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新闻评论应摒弃“江湖痞气”

作者:■陈海锋

新闻评论是引导思想舆论走向的一面“旗帜”。新闻评论需要政治高度和硬度,也需要思想深度和厚度,更需要情感温度和浓度。互联网时代,人人手握“麦克风”,人人可当“路边社”,人人皆为“评论家”,只是评论表达角度不同、抒发途径不同、发声渠道不同罢了。

然而,众声喧哗下的新闻评论,一旦沾染弥漫“江湖痞气”,必如脱缰野马,既桀骜难驯、易放难收,又扭曲心智、惑人心神。那种碎片化的捕风捉影、怪论奇谈,很难让人形成深度思考;那种骂街式的横眉冷对、强词夺理,很难令人形成思想共识;那种挑衅式的嬉笑弄骂、嘲讽戏谑,很难使人形成情感共鸣。更令人反感的是,那种披着“正能量”的外衣,扣帽子冤枉人、板着脸教训人、傍着腰指责人的所谓“评论檄文”偏离正常的轨道,很难品味出正能量。

文贵理性,文贵思辨,也难在理性,难在思辨。新闻评论应从放大正能量、消解负价值的方向考量,在尊重新闻事实的基础上,经过理性客观的深入思考,形成鲜明理智的观点,既明辨是非又激浊扬清,既爱憎分明又扬善抑恶。那些聚焦舆论主题、凝聚主流民意、传播正道正义的新闻评论,让主流声音更响亮,让思想舆论更理性,奏响了思想舆论正能量的最美篇章。

新闻评论需要正直的笔性。笔下有气度,笔下有性格。鲁迅先生为雷峰塔倒掉而写的两篇著名杂文《论雷峰塔的倒掉》和《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以清晰的界限、明确的是非、热烈的爱憎,集中阐明了“历史规律不可抗拒”这个颠补不破的真理。一篇文章若笔性正直,就立起来了、挺起来了,就有了价值、有了生命,新闻评论犹然如此。然而,当今一些新闻评论“品味”不正、“品性”不纯、“品行”不端,成为批评对象“标签化”、批判范围“扩大化”、批驳言辞“夸大化”的“评论婊”。殊不知,那种借文表不满、借话发怨恨、借机泄私愤的所谓新闻评论,只不过是“唠叨话”,充其量是“牢骚文”,有表无里、有气无力、有皮无骨。笔性决定文风,气度决定格局。新闻评论理应以最正直的文字表达、最真实的情感触觉、最坚韧的文风品格,来触动读者的“思想软床”,来触发读者的“情感味蕾”,来触及读者的“心灵脉搏”,凝聚起主流思想舆论的磅礴力量。

新闻评论需要理性的笔法。理性是新闻评论的生命,也是评判其好坏的基本标准。新闻评论强调的是对社会现象和新闻舆论的客观批判和理性思考。2012年,《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宁要微词,不要危机》成为网络热文,掀起了“理性看待全面深化改革”的网络大讨论,在网上很好地凝聚起强大的改革共识和改革意志,激发出强大的改革热情和改革精神。这就是新闻评论的力量,也是理性思辨的力量。网络时代,我们更需要真实和理性的网络声音,我们更呼唤思辨和坚挺的新闻评论。然而,网络里各种肤浅的、错误的、偏激的观点依然大行其道,有的甚至为了博人眼球,臆造臆测,胡言乱语,引来一群人云亦云、随声附和的网络“跟屁虫”,从不问青红皂白、从不管来龙去脉,只管私下加工加料、添枝加叶,甚至成为妖言惑众的“谣棍儿”。炫彩夺目、纷繁芜杂的网络段子背后,不妨多听听理性的声音。只有坚持独立思考、摆脱狭隘认识、拒绝浅陋思想,才能让新闻评论廓清思想迷雾,以正义理性之声驱除噪音杂声,让主流声音更响亮。

新闻评论需要遒美的笔力。遒美,意为劲健优美。新闻评论不是哗众取宠的“虚花儿”,也不是刻板说教的“老夫子”。古代政论散文中的经典名篇《过秦论》,之所以能传诵不朽,正在于其见解深刻、见地非凡又极富语言美、形象美和构思美,塑造出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产生极其强烈的思想感染力。如今,无论是以“侠客岛”“澎湃新闻”“中青评论”等为代表的新闻评论“幽默调侃派”,还是以“钧正平”“东正平”“人民武警”等为代表的新闻评论“端庄严谨派”,总能用既优美耐读又劲道耐思的新闻评论“美文”,触及到人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总能让人产生思想上的同频共振。笔头千钧重,笔下斥方遒。新闻评论就应以平民化的角度、个性化的语言和锐利化的观点,以广大网民喜闻乐见的审美品格和表达方式,来吸睛、夺眼球、浸心根,既迎合广大网民的思想需求,让更多的主流声音深入民心,也引导主流思想舆论,积聚起裂变传播的正能量。

(作者系武警广州指挥学院政治部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