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应善于从新媒体舆论圈里找选题

作者:■邢佩伟

抓选题,既是新闻从业者的基本功,也是新闻职业能力素养“考卷”上的“拉分题”。随着新媒体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舆论热点源自公众号、朋友圈、微博等自媒体。如何在这个新兴的“一级市场”中抢到有价值信息,并进行深度挖掘和专业报道,形成更有质量、更有影响的宣传报道,成为军事新闻人不能回避的新课题。刊登于《人民武警报》2017年5月10日的《“宝宝兵”成长记》一文,让我们看到了新闻人学用新媒体改进纸媒宣传的尝试和努力。

【见报稿】

“宝宝兵”成长记

—— 重庆总队四支队新战士冯伟成长转变的一段经历

■ 陈良友 胡昌良

新兵下连第一天晚上就餐,重庆总队四支队三中队二班新战士冯伟满满一餐盘的饭菜几乎一口没动。

新同志刚下连不适应,本来没啥奇怪。出于关心,班长马家慨问了一句:“是不是没有家里的好吃?”冯伟毫不客气地答:“是啊,太难吃了,比我妈做的差远了。”马家慨教育冯伟,毕竟是粮食,要学会珍惜。

没想到,第二天马家慨就接到了冯伟母亲的电话。她说:“我家孩子从小没吃过什么苦。他是你的兵,得多照顾他。”更让人意外的是,不久之后,冯伟母亲来到中队,当面直斥马家慨:“你这个班长怎么当的?”原来,冯伟不适应班长的管理,又不愿与班长正面沟通,便向母亲发泄情绪。冯伟母亲既担心又紧张,所以赶来探个究竟。

马家慨入伍7年,是全支队响当当的好班长,哪受过这种委屈?送走冯伟母亲后,他自己却嘀咕:“部队又不是托儿所,我是带兵的,不是带孩子的!”

都说班长是“军中之母”,铁血之中有柔情。委屈过后,马家慨思来想去,觉得不能放弃任何一名战士。他鼓起勇气、耐着性子,半个月时间里给冯伟的母亲打了4次电话,讲通了一个道理:留恋港湾就难远航,孩子不可能永远待在襁褓里,必须学会自己成长。

母亲开始转变,儿子的惯性依然强大。摔擒训练中,冯伟死活不肯进行前倒。他的理由是:“我妈说了,练不了的就不练,千万别受伤。”

这事很快传到了冯伟母亲那里。这一次,冯伟听到了母亲语重心长的教诲:“孩子,如果军人没本事没血性,遇到危险只会更危险。妈是怕你出事,但妈管不了你一辈子,你自己要坚强起来……”

母爱至臻,只是表达各异。“军中之母”用另一种方式让战士感到了爱的温度。在一次“中队建设大家谈”演讲比赛中,冯伟一路过关斩将,得了全中队第一名。还没等他报喜,母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马班长已经把好消息告诉我了。儿子,好样的!”冯伟清楚,演讲稿是班长帮着改的,班长对自己倾注了很多心血。从此,他对班长的印象开始改观。

同时,冯伟也开始观察班长——为啥干部骨干都很尊敬他?有一次,马家慨干活时撸起了袖子,露出了右臂上一条长长的伤疤。在新兵们的追问下,马家慨说出了当年执勤负伤的故事。

伤疤是军人摘不去的徽章。班长的担当和勇敢触动了冯伟,当什么样的兵、做什么样的人,开始成为他思考的问题。

渐渐地,冯伟给家里打电话少了,学习和思考多了,训练也跟上了大家的步子。在支队最近组织的一次五公里考核中,他取得了新兵第三的好成绩。后来,他不但自己跑进优秀,还帮带几名战友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

笔者问冯伟,最近和母亲通电话说了点啥?“聊的不多,我让她等我的好消息。”冯伟说。

“这小子转变很大!有点老兵的样子了。”指导员涂熙成欣慰地说道。

(刊登于2017年5月10《人民武警报》三版)

【编辑随感】

著名记者梁衡说,“记者就是报社的采纳员,‘出门跌一跤,也要抓把土’。”与记者相比,编辑出门少,“抓土”的机会更显珍贵。看新媒体、跟新舆论,成为编辑抓新闻选题的一个新渠道。

5月10日,《人民武警报》三版《身边事身边理》栏目刊发了武警重庆总队四支队新战士冯伟成长转变的一段经历,题为《“宝宝兵”成长记》,并配发短评《精兵需要“立体雕琢”》。这篇报道从无到有,就是编辑记者受新媒体热门文章启发,进行深度采访、换位发声所得。

这次采编经历让编辑感到,一些自媒体作者贴近信源、观点犀利,读者留言公开、互动充分,文章价值和舆情走向已经得到了初步检验。文章的新闻点、受众的兴趣点已经得到了初步挖掘,是可用的策划选题来源。职业新闻人应以公正的立场、深刻的观察、正确的主张推进报道、跟进舆论,发挥专业媒体应有的作用和价值。

2月底,新兵下连已有2个月。知名涉军微信公众号“一号哨位”发布文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部队不是托儿院》。文章从一批新兵父母留言切入,历数了家长对孩子好逸恶劳的担忧,以及希望部队“好好带带孩子”的迫切愿望。专栏作者“武夫”吐槽说:

“我想,看到这些,战士们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是亲爹亲妈吗?我想,看到这些,带兵人的内心更是奔溃的,叔叔阿姨,这是部队,部队是打仗的地方,部队不是托儿院!!!”

这篇“10万+”的公众号原创文章,引起了网友共鸣。编辑室同志分享读后,也深以为然,展开了讨论。

美联社记者说,“采访的宝石可能在笔记本合上之后才到来。”编辑策划同样如此,选题线索往往在热议之后的冷思考中显现出来。在编辑问询下,武警重庆总队一位宣传干事称基层中队对此感受很深,故事很多。

紧贴基层,倾听呼声,针砭时弊,服务部队,是军事新闻人使命所系。因此,编辑打算抓个“典型”,以具体人具体事替代网络檄文的泛指,为基层带兵人发声,呼吁各级关注这个牵扯基层精力、影响部队建设的新问题。

很快,《“宝宝兵”成长记》初稿形成。但编辑看后发现,这篇报道和公众号文章一样,直指部分新兵家长的错误观念。这一指向,引起了编辑的反思。

部队党委机关报,其主要受众是各级党委机关和广大官兵。为基层鼓与呼,会受到大家的肯定,但对更进一步认识问题、解决问题并无补益。报纸作为公器,须说公道话,说有用的话,特别是面向部队与社会,要均衡建议,发挥建设性作用。因此,此后数次改稿,最重要的改进,即改变指向——既记述了个别家长因坚持一己诉求而插手干预带兵的不当之举,更关注了优秀基层带兵人百折不挠、坚定担当的正确做法。面对家长和新兵的不理解、不配合,带兵人应该怎样排解情绪、怎样去做工作、怎样争取理解、怎样坚持原则?对这些更为关键的问题,这篇千字通讯借班长马家慨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做了交代,一笔不落。

新闻的深刻就要在“事”与“情”之外,写出深层的“理”。“理”是“个别”背后的“一般”。大量新闻属于易碎品,因为除含“个别”信息外,没有更深的“一般”含义。《身边事身边理》这个栏目,以事说理,事要有趣,重在说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部队不是托儿院》一文的观点主张,已在“事”中和盘托出。说理部分,则重点与带兵人一起研机析理,讲透“无论何时,带兵人都要对自己的兵负起责任”这个道理,不仅要花气力带兵,还要在遇到盲区和阻力时不退缩,做好家长的工作,“当仁不让,该教的坚持教,该管的敢于管”“变‘平面雕刻’为‘立体雕琢’”,把兵负责到底。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说理对象的改变,使报道的教育意义更加深刻,指向更为全面,态度也更为端正。

稿件经过11次修改,磨掉了网络文章的“火气”,磨掉了基层的“怨气”,还原了部队锤炼人、塑造人,帮助官兵实现全面发展的魅力本色。报道见报后,家长致电中队谈认识收获,班长骨干表示更加认清自身肩负责任,“宝宝兵”们也体味到了带兵人的良苦用心,思想受到了一定触动。这次报道定向发声,起到了教育人和团结人的作用,收到了预期的宣传效果。同时,采编经历也给采编者上了生动一课。

抓选题,要见人皆所见,思人所未思。越是习以为常的事物,越难发现其闪光点。李普曼把报纸比喻为不断来回扫射的探照灯,认为新闻的功能就是突出某一事件,提出新问题就是把需要警觉和关注的问题放到探照灯下凸现,发挥媒介监测功能。《华尔街日报如何讲故事》一书中,第一个关注的问题就是“怎么找到好故事”,分析认为,“对新闻的感觉麻木,敏感度不够,或者说他没有接触到足够的新闻信息。”应该看到,自媒体的兴起为编辑接近“观察者”“挖掘者”“思考者”“发声者”提供了良好渠道。编辑用好这条渠道,将有助于提高选题数量质量。

做选题,既不盲从跟风,也不剑走偏锋,应端正态度谨慎实践。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闻媒体要“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时下,有的媒体报道为博眼球炒作新闻,导致好的选题没有带来高质量报道。穆青认为,新闻记者应该通过宣传报道反映人民的思想、感情、觉悟和情操,鼓舞积极性和创造性,和一切落后的东西作斗争。范敬宜说,当记者一定要有责任意识,不要只图自己痛快,也不能只求微观真实。发一篇稿子,一定要看整体效果,看它对社会带来的是正效果还是负效果。前段时间,《人民武警报》及“人民武警”微信公众号在“军人优先”等舆论话题中,发挥了正面作用。在维护部队正当权益、营造良好舆论氛围时,部队新闻人应坚持人民立场,满怀美好情感,以服务大局的姿态积极建言献策,促进公序良俗,推动部队更好发展。

(作者系人民武警报社政工编辑室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