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徐伟:一个自强不息的士官报道员

作者:■张向东 高源

部队新闻现场他无处不在,面对一篇稿件他反复推敲。在抗洪救灾的大堤上、在扑救大火的山林里,在军事演习的训练场上,战友们总会看到他背着“长枪短炮”的身影,也能在凌晨两三点看到他办公室里不灭的灯光。哪怕发着40℃的高烧,他还坚守在报道阵地不肯下火线。

他叫徐伟,武警安徽总队第二支队四级警士长、班长,一个自强不息的基层部队报道员。

勤能补拙的战士

“士”,起于一,终于十。如果徐伟的天赋是那个“一”,那他日复一日的努力就是让他成为新闻战士的那个“十”。

5年前,刚从军械员岗位上卸任的他被安排到了新闻报道员的岗位上。这对他来说,除了热情可谓是两眼一抹黑。初中文凭、毫无文学基因、没有文字功底……一个个“硬伤”,让这个当时在全总队响当当的“优秀军械员”一下子没了底气。一些战友也劝他别碰报道员这个苦差事,可他就是“一根筋”,说什么也要试试。当领导问他有什么打算时,不善言辞的他只简单地撂了一句:“两横一竖,干!”

为了补齐文化短板,写出好稿件,他总是每晚加班至凌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天如此。中队长吴守强说,他的加班单足以装订成一本书了。十几万字的业务理论学习笔记、几大本读书心得体会、堆积成山的新闻剪辑本,见证了他在新闻路上的辛勤耕耘。

他不停地写稿、不断地投稿,可一篇篇稿件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当他把自己的苦恼向时任宣传股长徐占龙诉说时,徐股长的一席话点醒了他:“办公室里出不了新闻,脚板底下出新闻。要想写出好报道,必须沉到部队去,注意观察身边的新事物,留意生活的点点滴滴。”从此以后,他不再天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而是更多地去基层采风。官兵茶余饭后的议论、日常生活的谈资、网络上的新鲜事儿,都被他纳入新闻素材。他大量收集官兵的思想动态,及时抓取军内外的“热点”话题,写出来的稿子也更“接地气”,更有兵味。

正是这种俯下身子、沉下性子的精神,终使他采写出了有血有肉、有骨头有灵魂的好稿子。《两个“90后” 一对好主官》《能经历抗洪,我是幸运的》《巴蜀雄鹰 搏击长空》《三个追问的延伸解读》《三共花开别样红》等一批优秀稿件,在《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科技日报》等报纸的重要位置刊发。工作报道《精细落实做好应急应战准备》,在《人民武警报》头版头条刊发。这篇稿件总结了他们支队聚焦实战狠抓应急战备工作的经验做法,在部队产生了示范引路的宣传效应,受到上级领导的好评,被报社评为优质稿件。

徐伟毫无摄影“基因”,农村家庭出生,入伍前因家境贫寒连相机都没摸过。接任报道员后,为了兼顾摄影报道,他买来中英文字典,逐个翻译学习相机功能;自购《数码摄影入门》《摄影世界》等书籍,从相机操作到实践创作,他一步一步摸着石头过河,最终相机成了他的好伙伴。

2014年7月30日,徐伟对策划好的图片专题进行拍摄,原本设定1个半小时拍完5个镜头,可他却整整拍了1天。火辣辣的太阳,相机镜头都有些招架不住,可他硬是光着膀子,一干到底,直到照片拍出最佳的效果为止。折腾了一天,特战队员都已回去休息,徐伟依然在处理拍摄的照片,反复比对,并进行图片编辑、撰写稿件。由于下了功夫,他拍摄的这组图片先后被《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和《解放军画报》等200多家报纸网络媒体刊用。

在军事新闻摄影的道路上,他的步子迈得越来越大。单幅摄影作品《潜伏狙击》,获“军营风采杯”全军业余摄影大赛二等奖。2014年9月,他的摄影作品《狙击手》获全国首届“钢铁长城·强军梦”大型军事摄影展银奖(武警部队最高奖项),并受邀赴京领奖,受到了原军委副主席迟浩田和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王瑶的亲切接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徐伟说:“仿佛就像一场梦。”

冲锋在前的勇士

练兵场、救灾现场、军事演习场,这些都是徐伟平时的主战场。为捕捉官兵英勇顽强、刻苦训练、抢险救灾、不怕牺牲的精彩画面,他经常不顾个人安危,始终处在最危险的位置。

2013年的一个夜晚,部队驻地巢湖市东庵林场发生重大火灾。无情的火魔肆意蔓延,使位于半山腰的油库危在旦夕。“铃铃铃……”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夜的宁静,因肠胃炎发着高烧正在卫生队输液的徐伟问军医发生了什么事,当得知支队官兵正赶赴山区林场与火魔搏斗时,他毅然拔掉针头,冲到办公室拿起相机赶到了现场。翻越山头、穿越火线,为了捕捉到官兵奋勇扑火的场景,他毫不畏惧,背着沉重的摄影摄像设备战斗在扑火的第一线。浓浓的眉毛被烧没了,脸被荆棘划破了几道口子,脚底磨出几个大水泡,他全然不顾。第二天,徐伟躺在病床上,看着电视上、报纸上播发的自己的报道,露出了欣慰的笑脸。

2016年夏天,安徽巢湖遭遇特大洪水灾害。刚刚从训练基地“魔鬼周”执行报道保障任务回来的徐伟,为了抢占新闻先机,他把肠镜检查通知单偷偷地夹在日记本里,带着雨具、背着相机直奔救灾现场。7月1日晚暴雨如注,巢湖支流大闸湖段出现险情,上千亩农田及居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抗洪官兵与洪魔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徐伟右手拿相机拍照,左手拿手机摄像,一边拍照一边录像。为了保护设备不受雨水影响,他把自己身上的雨衣脱下来保护相机。为了抓拍到官兵用人墙奋挡激流的画面,徐伟下到齐胸的水中手持相机、手机同时作业。一波强浪突然袭来,他的第一反应是保护设备,把双手高高举过水面。设备安全了,徐伟却喝了好几口泥水,眼睛被浊浪呛得通红。在战友们的协作下,他才成功脱险。凌晨1点多,排除险情的部队归建调整,徐伟又熬了一个通宵编辑新闻和视频,以最快的速度把稿子发出去。第二天,新闻稿件在《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中央电视台、《经济日报》等主流媒体陆续刊发,打响了抗洪抢险新闻宣传的第一战。他说:“一个部队报道员想要在新闻宣传上打胜仗,就要豁得出去,时刻冲锋在前。”

在战友眼里,徐伟总是很忙碌。确实,一个优秀的报道员不是在写新闻就是在赶往新闻现场的路上。他平时与家人打电话很少,更别说回家了。然而提及老婆孩子,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眼睛就湿润了。2014年初,该支队担负总部主题教育试点。徐伟主动请缨担负相关活动的报道任务和一些宣传组织工作,连妻子快要生产这件事都抛到脑后。他白天收集整理资料,晚上排版制作打印,先后制作完成展板、图册、快报等主题教育试点资料300余册(块),直到妻子推进产房才匆匆赶到医院。然而回到家中,他并没有停止工作。他一边照顾产后体虚的妻子和早产的宝宝,一边抓紧时间撰写稿件,整整熬了两个通宵。一周后,一篇题为《三个追问的延伸解读》的长篇通讯在《科技日报》和《人民武警报》等媒体刊发。

近年来,徐伟先后参加了白湖蓄洪犯人大转移、“4·02”东庵林场特大火灾、抗洪抢险救灾的采访报道,还参加了10余场大型活动安保、60多次大型军事演习比武的宣传。同时,他还完成了武警部队“基层建设标兵中队”二中队、十八大代表黄华刚、二等功臣孙坤与金川南、血性士兵吴长军等重大典型的新闻宣传,出色完成多个专题摄影和专题报道任务。

甘当伯乐的贤士

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为了更好地帮助基层报道员提高写作能力,徐伟每天下午4点到5点之间都会守在电话旁,给基层报道员讲新闻课、讲评稿件,少则几分钟,多则半小时。小到稿件的标点符号,大到稿件的主题思想,他都会耐心地给基层新闻报道员“开小灶”。而挂了电话的他,总是笑呵呵的。

从事新闻宣传工作的5年多来,他收了十几个“徒弟”,年底个个受嘉奖或被评为优秀士兵,其中有3人考取军校。徐伟一面用实际行动帮助“徒弟”们补足短板,一面用个人心得传授为人之道,告诫报道员们要学会吃苦耐劳、不断进取。

徐伟在默默耕耘、乐于助人的同时,自身的文化水平和业务素质也有了显著的提升。近年来,他先后在《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科技日报》及《解放军画报》《军事记者》等报纸杂志上刊发稿件800余篇(幅),30多幅摄影作品获奖,所在单位连续3年被上级评为新闻宣传先进工作单位,个人连续5年被表彰为新闻宣传先进个人,2014年被总队树为“最美学习成才典型”、荣获武警部队士官优秀人才奖二等奖。2015年、2016年,他连续荣获武警部队新闻最高奖——中国武警新闻奖。去年,他还被光明日报社和光明图片社评为全国“十佳优秀摄影师”。从事基层部队新闻报道工作以来,他已5次荣立三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