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7年第5期佳作赏析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巧穿珍珠:“穿”出平凡人物的不平凡

———获中国新闻奖通讯《女环卫工6年拽回5名轻生者》赏析
作者:■姜兴华

“江水滔滔,大桥高高,面对命悬一线的轻生者,她丢下手里的扫把,冲上前将其拽回。过去6年里,这一幕在武汉长江大桥上重复了5次。”

这是通讯《女环卫工6年拽回5名轻生者》的开头,说得形象一点,像一串闪亮的珍珠在亮相。

正是这串闪亮的珍珠,让涂晓珍这个武昌城管委大桥清洁班班长身上可贵的人间大爱自然凸显——有感动,也有痛惜——“当获救者醒悟后说‘我不会再做苕事时’,她开心;当施救不及而眼睁睁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陨落时,她痛惜。”

人间大爱是这串珍珠的“红线”,穿起了这篇通讯的7个完整故事。也许,这就是这篇通讯能获得2016年中国好新闻二等奖的一个重要原因。

穿珍珠需要耐心,更需要功夫。这篇通讯的主要功夫在于围绕“红线”,巧讲故事。

“巧”在包袱抖得好。标题《女环卫工6年拽回5名轻生者》就是最大的包袱,一下就“抓”住受众眼球。讲好故事,需要有好的包袱。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就如同相声和小品,是否会抖包袱,决定着作品的成败。纵观全文,7个完整的故事都有一个好包袱。如,第一个故事前面3段都在“系包袱”,后面6段围绕悬念,层层递进,最后抖出大包袱:“你苦尽甘来,我真替你高兴!如果以后再遇到困难,还可以找我。”

“巧”在故事中有故事。光包袱抖得好还不行,还需故事中“料”多。从宏观看,此文是7个完整故事,而每个完整故事中又套着若干个小故事,有的一段或一句话就是一个小故事,如第二部分第三段:“男子默默无语。走了1000多米,他终于开口:给你们添麻烦了。你回家吧,我想通了,自己走回去。”45个字,既有神态,又有对话,画面感强,信息量大。其他如反映主人公大爱的小故事亦是高度概括,常常是十几个字或是数十个字。正是此文丰富的故事结构,使得文章厚重感陡增。

“巧”在俯身贴近讲故事。此稿的真正功力还在于讲故事时,充分考虑到受众审美情趣的变化,变受众反感的“我说你听”的居高临下为“为您服务”的俯身贴近。稿件平视叙述,娓娓道来,尽量用散文化、通俗化、视觉化的语言。文中还将网言网语融入故事中,在故事中营造网络语言氛围。同时,稿件在讲故事中说道理,在说道理时讲故事,思想性于故事中自然凸显。这些,强化了可读性,使“人间大爱”这个很“高大上”的话题,变得与受众亲近起来,更容易被接受。

一个平凡的人身上有许多故事,用一个主题把它们一一连缀,可能就会变成华美的项链。这是本文给人最大的启示。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新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长征出版社总编辑)

原文

女环卫工6年拽回5名轻生者

■卢成汉 殷莉红

江水滔滔,大桥高高,面对命悬一线的轻生者,她丢下手里的扫把,冲上前将其拽回。过去6年里,这一幕在武汉长江大桥上重复了5次。

当获救者醒悟后说“我不会再做苕事时”,她开心;当施救不及而眼睁睁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陨落时,她痛惜。

她,就是武昌城管委大桥清洁班班长涂晓珍。

上个月,50岁的涂晓珍光荣退休。因为她热心快肠、工作认真,武昌城管委返聘她继续担任大桥清洁班班长。

6年来,“遇到轻生者,能拉就拉一把”成为大桥清洁班的班训。“只要在岗位一天,我就会在桥头守望生命。”昨日,涂晓珍说。

拽回轻生残疾女子 还帮她当上环卫工

家住汉阳王家湾的张华左腿残疾,找工作屡屡被拒,丈夫常常说她是“吃闲饭的”,有时还会对她动粗。

2010年4月的一天,51岁的她再次找工作不顺,在家里又受到丈夫的讥笑,便带着满腹的委屈和伤心,从汉阳步行到长江大桥,准备到武昌的女儿家散散心。

当她走到武昌桥头堡附近时,越想越觉得生活没有希望,不禁大哭起来,一条腿翻过大桥护栏,准备结束这一切。

正在50米外清扫的涂晓珍,察觉到张华的异常。她丢下扫把,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张华的腰往回拽:“您家有么事想不通的撒,要走这条路?”“没活路了!老公嫌我吃闲饭,想找工作也找不到!”张华说。“你愿意做环卫工吗?”涂晓珍问。

张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连点头。

于是,涂晓珍带着张华回到清洁队,向组长周命说明情况,请她帮忙。

昨日,回忆起这一幕,周命仍记忆犹新。她说,当时涂晓珍还塞给张华100元钱,让她吃饭。当天,张华被安排到武汉市三医院门前路段做清洁工。“我有了工作,老公对我的态度也好多了。”第二天,张华喜滋滋地给涂晓珍打电话说。

3个多月后,张华的女儿生了孩子,请她到家里帮忙。虽然十分不舍环卫工作,她还是辞职去了女儿家。

过了一段时间,张华再次给涂晓珍打电话,说自己过得很开心,只是很想念曾经的环卫同事们。“你苦尽甘来,我真替你高兴!如果以后再遇到困难,还可以找我。”涂晓珍说。

接力救人陪走千米 男子打消轻生念头

今年3月的一天凌晨5时许,一名50岁模样的男子准备翻越长江大桥护栏。“再难也莫走这条路啊!”当时正在附近清扫路面的环卫工周锦秀发现后,冲上前把他拉了回来。“你莫管!”男子摆脱周锦秀,再次抓住护栏。周锦秀只得一手紧紧抓着男子的衣服,一手掏出手机向涂晓珍求援。“你一定要拦住他!我马上赶来!”涂晓珍挂断电话,立即骑着电动车赶到现场。

当时,轻生男子的态度不像开始时那么激烈,顺着护栏来回走动,周锦秀紧紧跟在后面劝说着。当涂晓珍走近,他突然又准备翻越护栏,被涂晓珍和周锦秀拽回。“人生哪有过不去的坎呢?莫钻牛角尖,多想想家人,过段时间就好了。”涂晓珍拉着轻生男子,沿着人行道往汉阳方向走,边走边开导,“快回家吧,亲人还等着你呢!”

男子默默无语。走了1000多米,他终于开口:“给你们添麻烦了。你回家吧,我想通了,自己走回去。”

涂晓珍停下脚步,说:“那你好走。千万别再做苕事啊!”

望着男子渐渐远去的背影,涂晓珍放下心来,转身走回停车的位置。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是清晨6时零8分。

出走少女饿晕路边 万幸遇到“涂妈妈”

16岁的小屏(化名)初中毕业后,因家境贫困,父母让她辍学打工。

去年1月的一天,小屏赌气出走,离开家时身上只有10多元钱。她在街头晃悠了几天后,早已身无分文,又不愿回家面对父母,觉得生活没有希望,便往长江大桥方向走,准备一了百了。

没想到,当她快要走到桥上时,由于又饿又冷,晕倒在路边,被清扫路面的涂晓珍发现,“姑娘,你哪里不舒服?”

小屏慢慢睁开眼睛,“我不想活了……”“你如果真走了,父母会多着急哟!”“他们才不会为我着急呢!我想读书,可家里拿不出钱……”小屏有气无力地说。“我也是母亲。哪个父母会不疼自己的孩子?”涂晓珍说。

两个人就这样聊了起来。半个小时过去,小屏突然说:“我三天没吃东西了,好饿。”

涂晓珍立即扶起小屏,把她带到一家小餐馆。看着小屏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涂晓珍疼爱地在一旁笑着。“我不跳桥了,打算去打工,等有钱了再读书。”吃完饭,小屏说。

分手时,涂晓珍又给了小屏10元钱做车费。小屏流着泪说:“我能不能叫你‘涂妈妈’?”

涂晓珍连连点头:“当然可以呀。伢呀!”

如今一年多过去,涂晓珍再也没有小屏的消息,心里十分惦念:“不知道这个‘女儿’现在么样了。希望她心想事成,开开心心。”

“拉一把”成为班训 三名同事救下三人

武昌城管委大桥清洁班共有9名环卫工在长江大桥上工作。班长涂晓珍除自己多次挽救轻生者外,还动员同事们积极救人。

环卫工陈小华说,6年前,“遇到轻生者,能拉就拉一把”成为大桥清洁班的班训,每次开班会,涂晓珍都会就此念唠几句。

涂晓珍说,大桥上的环卫工们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左右,发现轻生者的几率远远高于他人,有救援的先机,于是她在6年前提出这一班训。同事们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除周锦秀外,还有两人曾经参与救人。

今年8月的一天凌晨,环卫工蔡杏花发现一名男子正在翻越大桥护栏,因距离较远,她边跑边大声喊:“有人要跳桥哇!快救人!”

当时刚好一辆的士经过,听到呼救声,的哥紧急刹车,飞快冲下,一把抱住轻生男子。蔡杏花随即赶来,在一旁安抚开导。不久,民警接警赶到,将轻生男子带离。

去年5月的一天,一名中年男子一条腿已经跨过大桥护栏,环卫工陶细祥发现后,拉住男子耐心劝说,一边打电话报警,最终救回一命。

目睹鲜活生命陨落 让她深感遗憾痛心

发现轻生者并成功救下,固然让涂晓珍欣慰。但有时候,眼睁睁看着有人跳桥,却来不及施救,又让她感到深深的遗憾和痛心。

去年6月的一天,一对年轻男女从武昌桥头向汉阳方向行走……

女孩翻越护栏时,涂晓珍正在200米外清扫。她心说“糟了”,丢下手中的清扫工具准备上前,却已救援不及。此后许多天,这一幕一直萦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多么年轻的生命啊……”昨日她说。

2013年3月的一天,一辆轿车慢速行驶在长江大桥上,车中传出男女的争吵声。轿车经过涂晓珍身边时,她抬头观察,只见开车的男子停下车,径直奔向护栏,纵身跳了下去。车上女子下车追赶不及,望着江面哭成泪人。“如果护栏再高一些,我可能就有机会救下他。”涂晓珍说,当时她来不及反应,悲剧就已发生。“大桥那么高,江水那么急,一跳下去,后悔就来不及了。”她规劝那些一时想不开的市民,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就不能重来,一定要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