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5期新闻人物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我本“稻草”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新华社高级记者徐江善的自述
作者:■徐江善

人物简介

徐江善: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长江系列)获得者。他还曾被评为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新华社优秀共产党员、新华社领衔记者、新华社十佳编辑。

他1958年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曾随上山下乡的洪流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恢复高考后从黑龙江大学中文系毕业。先后在新华社黑龙江分社、辽宁分社、北京分社任记者、主任记者、高级记者,新华社北京分社副总编辑,现任新华社参编部机动调研室主任。

新闻从业35年来,他组织采写的千余篇内参报道,得到中央领导同志批示,促进和推进了国家有关重大政策的制定出台。他带领记者参与报道的许多重大突发事件,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了长篇报告文学《谁抢了你的麦克风——互联网改变中国纪事》等多部文学作品。

路边的一根稻草如果没有人搭理,它永远是一根稻草;用它捆绑了一根白菜,身份就与白菜一样;拿去捆绑螃蟹,身份就与螃蟹一样。这就是众说纷纭的“稻草定律”。

如果“稻草”散发的是攀龙附凤的气味,当然不足取;如果“稻草定律”阐释的是个人与祖国的情怀、个体命运与时代舞台的内涵,那就是人生宝典。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就是一根稻草。

2016年11月7日,庄严肃穆的北京人民大会堂。

第17个中国记者节到来之际,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第九届理事会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获得者。

习总书记微笑着走来,我紧紧握住他温暖的大手……

与同时代的年轻人一样,我在“文革”的荒芜中度过少年,工人家庭出身的我从废品收购站中发现和培养了读书的乐趣,并随着上山下乡的洪流来到黑龙江畔生产建设兵团当了一名农工。

废品站中“四旧”的书籍滋养了我的文学之苗,中学时便喜好文学。到了兵团的农场,我当上了新闻报道员。记得我被从基层连队抽调到二师八团场部,在新闻科陈干事带领下,整天下连队采访。我们三两个小青年天天埋头写稿,那时主攻的是《兵团战士报》和省市级媒体,每当看到自己写的稿件变成了铅字和广播里的声音,高兴得都能跳起来。

恢复高考以后,我上了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走上新闻工作岗位,一干就是35年。

无论是在边疆故乡的地方媒体,还是走进冰城哈尔滨新华社黑龙江分社;无论是在海滨城市大连,还是踏进京城,我从普通记者到主任记者、高级记者,在新闻传媒这块沃土中辛勤耕耘,获得丰硕成果。

黑土地留下了我的足迹。我曾踏上祖国东北角的“东方第一哨”,与边防战士共同放哨;走访边城黑河率先报道对俄贸易,感受“春江水暖鸭先知”;赶赴“5·6”大兴安岭火灾现场,目睹了1987年那场震惊中外的森林大火;还采访了北大荒的一群知识分子,为这一报效祖国的群体塑像……

黑土地的新闻实践是我新闻生涯的起步阶段,我从这里步入新闻殿堂,感知新闻的品格和力量,体会新闻的庄严和神圣。

勤奋是打开新闻殿堂的一把钥匙。大学毕业本来想当一名教师,根本没有想当记者。阴差阳错分配到地方报社,又有幸被选调到新华社黑龙江分社。那时年轻,整天白天在外面采访,晚上写稿看书,学习借鉴前辈的成功经验。

最近整理当年的一些文稿,看到那时的一些剪报和学习分析笔记,为了早日成长为合格的新华社记者,向同事学、向新闻界前辈学,我把他们的优秀作品剪贴下来,一段段分析,逐字逐句品鉴。

黑土地的新闻历程,奠定了我新闻情怀的一生追求。

基层的采访令我看到了改革开放初期,人民群众期待美好生活的迫切愿望,更加感受到手中这支笔的千钧分量,体会到为人民鼓与呼、为时代放歌的无穷乐趣。

记得在采访“5·6”大兴安岭火灾时,育英林场的金融机构负责人吕炳林由救灾英雄一夜之间成为阶下囚。由于大火中抢救出来的金柜中1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警方怀疑他“监守自盗”。他在零下34℃的严寒中经受了非人毒打折磨,最后死在看守所中。

我是在公审火灾责任者的宣判大会后遇到吕炳林喊冤的老父亲。当我把这位穿一件写有大大“冤”字衬衫的老人和小吕年轻的妻子、幼子带进居住的宾馆时,他们猛然间向我跪下双膝,号陶痛哭起来……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受到如此礼遇,刹那间,由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我一时怔住了。

经过深入调查,我采写了内参,得到中央领导和省领导的重视,毒打人至死的凶手得到法办。

参加工作不久的我,能为死去的小吕鸣冤,作为一介书生,用手中的笔为民请命,使我感受到纤笔一支,确有千钧重量。

在黑龙江近10年的新闻实践,不仅令我与新闻结缘,更让我感受到新闻的品格和力量。这品格,就是老社长穆青“勿忘人民”的名言;这力量,就是现代传媒业扬善抑恶,鞭挞丑陋、坚守正义的正义之举。

从那时起,我发自内心地热爱新闻事业。新闻理想之树在生活沃土的滋养下,寒不改叶,温不增华。

2016年10月11日上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第十二次全体会议,研究解决扶贫工作中的形式主义问题,部署2016年督查巡查工作。

此前,按领导同志要求,新华社组成调研小分队,深入到贵州、湖南、广西等地,对扶贫工作中的形式主义进行深入调研,形成调研报告。

中央领导同志请新华社负责同志先介绍情况……

翔实的材料、扎实的内容,生动的案例,赢得与会领导一致赞扬。

作为这次调研小分队的组织实施者,我坐在会场心情十分激动和自豪。根据一些地方扶贫开发工作出现的形式主久倾向,国务院决定开展脱贫攻坚督查巡查工作。

2016年“十一”前后,《再宿农家看脱贫》专题调研,由我主持并带领10多位新华社记者,深入陕甘宁、鄂豫皖、晋冀鲁豫、川陕、百色和江西中央苏区等革命老区、根据地的14个省、28个市、47个县、200多个乡镇村屯,瞻仰红色遗址,走村寨、宿农家、听民声、济贫困,重温党波澜壮阔的革命史,亲历革命老区科学发展的历史巨变,目睹部分群众仍旧贫穷落后、与发达地区差距日益拉大的现实。这组调研稿件反映了老区干部群众渴望摆脱贫困的呼声,反映了扶贫领域形式主义苗头,并对从战略上重视加强老区建设提出了建议。

在一个个革命老区的山村调研我深深感到,摆脱贫困的过程是苦涩和艰难的。同时也感受到,脱贫的滋味苦涩中充满甘甜和希望。

5年后再宿革命老区,咀爵着脱贫攻坚——这一凝聚世世代代中华儿女期盼,我们的心灵经受着一次次洗礼,从中感悟的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担当,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壮举。

从吕梁集中连片贫困区回到北京,带着老区人民的深情厚意,带着沾土带露的一篇篇新闻作品,我走进人民大会堂,与总书记亲切握手,聆听了总书记对新闻工作者的殷切希望,对新时期新闻工作的责任和使命感受更为深刻。

2016年2月19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到新华社调研时,我得到总书记的亲切接见,并亲耳聆听了总书记关于新闻舆论工作的讲话。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对如何引领广大新闻工作者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做政治坚定的新闻工作者;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做引领时代的新闻工作者;坚持正确新闻志向,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坚持正确工作取向,做作风优良的新闻工作者,写出无愧于时代的新闻作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深入的思考。

要与党和人民同呼吸、与时代共进步,在当下对新闻工作者来说,就是要紧紧围绕“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深入到基层和实践中去,持续推进“走转改”,在“走转改”中加深对“四向”理解,提高“四向”能力。

文风改进——永远在路上。只有深入基层深入实际,“志向”“取向”才能升华。人民群众丰富多彩的生活实践,是新闻工作者写作的源泉和创新的不竭动力。深入基层采访,使我更加深刻地领会习总书记的谆谆教导。年轻记者们深有感触地说,从基层攻坚脱贫的巨大变化和基层干部与群众的行动中,看到了这种感受与认识,是坐在办公室里根本体会不到的,更是从任何书本中都学不到的。

只有深入基层深入实际,才会对习近平总书记“11·7”讲话理解更加深刻,行动更加自觉。习总书记希望引领广大新闻工作者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做政治坚定的新闻工作者,在舆论导向方面,做引领时代的新闻工作者。再宿农家的扶贫专题调研,使我们更加深入感受到党中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带来的巨大变化,同时也对决胜小康的艰巨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我本“稻草”,这是发自肺腑的心声。

生在普通工人之家,时逢文革“荒芜”,又被命运遗失在北大荒的偏僻之地。正因为欣逢伟大的改革开放新时期,时代的风云际会,历史搭就的广阔舞台,为我这样的“稻草”提供了机遇。而与新闻结缘,特别是与国社——新华通讯社结缘,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的家国情怀、我的平凡人生才因此而绚烂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