马。

四、热爱人民,将心比心的公仆情怀

史沫特莱在到达延安之前,在中国居住过七年之久。她亲眼目睹南京政府方面的报纸曾用“赤匪头子”“共匪”、杀人犯、强盗、放火犯等各式各样的名称来称呼朱德,国内和国外的外文报纸也吠影吠声,使得史沫特莱对朱德形成了这样的刻板印象:他是一个坚强勇敢但脾气暴躁的人。等到她见到朱德本人,才发现他“鼻子宽短,面色黝黑,看起来完全是一副普通相貌,要不是身穿制服的话,很容易把他当作中国哪个村子里的农民老大爷”。他穿着破旧褪色的制服,听到外界关于他的“土匪”说法时流露出深沉的悲戚,他扬起头说:“土匪问题是个阶级问题”。当史沫特莱要求为他写传记时,他坚持认为自己的生平只是中国农民和士兵生平的一小部分,从没有打算把自己描绘成英雄,并劝说史沫特莱到处走走,见见更多有戏剧性的人物,再做决定。就是这样一位朴实无华的农民,让史沫特莱感到从他的声音、动作,以至他的每一个脚步,都充满了大丈夫的气魄。朱德从没有把自己当做官来看待,一生竭尽所能为民服务,他带领人民“打土豪,分田地”,建立新生的人民政权,每逢春耕播种和收获季节,他都要带着没有军事任务的人,帮助农民,以增加生产。谈起穷人们的悲惨遭遇,他就像“社会学家”,回想起农民做事的敏捷彻底,他对人民就充满了敬意。抗日战争时期,朱德在总司令部里的烛光下工作到深夜,可是每到早晨,他就象普通农民一样下地干活。朱德把人民安危冷暖放在心中,自己生活上克勤克俭、清正廉洁,保持将心比心的公仆情怀。远在四川老家的母亲80多岁,生活非常困苦,他不得不向自己的老同学写信求援,他在信中说:“我数十年无一钱,即将来亦如是。我以好友关系,向你募两百元中币”。战功赫赫的八路军总司令清贫如此、清廉如此,让人肃然起敬!史沫特莱笔下的朱德成了一种象征,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使这位平凡普通的农家子弟经过惊涛骇浪的革命洗礼,像火车头一样带领中国历史列车滚滚向前,为我们树立起了一座不朽的历史丰碑。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研究生)

责任编辑:吕俊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