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笔像剑一样威猛

———《当图书进入战争》读后感
作者:■杨欢

如果有人告诉你,图书帮助美国赢得了二战胜利,你信吗?最近我读了一本名为《当图书进入战争——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一书,虽然书的副标题有些夸张,但从书的内容看,可以确信图书在二战中还真是发挥了特殊作用。

该书依托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以新颖独到的视角,为我们讲述了二战期间美国的图书管理员、出版商、作家直至总统,以及美国劳军联合组织、红十字会、纽约图书馆协会、战时图书协会等社会组织,如何配合前线战事,发起“胜利图书运动”,开发“军供版图书”,帮助官兵消除心理阴霾、寻找精神慰藉、提振作战士气,赢得战争胜利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从该书中,我们不仅看到图书蕴藏着巨大的战斗力,在枪林弹雨惨烈残酷的战场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惊心动魄的奇迹,同时还看到战争结束后,图书为近千万退伍军人重新就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一直以来,世界上最有力的思想和观点都蕴含在书籍中。然而,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些知识的矿藏才重新变成战争中“不屈不挠”的武器。正如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所言:“在这场战争中,我们知道,图书便是武器。”美国所以力推图书进入战争,开辟二战的精神战场,起因是抗议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在欧洲大肆焚书,捍卫正义与自由,后续则主要是为了动员全民保家卫国,支持军队参与二战,激励士兵打赢战争。众所周知,1940年,美国只有一支17.4万人的军队,而在二战中美国参战兵力高达1400万。“这些对战争毫无准备的人们,面临着仓促草率的训练、极其简陋的装备、没日没夜的行军以及一大堆烦恼和恐惧。他们在战场经历了各种惨状以及某些超乎想象的暴力、毁灭场面,没有任何一种训练能够让他们从容应对这些状况”。如何尽快解决这些现实问题,适应战争需要,成为决策者的重要难题。著名的“胜利图书运动”和稍后问世的“军供版图书”,便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

开始于1941年底的“胜利图书运动”,得到了罗斯福总统和第一夫人的支持,他们当众向士兵捐赠图书。国家领导人这一举动像蝴蝶效应一样撼动全美,“美国图书馆协会率先站出来,主张用图书这一精神武器武装美国人民,打击德国纳粹分子。在知识、图书、电影等领域的精英的同心协力下,全美掀起了一场爱国捐书运动。” 不长时间,大家就为美军募集并发放图书1800万册,还有报刊界赠送的大量杂志刊物。当然这些都远远不能满足军队需要,且捐赠图书尺寸、重量不宜前线官兵使用,加上捐赠资源逐渐枯竭,这一运动又让位给了另一场图书运动,即美国“战时图书协会”与美军展开的一个非比寻常的“军供版图书”项目,专门为参战美军提供小巧、轻便的特制平装书。至二战结束,“1200种不同主题,覆盖各个阅读领域,共计1.2亿本军供版图书为士兵带来弥足珍贵的精神食粮与绝无仅有的阅读体验。”

军供版图书,“是一种便携式、易获取、流传广的平装书”。它“将以往的精装图书改为平装,减少书的厚度,增加书的内容,甚至把图书的尺寸规格做了改变来与士兵的衣袋、裤袋相适应等”,便于携带和节约纸张,传播范围更广。图书的选题涵盖尽可能宽的领域,以适应不同的阅读兴趣,更受士兵欢迎。战士们排队、打饭、等待理发时,受敌军炮火压制躲在地狱般的掩体里时,在飞行的轰炸机上,在吉普车里,在医院,都在阅读这种版本的图书。“在所有前线,军供版图书都是士兵所能得到的可靠的消遣读物。无论何时,只要士兵愿意,它就是解除焦虑的灵丹妙药,能够减轻军旅生涯的厌烦感,带来一点笑声、一丝灵感或一线希望。”最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诺曼底登陆战中,那些身受重伤的士兵靠在悬崖边读书的场景……军供版图书不仅在美军中有强烈的影响,而且在欧洲其他军队中,甚至在德军及日军战俘中,都产生了非常正面的影响。”

随着“二战”全面落幕,1947年9月,当最后一批图书分别送到陆军和海军后,军供版图书项目终于结束。“胜利图书运动”和“军供版图书”从此成了军人们的回忆,但这两场图书运动产生的涟漪却久久无法平息。

(作者单位:西部战区陆军某团政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