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强军路上 我用笔战斗

作者:■于智杰

略显白净的脸庞、胸前挂着大相机、口袋里揣着笔和本,有文采很文艺,这是初入军营时我对宣传干事的印象。从士兵到军校学员,我一直觉得“当兵就要舞刀弄枪,天天憋在屋里写稿子多没意思”。直到毕业后许久,还被一些偏见所左右,诸如搞新闻没前途(不再单项立功),天天熬夜太辛苦,空喊口号没啥用等等。然而,阴差阳错的一次集训使我走上了宣传报道这条路,由衷的欣喜让我觉得:宣传报道同样是战斗。

照葫芦画瓢是捷径但不是法宝。初到省军区宣传处新闻报道组时,自己对宣传的认识还只是停留在新闻稿的层面,对新闻稿的了解也是知其表不知其里。老报道员商干事给我分配了两项任务:一是打杂,哪位干事忙不过来我就要顶上去,下发通知、筹备党委中心组学习、设置场地等等;二是读书看报,《解放军报》《新闻函授》《漫话通讯写作》《军事记者》,以及原济南军区《前卫报》是必读项目,每天还坚持剪报、做札记、写体会,一个多月过去了,投向新闻媒体的稿子如石沉大海,让我失落不已。

商干事看出了我的苦恼,安慰我说不要着急,先学会走才能够跑,并教我“照葫芦画瓢术”:首先确定一个主题,尔后找到与这个主题相关的新闻稿,研究别人的写作角度、标题拟制、行文结构、语言特点等,最后再着手开写。这是从实战中得来的经验,简单直接有效,一周后我的第一篇豆腐块《封封家书激励新兵斗志》在《山东国防报》发表,顿时有点满血复活的感觉,脑子也变得活起来,渐渐地学会了发现新闻点。

点问题比说好话更有意义。按照“宣传就是说好话”的思路写了几篇稿,感觉很空洞,自己又有些迷茫。宣传处副处长卢军跟我谈心时说,报道员不能只写表扬稿,要树立问题导向意识,点问题不是揭短亮丑,而是更好地指导工作,提升部队战斗力。要找问题首先就必须研究工作,闭门造车肯定是行不通的。领导的思路、机关各股室的业务、基层官兵的反映,方方面面都要了解到,从大局着眼,从小处下手。每次动笔前都扪心自问:大的背景是什么,目的是什么,面临的矛盾问题是什么,通过哪些具体的措施来解决,能治标还是治本……就这样,随着写作思路的清晰,我的工作思路也渐渐明了,虽然只是宣传干事,但我觉得自己能够胜任的岗位变多了。训练预备期,团里组织“五会教练员集训”,我并没有从训练氛围多么浓厚、组织多么严密、优秀率有多高开题,而是从集训存在的问题入手,写如何发扬军事民主、怎样解决老大难问题,没多久,一篇题为《心思放在带兵上》的通讯在原济南军区《前卫报》二版头条刊登。

求真务实是宣传工作者应有的品质。真实性是新闻的生命,脱离真实,就算写出了花也白搭。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把没有做的事说成已经完成的,把已经出现的错误当成存在的隐患来写,甚至闭门造车、胡编乱造。懂行的稍微一看就知道是假的,长此以往也就没有了公信力,“狼来啦”的故事就会重演。前段时间网络又疯传几篇失误报道:“哑巴说话”“死人砍人”等等,尽管相关媒体主动发声承认错误,但是如此低级的错误,绝非粗心大意、把关不严就能推卸责任的。在受众眼里这俨然成了一个笑柄,若不重视,新闻的真实性、可信度又剩存几两呢?作文如做人,再着急的稿子也要仔细核实,再繁琐的数据也要认真统计,能当面采访的尽量不用电话代替,能亲历的就避免事后回访。

时刻扛起坚守舆论阵地的责任。思想是行为的先导,而宣传可以改变人的思想。近年来,一系列的“颜色革命”无不从文化扩张和渗透开始,那些“汉奸代理”,所谓的“网络大V”,利用自身的名气,通过各种途径不断地歪曲历史、解构崇高、恶搞英雄、污蔑领袖等,犹如精神世界的雾霾,扰乱了人们的认知和判断。人的思想之田,不种庄稼就会杂草丛生。同样,不去宣传积极向上的东西,各种猎奇八卦就会抢占头条,追求利益的表象背后是对民众的“思想改造”,对人心的争夺、信仰的瓦解及党和军队的离间。

强军路上你我同行,与敌交锋、并肩作战。宣传不是只有表扬更应当有批评;不是只对故事作叙述,而应当有对部队建设的思考。报道员首先是战士,当裹着糖衣的炮弹再次袭来时,我们更应保持清醒的头脑,率先坚决还击,坚守舆论阵地。

(作者系32122部队宣传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