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5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他们在全国报刊编校技能大赛中勇夺第一

———访解放军报社编辑熊永新、严德勇、吕德胜
作者:■奔牛

2016年12月,首届全国报刊编校技能大赛决赛在北京举行,33支代表队分成3个竞赛组展开角逐。由熊永新、严德勇、吕德胜3名同志组成的解放军报社代表队,以第二竞赛组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一等奖,成为中央在京新闻单位唯一获得一等奖的代表队。此前,军报代表队与人民日报社、新华社、求是杂志社、经济日报社、科技日报社、中国青年报社等近40家中央在京新闻单位的百余名选手一同参加了初赛,军报代表队以中央在京新闻单位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全国决赛。

连续闯关夺隘,在众多高手中脱颖而出,他们有什么秘诀?笔者为此对解放军报社代表队的这3位编辑进行了一次专访。

不只是3个人在战斗

问:请问你们勇夺第一的主要经验是什么?

熊永新:这次能够取得好成绩,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不只是3个人在战斗。在我们的身后,站着解放军报社领导和同事。他们的大力支持与帮助,给了我们获胜的动力。

这次大赛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的一项重要活动,也是首次在全国范围内举行的编校技能大赛,全国29个省(区、市)及中央在京1000余家报刊单位,近2万名选手参与选拔。

解放军报社领导对大赛非常重视。社长李秀宝指示,要将参赛作为报社岗位练兵、业务比武的抓手,精心组织人员选拔和备考工作。报社专门组织了选拔考试,总编辑孙继炼专门到考场了解相关情况,勉励选手争创佳绩。总编室主任刘兴安对参赛工作进行了具体统筹安排,为选手创造良好的备赛条件。

同事战友们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和帮助。当时正值年底,工作十分饱和,又恰逢军报改版,我们3人都承担着比较重的工作任务。得知我们在初赛中取得好成绩,将代表军报参加决赛,总编室、时事部的同事主动把我们手头的工作接过去,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做准备。

问:参赛前,你们是怎么做准备工作的?

严德勇:我们的准备工作遵循8个字:明确重点、合理分工。

由于此次大赛是首次举办,没有先例可循,所以一开始我们也没什么头绪。经商议,我们对准备工作达成了几点共识:

一是近两年,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有很多新的精神、政策和举措。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和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以及视察解放军报社等媒体时发表的重要讲话,应重点掌握。

二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新闻伦理、新闻法规、防止虚假新闻等,是参赛通知要求明确的,应做相应的功课。

三是采编业务。这是我们的看家本领,要强化这一优势。为此,我们专门找来近年媒体的典型差错案例,进行有针对性的练习。

问:准备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有哪些?

吕德胜:要说困难,这是一场“编校技能大赛”,有“编”也有“校”,而我们3人都是编辑,对校对的专业理论比较生疏,亟需补课。初赛时,我们就发现有部分校对专业的理论知识题,我们大多答得不太好。所以决赛前,我们专门找报社的校对老师请教,并搜集相关教材资料。通过学习,我们逐渐了解了本校法、他校法、理校法、对校法等概念,也学会了读校、倒校、折校、点校等专业方法。

还有一个困难,就是从接到通知到参加决赛,只有短短几天时间,每个人都作全面准备不太现实。由于大赛规则是合作答题,我们决定采取优长互补的策略,依各人特点和擅长领域,对确定的重点内容进行了分工。实践证明,我们的准备工作是精准而高效的。

功夫在诗外,取胜靠积累

问:你们3个人,都是来自报社的夜班编辑岗位吧?

熊永新:是的,我们3人都算得上是“老夜班”。

夜班,是报纸新闻生产的最后一道关口,对编辑的政治素质、业务能力、责任意识等各方面的要求很高。长期的夜班工作,使我们的编辑、校对、把关等方面能力得到历练,也培养出我们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记得有一次乘坐火车,我从车头走到车尾,从车厢内的景点广告上一口气找出20多处字词运用、语法逻辑和标点符号方面的差错,朋友笑称我为“文字强迫症患者”。

决赛第一阶段“必答题”,全部是编校业务基础性知识的比拼,我们成绩一路遥遥领先。在第二阶段“能力题”比赛中,我记得有一道改错题,文中有10处隐蔽的错误,我们在两分钟内全部找出来,获得该场比赛改错题的唯一满分。夜班岗位的长期积淀,为我们的胜出奠定了坚实的底座。

问:这次比赛比拼的恐怕就是平时的积累和知识的底蕴吧?

吕德胜:“编校”其实是无所不包的,天文地理、经济社会、文学艺术都囊括其中。大赛不仅是编校业务能力的对决,更是综合素质的全维考量。

比如,大赛中有一些文学知识题。这些题看似闲棋冷子,但对这些题的争夺,往往能在不经意间改变比赛的比分。有一道改错题,题干是:“苏轼1076年中秋节作的《水调歌头》中,词末‘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怀念他的夫人。”同事严德勇是学中文出身的,工作之余喜欢浏览文学书籍,对古诗词有一定积累。看到这道题,他立即想起该词词首还有一段题记:“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于是严德勇果断抢答,苏轼此句怀念的不是夫人,而是他的弟弟苏辙(字子由)。这道题得来的宝贵10分,在争夺战白热化阶段为我们赢得了主动。

问:大赛中,时事政治方面的内容多吗?

严德勇:时政考题在这次比赛中占了较大比重,而这也是我们的长项。拿同事吕德胜来说,他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又在时事新闻编辑岗位上工作了10多年,对时事政治的把握很有自信。在比赛中,他答对的题有不少都是时政方面的。特别是面对诸如“一带一路”“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和“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等题目时,他都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记得当时观众还为我们在时政题上的精彩表现鼓掌,评委也给予了好评。

军人团队的优势在于战略战术

问:和其他代表队相比,军报代表队有什么特点?

熊永新:作为军人团队,我们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具备一定的战略战术意识。

在军事上,讲究“快吃慢”。在比赛中也是如此,尤其是第三阶段“抢答题”。抢答题共10道,而同场竞争的有11支代表队。这就意味着,哪怕是出现最为均衡的态势,也至少有一支代表队是抢不到答题机会的。

没有答题机会,就意味着失去了取胜的可能。我记得,此前一季“中华诗词大赛”上,有一位实力超群的选手,正是因为“手慢”而与胜利失之交臂。我们必须夺取抢答键的“制键权”!

通过仔细观察前一场比赛,我发现,答题语音指示存在些微的时间滞后。我决定冒险抢先半拍。但这个节奏很难把握,因为抢得太快了将被判犯规而失去答题权。赛前,我反复揣摩、体会这个节奏,并进行模拟练习。比赛中,我的手一直没离开过抢答键。最终,我们赢得了4次答题机会。我听见观众席传来惊叹声,有人说:“军人就是训练有素啊!”

问:你们答题速度一直是最快的吗?

严德勇:也不是。其实有时候,我们反而是以慢制快。

决赛第一阶段,我们的分数大幅领先于其他代表队。但在第二阶段,因为过于追求完美和对比赛规则研究得不细致,我们在一些不必要的环节上失掉不少分数,被对手追平。第三阶段,我们与对手展开拉锯战。但比赛已近尾声,留给我们甩开对手的时间不多了。

此时,出现一道抢答题,答案是我们知道的两种出版物名称。绝地反击的机会出现了!紧要关头,我们却迟迟没有抢,而是冷静地选择按兵不动,因为我们隐约感觉,这道题是个“坑”。这两种出版物虽然是常用参考资料,但经过多次修订,且有一种名称比较长,并不容易完全准确地背记下来。按规则,只要有一字之差,此题非但不能得分,还将被倒扣分……于是,我们决定“以慢制快”,把这个“机会”让给对手。

吕德胜:求胜心切的对手如愿抢到了答题权。正如我们所感觉到的,他们虽知道这两种出版物,却无法准确答出新版名称,被倒扣10分,对手被我们成功甩掉。这个“第一”,我们牢牢地把握住,直到比赛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