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努力提高野战化条件下军事记者的实战能力

———朱日和阅兵采访报道的几点体会
作者:■范江怀

7月30日,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隆重举行。1.2万名受阅官兵、600多台受阅车辆装备集结列阵,以战斗姿态接受习主席检阅,接受党和人民检阅。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以庆祝建军节为主题的盛大阅兵,是野战化、实战化的沙场点兵,是人民军队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后的全新亮相。

为了搞好这次阅兵报道,解放军报社党委极为重视,召开了阅兵宣传报道动员大会,李社长、孙总编和夏副总编分别在会上作了重要指示,提出了明确要求,为搞好这次阅兵的宣传报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为阅兵前方采访组的临时党支部书记,我谈谈以下几点体会:

一、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锻造一支能经受“硝烟战火”考验的传媒队伍

此次报社共有来自7个部门40多名编辑记者赴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等地采访受阅官兵。为了便于管理、统一指挥,报社党委决定成立阅兵前方报道组临时党支部,由我担任临时党支部书记,王传顺和宋明亮分别担任副书记,岱天荣、周猛、钱晓虎和梁蓬飞担任支委。

阅兵前方报道组的同志们抵达朱日和训练基地,第一件事就是参加全体会议,宣布临时党支部的组成和分工,并明确要求大家树立大局意识、守纪意识、安全意识和团结意识,明确要求党员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

此次沙场阅兵,与以往的阅兵有着很大的不同。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军队改革重塑后新体制、新编成下的沙场阅兵,是对战区主战的一次难得的考验和锻炼。这次全军性大规模联合军事行动,对军报的采编人员来说,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次考验。

我们遇到的困难是全方位的。大伙儿住的是连队高低床,小房间是6人间,大房间是20来人的大间,上下铺。大家爬上爬下还不算啥,但有的同志就因为他人打呼噜彻夜难眠。我们吃的是临时伙食单位,叫媒体食堂,高峰时有700多人就餐。

令我欣慰的是,在吃住行等方面遇到的困难,军报全体同志没有一个叫苦的。特别是一些年过半百的老同志,都表现出了积极向上的乐观态度,为年轻同志树立了榜样。我们这次在朱日和基地的采访,遇到最大的困难,一是采访席位不够,二是没有网络。有同行就说了,没有采访位置,再好的装备也等于零;没有互联网,做所有的事情都得抓瞎。

在朱日和基地采访期间,每一天都有令人感动的事情发生。我们要求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不仅仅是喊在口头上,而是切实地落实在工作中。临时党支部的两位副书记始终战斗在第一线,做了许多具体繁琐的工作,为大家解决了许多难题。岱天荣支委在整个采访团队中年纪是最大的,但他从不叫苦,不搞特殊,相反,还动员自己的老部队,为大家解决了许多具体的困难。周猛组长作为这次采访的“参谋长”,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由于工作上的劳累,他的肾结石犯了,一度痛得昏迷过去,但被送到医院输了液之后,又回到了工作岗位。我们几次劝他回京住院治疗,他都坚持坚持再坚持。阅兵结束回京,他才住院动手术。钱晓虎和梁蓬飞两位分社的社长,不仅坚持到了最后,写了许多急重稿件,还在最后关键时刻,负责对20多个专版的文字进行仔细的校勘和检查……

前方全体党员同志在朱日和基地的采访报道中,始终不忘一个共产党员的初心,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听从指挥、服从命令,经受住了“硝烟战火”等各种困难的考验,出色地完成了社党委交给的任务。

二、在野战化和实战化条件下,适时改变并不断提高军事记者的实战化能力

这次朱日和沙场阅兵是在“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新格局下,全军组织的一次大规模联合军事行动,处处充满了“野味”和“战味”。作为一名军事记者,如何在野战化和实战化条件下,遂行自己的职能,是摆在我们面前非常现实的一个课题。

一个合格的军事记者,要顺应时代的发展,紧跟军队改革的步伐,不断提高自己的实战化能力。结合朱日和阅兵采访,我认为一名军事记者应该提高以下几个方面的能力和素质。

尽快提高自我保障能力。朱日和沙场阅兵与以往的国庆阅兵大为不同:国庆阅兵以往由原北京军区统管,垂直领导,上行下达,办事效率高。朱日和阅兵由军兵种组成的阅兵联合指挥部负责指挥,指挥体系变了,各部门需要磨合,很多关系尚需理顺,开展采访报道工作也得随着指挥体制机制的改变而调整;国庆阅兵的后勤保障可以依托北京市的公共服务,而朱日和阅兵无城市可依托,在野战化条件下基本上靠自我保障。

此次赴朱日和基地采访,长途机动基本上靠自己,我们就是通过租用地方车来实施的。租用地方车也有一个问题,真正到了野战和实战化条件下,租用车难于融入军事行动中,是无法遂行军事采访任务的。

采访团队首先是一个战斗队,记者首先也应该是一个战士。在野战和实战化条件下,我们不能做到自己保障,如何去完成采访任务?军改之后,不是部队想不想为我们提供保障的问题,而是部队有没有这个能力和条件的问题。

作为一个军事记者,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独立作战的能力。所谓独立作战能力,就是一个记者在领受任务之后,在单位时间内保质保量地提供新闻作品的能力。像朱日和阅兵采访,是“大规模的兵团式的作战”,不是说不需要指导、不需要相关部门支持、不需要与后方编辑沟通,而是在实际工作中受时间、场地、政策规定等因素的限制,有时实在是顾不过来。特别是在军改之后,在野战化条件下,情况发生了许多新的变化。比如说,军报记者以前下部队采访,没有不受欢迎的。但这次朱日和阅兵采访,就有婉拒采访、拒绝报道的。在这种情况下,记者就不能等靠要,而是要主动去做工作。过去到部队采访,都是依托部队,在朱日和基地采访,很多事部队帮不了你,谁能想到摄影架子还得自己动手去搭。令人欣慰的是,这次赴朱日和采访,很多记者表现出了非常强的独立完成任务的能力,告别了保姆式的采访。

军事记者还要不断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一个记者的综合素质如何,直接关系到完成任务的质量如何。在朱日和基地的采访活动中,那些快速反应能力、野外生存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吃苦耐劳能力都俱佳的记者,完成任务也最好。

三、在多层次多媒体的竞争中,强化顶层设计努力实现全方位的立体融合

此次朱日和阅兵,在新闻报道方面有诸多限制。进入基地的媒体记者规模,较以往大型的采访活动要小,但竞争依然激烈,说是一场“新闻大战”也不为过。从当时的新闻热点来看,阅兵报道的窗口也只有两天左右的时间,但各媒体各显神通,为广大受众提供了一顿难得的新闻盛宴。

结合自己的采访实践,我认为以下3个方面的融合至关重要。

前后方的融合。此次阅兵报道前,军报军事部在策划阅兵宣传上做足了功课,在前方报道组赴朱日和基地前,就把任务下达到了每一个记者,可谓是知人善任、分工明确、措施得力。客观地说,前方记者点上的情况掌握多一些,后方编辑面上和上级的指示精神知道多一些。在整个阅兵的采访报道过程中,前后方的编辑记者虽然远隔千里,但始终保持了密切的沟通,团结协作,并根据阅兵方案的调整及时调整报道计划和版面。此次沙场阅兵保密程度高,直至阅兵的前一天才向外公布。阅兵采访的限制多,给媒体记者的工作带来诸多不便,也给我们出版30个阅兵专版的校勘带来了很多困难。好在前后方编辑记者发扬了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作风,通力合作,冷静处置,做到了万无一失,出色完成了这次阅兵报道任务。

多媒体的融合。平心而论,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相反,地方有的媒体就做得比我们好。客观地说,社领导没有赋予临时党支部书记把本报社各部门宣传内容统起来的职责,事先也没有在家里做好统筹规划和顶层设计。主观上,书记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做好大家采访工作的各项保障上,重点用在了报纸宣传上。报社相关部门都派出了本部门的精兵强将,工作中大家各自为战,没能形成合力。在这方面,我们仍有很多值得改进和提升的空间。

与军事行动的融合。解放军报社不仅是一个宣传队,还应该是一个战斗队。纵观近些年的局部战争,哪场战争不是先打舆论战和法律战,然后再开打实战的?舆论战持续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实战的时间。解放军报社既然是一个战斗队,就应该主动参与到实战演练中,参与到重大的军事活动中,并成为军事斗争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参与的问题上,我们也不能等上级相关部门的指示,而应主动靠上去做工作。如果解放军报社能与重大的军事活动相融合,不仅符合习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指示要求,也能提升报社的地位和作用,做一个更好的宣传队。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军事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