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典型人物报道模式的创新

作者:■吴家斌

提 要:典型人物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是时代精神的具体体现。典型人物报道富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新时期搞好典型人物报道更需要紧追时代步伐、紧跟社会价值取向、紧贴受众审美实际,创新报道模式,充分发挥典型报道所具有的精神引领、思想引导、行为示范、风貌展示等社会功能,成风化人、凝心聚力。

关键词:典型人物;时代特色;报道创新

典型人物报道一直是我国主流媒体新闻报道的重要内容。在价值多元化的当今社会,宣扬好典型人物身上闪现的人性光辉和精神品质,对于感召人们崇德向上、追求真善美,凝聚社会共识,进而引领社会主流价值观,有着更为显著的传播效果和激励效应。

很长时间里,我国典型人物报道出现了片面化和平面化的偏差,要么人为拔高导致人物形象失真,要么过度溢美导致人物形象失实,要么千人一面导致人物形象失焦,以致受众不想看、不大信、不愿学,降低了典型人物报道本身的社会影响力。

媒体融合时代,新闻碎片化,传播渠道多元化,典型人物报道要能够守住自己的阵地,就必须敢于突破既有模式,创新方法形式,最大程度展现典型人物的真面孔、真性情,不拔高、原汁原味记录,不遮丑、多侧面立体还原,让受众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用平民视角还原典型

通常情况下,我国典型人物都是某一行业和岗位的尖兵和楷模,是时代精神的标杆。典型人物报道大多以颂扬式为总基调,通过讴歌典型爱岗敬业、牺牲奉献的价值追求和精神风貌,来产生示范效应和引导效果,激励人们崇德向上、奋楫争先。正因为以正面报道为主,难免出现一元化的价值取向:说到爱岗敬业,就是常常“废寝忘食、忍着病痛”,一年365天全年无休,把工作当成毕生追求;说到大公无私,就是顾了“大家”舍“小家”,父母病床前无孝子,妻儿身边见影子;说到见义勇为,更是从小就有正义感,危难关头总能挺身而出、流血流泪无怨无悔……这样的典型事迹固然“感人”,但过于突出主题,对平常人该有的情愫避重就轻,表面看是升华了精神境界,实质是神化了人物形象,弱化了传播效果。如此套路写多了,必然造成受众阅读上的反感。经过这样包装的“高大上”典型不过是记者的一厢情愿,缺乏人性光辉,不能让人信服也就不知如何学习效仿,最终推广的意义又在哪里?

从新闻传播规律和典型人物报道理念来看,典型人物报道要想感染受众,收到理想的传播效果,最重要的是以新闻事实为依据,“用事实说话”。用平民视角来看典型,他们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大多数普通人,看得见、摸得着、学得到。他们平凡,从群众中来——生活在人间的烟火中,吃五谷杂粮,也会遇到成长的困惑、工作的烦恼,偶尔有病痛需要休养;他们不凡,价值追求高于群众——当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人生规划与岗位需要相冲突时,比其他人更多一点家国情怀、责任担当、良善信义,闪现出璀璨的人性光辉。只要我们能把这些方面都真实展现出来,360度多角度呈现出典型的人物形象,就能让典型深入人心,感染受众。

典型不应该是被塑造出来的,故而不必追求完美、追求全面,只用做到真实记录不拔高、客观反映不粉饰,把典型的个性特征、情感表现和工作状况,以及他们在乎的亲情、友情、爱情等多个侧面都立体式展现出来,让受众看到个性鲜明、追求多元、生活丰富的典型,就一定可以让笔下的典型人物更生动、更鲜活、具有亲和力。

在记录海军372潜艇深海历险的报道《潜伏》中,《中国青年报》记者通过记录372潜艇经历断崖式掉深险情,全艇官兵面对生死和意志的双重考验时,指挥员果断决策,专业骨干科学灵活处置,避免了一场重大损失,展现出官兵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当代革命军人的时代风采。通讯在还原现场的紧张感、升华主题弘扬主旋律方面可谓不遗余力,但值得称道的是,记者把视角对准了艇上参与险情处置的每一个“小人物”,以小见大,以微观见宏观。官兵的大胆源于对能力的自信,官兵的义无反顾源于对使命的坚守,官兵的心有余悸源于对家人的不舍……稿件中把这群血性担当又情义深重的官兵群体真实呈现在受众面前,主题上颂扬了家国情怀,内涵上凸显了人文关怀,使受众发自肺腑地对这些新时期最可爱的人产生敬仰之情。用细节描写彰显典型魅力

恩格斯在《致敏娜·考茨基》中说过:“每个人都是典型,同时又是一定的单个人。”不同的典型有不同的个性,能够凸显其个性色彩的,除了典型个人身份和职业等标签化特征外,最显著的就是典型的一言一行。

优质的典型人物报道正是对典型的一言一行进行细致描摹,注重细节的刻画和渲染,才让典型形象活灵活现、如立眼前。有不少典型人物报道,对凸显典型人性光辉和精神品质的描写,缺乏富有个性的细节支撑,往往大而化之、一笔带过,这样容易失去人物神韵,导致人物形象“脸谱化”。

典型人物报道最忌抽象化,要用具体、生动的细节描写,来支撑记者想表达的思想意图,用“镜头感”十足的画面捕捉典型的神态、语言、行为,使内容变得“可闻、可见、可触、可感”,将受众轻松带入典型所处的环境背景、故事现场和典型的内心世界,形象生动地与典型“同呼吸、共命运”。在这个过程中,丰满人物形象,增强可信度,激起受众的阅读兴趣。

第1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获奖作品《索玛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是一篇知名度很高的典型人物报道。新华社记者张严平用体验伴随采访方式,全景式描写了马班邮路乡邮员王顺友投递路上的一路跋涉、一路艰辛。通讯中,记者对王顺友有一段描写:“他有些羞涩地被拉进了跳舞的人群,一曲未了,竟如醉如痴。‘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他嘴里不停地说着。‘今晚真像做梦,20年里,我在这条路上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如果天天有这么多人,我愿走到老死,我愿……’忽然,他用手捂住脸,哭了,泪水从黝黑的手指间淌落下来……”先是发自肺腑的“高兴”,紧接着又是猝不及防的“哭”,两个反差极大的细节刻画,把王顺友20年来的孤独、隐忍、光荣、伟大,展现得淋漓尽致。20年,一个人一条路一匹马,是浓烈的热爱、笃定的坚守,支撑着王顺友不变初心,孤独前行。这就是记者卓然的功力,靠细节来说话;这就是细节的力量,看似啥也没说,其实一语胜过千言。

对于细节的挖掘,不是想象出来的,也不是坐办公室里靠打电话问出来的,需要靠作者深入一线和典型生活环境,通过现场观察和体验式采访,充分感受典型的喜怒哀乐,捕捉典型的一言一行,最终像潺潺流水般娓娓道来。相信这样写出来的典型人物报道,总有某一个地方会打动受众,产生该有的传播效果。

用真情实感打动受众

典型,走出镁光灯的照耀,绝大多数时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典型人物报道,打动受众的往往是典型作为普通人体现出来的不平凡的那一面。

作为平凡的个体,任何典型都有自己丰富、复杂的情感,友情、亲情、爱情……英雄也有泪,英雄也有愧,这些典型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情感,更能拉近典型与受众的心理距离,激起受众的情感兴奋点。记者通过捕捉典型身上闪现的人性的温情元素,用每一个带情感温度的表达、每一句流露真情的话语,传递给受众真善美,让受众在感动中受到影响和激励。

第21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获奖作品《雪山上,好大一棵“英雄树”》,报道了原兰州军区某工兵团在雪域高原不辱使命、报效国家的先进事迹,讴歌了钢铁工兵特有的家国情怀。作者带着感情深入采访,带着感情讲述故事,使整篇通讯情感浓郁,荡气回肠。

整篇通讯,以哭为线索,用泪水串起整个工兵团的英雄事迹。落泪的是团领导、退伍老兵以及这支队伍里的每一个人。这泪水,是伤心的泪水,是不舍的泪水,也是欣慰的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堂堂七尺男儿何以流下泪水,因为他们以献身使命为精神信仰,用热血和生命筑起国防建设的钢铁长城。全文5个核心故事、3500多字,主题厚重、形象丰满、情感充沛,读完让人眼中含泪。

一篇优质的典型人物报道,不会刻意地靠渲染情感来调动受众情绪,达到煽情的效果,而是通过主人公身上展现的人性光辉和精神境界,揭示人生哲理,让受众形成心理认同,进而产生情感共鸣,最终增强传播效果。来看文中4个小标题:“军人,站着时为国家尽忠,倒下后才能陪陪父母尽孝”“雪山上,不弯的是脊梁骨,不断的是顶梁柱”“艰险中,有敢登刀山的排头,就有敢下火海的排尾”“退伍时,带不走一身军装,但雪山已把我炼成一块钢”。每一个小标题既蕴含哲理,又饱蘸深情,把军人以身许国、血性担当的家国情怀进行了凝练概括,引人共鸣。

工夫在诗外。人们常说,感动别人首先要感动自己,记者要想让自己采写出的典型人物报道感动受众,除了深入采访获取足够多的第一手详实资料外,还需要把自己对人生价值、对精神追求的思考融入文本的架构中,努力增强内容的情感含量,在让自己感动的同时,给受众带来精神洗礼和思想教化。这都需要记者平时多读书、多思考,舍得力气下诗外之功。

(作者系火箭兵报社第一编辑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