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5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浅谈新闻报道角度的选择

作者:■吴维满

提 要:新闻报道的角度不同,其传播效果也不同。影响报道角度选择的,有报道者主观方面的原因,也有客观因素。通常情况下,报道角度的选择有4种方法:一是以小见大,二是以大见小,三是对比,四是点面结合。

关键词:报道角度;选择方法;传播效果

在全媒体时代,海量的信息几乎让个人的知情权、话语权得到了极致放大。对某一重大新闻事件的报道,很难再有“独家新闻”一说。同一新闻事件报道,有的让人留下深刻印象,有的可能让人感到像白开水,一点味道都没有。为何?笔者认为,新闻报道角度的不同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这虽然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仍有探讨的必要。

新闻报道为什么必须选择角度

角度,是人们观察事物、认识事物的出发点。新闻报道的角度,简言之,就是新闻稿件从哪个侧面撰写。这里,笔者先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

《华盛顿邮报》上曾刊发过一篇很短小的文章,意在攻击我国对非洲的友好政策。其作者在该文中写道:在中国话里,“美国”的“美”是美丽的意思,“英国”的“英”有英雄的意思,“法国”的“法”是法治的意思,“德国”的“德”是道德的意思。这些都是好词儿,唯独“非洲”的“非”是不的意思,是个否定词,不是好词。由此看来,中国人从骨子里是蔑视非洲的。

且不论该文作者的政治偏见,以及这种“胡乱联系”能否站住脚,单单从稿件写作角度的选择上,还是显得独到而新颖。该文作者没有像其他一些西方记者动不动就大篇幅地攻击我国对非洲友好是为了获取廉价资源,对非洲进行“经济殖民”等等,而是把切入点放在了分析中国字上,颇能引起读者的兴趣。

这个案例生动地说明了什么是看问题的角度。对同一件事,人们站的立场不同,看问题的出发点就截然不同。认识问题的出发点不同,对同一问题得出的结论也就完全不同。角度,表面上是观察事物的出发点的问题,更深层次是认识事物的选择问题。

新闻稿件的角度,就是记者报道新闻事物的出发点,以及由此看到的新闻事物的侧重点。新闻角度,是进行新闻报道必须予以重视的问题。新闻事物和其他事物一样,包含着多侧面、多层次的内容和信息。可是,新闻报道受制于媒体、版面、时长等因素,不可能事无巨细、面面俱到。所以,这里有一对矛盾:新闻事实的多样性与新闻报道不能面面俱到必须选择一个侧面之间的矛盾,而选择恰当的报道角度是解决矛盾的唯一方法。所以,当确定对某一新闻事件进行报道时,记者写作时必须选择一个角度或侧面。

影响报道角度选择的主客观因素

新闻报道的角度,表面看起来是作者的主动行为,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面对新闻事件,记者从哪个角度入手、反映哪些问题,要受诸多因素制约。除了受到作者认识动机和认知背景等两个饱含个人阅历、知识经验、价值取向、思维能力的主观因素外,还有3个重要的客观因素。

其一,受众需求。这是解决好写给谁看的问题。选择新闻角度,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事物的新闻价值。而新闻价值的核心是满足受众需求,所以新闻角度的实质是为受众服务的。

其二,政策取向。它主要解决可以报道哪些内容和不可以报道哪些内容的问题。这也就是常说的写报道必须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主题思想必须是积极向上的、正面的,符合党、国家、军队的大政方针,能够传递正能量,不会产生负面效应,等等。比如,一些重大的灾害性报道,常常要出于稳定民心和战胜灾害的需要,在选择报道角度时,通常要以正面鼓舞士气为主,而对灾害的损失和受灾群众所面临的困难不能做过多渲染。回味2008年的汶川抗震救灾报道,新闻媒体既报道抗震救灾一次又一次面临的严峻形势,又不过多地报道地震造成的损失,更多地报道了各路抗震救灾人员舍生忘死救人的感人事迹,没有过多地渲染灾区群众所面临的困难处境。这种分寸和角度的把握,就体现出了记者和媒体很高的政策水平和社会责任感。

其三,媒体和栏目定位。这是解决新闻报道的角度要体现媒体特点、服从栏目定位的问题。定位是对媒体和栏目内容和形式的规定,既要为特定的受众服务,又要体现出某家媒体、栏目区别于其他媒体、栏目的特点。

前些年媒体上宣传过这样一个典型:湖南省城步县人武部政工科干事向军华,名牌大学毕业后放弃到深圳工作拿高薪的机会,只身来到湘西大山深处的人武部工作,从不会到会、从会到精,把山区少数民族县的民兵政治教育、全民国防教育等工作搞得有声有色。中央10多家媒体组成的新闻采访团实地采访后,不同的媒体、不同的报刊,选取的报道角度都不尽相同。

《解放军报》的《后备军》专版刊发的通讯《人武部舞台有多大:向军华从地方大学毕业生到优秀人武干部的成长经历》,没有像别的一些报刊选择在典型人物放弃地方高薪而从军、扎根山区默默奉献等方面大做文章,而是选择了从“一名地方大学毕业生如何成为优秀人武干部”的角度入手,较好地适应了军报《后备军》专版的特点。如果选择前面所述的报道角度,这个典型从军报上发出去是没有说服力的,因为当时大学毕业生找工作有一定困难,到部队是不错的出路;山区是艰苦,但驻守祖国边防海防的军人更艰难……

一些常用的新闻报道角度

一般来讲,选择新闻角度应该在充分体现新闻价值的原则指导下,突出最有价值的信息,提高受众接收兴趣。没有特点的报道角度和口径过宽的报道角度,是新闻报道应该避免的。笔者认为以下4种常用的新闻报道角度需要好好把握。

其一,以小见大的角度。一个重大的宣传主题,或者很有新闻价值的重大事件,记者直接报道可能不容易把握其内涵。如果选择一些有说服力的具体事实,通过细小的、却又典型的事实反映重大事件或问题,这样的新闻报道就显得生动、深刻,很有说服力。近年来,军报、国防报的“牢记强军目标、投身强军实践”“践行强军目标、做新一代革命军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进行时”等等重大主题宣传,都是通过一件件典型事迹,或一个个典型人物来宣传和突出这些重大主题的。

党管武装,这是根本制度,是后备力量战线一直注重的宣传主题,但也是一个很难出彩的报道内容。从2013年8月1日开始,军报后备军专版策划了一个“党管武装聚集强军目标”的系列报道,分4期在专版版面头条刊登了《后备力量:“有为”才能“有位”?》《应急应战:谁是龙头?》《战斗力标准:立起来更要落下去》《军地协调:感情和制度不是单行线》等4篇稿件,从4个不同角度,从不同具体事情说起,对党管武装存在的一些典型问题进行了剖析。

以小见大角度是我们平时用得最为广泛的。一些反映重大主题的报道常常都是从身边的小事说起,既生动有趣,又很有说服力。它把重大的新闻主题通过受众、读者可以感知、乐于阅读的方式表达出来,起到了以小见大,通过树木见到森林的效果。

其二,以大观小角度。以大观小与以小见大角度是逆向的。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具体事件,如果孤立起来看,没有可报道的价值,或者说报道的价值不大,报道了也许很难引起什么反响。但是,如果我们把它放到一个宏观背景中考察,选择一个具有重大主题意义的侧面去写作,其新闻价值就能凸现出来,写出来的作品就能打动人。

2014年除夕夜晚,河南省淮阳县郑集乡一家服装店突发大火,服装店所在村民兵排长郑春光奋不顾身闯火海救人而壮烈牺牲。应该说,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大国,这样的事并不鲜见,此类新闻也时不时地见诸报端。作为新闻事件来说,这可以说是个小事,报道也可以,不报道也没有什么。但是,作者把他放到军队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审视,采写出《春光一缕荡春潮——从“郑春光效应”看军地青年对主流价值观的情感认同》《敢闯火海就敢上战场——从“郑春光效应”看青年官兵的时代担当》《英雄精神营养哪里来——从“郑春光效应”看青年官兵的道德重塑》3篇系列报道,巧妙地从这个“小人物”的小事中开掘出了重大主题。

其三,对比角度。“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一个人的鉴别能力再差,如果把两件有可比性的东西放在一起,也能容易地分出孰优孰劣来。某个新闻事实的价值不太明显,但把它与相关或相似的事实对比一下,差别就出来了。这个差别点也往往最能体现新闻价值的点。对比角度,具体来说有两种:一种是横向比较,一种是纵向比较。

横向比较,是把两件具有可比性的事物放在一起进行比较,通过分析事物间的不同点,找出决定事物性质的原因。简言之,就是用一个事物的短处去衬托出另一个事物的长处。  这种角度选择可增强新闻报道的起伏感,比单独报道某一事物要生动和深刻。纵向比较,是对同一事物过去情况与现在情况进行比较,通过比较事物自身在时间跨度上的变化,揭示出新闻价值所在。这种角度的要点是运用过去的“不足”衬托出现在的“进步”,即以过去年的背景为衬托,重点报道现在的变化。通过对比,受众更能感知今昔的反差,事件的新闻价值也就能更突出地得以表现。

其四,点面结合角度。就是要求作者要把握好个别与一般、局部与整体的辩证关系,既要报道具体的典型人物或事件,又要兼顾全局和整体情况。许多综合性报道经常是点与面相互依存的,没有点,新闻报道就不够形象具体,也就没有了支撑;没有面,新闻可能就不够全面,说服力也会下降。点面结合角度,要求把握好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对事物的反映显得既深刻又全面。这种报道角度,在媒体平常的新闻报道中非常普遍。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后备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