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在全媒体时代的新闻舞台上大显身手

作者:■郭发海

全媒体时代,基层报道员的舞台到底有多大?如果不是自己一步一步去尝试,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

2006年,还是军校学员的我,在参加了一次院校组织的新闻骨干培训后,就热爱上了报道工作。回首10年新闻路,蓦然发现当年那个只单纯追求文字报道的自己,已经一步一步走入了文字与图片、电视、广播共舞的全媒体报道队伍,并且实现了一个又一个新突破。

与很多同志一样,我的新闻路也是从“写新闻”开始的。因为上高中时作文基础不错,参军后又一直当连队文书,有一定的文字优势。学员队教导员魏天科,是学校有名的老新闻人,也是我新闻之路的启蒙人。那时,为了写好一篇稿件,我和另外几个学员常常晚上跑到他的办公室,缠着他改稿。不久,我的第一篇文字稿就在《解放军报》发表。随后,我的名字便开始陆续在各类报纸上变成铅字。当年,我被学院评为“新闻报道工作先进个人”。

其实,自打开始写新闻,我就萌生了拍摄新闻照片的念头。每每看到电视里那些专业记者用的“长枪大炮”,确实挺羡慕的。学员津贴少,我就买了一台卡片相机瞎比划。那个年代,学校有规定,在一定的媒体发表稿件,会有一定的物质奖励,这恰恰成了我们这些学员队报道员的奋斗动力。一年后,几千元的奖励加上一些津贴,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单反相机。于是,我便正式开始了边写边拍的新闻路。幸运的是,这种“文字+图片”的报道模式初显成效,两年里我就在省级以上媒体发表文字或图片稿件近百篇。因此,我连续两年荣立三等功。

从追求文图模式的报纸报道到跨界进行电视报道,还是在军校毕业后。2011年,我在某边防团政治机关负责新闻工作,单位要制作边防连队传记短片,需要到边防一线连队拍摄大量官兵工作训练生活画面。从没有扛过摄像机的我受领了这项任务。那是一台刚刚采购的肩扛式高清摄像机,扛着它,我和另外一个干事一边摸索、一边学习、一边实践。尽管机子重,经常扛得肩膀疼,但我始终保持着“累并快乐着”的心态。任务结束了,虽然没有做出一条真正意义上的电视新闻,但总算对电视拍摄有了初步的认识。

一年后,单位创办网络电视台,领导指定我为负责人。没有经验可借,我就带着一名士官四处请教;没有素材,我们就抽空跑边防,边策划边拍摄。不久,我拍摄的节目就在中央电视台军事报道栏目播出。初尝电视报道的甜头,让我对电视新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13年春节长假最后一天,正在驻地家属院休假的我接到领导电话:著名的玛依塔斯风口多人被困,部队接到救援电话即将出动,首长点名让我前往报道。那一次,我和台里的士官刘录田一道扛着摄像机、带着照相机跟随部队参与救援,顶着七八级的大风和漫天飞雪,我们记录了一个个感人瞬间,随后图文被《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以及各大网站刊出,电视报道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新闻直播间》和《军事报道》等多个栏目播出。

这次经历,让我认识了一个道理:同样是一则新闻,如果通过文字、图片、电视等不同的形式表现,宣传的效果一定会更好。后来,我又认识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宣传中心编辑部孙利主任等一些编辑老师,他们教会了我怎么为电台做录音报道。仅两个多月,我们的采访组就在各类报纸、电视台、电台等媒体发稿60多篇(条),突破了用稿的历史纪录。

新媒体时代,当然少不了网络。细细一想,其实我从一开始搞文字报道就与网络结下了不解之缘。2007年底,还是军校学员的我初识全军政工网,不久被部队新闻频道聘为实习编辑。经过为期半年的工作,我荣幸地成为该频道首位正式转正的远程编辑。这些年,随着“军报记者”等为代表的大批网络新媒体以微信公众号、微博等形式出现,自己也注重研究新媒体风格,为这些平台投稿,扩大宣传范围,取得了一些难得的荣誉。

如今,我已经从当年的学员成长为一名营职干部,收获了1个二等功、5个三等功,多次被上级评为“新闻十佳”或“新闻报道先进个人”。虽然我在边防部队当“全媒体报道员”是逼出来的,但自己相信,在追求全媒体报道的新闻之路上,我还将越走越远。

(作者系新疆塔城军分区政治部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