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我“首艘国产航母下水”的国际舆论引导探究

作者:■董涛 赖东威

提 要:我国第一艘国产航母正式下水,迅速引起国际主流媒体关注,交叉议题不断产生,引发各种解读和猜测,国际舆论引导形势艰巨。本文从科学预判舆情走势和舆论焦点着手,提出应全时描绘国际舆情态势图,及时回应阶段性网民关切点;精准勘测延展议题舆论陷阱,有的放矢削弱误读误判;活用“辽宁舰下水”引导实践中的经验规律,科学提升引导效果等方法,旨在为更好回应国际社会关切、引导国际舆论出谋献策。

关键词:舆论引导;国际舆情;航母下水

2017年4月26日,我国第一艘国产航母正式下水,迅速引起国际主流媒体关注,交叉议题不断产生,话题报道量急剧攀升。“中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很快占据《华尔街日报》、BBC、《卫报》等多家西方主流媒体网站首屏或报纸头条。尤其是正值“美国航母开赴朝鲜半岛”“朝鲜军方大规模组织军演”“驻韩美军火线部署‘萨德’”等国际热点持续发酵,与“首艘国产航母下水”舆情耦合叠加后,引发各种解读和猜测,国际舆论引导形势艰巨。本文从科学预判舆情走势和舆论焦点着手,旨在为更好回应国际社会关切、引导国际舆论出谋献策。

一、全时描绘国际舆情态势图,及时回应阶段性网民关切点

舆情的发展变化一般包含生成、发展、高潮和消亡4个阶段。全时描绘国际舆情态势图,是掌握舆情发展趋势、精准把握舆论关注焦点的重要手段,是解决“何时介入、从何角度引导”的必要举措。

根据“新增报道量——时间”舆情走势图统计,“首艘国产航母下水”前期新增报道加速度持续上升,4月27日达到峰值,4月28日起舆情逐渐冷却。具体来看,“首艘国产航母下水”消息公布后3个小时内,路透社、法新社、美联社等西方主要通讯社和《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卫报》等西方主要媒体全部推出报道,数量已达13篇;至26时22时,报道数量升至40篇。27日9时,“中国首艘国产航母”相关议题新增45篇,且篇幅提升、重点向深延伸,大量臆测臆断涌出。随后,舆情报道数量虽然逐步减少,但关于“航母下水”的诸多猜测性议题已经抛出。“中美海军对比如何?”“国产航母下一步动向和战略部署方向在哪儿?”“对朝鲜半岛力量平衡和安全稳定影响有多大?”“海外军事基地是否会随之大幅增加?”“中国拥有航母后是否还会通过和平和外交解决争端?”等议题开始进入受众视野,多个复杂话题盘根交错,加剧了首艘国产航母舆情的敏感性,我周边安全局势的丝毫波动,都可能引发国产航母舆情焦点重燃。

从舆情态势观察,国产航母下水前海外新闻报道集中于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度等周边国家媒体,西方主流媒体报道较少;国际媒体对我航母发展评价褒贬不一。首艘国产航母下水后,国际主流媒体在各自东北亚方向新闻板块上,呈现出半岛问题和我国国产航母议题“争抢头版”和“共造紧张”态势,且报道态度根据国家和地区不同区别明显。对此,从舆论引导战术安排出发,必须要在平衡战略保密和信息公开前提下,释放国产航母战略用途的权威信息,适时介绍“航母自主研发中的难点攻破”等社会关切,恰当阐明国产航母发展的“战略用意”,巧妙降低朝鲜半岛、南海方向舆论臆测,避免因风险叠加和舆论围堵,从而直接升级我周边军事安全风险。

二、精准勘测延展议题舆论陷阱,有的放矢削弱误读误判

西方媒体误读中国军队,用传统偏见框架解读中国军队的行为,处处制造舆论陷阱,早已形成固定成熟范式。采访对象优选符合自己立场观点官员学者,报道组织前置符合己方立场的文字扩大“首因效应”等,在客观、独立、平衡、专业的包装外衣下,西方主流媒体不断强化着自身的偏见。

我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美西方主流媒体人人过度渲染航母下水时机考量,有意强贴半岛、南海问题。通过有意前置背景信息,“理所当然”“主观臆断”地对我航母下水时机归因,以此为切入点极力渲染我“升级周边局势”的论调。27日,BBC开门见山称,“它的到来夹在美国和北韩的激烈修辞之间,以及南中国海的持续紧张局势之中”,并将航母下水纳入文末“朝鲜半岛紧张态势时间表”之中。英国《每日邮报》煞有介事称,“当特朗普在担心战争的情况下,向朝鲜半岛派遣了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和导弹防御系统时,中国下水了第一艘国产航母。”日本《朝日新闻》在报道开头中也直言,“朝鲜正在准备进行核试验,美国军方将在朝鲜半岛海域派遣一艘核动力航母,形势紧张。而中国此时下水了第一艘国产航母。”

另外,国际舆论将国产航母下水议题顺势延伸为“中国军力扩张”,借机热炒“中国军事威胁”。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的学者成为媒体报道座上宾,相关观点被主流媒体频繁引用。如学者伊恩·伊斯顿关于“中国在南海的扩张主义行为及其侵略台湾和日本安全的积极性,已经形成了一个几乎没有国家相信北京有良性动机的局面”的系列表达,获得路透社、《华盛顿邮报》等转引。兰德公司中国军事问题专家蔡斯的“外界很可能把最新下水的航母视作中国想要成为地区最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的又一证据”“这尤其令印度的安全专家担心,因为他们已经对北京在印度洋的野心感到忧虑”等言论也被美国媒体长篇报道。美国新美国安全中心专家帕特里克·克洛宁的“每建造一艘航母,中国都传达出信号,宣告它在各邻国中间无可匹敌”的阐释信息,也成为了《纽约时报》的头条。日本《产经新闻》称,中国航母下水是为了“扩大全球的军力展示”。

不难发现,美西方媒体报道中已用航母下水和朝鲜半岛问题“关联紧密”“针尖对麦芒”来起音定调,势必会影响并引导媒体报道、智库分析的舆论方向,且很快会蔓延至国际社交媒体。“航母下水”“朝核问题升级”“美国域外干预加强”以及现实“三角角力”的舆情棋局,增强了潜在舆情风险滋生的可能性。

为此,必须要研判梳理完善“舆论陷阱库”,及时发现新出关联报道,预组信息澄清事实,消解国际舆论伺机大肆炒作“中国军事威胁”,有力拒止其将“国产航母下水”议题引向半岛、南海问题方向。国际舆论引导过程中,要特别注意加强国内民意表达的舆情监测,妥善处置刻意关联朝鲜半岛问题的微博信息、论坛言论、微信公众号自媒体报道等,特别是对“战争箭在弦上”“国产航母信不信得过”等敏感信息,及时疏导,防止国内舆论向国际舆论场外溢,引发二次解读,诱发次生舆情危机。

三、活用“辽宁舰下水”引导实践中的经验规律,科学提升引导效果

由于存在背后势力专业炒作,网络推手账号营销,事件攸关方引导低级出错等诸多不可控因素,网络舆情发展衍变常常瞬息万变。舆论引导工作因此也更多依赖临机处置和参考过往类似议题引导经验。

对比研究发现,“首艘国产航母下水”和“辽宁舰下水”的国际舆论处境相似,舆论引导经验规律均可有效转化。从外部舆论环境看,此次首艘国产航母下水和2012年9月“辽宁号”航母下水,面临相似的国际舆论态势:当时日本政府因宣布“购岛”引发中日钓鱼岛争端升级,占据国际主流媒体亚太版半壁江山;从初期舆情走势看,前期议题延展和负面言论聚焦,均瞄向“大国霸权”“对外军事力量扩张”等;从炒作中国航母的手段方法来看,二者存在“背景知识添加”“热点焦点关联”“国内言论二次解读”等固定范式。对此,可从“辽宁舰下水”引导实践中汲取经验,更加科学推测和预防舆情风险,做足舆论斡旋准备,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做好信息释放。

“辽宁舰下水”后期舆情发展也表明,社交媒体平台的话题持续度更高,会逐步成为受众热议讨论的首要平台,自然也容易变成舆情热点生成地。近些年“英国脱欧”“美国总统大选”等舆情事件发酵规律也不断表明,社交媒体平台是国际舆论生成的核心渠道。当前,航母下水信息依然呈现平稳分散分布状态,信息条数多,爆款信息少,敏感信息舆论风暴点尚未出现。对此,必须尽快协调调动我国际主要社交媒体账号资源,传播官方解读信息,转发第三方对国产航母正面评价内容;发挥亲华媒体、学者的“第三方权威性和信服度”,策划邀请其对我国产航母下水发表评论,多方着力削减中国军事威胁论调。

舆论引导实践过程中,首先要始终遵循社交媒体信息传播规律,主动设置兼顾知识性、趣味性且符合国际受众习惯的多样化议题,比如可重点推送“国产航母研发中的故事”“首艘航母的官兵遴选配备”“与世界旗舰航母的战斗力参数对比”“新建航母的效能提升”等内容。其次,在面对多样、敏感性网民关切中,要大方得体正面应对,创造时机传递权威信息。4月27日,国防部直面国内网民关注“航母命名”话题,以“首艘国产航母命名不是‘皮皮虾号’”的诙谐回应,不仅巧妙“关心”热心网友自发为航母起名的投票行为,体现出军方对军迷的用心,更巧妙阐述了我海军舰艇命名规则,成为社交媒体引导的绝佳案例。再者,要用心做好国内大量深度报道的择优翻译和推送,全力打造国际社交舆论场的“头部内容”,依靠及时信息公开和理性专业分析,赢得社交媒体用户信赖,夺取社交舆论场信息主动权。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教员、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