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新闻路上踏歌行

作者:■张旭

一首歌,一次缘,一条路,一段情。美妙的歌声能给人们带来希望,有音乐的地方就有梦想。我的新闻路程如同一段音乐之旅,一个个奇妙的音符陪伴着我演奏出一曲曲动人歌谣:时而低声轻吟,时而高亢激昂,时而美妙动听……从战士报道员到新闻干事,从报纸到电视,从广播到网络,伴随着汗水与艰辛,我这个新闻后学,开始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前行。

彷徨、无助、寂寞……新闻旅程开启之初,这些词几乎一直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活跃跳动。

我第一次与新闻邂逅还是从广播开始的。我入伍后,一有时间就给团广播站投稿。宣传股的同志从来稿中发现,我的文字基础尚可,就把入伍第一年的我借调过去帮忙,负责广播稿的校对工作。这项工作虽然枯燥,但我还是在不断找寻着文字的魅力。那散发着墨香的一个个文字宛如跳动的音符,奏唱的是美妙的强军战歌,对于初入军营的我是满满的正能量。不久,我开始尝试在报纸和网络上撰写稿件,那段时间最期待的就是编辑老师的回复,最渴望的就是稿件见诸报端。

起初只是想通过键盘记录下自己的成长,但随着几个小稿在全军政工网上发表,我听到了自己奏响的“新闻战歌”。军校期间,一篇萝卜条大小的《课堂上的迷彩达人》在《解放军报》的《中国军校》版面刊发。这篇刊登在全军第一报上的稿件,让我坚定了在新闻写作道路上走下去的信念。来到被誉为“新闻富矿”的基层,我发现想从纷繁复杂的工作中发现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的不仅仅是思考,更是俯下身子、踏踏实实地付出。

2015年12月,团里的报道力量青黄不接,媒体上单位见稿寥寥无几,我临危受命负责团队宣传报道工作。报纸、广播、网络、电视,哪一项都不轻松,压力是我军旅生涯中前所未有的。在昼夜撰写稿件的同时,给领导建议拓宽报道渠道,开展群众报道工作。采取分类别集训、重点培养的方法提高基层营连的报道员素质。经过一年时间的努力,单位报道工作不仅有了起色,还打了翻身仗。

学习之路是一次军旅。从刚开始的摸爬滚打,到后来逐渐步入正轨,我收获了很多人生财富,我把这些财富都当成自己的“无价之宝”,好好封存珍藏,为了高飞到那一片引发无限遐想的新闻之巅,去追寻那份属于新闻人自己的感动。

2016年夏季,长江流域发生了自1998年以来最大的洪水,数十万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在接到抗洪抢险的命令后,我毫不犹豫跟随先遣分队第一时间到达灾区一线。汛期的大堤潮湿闷热、酷暑难耐,洪水夹杂着上游漂来的杂物,浑浊不堪。但突发事件的报道拼得就是时间,条件虽然恶劣,丝毫不影响我第一时间将救援情况反映出去的决心。白天,我上大堤、下河道,奔赴各个救灾点位采写感人线索,晚上听着洪水拍打堤岸,通宵达旦、忍受蚊虫叮咬撰写稿件。

在淮河支流的史河大堤上,面对大堤随时都有溃口的危险,我干脆将相机和电脑搬到了大堤上,现场撰写稿件,随写随发。这一侧,洪水不断拍打着岌岌可危的河堤,另一侧,我在抢时间一刻不停编发稿件。当晚通宵撰写的长达2000字的通讯《抗洪一线,又见当年子弟兵》隔天被《人民陆军》以半个版的篇幅刊发。后续跟踪报道也分别以消息、通讯、图片和任务特写的形式在《解放军报》显著位置刊发。无论是在抗洪大堤还是在浪涛滚滚的江面;不管是在山体滑坡现场还是灾后重建的战场;即使是在救灾转场的路上,我也不忘通过手机来编写实时动态,通过各大主流媒体客户端及时推送救灾资讯。

抗洪一线的战士异常辛苦,我心里清楚:当我把镜头对准他们的时候,是一种无声的鼓舞,稿件的及时发表更是一种有声的肯定。撤离灾区的那天,官兵们为了不打扰受灾的人民群众,决定凌晨出发。我抓住这一难得的新闻点在回撤的路上撰写《奋战14昼夜,班师静悄悄》在《解放军报》二版显著位置刊发。整个抗洪抢险,我只是用一名记者的角度去客观记录了能看到的感动,但组织却给了我很高的荣誉,给我记了三等功。

新闻路上,一路的摸爬滚打、跌宕起伏、荆棘满布,我硬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两年来,我先后参与抗洪抢险、2016确山A实兵对抗演习、迎接维和烈士李磊、杨树朋回国仪式等多项重大任务宣传报道,有欢乐、有悲伤、有苦涩、也有感动。加班,写稿,投稿,退稿,上稿, 在发现、记录新闻的征程上,没有白天与黑夜,有的只是对新闻的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