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新闻合为时而著

作者:■张旭航

文章合为时而著,新闻作品作为记录时代的独特文体,也必须回应时代关切、承载历史使命,为时而著是其基本要求。刊登于《前进报》的人物通讯《旅长原本是师长》,正因为聚焦军队改革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在最合适的时机推出,才成为一篇颇有影响力的新闻佳作,斩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和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其酝酿、打磨以至面世的过程,值得回味和借鉴。

面对编制调整改革,原某摩步师师长付文化高职低任,带出呱呱叫部队———

旅长原本是师长

●胡君华刘建伟

初冬的松花江畔,银装素裹,铁骑轰鸣。

应用射击、越障驾驶……干净利落指挥一连串实战化课目演示过后,第16集团军某机步旅旅长付文化又当起解说员,熟练讲解各主战装备性能。这幕场景,让前来观摩的法国三军参谋部高等教育部部长杜思图中将由衷赞叹。

“这个旅长原本是师长!”当听说付文化是在体制编制调整中由师长改任旅长时,杜思图竖起大拇指:“我为你们部队有这样忠诚的指挥员感到羡慕!”

前年年底,部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某摩步师撤编改成两个旅。“编制调整只有一个月时间,谁走谁留、谁去哪儿,大家想法都比较多,工作难度很大。”集团军原副政委邵忠海回忆说,当时师政委刚到任才半年,全师的大事小情,师长付文化都得操心。那段时间,他整天找官兵谈心,很少回家。

听到整编的消息,付文化的亲朋好友都替他着急,大家说,你整天忙工作,咋就不知道考虑考虑自己?当时,付文化任师长已经两年,部队带得呱呱叫,被四总部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师,个人发展势头非常好。没想到,体制编制调整就赶在这节骨眼儿上了。

付文化面临两个选择:是平职到集团军任副参谋长,还是留在部队高职低配当旅长?不少人劝他:“你任职经历已经够了,到集团军当副参谋长压力不大,还不影响提职;而留在部队当旅长,不仅责任重大,说出去也不好听,而且发展容易受限,你可得想好了!”

新组建的机步旅,信息化含量很高。上级反复考虑,必须挑一个对部队熟悉又能力强的旅长。在集团军范围内,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让一个师长去当旅长,他能接受吗?邵忠海感慨地说:“没想到,我代表组织找他谈话,他二话没说表示同意,坚决服从组织决定,留下当旅长!”

得知消息,不理解的人占了多数:你当师参谋长、副师长,在副师岗位上整整干了6年多,好不容易当上了师长,这两年工作兢兢业业,成绩没少出,咋又回到了旅长岗位?

“这些年,组织把我从学员培养成师长,送我到陆军指挥学院和国防大学深造,还特意派我到德国留学……没有党的培养就没有我的今天。”编制调整动员大会上,付文化第一个走上讲台,用亲身经历给大家上了生动一课:“越是涉及个人利益,越能考验一个人是否对党忠诚。咱不能跟党提条件!”

官兵至今记得,2013年12月6日,机步旅组建大会上,一向刚毅的付文化竟流了泪——当他从军区领导手中接过军旗时,泪水夺眶而出。

“这泪水,既是对老部队撤销的不舍,更是对新部队组建的激动。”付旅长告诉记者,那一刻,他对上级党委将他放在旅长岗位有了更深的理解:红军时期,为了革命需要,军长可以去当团长;在我军加速转型发展的今天,为了实现习主席提出的能打胜仗要求,牺牲点个人利益又算得了什么!

“师长坦然当旅长,我们还有啥可说的。”编制调整期间,大批干部需要交流,不少人家在驻地,都不想去外地,走留矛盾十分突出。原本以为工作肯定很难做,没想到全都很顺利。

相比师长的工作来说,旅长更强调面对面指导。付文化一上任,就带领机关深入一线,一个营连一个营连蹲点,一个班排一个班排帮带。不少战士说他:“戴着师长的衔,干着旅长的活,操着营连长的心。”如今,他不仅能叫出全旅干部的名字,还和很多战士成了好朋友。

“在班子里,付旅长年龄最大、兵龄最长。”旅政委王忠文坦言:编制调整前,他任师政治部主任,是师长付文化的部属。刚开始,他心里有顾虑,始终放不开手脚。没想到,付文化任旅长后,不仅不摆老资格,反而处处维护他的威信,始终摆正自己党委副书记的位置,积极出主意、想办法。

编制调整后,付文化的外甥女婿丁喆恰巧在旅保障部任参谋。小伙子研究生毕业,工作干得很出色,多次被评为优秀机关干部、优秀党员。考虑到丁喆副营已经第四年,今年又空出了5个正营岗位。机关几次报他提职,都被付文化压了下来:“部队编制调整后,许多干部需要安排。虽然丁喆表现优秀,但他是我亲属,所以要往后排。”

“部队规模小了、人数少了,但挑战更多了、担子更重了。”付文化深深懂得,从摩步师变成机步旅,作战样式发生了根本变化,官兵的能力素质必须水涨船高。为此,他一边带头钻研相关信息化作战知识,一边派出官兵前往厂家、院校和部队参观见学。任旅长一年,他不仅个人在军区考核中夺得想定作业第一名,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全旅还培养570多名各类专业骨干,为新装备储备了大量人才。

记者采访结束时,恰逢该旅官兵驾驭列装不久的新装备开赴寒区搞演练。抚摸着新型战车,旅长付文化兴奋不已:“无论党把我放在哪个位置上,我都要尽最大努力,带出一支让党放心、能打胜仗的铁甲劲旅。”

(刊于《前进报》2015年12月11日一版头条)

编辑随感

这篇人物通讯从创作到修改、见报,历时约半年。半年打造一篇稿件,看似效率低、时效差,但见报后却引发强烈反响,且在新闻奖评选中也受到青睐。作为这则新闻的编辑,回顾编发过程,对如何把握新闻宣传的时、度、效有新的体会和认识。

一、新闻作品也有最佳“窗口”

火箭发射要挑选“窗口”,如此才能在最合适的时机将航天器送入太空。新闻作品同样有发稿“窗口”,选好“窗口”,对于一篇新闻作品能否收到预期的传播效果至关重要。

当时,军队改革还在酝酿阶段,“师改旅”对于必将载入史册的改革而言,只能算是小小的前奏。在前奏阶段推出这样一篇人物通讯,其新闻价值、指导意义等都会大打折扣。笔者据此向社领导建议,不求快而求最佳发稿“窗口”,待军改启幕后再择机刊发此稿,得到采纳。

当年11月底,随着军队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刊发这篇稿件的最佳“窗口”随之到来。恰如当时预期的一样,这则新闻见报后果然好评好潮,一位将军读后称赞其“为时而著的新闻佳作”。在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和中国新闻奖评选中,评委也对此稿的刊发时机和产生的影响大加赞赏。

二、盛妆出场需要精心“扮靓”

《旅长原本是师长》的内容很精彩,但只有先吸引读者的目光,让其注意到、读下去,才能领略这种精彩,也才能取得传播和引导的效果。因而,精心“扮靓”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题好一半文,这篇通讯标题的确定经过了反复推敲,最终选定“旅长原本是师长”。简洁明快,既涵盖了主要的新闻事实,又能引起读者兴趣,吊起读者胃口——这个人为什么由师长变成了旅长?是因故降级还是另有原因?让师长当旅长能积极完成本职工作吗?这些都是这短短7个字传递出的信息。可以说,这个标题言约而意丰,有韵味、有嚼头,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为了使精彩故事与深刻道理相得益彰,笔者为这则新闻配发了题为《做改革的坚定践行者》的短评。为了直观生动展示主人公形象,又精选配图。在这则新闻的“扮靓”过程中,凝聚了集体的智慧,社领导和版面上的同志拿出一版头条位置,反复设计版式和栏题,一切都为让这则新闻盛装出场,牢牢吸引读者目光。

三、愈品愈香来自匠心“酝酿”

如前所述,这篇人物通讯因要等待发稿“窗口”,编辑时间充裕,可以“慢功出细活”。

比如,见报稿中“不少战士说他:‘戴着师长的衔,干着旅长的活,操着营连长的心。’”这段话,是笔者与作者交流时得知的一个细节,进而添加到稿子里面去的。见报后,有读者打电话来说:“出自战士之口的话最生动,一下子就把主人公的处境和状态写活了。”

鲁迅曾说:“好文章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改出来的。”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也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作为编辑,应该有精品意识,对新闻作品精心“打磨”、细心“推敲”。如今,全社会都在倡导工匠精神,编辑也应以此打造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新闻精品。

(作者系人民陆军报社三编室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