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4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我的全国两会“初体验”

作者:■邵薇

“新手上路,请多多关照。”

3月5日到15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当记者的那段日子,真想给自己的背包上贴张纸条。新鲜、兴奋,忐忑、努力——入职15年,第一次上“两会”,所有的体验让我仿佛回到一名记者的原初。

每天至少有1篇稿件见报,对同事里的许多“老两会”而言,这只是个及格线,但对于我而言,是已尽“洪荒之力”。回望11天忘却晨昏的奋战,比看到自己的努力更令人振奋的,是看到同行的优秀;比看到微薄的成绩更令人欣喜的,是看到真实的差距。

战地

全国“两会”,是一场媒体的全面会战。在这块战地,你得以近距离观察和体味中外同行的比拼。

比思想更先到达新闻现场的,是敬业。人大开幕那天,我们赶往人民大会堂的时间已经打了提前量,但新闻记者入口处早已排起长龙。几瓶矿泉水,两袋快餐——等待入场的间隙,走到一旁的简易平台边,我看到几个记者已支起电脑正在工作。询问得知他们供职于香港一家电视台,一行人早晨四五点钟已抵达,其中两位第一批进入会场领取了《政府工作报告》,正分步将内容传回香港。那时距离大会开幕,还有近一个小时。

大会闭幕那天,人民大会堂二层记者席。坐在我们身后的凤凰卫视记者一直在进行网络直播,可以清晰听到她持续口头播报会场进程的声音。那一刻,已完成报道任务的我,坐在记者席上,不知是该感到轻松还是沉重。

同时,作为一名纸媒记者,在“两会”的新媒体报道面前,常有种观“西洋景”的尴尬与艳羡。这一次,融媒体技术的创意应用,让一直式微的广播媒体一马当先、风光尽览:《央广女主播王小艺的朋友圈》系列H5,出品3次,页面浏览量超过百万。中国军网的“小伙伴”们,也一次次大开我们的脑洞。《直通两会·民间记者》系列,以非常亲切巧妙的方式,将会上与会下勾连起来,倏忽让受众感到“两会”并不遥远。

战地黄花分外香。这香气,既是战斗的气息,也是创意的味道。

考场

在会上,每天的截稿时间是悬在头顶的剑,拼尽全力为的是不延迟交稿,不给前方后方造成麻烦。然而,这实在是一场“水深火热”的考验。

考验“快反”能力。如何迅速筛选采访对象,约到他们,谈出内容;如何迅速梳理出文章脉络,搭起思想框架,找到支撑事实;如何迅速提炼出不那么似曾相识的标题,前后左右地思量,确保无歧义不跑偏——每一件事留给你的单元时间都非常有限。经历过因为午休被打扰,采访对象直接表达的不悦;经历过枯坐电脑前,发现素材提襟见肘的焦虑;经历过为赶截稿时间,稿件出手时并不满意的遗憾。在规定时间内提交“考卷”,速度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对记者的这项基本功,我接受的检验与锻炼太晚。

考验平时积累。速度既仰赖一定的采访和写作技巧,更基于日常的学习和积累。“两会”话题,不仅有关军队,更有关整个国家。如果没有对国际形势、中国方位、内政外交的长期观察和了解,就无法对一些重大选题有准确的把握和拿捏。初上“两会”的我,稿子写得不算少,但人物居多,一个重要原因是对时政关注、研究得不够。如果缺乏对“大的方面”的把握,不仅难以驾驭宏观题材,也难做到“以小见大”、信手拈来。

课堂

我的“两会”时间,是从写作两会的“预热稿”开始的。

会前,接到完成“五大发展理念”述评的任务,一头雾水。各类材料看了很多页,代表委员不认识几个,我茫然无措地准备开始闭门造车。拟好小标题,写了个开头,发给负责“两会”特刊的同事征求意见,得到的是委婉而坚定的提醒:这样写虽然也可以,但建议还是要采访,还是要见人见事。

放下写了个开头的稿子,开始打听几个代表委员的电话,逐一采访。虽然花的时间长了些,但总算没有背叛专业的原则,没有抛却新闻的规律。

这是一次重要的“回炉”,让我重拾了一直以来异常珍视却竟然试图放弃的东西。后来在会上,即使任务再紧急,我也坚持找到代表采访,有时间见面谈,时间紧打电话或发微信,几乎记满了一个采访本。做这些,为了新闻的真实,也为了报纸的声名。

实践,才是真理的真正课堂。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后备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