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新媒体时代军事新闻摄影的困境与突围

作者:■李雪梅

提 要:在改革强军时代,军事新闻摄影面临诸多不容回避的时代考验。为扩大影响力、提高传播力,军事新闻摄影亟待审视其所处的现实环境,深思其所担负的历史使命,从政治承担、新闻理念、摄影表现、队伍建设等层面反观自身,解决“拍什么”“怎么拍”和“谁来拍”的问题,寻找创新发展的着力点,以重铸军事新闻摄影的光荣。

关键词:军事新闻摄影;新媒体时代;困境与突围

作为我军新闻宣传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军事新闻摄影为留存军史影像资料、鼓舞官兵士气、宣传人民军队形象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以来,尤其是近年新媒体全面崛起后,面对人民军队改革强军步伐的加快,以及全新的媒体语境和多样化的受众需求,军事新闻摄影从理论层面到实践层面都鲜有上乘表现。面对诸多不容回避的时代考验,军事新闻摄影必须寻找突围之道,保持和延续蓬勃的生命力,重铸军事新闻摄影的光荣。

一、“聚焦”而不“失焦”,走出军事新闻摄影理念的迷思,与改革强军时代同步前行,解决“拍什么”的问题

漫长的革命战争年代,绵延不息的烽火硝烟,在客观上为中国军事新闻摄影提供了生长的养分、充足的创作源泉和广阔的舞台。一大批战地摄影记者在战斗中成长,为军事新闻摄影熔铸了爱国主义的品格,打下了写实、阳刚、悲壮的底色,为人民军队历史留存了大量珍贵影像,其中许多作品迄今仍堪称中国军事摄影乃至中国摄影的巅峰之作。

新中国成立后,军事新闻摄影仍然延续其光荣传统。从“两弹一星”的发射到抗美援朝战争,从历次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到非战争军事行动,军事新闻摄影都有卓越表现,留下了诸多震撼世界、感动人心的经典作品。

然而,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信息化革命席卷全球,信息时代全面影响和渗透当代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在军事领域,信息化深刻改变了战争理念、战争形态和军队的面貌。世界新军事变革风起云涌、方兴未艾,中国军队也发生并正在推进史无前例的变革,而我们的军事新闻摄影者的知识储备明显不足,视野明显局促。当信息化武器成为战场武器主导,当越来越智能化、一体化、小型化作战部队成为战场主角,我们的镜头该向哪里聚焦?当炮火连天、冲锋厮杀的壮阔场面不再,当远程打击将鲜血和硝烟推延到千里之外,军事摄影如何忠实记录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如何表现战争的残酷,如何呈现战争中复杂深刻的军人情感世界,如何拍摄出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作品?面对这些课题,许多摄影者要么依旧陷于传统理念不能自拔,对过往战争、战场的理解和摄影经验在新的演训场难以找到发力点;要么沦入摆拍作假的怪圈,留下大量极不专业甚至与新闻事实相悖的肤浅虚假之作,从而错过真正能代表这个伟大的改革强军时代的宝贵瞬间。近年来,我们接触了为数众多的军事新闻摄影作品,表现内容陈旧、表达手段雷同,在摄影这个最直观的领域里,难以窥见我军建设信息化部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真正风貌,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如何走出军事新闻摄影的低谷,当务之急是头脑的革命。军事新闻摄影者,尤其是军队的摄影工作者,要牢记自己的使命,与当下的中国军队改革强军步伐保持同步,不断更新思维方式,始终保持对军事知识军事科技学习的热情,时刻追踪我军在推进强军兴军进程中的重大战略、重大变化和崭新风貌,准确把握我军发展建设的脉动,才能做到“聚焦”准确、定位精准,真正成为建设世界一流军队伟大征程的忠实记录者。

二、“洞若观火”而非“浮光掠影”,提升军事新闻摄影的立意高点与表现能力,解决“怎么拍”的问题

近年来,军事新闻摄影队伍弥漫着一股若隐若现的集体焦虑情绪,在风起云涌的改革时代,面对日新月异的军队,以及媒体自身正在发生的剧烈转型和全媒体时代全新的语境,有种无所适从的茫然之感。熟悉的训练场变得陌生,镜头究竟聚焦哪里才是“真实”的?当明天的硝烟尚未到来,日常军营生活在镜头里如何表现?更有一些军事新闻摄影记者,仍然在“唯美”和“唯实”之间纠结。

一面是坐拥难得的素材宝库,一面是创作力表现力的集体萎缩,症结何在?

首先是立意。摄影的立意,很大程度取决于作者的新闻价值观以及综合文化素养。美国文化学者苏珊·桑塔格关于摄影有句名言:“摄影首先是一种观看方式。它不是观看本身。” 摄影大师布列松也说过:“在拍摄的时候,我总是闭着一只眼睛,我用这只眼睛观察自己的心灵;我又总是睁着一只眼睛,我用这只眼睛观察整个世界。”我理解,无论桑塔格所说的“观看的方式”,还是布列松的“观察心灵”,都指涉摄影中立意的决定性作用。

明末清初杰出的思想家王夫之曾说:“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立意是摄影记者认识生活的结果,是个人思想、情感、文化和摄影理念、技术在新闻摄影创作中的集中反映。立意是完成一幅摄影作品的根本前提,它决定了选题、创作,乃至作品的深度。很多时候,尤其是在突发新闻的现场,立意对于摄影者几乎就是一种本能反应,只有那些有着高超思维能力、对于生活有着深刻认识和过硬摄影表现能力的人,才能抓住那些最能反映事物本质的“决定性瞬间”,才能拍摄出立意深远、意蕴丰富的佳作。

反观我们的很多军事新闻摄影作品,要么囿于对现实的琐碎“写实”记录,难见对题材的深刻理解,在所谓纪实表现中反而远离事物本质真实,缺少深刻的新闻价值,作品信息量匮乏;要么刻意追求摄影的形式感,以摄影技术掩盖思想的贫瘠,以绚丽光影掩盖立意的缺失。有一种说法甚为流行:摄影是光影的艺术。诚如斯言。然而,仅仅具有“美感”的摄影作品,如果没有“立意”加持,则几无价值。

其次是表现力和情感蕴含。摄影表现手段为呈现方式,情感则赋予作品以力量。

当我们解决了“拍什么”的问题,悟透了“立意”的问题,接下来需要思考的就是“怎么拍”的问题。通过对大量作品的认真研究梳理,我们感到,当下军事新闻摄影普遍存在表现手法单一、情感蕴含不足、缺少视觉感染力和情感震撼力的现象。具体表现在:见“场面”不见“人物”,见“大”不见“小”,见“事件”不见“情感”等等。有的摄影者对于影像表现力理解简单,追求以变形、夸张的手法实现所谓的视觉新奇感。有的摄影者追求热闹宏大的场面,过于追求技术上的圆熟,而少有对事件主体的深入采访和观察,导致摄影作品流于浮光掠影,缺少真正震撼人心的力量。

摄影表现手段,其实并无常规,但它取决于是否能对内容进行充分表达,是否能对意蕴进行深入开掘。它应该能从芜杂的生活里准确抓取最具报道价值的片段,它应该能够以朴实无华的镜头语言表达真实的军人生活,将生活质朴的美感突显出来。真实的体悟、平实的视角、朴实的技法,并非无视技术,恰恰是建立在最圆熟摄影技术之上的主动选择,类似于禅宗“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第三重境界。

正所谓大道无形、大音希声,当摄影者真诚沉入生活时,必定会领悟到,身处丰富的军事生活的海洋,面对平凡而可敬的战友,只有以最平实的镜头记录和再现自己眼中和心中的感动,才可能真正贴近生活、贴近官兵情感。

三、“摄影大师”身影渐渐隐去,“大众摄影”时代势不可当,“谁来拍”的问题或许不是个问题

近年,随着部队编制体制改革的推进,许多基层部队的摄影骨干面临转岗、退役,作为军事新闻领域最有战斗力的队伍之一,军事新闻摄影人才队伍出现少见的青黄不接态势。

以被称作“军事摄影者”之家的《解放军画报》编辑部为例,最能看出军事新闻摄影人才队伍的潮涨潮落。《解放军画报》创刊67年来,一直以培养基层摄影骨干为责,接续建设覆盖多层次的富有新闻理想、业务精湛的摄影人才队伍,使军事新闻摄影事业英才辈出、生生不息。然而,2015年以来,这支令人骄傲的摄影骨干队伍开始“星光”暗淡,一些在当代摄影界享有盛誉的军事摄影人要么退出现役、远离军事新闻摄影,要么面临创作力“瓶颈”突破乏力。而年轻一代的摄影人要么还在成才的道路上跋涉,要么尚在军事摄影门槛边踯躅彷徨未能定神安心。

我军新闻摄影目前面临的困境,固然有当前部队改革调整的因素,更应看到这是大的时代背景带来的必然影响。随着“全民摄影时代”的来临以及摄影器材的数字化、小型化、平民化,不断打破摄影记者器材、技术、传播的垄断,使职业摄影记者的生存空间受到多方面挤压。优秀摄影记者队伍萎缩,绝非我军新闻摄影一家之忧。

然而,对于军事新闻摄影而言,“大师”隐退,正是“大众”成长的机遇,这就是摄影力量“少”与“多”的辩证法。还是以《解放军画报》的作者队伍为例,从2016年开始,每期稿件的作者有三分之二左右是基层的“新人”——大多为旅团级宣传部门的年轻官兵,年龄在30岁以下的占绝大多数,有相当一部分是士官。虽然他们的摄影报道水平大多数还显得比较稚嫩,但是已经崭露出一些极富时代感的摄影理念和令人眼前一亮的摄影技巧。最可贵的是,他们的作品具有一种来自生活的朴实的力量。可以断言,未来的军事新闻摄影的希望,就在广袤的基层部队;未来的“摄影大师”,将在这些洋溢着理想主义激情的年轻官兵中间产生。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画报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