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5期采编感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记录社会,更要引领社会

———采编《高擎法治之剑唱响英雄赞歌》的所思所悟
作者:■严珊

今年3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并由习主席签发主席令,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其中引发社会各界关注的,是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2016年3月20日《解放军报》刊发的《高擎法治之剑 唱响英雄赞歌》一稿。近年来,从无良学者的虚无历史到心怀叵测者恶搞英雄,从对待英烈的众声喧哗、泥沙俱下,到烈士公祭活动的不够规范……种种乱象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法律层面存在空白,侵害英烈人格权益的违法成本过低,甚至是“零成本”。

为此,《烈士公祭办法》公布两周年之际,作者在军地有关部门展开深入细致的采访座谈,先后采写编发了《高擎法治之剑 唱响英雄赞歌》等稿件,“像热烈地主张着所是一样,热烈地攻击着所非”,积极呼吁以法律利剑捍卫英烈权益,形成强烈规模效应。

著名新闻人普利策曾说过:“媒体应当是‘桅杆上的瞭望者’,它的使命之一,就是不让‘大船’触礁。媒体只有敏锐地发现问题,才能和读者离得最近,只有和读者离得更近,传播价值才能更加体现。”近日,《高擎法治之剑 唱响英雄赞歌》一稿在首都女记协第十九届(2016)好新闻评选中获三等奖。这让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记录社会、引领社会,是新闻工作者的使命所系、价值所在。

引领社会,更能体现“瞭望者”的担当和责任

记者既是船头的瞭望者,也是公众的守望人,不仅要挑起推动社会良性运行这个特殊而光荣的使命,更要懂得肩上有万斤担、笔下有千钧重,每写一篇报道、每做一个版面、每制作一期节目,都要考虑社会效果。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总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如果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肯定是没有未来的。《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在赴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农村采访后,撰写稿件《莫把开头当“过头”》,坚定不移、旗帜鲜明地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政策,许多地方拿着这篇文章去做干部群众的思想工作,起到了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作用。

新闻工作天然与责任相联。新闻工作者以昂扬姿态回应挑战、用坚实臂膀扛起责任的故事,比比皆是、数不胜数。魏巍采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被周恩来称赞为“感动了千百万读者,鼓舞了前方的战士”;穆青一篇《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在亿万人民心里播撒了党的好干部“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的精神种子;改革开放初期,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唤起一代代年轻人投身科学、报效祖国的青春激情;法治建设进程中,汤计坚持追寻真理和正义,9年时间里先后用9篇报道推动呼格吉勒图案再审,让多年沉冤得以昭雪……对于新闻工作者来说,“记录社会”的情怀永远不能褪色,“引领社会”的信条永远不容改变。

让英烈得到敬重和褒奖,是全社会的共同心愿。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烈士褒扬工作,从大幅提高烈士优恤金,到做好英模烈士子女培养;从《烈士褒扬条例》《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烈士公祭办法》等法规的密集出台,到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祖国和人民始终没有忘记千千万万前仆后继英勇捐躯的革命先烈。

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有的地方将烈士陵园开发成商业墓地,有的部门组织纪念活动突出商业目的,有的单位将祭扫烈士陵园搞成“春游”活动嬉戏打闹,甚至出现一股股戏谑、诋毁、抹黑英雄的逆流,严重侵害英烈人格权益……凡此种种,让烈士英魂无法安宁,让热血军人难以心安。

为坚决捍卫英雄的尊严与荣誉、打赢这场英雄权益保卫战,我们高擎英雄的火炬,带着心底崇高、圣洁、温情的永恒记忆,重访革命圣地、抗日战场、烈士陵园……用新闻的笔触和镜头穿梭时空,饱蘸对革命先烈之理想信仰的颂扬激情,深刻诠释解读革命先烈坚守信仰、敢于担当的人格底蕴和不朽光辉,积极呼吁尽快健全完善法律法规,用法律武器弘扬英雄正气正义、捍卫英烈人格权益、守住意识形态阵地、筑牢民族精神长城。

敢于亮剑,更能体现“瞭望者”的良知和操守

习主席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强调,要强化政治意识、政权意识、阵地意识,勇于举旗帜、打头阵、当先锋,当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生力军。这是包括《解放军报》在内的党的新闻媒体的鲜明政治特色和共同政治责任。

当今时代,社会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日趋多元,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较量无声却惊心动魄,不见硝烟却刀光剑影。为此,主流媒体新闻工作者理应铆在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做到该发声时发声、该亮剑时亮剑。对那些有意歪曲军史、抹黑军队、诋毁军人的舆论杂音,理直气壮地展开反击,担负起“为党为民、激浊扬清、贵耳重目”的时代重任,就像恩格斯当年预期的那样:“你会亲眼看到每一个字的作用,看到文章怎样真正像榴弹一样地打击敌人,看到打出去的炮弹怎样爆炸。”

敢于发声、敢于亮剑,除了在言语上你来我往、道德上谴责抨击外,还应该发扬亮剑精神、举起法律武器。《高擎法治之剑 唱响英雄赞歌》一稿中,我们一方面站在全局的高度,沿着历史发展的宏观脉络展开论述,陈述烈士遗骸回归、烈士陵园修缮、烈士抚恤金给予等帮助扶持英雄、重视关爱英雄的事实,突出国家和军队对英雄贡献的高度肯定和对英雄精神的尊崇弘扬;另一方面,又注重从微观视角出发,积极呼吁营造关爱英雄的政策法规制度环境,确保英烈正当权益得到应有保障,倡导全社会用英烈事迹强根固本、教化子孙,形成人人学习英雄、践行英雄精神的良好氛围,激发强国强军的强大正能量。

“守护历史,就是守护未来。忘记昨天,如何走向明天?”安徽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杨学伦在采访中谈道,“我们以国家法规的形式规范烈士祭奠仪式,就是要汇聚起社会各界的共识,守护并涵养我们民族珍重理想信念、珍重历史真实的精神家园,迎来情感和信仰的双重回归。”

英雄烈士的权益,需要全社会共同维护,也需要国家政治制度捍卫保障。“每一次祭奠都离不开仪式的承载。”民政部优抚安置局干部柴东超谈道,“出台《烈士公祭办法》,就是要通过庄严的仪式来营造氛围,彰显一个国家对待英烈的态度,让情感的共鸣,唤醒人们谨记我们该纪念谁,我们该敬畏什么。”

洞幽察微,更能体现“瞭望者”的识见和本领

面对复杂的社会舆论、形形色色的思潮,一名合格的新闻工作者应当担当起引领社会舆论的责任,不仅要告诉大家曾经发生过什么、现在正发生什么,而且还应该清楚地告诉大家历史发展的趋势、事物发展的未来。

新闻“易碎品”的属性难易,但以勇气和良知撰写的新闻却会成为最珍贵的历史记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战地记者科尼利厄斯·瑞恩诺采访撰写了20万字的作品《最长的一天》,真实记录了诺曼底登陆的策划内幕和激战过程,生动描述了血腥海水和钢铁火焰构成的战场奇观,还细致入微地写下了双方的将帅和士兵作为个人所遇到的传奇般的命运,以及在每个生死瞬间所经历的痛苦、迷狂和心惊胆战。这部著作,不仅出版后在世界各国引起轰动,而且至今还被列为历史学家、军事学家必读的“案头书”。

记者是一门专业,但这个专业和其他专业学科、技术不同,工农商学无事不问,东西南北无处不跑。这就要求记者不仅要是“杂家”,而且要当“专家”。范长江的成名之作《中国的西北角》,记录了很多他耳闻目睹的材料,同时也引用了许多历史典籍、古代诗词。他在写嘉峪关时就引用了林则徐当年被发配西北时写的诗:“天山巉峭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这样一来,西北展现在读者面前的就不仅是风光,还有情有神有历史了。这就需要具备深厚的知识。

除此之外,好记者还应该是思想家,想人所未想、见人所未见,努力增强稿件的思想厚度与深度。采写编发《高擎法治之剑 唱响英雄赞歌》稿件过程中,我们注重将法学、文学、美学等知识穿插其间,以记者提问开局、专家评析引路、新闻事实压轴,用娓娓道来的叙事方式,原汁原味记录不同岗位、不同身份的人对健全法律法规、保障英烈权益这个重大主题的认识,通过既富于内在理性逻辑、又具有外在强烈感染力的乐章式结构,力求达到激发共鸣、同频共振的效果,实现感性与理性的深度融合。

英雄远行,精神不朽。凡是为国为民作出贡献的人,党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放在心里,是最深刻的铭记;落到实处,是最深切的纪念。”军事新闻传播学者、博士生导师王林在文中谈道:“饮水思源、追古怀远,这些为国牺牲的千千万万烈士给我们带来的精神遗产,必须持续挖掘、代代传承,让生命的尊严和烈士的精神永恒不朽。”

追忆英烈事迹令人肃然起敬,喜看接力传承让人备受鼓舞,展望立法进程使人信念如铁。稿件中记录了陆军第12集团军某旅下士阮豪的心声:“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再次遭到挑战,我一定会像先烈们那样不惜命、不退缩,因为我们的背后有祖国和人民,即使牺牲了,也有后人瞻仰、凭吊、怀念……”

涓滴细流,汇聚成海。在这复杂多变的时代环境中,纵使“乱花渐欲迷人眼”,也应“咬定青山不放松”。让我们以记录时代、引领时代为己任,始终为信仰初心而守望,为公平正义而守望,为使命责任而守望。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政工部法制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