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5期舆论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美军网络舆论操控的特点及启示

作者:■孙亦祥 董涛

提 要:美军凭借强大的网络传播优势和灵活、高效的舆论操控技巧,在谋求国际国内舆论的主导权控制权,扩展军事行动的政治影响力和精神杀伤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战时舆论操控具有既定的军事威慑战略、利己的战争话语阐释、灵活的宣传手法运用、强大的信息优势发挥、对社交媒体的普遍运用等特点规律,对于我军网络舆论斗争体系构建、战时网络舆论斗争实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未来我开展舆论斗争,应加强网络舆论传播的能力建设,构建我军特色的网络话语体系,紧贴军事斗争需要的策略运用。

关键词:美军;网络舆论;启示

舆论,简而言之就是公众对于特定社会公共事务公开表达的基本一致的意见或态度。社会学研究认为,舆论具有强大的社会控制功能,能够对个人和群体的情感、认知产生强大的影响力,进而影响到他们的社会心理及社会行为。现代战争中,有效的舆论操控能将有利于己的意见、倾向施加于目标对象,实现对其的说服、改变和影响,从而最大限度地扩展军事行动的政治影响力和精神杀伤力。美军《作战纲要》明确写道,“媒体传播的力量能够对战略方向及军事行动的范围,造成戏剧性的影响。”

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福克斯新闻(FoxNews)等对战况进行24小时直播,使人们收看到“玻璃罩里的战争”,几乎完全是被美国媒体“媒介化的战争”。“战场媒介化”也逐步变成现代战争的显著特征。而随着网络新媒体具有大容量、高负载、强渗透等传播优势,更不断成为美军战时聚合、引导、利用、调控、制造国际国内舆论的重要武器。

2010年以来,美国国防部开始倾向选择把军方或被军方认同的社会化媒体网站、博客榜单、YouTube频道、Twitter账号、Flickr空间,作为美军信息发布的重要平台和渠道。同时,国防部还汇聚美军网络战力量,齐心协力打造了美军YouTube频道、空军维基通道、陆军Flickr、驻伊多国部队Facebook等,并在国防部防火墙内组建了Milblog(军事博客)、TroopTube(军队视频)、Milbook(军队社区)等军方媒体平台,以此来强化美军战时网络舆论操控能力。此外,美军还组建了专职部队,每天24小时鏖战互联网,与其认定的“不准确”舆情信息进行对抗。美国国防部发布的首份《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就明确提出,“为了应对任何国家阻止进入和使用网络空间,我们将显示决心并加大投入”。美军正是凭借强大的媒体传播优势和灵活、高效的舆论宣传策略,不断谋求国际国内舆论的主导权控制权,最大限度地扩展军事行动的政治影响力和精神杀伤力。

一、美军战时网络舆论操纵的主要特点

美国著名传播学者赫伯特·席勒认为:“美国的传播实力所以能够所向无敌,完全是直接拜赐于政府既定的军事外交政策。传播则成为军事与外交的利器与急先锋,它们相辅相成,互为结果。”随着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与运用,美军也日益开始重视战时网络舆论斗争的作用功能发挥,其操控网络舆论的手法也日渐成熟。

(一)既定的军事威慑战略

现代战争不同以往的攻城略地,更注重通过军事威慑以求屈人之兵的效果,最终实现战争目的。而如何实现有效军事威慑,除了军事实力和作战决心外,就需要有强有力的舆论宣传,将实力和决心传递给对手。美军在网络舆论宣传手法上注重运用情绪感染、情感影响、心理震慑等手法对不同对象实施宣传。

一是注重视觉形象上的震撼效果。美军官网非常注重报道的视觉化效果,常以感性直观的形象给网民造成心理震撼。比如,美军战机呼啸而起、导弹精确打击、坦克装甲车长驱直入、航母编队在广阔大洋上无碍游弋等,这些美国军队网站、官方社交媒体账号等平台上随处可见的震撼画面,让人深感美军的强大。同时,美军注重以人性的情感因素打动民众,常常挖掘亲情、友情等人类最柔软的情感因素达到宣传的效果。

二是先声夺人与盅惑煽动并用。美军深谙先入为主、首因效应传播原则之妙,总是“第一时间”发布信息抢占舆论先机。2011年美军对利比亚发动“奥德赛黎明”空袭时,美军主要官方网站一时间充斥着“卡扎菲独裁暴政”的消息、评论,散播其家属、亲信死亡或逃逸海外的种种信息,以涣散对手军心士气,动摇其抵抗意志。而这种给目标对象的首脑贴“标签”,通过“舆论斩首”以实现“擒贼先擒王”的做法,在美军发动的多次局部战争中都无一例外地得到了运用。

(二)利己的战争话语阐释

美军利用网络上的绝对强势地位,从作战力量对比、道义基础等各方面,处处为己说话。如美军驻守伊拉克期间,虽然越来越多网民开始用“鲜血淋漓”“占领”等字眼来描绘伊拉克局势和美军,但在美国军方门户网站和社交媒体账号上,跟战争有关的词如War,Kill,Attack,Blood,Guns都几乎看不到,甚至连Enemy都没有,全都换成了跟和平有关的词。

分析发现,在战时网络舆论操控中,美方首先会定义己方是“民主”和“自由”的,是尊重“人权”的,对方必定是违反“民主”和“自由”的,是侵犯“人权”的。其次,认定西方世界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人人与生俱来就应该享有的”,因此侵犯这些普世原则就是违反世界和平。再者,美军的宣传话语会认为对方总是违反这些原则的,因此对方总是威胁世界和平的,己方打击对方就是维护世界和平。由此,美军树立一种恒久的道德优越感和心理优势,随时根据需要和掌握定义权的主动进行战争或是颠覆,任意来决定打击谁和保护谁。在这样的舆论操纵下,即使美军发动的战争反人权、反人性,但是根据第一定义权优势,战争也会被描述成为维护“人权”和维护“世界和平”。

(三)灵活的传播手法运用

美军战时舆论传播的运行机制,是在总统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NSC)领导下的庞大跨部门体系,由美国外交、军队和诸多情报机构组成的联动机制。一般而言,美国政府是舆论宣传战略的制定者和布局者,是某项舆论决议、舆论阴谋的策划者和指挥者。而美国媒体或相关企业直接从属于美国政府,听令美国政府的舆论指挥棒,扮演了战时舆论宣传的“急先锋”角色。

战时网络舆论宣传中,美军通常做法是首先对公众舆论“主题”进行“议程设置”,紧接着通过其强势媒体掀起“沉默的螺旋”,迫使反对意见和不同声音渐渐陷入沉默,进而误导国内公众和国际舆论,并在短时间内获得公众的支持。在战争进程中,需根据网络传播的特性确定具体的传播策略。常见的传播策略有巧用事实叙述“真实的谎言”。在网络舆论战的实施过程中,利用“春秋笔法”,有技巧地将事实进行重组和排列,实现潜移默化的影响,以争取网络舆论对象。

(四)强大的信息优势发挥

美国具有控制世界话语和公众民意的庞大网络资源,美国的“互联网域名与网址分配公司”不仅控制着全球网站域名与网址的分配权,而且还最终控制着互联网传递的一切信息及信息传递所使用的线路。此外,作为互联网“中枢神经”的根服务器绝大多数也控制在美国手中。对此,有研究认为,当今国际网络舆论格局中,美国占领导地位,欧盟的舆论实力排名比综合国力要强,而中国、俄罗斯等国在国际舆论格局中的地位与其综合国力不相匹配。

在全球范围内的网络信息流通中,通常以“富裕国”为中心,流向处于边缘的“贫困国”,这种流向总体呈单向化特点。也就是说,战时美国等“信息富裕国”会将有利于己的信息源源不断输送到其他“信息贫困国”;而其他国家却很难将有利于己的信息传播到“信息富裕国”。正是凭借强大的网络传播优势,美军通常将人为精加工和筛选的某些战争事件或话题信息,通过多元渠道对目标对象国进行舆论轰炸,凭借由其主导的强调舆论“信息流”,使处于围观状态的网民,陆续参与到他所主导的舆论议题中来,并接受他所释放的信息。而这个信息,也可能与战争事实完全不符。

(五)对社交媒体的普遍运用

美军充分认识到社会化媒体的重要性,积极利用其优势达到扩大宣传、提升士气、引导舆论等目的。以Twitter平台为例,数据显示,当前美国军队的官方Twitter账号有113个,包括陆军(@USArmy)、海军(@USNavy)、海军陆战队(@USMC)等组织层面的军种账号,国防部(@DeptofDefense)、欧洲司令部(@US_EUCOM)等机构型账号,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Martin_Dempsey)、国防部发言人(@PentagonPresSec)等在内的个人型账号,以及美军传统媒体的社交媒体账号,如《星条旗报》(@starsandstripes)、《海军陆战队时报》(@Marinetimes)等。

对于Facebook而言,使用U.S Army、Marine、Division、Commander、Battalion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可以查看到大量的主页。有的主页是官兵个人主页,有的是部队主页,在其讨论区内可以看到大量的互动式讨论。这种对网络社交媒体的强大占有率,扩大了美军战时舆论操控的力量体系。社交媒体成为美军发布信息的重要平台,内容涉及的范围以及更新的速率都较传统网站要迅速。这些美军的社交媒体账号,尤其注重原创性内容,从舆论引导和控制层面,发挥着美军价值观传递的作用。

当然,也带来了潜在风险。比如“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于2010年公开9.2万份阿富汗美军秘密文件等事件,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军队形象造成严重影响。也促使美军在大力推广社会化媒体使用的同时也加强了管理。近年来,美国国防部和各军兵种都对官兵和家属进行充分地教育,保证其不会因为社会化媒体的使用而导致军事机密的泄露。美军自2011年以来,针对陆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等,都下发了专门的“社交媒体使用手册”,而陆军社交媒体手册更是每年都有更新,一方面教导普通官兵用好社交媒体来传递美军的文化、价值观,一方面也帮助做好风险管控,避免失泄密。

二、美军战时网络舆论操纵对我开展舆论斗争的启示

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互联网时代,互联网舆论场成为敌我舆论交锋最广泛、最直接、最有影响力的场域。高效、灵活的网络舆论操控手段,对于积极夺取战时“话语权”,营造于己有利的战时军事、政治、外交环境,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研究美军战时网络舆论操控的特点规律,带给我们的主要启示有以下几点:

(一)加强网络舆论传播的能力建设

网络舆论战虽然没有硝烟但每天都在发生,舆论宣传“软杀伤”不亚于军事打击“硬摧毁”。面对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强大的网络舆论操控能力和对我军事领域的渗透、影响和威胁,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网络舆论斗争这一主阵地。应看到,近年来随着国家、军队对于网域、网权、网防的日益重视,我们在积极拓展军队互联网信息传播平台,组建网络评论员队伍,加强网络涉军舆情监控,加大网上正面宣传力度,密切军地沟通协作,积极稳妥应对军事领域网络舆论斗争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互联网技术发展使得网络舆论形成与传播日趋复杂多变,在军事斗争领域带来的风险也在持续加剧。新形势需要新思考新作为,新挑战需要新方法新策略。

习主席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强调,“国际网络空间治理,应该坚持多边参与、多方参与,由大家商量着办,发挥政府、国际组织、互联网企业、技术社群、民间机构、公民个人等各个主体作用”。加强网络舆论传播的能力建设,应着眼打好主动仗、掌握主动权,以解放思想观念、更新思维模式为先导;以加强战略筹划、健全制度机制为重点;以建强舆论传播平台、专业力量,壮大涉军网络舆论管控阵地为突破口;以运用先进网络信息技术手段和完善政策法规为基础,不断优化网络舆论传播的总体布局和能力。

(二)构建我军特色的网络话语体系

网络舆论的博弈既是传播能力的较量,也是传播内容的较量。仅有强大的传播能力,而缺乏能够有效影响不同国家、社群的语言表达、内容渗透,也难以实现有效的舆论操控,甚至会产生诸多误解与偏见。比如,龙是中国人心中的图腾,是吉祥、美好的化身,而英语里的“Drangon”是一种恐怖、可怕的怪物。美国有一本畅销书《中国威胁论》,其封面就是一条红色的凶龙。当今美国之所以能操控战时网络舆论,既得益于其强大的网络传播能力,也得益以英语这一国际语言长期为其构建的话语表达体系。

应看到,互联网新媒体发展衍生新的话语生态,只有准确把握国际、国内网络舆论场的语言特点、表达风格和网民交流习惯,才能真正掌控网络舆论的话语权,影响网络舆论的发展走向。对此,我们既要适应网络舆论场国际、国内交织渗透的特点,从以往的“自言自语”向“我说你听”全面转型,通过跨语言、跨文化传播,积极抢占国际互联网舆论场“话语表达权”;更要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通过在互联网舆论场的长期规划、培塑和构建,努力形成富有影响力、感召力的我军特色话语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在战时网络舆论斗争中,真正对敌对方,乃至第三方国家产生舆论影响力。

(三)紧贴军事斗争需要的策略运用

伐敌制胜,贵先有谋。灵活高效的网络舆论操控能力既要有舆论传播实力做后盾,也要有舆论传播策略运用。在当下“西强我弱”的网络舆论格局难以短时期内彻底扭转的情况下,更应该强调“剑虽不如人”但“剑法一定要胜人”的制胜理念。应看到,我军在长期的军事斗争实践中,积累了大量宝贵的舆论斗争经验做法,形成了如“先声夺人、先入为主”“抨击要害、重点突破”“旁敲侧击、以迂为直”等诸多斗争策略。

在战时网络舆论斗争中,要坚持发扬传统和创新方法相结合的原则。一方面,要遵循战时舆论斗争的规律,围绕军事目标和战局战况发展变化,因势利导地开展网络舆论斗争。坚持军事斗争与网络舆论攻防一体化筹划的总体要求,根据军事行动的任务需求,深入探索运用网络舆论震慑、舆论引导、舆论渗透、舆论反制、舆论管控等谋略战法。另一方面,要适应网络舆论传播的规律,积极探索新手段、新领域。注重遵循网络传播的特点规律、讲求网络传播技巧,善用网民接受习惯,适时制造网络舆论焦点、亮点,同时巧妙化解网络舆论被动局面,最终实现以智驭敌、以谋制胜。

(作者均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