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美军打击ISIS的社交媒体行动探索

作者:■周洋

提 要:近年来,网络恐怖主义进入恐怖主义3.0阶段,对于以ISIS为代表的恐怖主义组织的挑战,美军开始发展社交媒体行动战略与策略,推动媒体行动与军事行动从“嵌入化”向“一体化”转变,实现常规火力与信息火力的同步化,力图赢得“军事行动”与“观念之争”的双重胜利。

关键词:美军;ISIS ;社交媒体行动;反恐作战

近年来,随着信息科技尤其是移动科技与智能科技的发展,网络恐怖主义进入到虚拟恐怖活动与现实恐怖活动相结合、信息行动与组织形态高度匹配、政治诉求与领土诉求相结合的恐怖主义3.0阶段。对于以ISIS为代表的恐怖主义组织的挑战,美军开始发展社交媒体行动战略与策略,推动媒体行动与军事行动从“嵌入化”向“一体化”的转变,实现常规火力与信息火力的同步化,力图赢得“军事行动”与“观念之战”的双重胜利。

一、 打击ISIS指挥控制系统,强化对社交媒体的管控

针对ISIS在互联网空间实施的恐怖主义活动,美军从军事作战层面开始谋划,加强对ISIS指挥控制系统的“实体打击”与ISIS社交媒体账号的封控,旨在瘫痪ISIS在互联网上的行动能力。2016年初,根据美国国防部部长阿什顿·卡特的授意,美军网络司令部开始对ISIS的指挥控制系统展开网络攻击,切断其指挥控制链条,以期“使其网络超出负载而无法使用,中断或扰乱ISIS的指挥控制,以使他们在网络通信方面失去信心,美国军方所做事情是切断他们对武力、经济和人口的指挥和控制。”美军掌握网络武器并开展网络攻击并非秘密,但此次行动是美国政府和军方首次公开宣布将网络攻击作为军事行动中的有机组成部分。通过网络攻击,美军希望对ISIS的通信网络以及宣传和招募网络形成打击和遏制。美军还针对网络行动中出现的不同声音进行回应,指出,美军有能力在不影响情报收集的情况下加大对ISIS的网络作战,并且会小心避免对民用网络或其他重要设施系统网络的影响。此外,根据美联社报道,美军还加大对ISIS用于传播信息的高科技加密技术的破解,以期重新掌控其在互联网空间的主动权。

对于ISIS利用社交媒体开展舆论宣传、人员招募以及资金流转等行为,美国政府和美军进一步加强同互联网企业的沟通与合作,寻求解决之道。2016年1月8日,美国政府和军方同Facebook、Twitter、Google等大型互联网企业高管召开会议商讨遏制极端恐怖主义思想传播的方法,并且寻求通过社交媒体平台搜寻与逮捕相关恐怖主义组织嫌疑人。召开此次会议的目的是因为此前不同的互联网企业对于暴恐信息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的“容忍度”有所不同,导致了ISIS的信息仍然能在网络空间流动,造成了较为恶劣的影响。美国政府和军方希望通过加强同互联网企业的合作,采取措施破解极端组织利用加密技术传递信息的方法,加大极端组织在社交媒体空间开展舆论鼓动和进行恐怖主义分子招募的难度,并鼓励和帮助他人创作、发表和传播反对极端主义思想的内容,达到削弱极端主义组织影响力的目的。对于如何在“信息管控”与“公民隐私保护”之间寻求到平衡点,需要美国政府、军方同互联网企业共同努力与相互制衡。

二、开发社交媒体的军事功能,推动社交媒体行动同军事行动的深度融合

社交媒体是把“双刃剑”,ISIS利用社交媒体大打舆论战的同时也会出现暴露组织系统、人员信息、地理方位等关键信息。美军同情报部门合作,商议如何在打击ISIS网络系统的同时,对有价值的网络节点或社交媒体账号进行有目的性的保留并长期进行跟踪以获取更大价值的情报。根据美国“国防科技”网站报道,美军位于佛罗里达赫尔伯特空军基地的361号情报监视和侦察小组在梳理社交媒体信息时发现有ISIS成员在其指挥部门前发布了自拍照,该小组根据自拍照提供的环境信息迅速进行坐标定位,确定了ISIS在伊拉克以及叙利亚总部大楼的情报,并引导3枚导弹直接摧毁其大楼。从ISIS成员发布自拍照到美军实施军事打击,整个过程只用了22小时。

除了将社交媒体视为情报来源,加大定点打击的力度外,美军还加紧推动社交媒体行动战斗力的生成,开发社交媒体的作战功能,实现社交媒体行动同军事行动的深度融合,期望在未来的小规模战斗或低烈度冲突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2015年10月22日,美军同库尔德族部队联手,展开了哈维杰监狱营救计划。此次行动中,美军开始有意识地整合军事行动和社交媒体行动,期望达到“1+1>2”的整体效应。从军事行动方面来看,联合部队于22日凌晨攻入ISIS驻伊拉克北部的哈维杰监狱,营救出70名即将被ISIS处决的人质,击毙20名ISIS成员,并俘虏了5名ISIS人质,美军损失了一名三角洲特种部队成员。在顺利完成军事行动后,美军随机展开社交媒体行动,澄清外界质疑,放大胜利战果,打击ISIS的气势。美国国防部新闻秘书库克在随后的通报会上“否认了美国要加强在伊拉克的角色”,指出“此次行动是经国防部部长卡特授权,强调美军是在库族部队提出支援后才特意策划并执行。”此外,哈维杰监狱营救行动的全程被一名库尔德士兵用头盔摄像机录制下来,并于24日在库尔德的媒体“Rudaw”进行播放。此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引发“病毒式”传播,仅在5天内就有超过120万的浏览量,这个数量是美国国务院在社交媒体上投放的最受欢迎的视频点击量的10倍以上。这段视频之所以得以“疯传”,是因为它符合了“病毒式”传播的几个关键要素:“时间短(4分钟),震撼人心的影像,能够产生观看电影《刺杀本·拉登》一般的文化共振以及一个真实而富有情感的故事。”“病毒式”传播的背后是美军在Twitter上对其6个反恐账号的强力运营,这些账号不仅大力推送营救过程的视频,而且还通过加入“标签”的方法扩大信息的传播。根据一款名为Tweetbinder的分析软件提供的数据,这6个账号就营救视频在一周内推送了843条相关推文,到达的受众数为711313人。此次的“发声”可谓非常有力,因为这是首次阿拉伯和穆斯林民众公开表达对ISIS暴行的不满以及对美军的感激之情。

三、虚拟战场开展意识形态之争,旨在打赢“叙事之战”

美军在《指挥官战略传播手册》中提出过“叙事之战”的概念,指的是“军队不仅在战区还要在国内,为冲突构建有利的理由和可能的后果,才能有效反击敌方的叙述。”在社交媒体时代,象征性的信息致胜,在特定的语境下可能产生与火力打击类似甚至更大的战略效果,这推动着美军在作战思维与方式上的适应与转型。从ISIS的角度来看,该组织不仅依托社交媒体建立起庞大的信息作战网络,而且还建立起自己的叙事框架。从宏观的叙事框架来看,ISIS提供的是“穆斯林(逊尼派)正在遭受迫害和杀害,而我们(ISIS)能提供解决之道”的话语框架。这样的叙事框架因为存在现实基础而使得美军在短时间内难以寻找相对应的叙事框架同其抗衡。从社交媒体的叙事表达来看,ISIS开始强化“品牌”意识与“运营”思维,努力使ISIS的文化与符号传播变得“流行”起来。极端主义“寻找到这样一个真空地带,他们开始将ISIS包装成代表一种生活方式的品牌,类似于苹果、诺基亚打造的文化品牌一样。”在一些极端恐怖主义分子眼中“ISIS就是朋克摇滚、头巾代表着自由、胡须则是性感的代名词。”从意识形态的叙事对抗上来说,ISIS直指“脆弱”的穆斯林心智,有学者指出,“这不仅是对暴力的诉求,很明显,这也激发了特定穆斯林民众心中的渴望、希望、梦想,以及内心最深处对于信仰的认同以及自我价值的实现。”

在同ISIS的宣传对抗中,美军的科技与武器装备并没有决定性的优势。美军科德威尔将军指出,“网络新媒体在刺激非传统对手操纵规则的同时,也超越了传统规则本身。由于叛乱活动和恐怖主义组织巧妙地操纵媒体作战空间来获取优势,参战人员会努力把信息变为武器,努力改变国内和国际民意,巧妙运用心理战来抵消作战部队在实体战场获得的战果。此时,网络媒体比装甲师更具致命性打击能力。”美军已经开始注重挖掘社交媒体的功能,除了重点开发社交媒体在形象宣传、社区关系维护、网络舆论引导等公共事务方面的效能外,还加大开发社交媒体的军事用途与作战功能,加速社交媒体在情报搜集、网络舆情监控以及网络心理战等方面的实践应用。目前,美军正将社交媒体作为新武器纳入信息战略中,加速推进社交媒体进程。从叙事框架来看,美军主要采取的是对抗式的话语表达,围绕揭露ISIS的“恶行”开展主题式的宣传运动,譬如揭露ISIS的治理不善、虐待妇女、强化叛逃者的自叙等。从信息的收集与准备来看,有专家指出,需要加强美军军事行动中视频素材的伴随纪录,能够为受众提供真实的、第一手的,并能够引发文化与情感共鸣的素材。从信息发布的角度来看,开始改变完全由官方主导的发布向官方与非官方机构合作的方式转变,支持和培育反恐领域的NGO组织和媒体初创组织。从社交媒体用户的培育来看,重在培养和增强全球网络反恐信息使者,面对极端恐怖主义思想与行为时能够在社交媒体空间形成“自组织”,发出反恐的声音。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