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大别山剿匪对群众宣传要点》的时代启示

作者:■王洪续 吴伟超

提 要:《大别山剿匪对群众宣传要点》手册是立足大别山剿匪作战实际情况制定的宣传策略。本文通过对《要点》进行系统分析,从宣传办法和宣传要点这两个维度探究,为当前更好开展新闻舆论宣传工作提供借鉴参考。

关键词:《要点》;宣传要点;时代启示

笔者日前阅读一册《大别山剿匪对群众宣传要点》(简称《要点》)手册史料,该手册由中共皖北区常委宣传部1949年9月5日印发,是立足大别山剿匪作战实际情况制定的宣传策略。大别山剿匪群众宣传在于我不利的局面下展开,立足实际针对性制定宣传策略,其成功经验对我们今天的新闻舆论宣传工作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调查研究,群众宣传重视舆论生态

宣传攻势的丰硕战果离不开军事作战之前深入彻底的调查研究。针对大别山地区独特的自然和社会环境,我军因地制宜,切准舆论生态制定切实可行的宣传要点,为宣传的成功致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情况摸得透。大别山剿匪作战的第一枪打响于1949年9月5日,但早在1949年4月6日,中共鄂豫一地委就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作出决定,“4月中旬起,以剿匪和政攻为当前的中心工作。”中共皖北区党委5月4日也作出决定,把“彻底肃清残余武装匪特,安定社会秩序”作为“三大任务之一”,经过数月的调查研究,解放军彻底摸清了大别山地区的复杂情况。针对这种客观环境和舆论生态,最终将剿匪方针确定为“军事清剿、政治攻势、发动群众三者结合”。正确的方针不仅推动了彻底剿除匪患,更为之后山区经济建设和土地改革创造了良好的新闻舆论生态环境。

原因分析准。《要点》分析了大别山剿匪群众宣传的舆论环境之所以于我不利,客观原因是由于大别山地区地理环境闭塞,“导致全国革命胜利消息不易传入”,主观原因则是因为“敌人长期反动统治,多方欺骗与蒙蔽群众”,最终导致我军“新区政策尚不为群众所了解所信任”,剿匪部队刚进大别山时缺乏团结一致的军民关系。因此,大别山剿匪群众宣传确定了党政军同志“上下一致,开展广泛深入的宣传运动,耐心的向群众作正确的统一的宣传解释,开展宣传攻势,并在实际行动中来感动群众,以改变群众对我们疑虑的情况,进而发动群众剿匪”的宣传要点。

正面出击,群众宣传紧抓舆论主动权

“兵马未动,舆论先行”。我军在开展剿匪作战前,就已经积极主动开展宣传攻势,针锋相对揭露敌反动本质,主动传播我党的态度立场,逐步扭转了舆论上的不利局面,最终占领思想高地,夺取了剿匪作战的舆论主动权。

口号叫得响。针对山区群众文化程度不高,且受敌人欺骗宣传影响较大的现实情况,我军将细致详明的剿匪作战方针政策简化为朗朗上口、传播力强的口号,以扩大传播范围、强化传播效果。如“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共12个字的宣传口号,不仅简单直白容易理解,更契合了山区群众口口相传的人际传播特点。再比如,将剿匪决心总结为“一进生根、站住不走”8个字,并通过“部队地方每一个同志必须个个当宣传员,做群众工作,开展广泛深入的宣传解释工作”,将口号传播开去,之后依靠山区群众的主体性把口号传播到大别山区的每一个角落,将敌人前期欺骗宣传所形成的反动舆论荡涤一清。

态度亮得明。《要点》说,由于敌人在大别山地区长期实行反动统治,“挑拨群众与我军的关系”,我军必须对敌人长期散布的反动信息进行旗帜鲜明的正面回应,用针锋相对的态度立场戳穿匪特谣言,才能赢得群众信任。着重强调要公开宣布对“自首分子”和“旧保甲人员”这两类受欺骗宣传较深的群体的态度立场,呼吁自首者不要错过“为人民服务,从新做人”的最后机会,要求旧保甲人员自我改造,戴罪立功,斩断与土匪的关系。还通过为投诚土匪举办管训班,组织其现身说法,当众交保释放等措施,进一步扩大政治攻势的舆论效果,打消有意投诚的土匪对我军态度立场的顾虑。《要点》注重以情动人,彰显受众意识,针对受众的变化,把握受众的特点和需要,建立以受众为核心的传播机制。《要点》在传播策略上考虑受众因素,实现传播效果的最优化。

语言说得实。将政策方针用群众语言进行阐释,符合山区群众的语言习惯和心理预期,讲出了山区群众的“心里话”。如,将此次剿匪形势总结为“匪军主力已被我干净消灭”,与过去“敌我相持,包围反包围,反复拉锯及小块游击情况”完全两个样,回应了群众关注;对群众最关心的土改问题,承诺农民“有田可种”,绝不“扫地出门”,对“安分守己,遵守政府法令”的地主,也“一样有生活出路”,打消了群众所虑。

情感动得真。在群众宣传中动真情、讲实感,成功唤起群众情感共鸣,拉近军民心理距离,最终说服群众支持、协助甚至直接参与剿匪作战。例如,针对群众对安居乐业的渴望,作出有力承诺,“我们待将来条件成熟后,一定实行土改,分配土地”;针对群众对土匪的仇恨心理,我军坚定的与群众站在一起,“土匪是人民的公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对旧保甲人员,解放军以平等对话的姿态,“希望他们改造自己”;对受过土匪摧残欺侮的群众,顺应人之常情,鼓励他们行动起来,“正是报仇雪恨机会”。通过军民之间的情感共鸣,推动群众自发传播解放军的方针政策,实现传播效果的最大化。

以理服人,群众宣传直面关键问题

《要点》分析,由于敌人利用我之前政策上的偏差和历史上的三进三出等事实,进行了长期的负面宣传,导致我军进山之初,群众“对我躲避,冷淡甚至不满”。据此,宣传工作必须直面这些关键问题讲清道理,才能真正说服群众,赢得支持。

解疑扣得紧。针对群众“这次解放军进山是否能把土匪歼灭”这一疑问,一方面摆明事实,“全国绝大部分土地已经解放”,“现在我军已处绝对优势,蒋匪残余不是投降便是被我歼灭,全国连台湾在内即将全部解放,山区内小股残匪,既无粮草,又无援兵,除被我歼灭或交枪投降外,别无他路”;另一方面宣示决心,“残匪逃到那里,我们一定追到那里,前面一定要堵击到那里”。对曾土改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态度诚恳,并主动接受群众监督,“大家可以看看,我军检讨以后的实际行动”。正面回应,紧扣问题耐心解释或公开道歉,从事实和情感两个维度释去群众疑虑,在认知和态度层面赢得了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利害讲得清。在说明党的农村政策时,强调山区“一切反对土匪反对恶霸的人士”,无论阶级属性,均在“争取团结之内”,着重告知地主阶级“不通匪庇匪,不投机取巧,不压迫人民,即可以在家安居乐业,将来也有生活出路”;在阐释剿匪政策时,告诫“所有一切被迫为匪的人们”,此次剿匪对胁从分子实行宽大政策,是“千载一时的机会,不可错过”,是“改邪归正,生产安家的光明大路”;对“坚决反动持枪顽抗的叛徒”,决不姑息,“坚决打击,与土匪一样要将其歼灭”,对“秘密通匪”的旧保甲人员,“一经查实,依法严办”。不仅给予了群众行动起来的信心,更对土匪形成了舆论攻心之势。

方式灵活,群众宣传凸显创新思维

在综合运用标语、口号、传单等传统手段搞好宣传工作的基础上,结合实际情况创新方式方法,着重强化政策执行情况,才能将群众宣传的工作成效落到实处。

方法用得活。除了“替群众帮助生产”和“大量编制小型通俗传单、小报、书词等宣传品”的常规宣传手段,我军还结合实际情况创新宣传方式。通过“专门组织宣传队经常做家庭访问,集镇宣传”实行点对点精准传播;在不影响群众生产工作的前提下,“多开群众会、座谈会、村民会等”,宣传胜利形势、剿匪决心、剿匪政策及新区政策,并结合群众控诉大会和演出节目等形式扩大影响;利用大众媒介进行广泛传播,要求“部队本身看过的报纸应转送识字群众或张贴出来”,充分利用有限的媒介资源实现传播效果的最大化;积极组织和帮助大别山的“工商业者”“农民工人”等走出大山,“把全国革命胜利及各地建设现况等消息,带到山里传播”,戳穿敌人欺骗宣传。

措施定得稳。一方面,事先深入教育,剿匪部队要求官兵“个个动手、人人动口”,不仅指挥员政工员要彻底了解,懂得政策策略,每名战士也必须了解政策宣传要点,并进一步强化《三大纪律 八项注意》的教育力度,强调“要提到政策高度来理解”;另一方面,号召自始至终,耐心争取接近群众,耐心向群众宣传解释,要求战士必须抱定“不怕碰钉子”的精神,必须做好“群众暂时冷淡逃避”的思想准备,不能对群众“产生急躁、埋怨”和“不满”情绪,更不能“乱加帽子,错误地混淆土匪与群众的界限,产生乱捕乱打”的错误行为,造成脱离群众、军民对立的恶劣后果。政治宣传工作的有力展开,保证了军事作战和政治攻势的顺利开展,一场由国民党反动派精心策划与组织的土匪反革命行动最终灰飞烟灭。

(作者单位:火箭兵报社、国防大学政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