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记者的眼睛

作者:■陈思羽

法国艺术家罗丹说:“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都说记者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我的父亲年轻时当过电视台记者,可我从小到大观察过他无数次,发现他的目光中除了满眼的慈爱,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

直到与武警新疆边防总队记者站陈莉站长接触,我才真正发现记者的眼睛与众不同。在陈莉到来的前一天,便看见过她的照片:身着迷彩,骑在马上,身后是一片广阔的草原,迷彩帽下是一张意气风发的笑脸。

而最先吸引我的是她的眼睛,有种奇异的美,漆黑的眸子仿佛是波光潋滟中盛开的夏荷,明亮而亲切。第二天见到陈莉站长本人,虽然装束变了,但是一双眼睛却未改变。我细细观察它们,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杂质,仿佛一场细雨洒落在我的心底,让我沉静,想聆听她的故事。也正是她讲的一些故事,让我恍然大悟为什么她会有那么美的一双眼睛。

陈莉站长一开始不是搞新闻宣传工作的,她自嘲是现实生活中的女版“许三多”,半途临危受命、转道新闻宣传,从最初在中哈联合反恐演习的一线,凭着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坚持的顽强毅力,走到了中央电视台“好记者讲好故事”的舞台。她坚信将来也会在新闻宣传这条路上,无怨无悔地走下去。

在新疆边防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多年,很少有她从未踏足采访过的基层部队和艰苦地方。不管是山明水秀还是不毛之地,她都一腔热情,欣然前往。搞新闻宣传必须要有一双新闻眼,能敏锐地捕捉身边的风吹草动。陈莉在采访的过程中,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听到了不计其数的故事,或惊奇,或感动,或震撼。当我们这些新手还在纳闷、纠结新闻报道缺乏素材时,她的眼睛闪烁着明亮的光彩,告诉我们新闻就在自己身边,人人都有故事。

“一名记者若想写出让读者感动的文字,必然是自己先深受感动的。采写一篇篇稿件的过程,如同一场场的经历,去感受、体悟千姿百态的人生,因此一名好记者必须是善良的。”

约瑟夫·普利策曾说,社会是航行在大海上的一艘大船,记者就是那船头的瞭望者。只有善良的品性,才能对人和社会怀有善意,才会有社会责任感。随着年龄增长,阅历的增加,孩童时清澈的眼睛变得复杂。而真正的记者就像水一般,随境而适,至仁大爱,这样的人怎能不心胸宽广呢?!所以他们的那双眼睛不可能混沌起来。我想,这或许是新闻宣传带给记者们的情怀与境界。

不知何时,看镜子里的自己,眼神木讷呆板,从学校到工作,虽已步入社会,却觉得自己始终躲在象牙塔里,写一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字,抱怨着不值一提的小事,而习惯性地忽略了身边的美好。

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记者,因为爸爸就是我的偶像。有一次我在看新闻时无意提了一句长大想当记者,平时温和的爸爸竟然一反常态,以一种不容置否的眼神看着我,冷哼一声,大手一挥说“太辛苦了”。 望着父亲那生怕我不小心就当了记者的眼神,我心里暗暗打退堂鼓。临近高考的时候,无意间听到母亲跟父亲商量:“要不让她报中国传媒大学吧……”父亲一口否决:“不行!我以前干过记者,其中的辛苦你不会比我更清楚,我不能让女儿走我的老路!”

但是,听了更多记者前辈们的分享交流,让我知道在“辛苦”之外,更重要的是新闻工作者的情怀与格局,这让我有了打开“潘多拉魔盒”的冲动。

回到单位,继续走上检查员工作岗位,但我发觉自己观察事物和过往船员、员工的眼光不一样了,喜欢关注生活和工作中的细枝末节,喜欢观察自己周围的方方面面,捕捉转瞬即逝的美好光景,而不再局限于原先视野的一方天井。

生活中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同样,生活中也从不缺少新闻,只是缺少发现新闻的眼睛。正如这样一句话——“空气中充满了新闻,到处都在等待着新闻采访人,家家屋里藏着新闻,处处交易的地方也是如此。新闻用不着去创造,新闻是存在的,新闻等人去寻觅。”

但愿不久的将来,我也能都拥有一双记者般美丽而善于发现的眼睛。

(作者单位:江苏南京港公安边防检查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