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4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问题导向,让政治工作报道多些“思考”

作者:■黄超

提 要:政治工作报道是新闻报道工作的“重头戏”,如何既能把“戏”唱好,又能解决现实问题,是值得每一个政治工作宣传工作者应该考虑的问题。问题是时代的声音,问题是工作的导向。只有抱着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开展政治工作报道,经过深思熟虑再下笔行文,那么写出来的政治工作报道才会有深度、有宽度、有温度,更好地发挥政治工作报道的强大作用。

关键词:问题导向;政治工作报道;“生命线”

众所周知,与军事工作的一些“硬新闻”相比,政治工作报道相对来说更“软”一些。这个“软”,就是指政治工作更多是经常性基础性工作,有时缺乏“硬新闻”。这个时候,提高政治工作报道的质量,不仅取决于政治工作本身的新闻性,更取决于作者看事情、想问题的角度和深度。某种程度上说,好的政治工作报道极少是主动“撞”上来的,更多是靠新闻敏感“嗅”出来、“找”出来的。

记得有位哲人说过一句话:“对于一艘不明航向的船来说,什么方向的风都不可能是顺风。”对于政治工作报道来说,尤其如此。实践证明,就算能力素质再深厚、新闻写作功底再扎实,如果不能抱着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开展政治工作报道,不通过深思熟虑就盲目动笔行文,那么笔下的政治工作一定会苍白肤浅、缺乏深度和竞争力。现实中,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个别作者写政治工作稿件不立“靶子”、不思考问题,只把自己认为是新闻的东西搬出来,看不出有什么针对性,写出来的往往是“闭门造车”“一叶障目”式的表扬稿。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问题是工作的导向。可以说,问题性和针对性是政治工作报道的“生命线”。让报道深下去、实起来、活起来,必须从关乎全局、决定方向的“生命线”入手。

经营好头脑中的“问题库”

授人星火者,必胸怀火炬。想在政治工作中立起问题导向,首先要知道哪些是值得研究的问题、哪些是不值得研究的。做到这一点,作者必须经营好自己头脑中的“问题库”。

“问题库”最早是由新华社原社长穆青提出来的。他说:“记者头脑里面应该有一个问题仓库。就是你头脑里积累了很多问题,平时思考许多问题,到了一个地方,一碰到什么事,就明白可以做什么文章。”问题既可以在采访调研中捕捉,也可以在平时的学习、聊天、工作等非正式采访中捕捉。我们可以将前者称为“硬采访”,后者称为“软采访”。对于政治工作报道来说,“软采访”比“硬采访”有时要管用得多,而且“软采访”受时间、地点、环境等约束少,可以随时随地进行。

不管采用哪种方式,采访收获的问题都要分门别类放入头脑“问题库”,切不可每次采访活动结束后,只挑拣对本次写稿有用的素材留用,其它的素材、问题统统弃之脑后。要知道很多好的政治工作报道,靠的不是带着任务短时间内采访总结的,而是日积月累的积淀,时时处处的思考。很多素材经过头脑“问题库”的“反刍”后,往往会找到更大的利用价值。

今年,是军队政治工作宣传的“大年”,我们将陆续迎来党的十九大、建军90周年等重大活动,同时,贯彻落实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扎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推进军队规模和力量编成改革等工作也到了关键节点。军队政治工作宣传重点必将紧盯中心,围绕这些重要活动、重大事件展开。如果不能紧紧跟上,那么写出的稿件就会显得轻飘没分量,缺乏竞争力。紧盯中心把题材选准,接下来就是怎样合理运用“问题库”中积累素材的问题了。比如,你打算写一篇加强作风建设的稿件,那么就得先了解经过这些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当前在军队作风建设中还存在什么顽症痼疾没有解决,改革强军新形势下有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新问题,其中有哪些问题是比较突出、需要迫切解决的,你打算采写的这篇稿件能不能回答其中一两个问题……

搞清这些,才能较好把握政治工作报道规律,照方抓药,写出有鲜明特点、思想深度的政治工作报道。

想问题站立点要高远些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的作者虽然也知道要立起问题导向,也在努力寻找问题,但由于站立点高度所限,容易导致视野不开阔、思路不清晰。

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在这方面,军队新闻工作有很强的特殊性。军队新闻工作者虽然都有自己的实际岗位和职务,而且处在各自单位小环境中,所写的稿件涉及军事、政工、后保、装备等各个方面,反映的不一定都是自己熟悉或分管的工作。但正因如此,更有必要让自己的思维和视野超越本单位局限,站在更高位置进行观察谋划。也就是说,新闻工作者的“屁股”可能坐不上那么高的位置,但“脑袋”要放到团队、战区、兵种,甚至是军委的位置上进行统揽,而不能被现实所处的站立点支配了思想,被本单位的小环境牵着鼻子走。唯有如此,发现的问题才有更强的普遍性、针对性。

现实中,个别新闻工作者不注重观察全军大环境,视野仅仅局限在本单位,把本单位发生的新闻性事件做法当作新闻上报。殊不知,很多做法都是其他单位已经充分报道过的,在报纸上已经成了“旧闻”。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炒剩饭”、跟风,甚至会带来负面影响。去年,我曾接到一篇稿件,大意是讲该单位党委领导转变作风,不再保留专车,把“一号车”纳入车队统一管理。我感到,作风建设已经抓了这么多年,从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就已经开始,相关报道经常见诸报端。时至今日,军队作风建设成效显著,这种做法不但不是什么新闻,反而会让读者产生疑问:这个单位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取消“一号车”?把这个想法跟作者沟通后,对方也深感如此。

眼睛能看见的地方,那叫视线,眼睛看不见的地方,那叫视野。我们从事新闻工作,千万不能只盯着能看到的东西,而应该敢于放开思路,敢于站在全局的高度和立场上想问题、看事情,有了这样的魄力和视野,政治工作报道的立意、起点就能上去。我们提倡的,正是这样一种可贵的“视野”。

政治工作报道的思想高地,既需要“敢”抢占的意识想法,也需要“会”抢占的本领素质。在这方面,要与经营好头脑中的“问题库”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一体联动的倍增效应。在今年的政治工作报道中,我们一如既往重视抓“活鱼”,做好一事一报的鲜活新闻,还会把目光更多聚焦在全军官兵关注的热点敏感问题上,诸如推进军队规模和力量编成改革中军队上下出现的新情况新风貌;如何通过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扎紧制度“笼子”,进一步规范权力运行,纠治各类作风顽症痼疾;如何强化“四个意识”,以崭新面貌迎接党的十九大召开,等等。军队新闻工作者应该更有意识地选准主题把准脉络,通过本单位这个“小口子”反映全军建设的“大道理”,才更容易写出既“接地气”又立意高远的优秀政治工作稿件。

善于针对问题提出方法思路

回顾军报作为军委机关报的办报历史,注重指导性一直是政治工作报道的鲜明特点之一。如何体现指导性?很重要的一个途径就是深入研究剖析问题。如果在政治工作报道中片面强调正面宣传,见了问题就“绕道走”,那么射出的“矢”永远无法命中问题的靶心。

提到讲问题,有些基层新闻工作者就会犯嘀咕,感到如果揭露问题的话,势必会影响自己单位的声誉,更担心本单位领导和官兵不满意,对自己以后开展工作不利。其实,这是一种多虑。我们所说的研究问题,不仅仅是强调抓问题的阴暗面,更重要的是抓事物的关键点、问题的倾向性。在宣传手法上,军队媒体还是要以正面宣传引导为主,但这种“正面”不代表没有任何掩饰的直接表扬。我们要着力研究的,是如何通过研究问题这个载体和形式,把本单位有新闻性的做法经验、理念思路呈现出来,是一种比较委婉的,能体现攻坚克难、纠治问题探索过程的报道方式。

参考一些政治工作报道范文,我们会发现,这些优秀作品正反两个方面的要素一般都不会缺少:一是对存在问题的发现和揭示,二是对解决问题的思考、探索和方法,这就是我们平时强调的树靶子。反面的问题是“的”,正面的做法是“矢”,有的放矢才能保证稿子的针对性、有指导性。所以,大家在开展政治工作报道时,一定要摒弃单刀直入正面表扬的念头,扎扎实实站稳剖析研究、探索方法的立场,通过“发现问题——剖析问题——解决问题”抽丝破茧、渐次展开,合理运用发散思维、辩证思维、逆向思维等各种新闻视角,让政治工作报道变得有思想、会“思考”。

当前,改革强军到了关键节点,全面从严治党也到了打攻坚战、啃硬骨头的时刻,这些重要工作面临的很多重大问题值得深入研究。比如,我们强调加强党内监督,那么身为执纪人员的纪委成员该由谁监督?改革中我们强调听党指挥稳心尽责,但如何通过有效手段督促那些心存观望思想的人?等等。每名新闻工作者守着这样一座“富矿”,都有很大的作为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迎难而上、直面问题,通过笔下的政治工作报道,力求对能够立即解决的问题,提出可供借鉴推广的经验;对需要长时间才能解决的问题,拿出可行的落实方法;对一时无法解决的问题,提出科学可行的思路观念。

提高政治工作宣传的时代性感召力,是一个比较宏大的时代课题,需要我们继续结合工作实践进行研究探索。杜甫诗云:“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搞好政治工作报道,决不能就写稿而写稿,要把功夫多下在调查、研究、思考上,从身体力行的实践中,从格物致知的探索中,从砥砺淬火的历练中,获得“诗外”的真功夫。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政工部基层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