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闻路上的“模范战士”

———记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长江系列)获得者王健
作者:■雷铁飞

人物简介:

王健,宁夏日报报业集团编委、报业发展研究部主任,高级记者。历任《宁夏日报》新闻摄影周刊《时代聚焦》常务副主编、摄影部副主任、总编室副主任、摄影部主任、《华兴时报》总编辑。独立完成过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全国两会等重大时政新闻的采访任务。多次圆满完成中央领导来宁考察的采访任务。作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唯一的注册记者全程采访了北京奥运会,采写的《刘翔,快乐着你的快乐,忧伤着你的忧伤》被北京奥组委官方报纸转载。2000年以来多次获宁夏新闻奖、全国党报好新闻奖、首届中国报纸图片编辑金烛奖。2003年,作品《固原羊只上“夜班”》获中国新闻奖,2016年获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长江系列)。

“每天微笑一两次,少吃三四口饭,写五六百字,读七八页书,走十公里路。”未见王健,便得知他有一个雷打不动的“小目标”。尤其是13年如一日,每天走十公里路,看似简单枯燥,却折射出他的恒心和毅力。

走近王健,与他一同回望其新闻历程,觉得更像是冲锋陷阵的“战士”,在追逐新闻的路上,永远保持着行走、思考的姿态。

“拼命三郎好小伙儿”

说起“战士”,王健身上确实有股敢打敢拼的“兵味儿”。2002年11月,他紧急受领任务,随党的十六大宁夏代表团进京采访。这既是《宁夏日报》第一次接受如此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也是进报社不久的他头一回扛起这么重的担子。

采访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由于临时动议,王健没有领到大会采访证,拿着借来的一台数码相机就匆匆登上了代表团的飞机。没有采访证,就没有发稿条件,甚至连住处也没有。看到一位参会代表对数码相机产生兴趣,他借机给代表讲解相机原理,还答应陪同他去给孙子买相机。一番“套近乎”,就把这名代表随行生活秘书的“随员证”佩戴在了自己胸前。

一天,他在民族画报社发完稿已是深夜,代表住的宾馆进不去了,只能一个人在寒冷空旷的大街上徘徊。幸好遇到巡逻武警把他带到宿营地,才睡了采访期间最踏实的一觉。历时9天,他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了采访任务,被自治区领导夸赞为“拼命三郎好小伙儿”。

“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被联合国定义为“最不宜人类生存的地区”。每年选派驻站记者,都是报社编委会的“头疼事”。2003年,王健主动请缨担任驻固原记者站站长。期间,他几乎跑遍了西海固的沟梁山峁,采写、拍摄了大量反映基层变化的新闻稿件,成为报社当年“发稿冠军”。为报道隆德县梁家湾山体滑坡事件,他3次冒着生命危险爬上已经警戒的山体采访,膝关节严重受伤,最后被固原市委领导命令武警战士“押送”下山。

他始终坚信罗伯特·卡帕的名言:“如果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

2007年4月,胡锦涛同志视察宁夏。在灵武白芨滩林场采访时,为找到一个好的拍摄角度,他坚持“近些近些再近些”,一不小心,镜头碰到了胡锦涛同志的胳膊。这天,他拍摄的《总书记和治沙工人在一起》,后来获得宁夏新闻奖一等奖。以他拍摄的照片为蓝本,由宁夏画家创作的大型同名油画,被宁夏档案馆收藏。

党的十七大结束当天,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外媒体见面。因见面时间比预定时间晚了些,胡锦涛同志代表常委们向在场的记者道歉。在当时到场的200多家中外媒体里,以摄影记者身份到现场采访的王健灵感一现,写出别出心裁的文字稿《总书记一声“对不起”暖人心田》。后来,在宁夏好新闻评选现场,有评委如此评价他的作品:“作者在重大历史事件中独辟蹊径,抓了一条‘大鱼’,是重大时政新闻报道的大胆突破和创新。”

“平民英雄心系万家”

王健时常给通讯员讲:“记者要有人文情怀。”这是因为外表粗犷的王健,有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善心。2002年,一位在固原支农的中科院博士的一番话,深深触动了他:“西海固人的眼睛太好了,纯净得一眼能看到底!”一个灵感随即而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为什么不用相机记录下来这些美好的‘窗户’呢?”

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专注于人物肖像的拍摄,从支教女大学生到女企业家,从襁褓中的婴儿到穿好寿衣的老妪,从“捕鼠能手”到“种瓜大王”,越拍思路越宽阔,越拍越被西海固这片大地上纯朴善良的人们所吸引。

2001年,西海固撤县变市。在“西海固”这个概念从此在行政区域划分上彻底消失之际,他推出了自己认为最满意的组照——《肖像西海固》。100个西海固人肖像,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社会百态图,著名视觉文化评论家“老树”给予高度认可:“把不同人物放到同一平面展示社会进步,让人们从生活变化中找到了脱贫致富的信心!”

那年5月1日,宁夏在全国率先实行“封山禁牧”,世世代代赶着羊上山觅草的牧民不适应圈养,不少地方饲草又出现缺口,于是便有牧民晚上把羊赶到山上偷牧。封山禁牧会不会半途而废?农牧民利益怎样维护?带着这些思考,他半夜上山追踪“上夜班的羊”。

山坡上,不抽烟的他专门为一位放羊老汉点上烟促膝而谈。当他听到“羊‘乏’得很,没吃的也要杀了或卖了”的无奈,看到老汉不慎摔倒浑身是土的情景时,感到阵阵心酸。经过一个多月调查,他撰写的通讯《固原羊只上“夜班”》在《宁夏日报》刊发后,引发强烈反响。当晚,固原市委一位领导风尘仆仆地找到他,要请他吃饭,他再三推辞,后来得知是领导自掏腰包时才答应前往。天色渐黑,领导突然一抹嘴站起来:“走,上山!”他顿时明白,这是要和他对质。可走到一半,通讯中描写的场景出现了。面对满山遍野上“夜班”的羊群,领导尴尬地说了句:“回,天太冷了!”第二天,这位领导就到自治区作了汇报,请求财政部门专门拨款建设青储饲料池项目,解了牧民的燃眉之急。

《固原羊只上“夜班”》,在当年“非典”稿件成为获奖热门情况下,荣获中国新闻奖。这篇充满家国情怀的文章,也让他与那位领导成为好朋友,成为众多群众心中的“英雄”。

“要为苍生说人话,决不违心唱赞歌”。凭着这样的信念,多年来,他先后帮助“独臂农民”林天海成功防沙治沙并成为奥运火炬手,多方奔走牵线深圳企业家到西海固投资扶贫,资助3名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

“报业先锋一心‘赶路’”

2010年,王健由《华兴时报》总编辑调任《宁夏日报》报业集团报业发展研究部主任。从“冲锋陷阵”的采编一线到“宏观务虚”的研究岗位,多年来他经历过10多个岗位,这是他最大的一次角色转换。但无论在哪个岗位,心无旁骛、全力以赴地“赶路”,已成为他的工作常态。很快,报业该如何发展,媒体该如何转型,记者队伍该如何建设等问题,成了他脑海中不停运转的课题。

在没有经验可资借鉴、没有范本可供引用,甚至连原始资料都难以找全的情况下,他深入研究报业发展战略,探索宁报集团核心竞争力的关键要素,主导完成《宁报集团“十二五”战略规划》,为宁夏日报报业集团未来发展探寻了方向,为自治区党委政府决策部署提供了参考。

结合多年教学实践,他运用前沿理论和系统知识反哺新闻实践,主持完成的《〈宁夏日报〉读者调查问卷分析报告》《大学生阅读党报调查报告》等大型读者调研报告,展现了新形势下媒体生态和主流媒体生存现状,引起自治区党委高度重视。一系列大型调研,让他敏锐地捕捉到:互联网时代,不仅需要媒体联网,更需要一场头脑风暴。经过反复调研论证,一篇《互联网思维是媒体融合的关键》应运而生,不仅在新闻界引起极大关注,还获得年度宁夏新闻奖一等奖。

有段时间,他发现许多记者仍抱着“无冕之王”故步自封的心态,只管“产出”,不管“销量”。比如,在写私家车主将安装环保身份证时,只告诉这一消息,却忽视了到哪去装、怎么装等问题;在写打掉酱油黑窝点时,只注重写工商局的工作,却没反映出黑酱油的去向……

他通过调查了解得知,这种不顾及读者感受的文章,效果远不如网络上的碎片化信息点击率高。深刻意识到:网络是把“双刃剑”,给媒体带来的不仅是快捷高效传播、海量资源共享等便利,还有记者素质的倒逼、能力的成长。

“要用好的文风为报社‘去库存’,帮记者‘消肿化瘀’‘强筋健骨’。”他针对这一问题专门撰写了《改文风是“走转改”的落脚点》一文,在《新闻战线》发表后,获得宁夏新闻奖一等奖,深受许多业界人士好评。

长期的奔波劳累,使王健疾病缠身,先后突发脑梗、心梗疾病,靠放置心脏支架才挽回生命,但他作为一个新闻战线的老兵,始终不忘初心,在新闻路上继续冲锋、奔跑、思考,用结实的脚步吟唱着他最喜欢的歌:“三百六十五里路哟,岂能让它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