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探求更具亲和力的表达方式

作者:■栗振宇

追求更具亲和力的表达方式,是眼下很多编辑记者思考的重要话题。此次建军90周年特刊,我和扶满同志负责编辑封面版,共计编发了10篇由军队名家撰写的封面文章。在编辑过程中,我们努力使表达方式更具亲和力。梳理其中感受,我觉得如下几个环节比较重要。

一、把封面的“眼神”擦亮

标题质量如何,是衡量一篇稿件质量的重要指标,也是衡量一篇稿件编辑质量的重要标准。这一点,尤其体现在特刊的封面文章上。因为特刊的封面,只有一篇文章,而且这篇文章需要反映一期特刊的主题意蕴和精神内涵。如果说,封面是特刊的脸面,那么封面文章的标题,就像人的眼睛。眼睛有没有神,决定着脸上有没有光彩。所以,我们在标题制作上,下了较多的力气。

比如反映长征历史和长征精神的封面文章,标题先后经历了《长征精神中的强军秘钥》《追寻万里长征的强军秘钥》《用生命描绘的英雄画卷》《昨天的长征今天的长征》《向岁月延伸的红飘带》……关于长征历史和长征精神的表述,应该说很多都早有定论。去年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宣传期间,我们推出了不少重头文章,想要创新有一定难度。“长征精神中的强军秘钥”这个表述比较平淡,而且“强军秘钥”有些指代不明,所以弃用。“追寻万里长征的强军秘钥”弃用的原因,也是如此。“用生命描绘的英雄画卷”,缺乏具体的指称对象,用在长征主题上可以,用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上也可以;另外,“英雄画卷”在报纸上实在是用得太多,缺乏新鲜感。“昨天的长征今天的长征”,取意“走好新的长征路”,主题倒是比较明确,但是表述方式过于平淡,缺乏意境,“眼睛”没有神。因此,上面这些标题在编辑过程中都被放弃了,送审时选定《向岁月延伸的红飘带》。

这个标题之所以比前几个标题稍好些,主要是因为,用“红飘带”指称长征,有较强的“意象性”;“向岁月延伸”,又意指长征精神的永恒性,以及传承长征精神对今天改革强军的重大意义。但是,这个标题也有个问题,就是“向”是一个方向感很强的字,“向岁月延伸”总让人有“向长征之前的岁月延伸”的感觉。最终,李秀宝社长将“向”改为“随”。一字之差,不仅规避了“向长征之前的岁月延伸”的误读可能,而且使“红飘带”这个意象更加富有文学意象的特征,整个标题更加富有诗意,其在表述上的优势,自不待言。

《随岁月延伸的红飘带》的标题制作,在10篇封面文章的编辑过程中很典型。美的事物,能够让大多数人都感觉到美。制作标题,不仅需要“发现美”的眼睛,很多时候还需要有“创造美”的追求。正如李秀宝社长在大样上指示的:“任何大道理都不等于大话、套话,更不能靠端架子端出来。越是厚重的历史、凝重的话题,越需要朴实的笔触来传递。”

二、追求史实运用的“新鲜度”

这次特刊封面文章的撰写,事实上让每一位作者都面临着一个较大的困难,那就是怎样用较短的文字(3000字左右),来描述一段重大历史,阐释一个特定的主题。如果没有对军史的熟悉了解,如果没有驾轻就熟、举重若轻的能力,是很难写好这些稿件的。而且,90年军史,其中很多重大历史细节,之前早就多次宣传过。比如谈土地革命时期,总无法绕开南昌起义、井冈山时期、古田会议以及几次成功的反围剿等;比如谈长征时期,总无法绕开血战湘江,而谈血战湘江自然绕不开陈树湘……怎样用3000字很好地表达和解读一段重大军史,的确是个难题。如果还用读者熟悉的、几乎是教科书式的表述,无异于“炒冷饭”,无法体现军报的品位,也无法满足读者的期待。

为了避免稿件运用史料的陈旧与乏味,我们在跟作者沟通的时候就反复说明,一是希望运用新鲜的史料细节,二是希望作者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感受和理解重大军史。让我们欣慰的是,作者们都非常理解我们的想法,而且的确为此下了较多功夫。比如著名作家唐栋写抗日战争主题的《砥柱人间是此峰》,通过抗日老兵、自己当新兵时候的老团长的发问,追溯到那段历史,进而通过对手在战后留下的史料来说明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这种写法避开了关于这场战争的宏大的、已经形成定论的描述,而且因为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使得稿件内容非常平实,有着很强的说服力。比如王树增围绕解放战争主题撰写的《胜利之本系乎民心》,在解放战争浩如烟海的史料当中,遴选了“国民党军政高官忙着进城‘接收’财产”“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访问延安时随行记者描述的延安”这样的历史细节,滴水见太阳,把“人民军队为什么能赢得解放战争”这个历史命题,诠释得让人心悦诚服。再比如国防部外事办原主任钱利华围绕大国担当主题撰写的《奋戈实为橄榄枝》,因为他本人长期领导和参与中国军队的重要外事活动,所以其描述的联合军演、维和护航等活动,不仅具有很强的国际视野,而且特别有现场感。

类似这样的例子,在10篇封面文章中还有很多。老实说,如果不是坚持对史料素材“新鲜度”的追求,那么这些文章的可读性将大打折扣。连可读性都没有,稿件的亲和力自然就无从谈起。

三、积极吸收文学化的表达方式

相比于读理论文章,读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自然要轻松得多。相比于大段大段的“说教式书写”,那些沁人心脾、打动心灵、触动灵魂的句子,感染力自然要强得多。《人民日报》的“任仲平”、《解放军报》的“解辛平”文章,都善于借用文学的表达方式来阐述重要思想和理论。“任仲平”“解辛平”的成功有力说明,文学的表达方式是增强稿件亲和力的有效途径。

然而,问题的关键是,什么叫“文学的表达方式”?这是一篇大文章。在这次封面文章的编发过程中,我们同作者一起,着重贯彻了几个基本理念。

把故事讲好。乔良文章《让对手永远疼痛的力量》中,有一段是以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美国老兵的回忆录为基础,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这位美国老兵所看到的杨根思牺牲的过程。这段讲述总共200多字,但是几乎就是一篇小小说,有环境,有冲突,有白描,有起承转合,最后还有作者感叹,“与敌人的军旗同归于尽!这才是中国军人,这才是中国军魂。”这样的讲述方式,怎能不震撼人的心灵?在这期大样上,孙继炼总编辑写道:“文字的力量,总是让对手畏惧,令朋友酣畅。”在偏重思想表达的文章中讲好故事,的确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学问。

用文学语言来表达思想。这一点主要体现在运用文学表达中常用的比喻、通感、拟人、引用、反复、借代等修辞手法上。在《随岁月延伸的红飘带》中,“红飘带”本身就是一种文学意象,文中“有人把长征比作一幅画卷……有人把长征比作一首歌……还有人把长征比作一首诗……而我,更愿意把长征比作一面镜子,一面可以窥见中国共产党人和红军将士高贵人格的明镜”,这样的比喻,既贴切又便于把话题引向更深层次。在《从这里挺进未来战场》中,“实战化演练让夸夸其谈者丑态百出,有勇无谋者声名狼藉,视野狭窄者捉襟见肘,墨守成规者头破血流,弄虚作假者原形毕露”,这样对仗性的表述既生动鲜活,又酣畅淋漓。文学修辞的运用让很多直白的理论表述变得更加自然,更加贴近读者的内心感受,更加能引起人的共鸣。

用好文学化的素材。这种素材主要是诗词、歌谣、口号、歇后语、顺口溜等。这些文学化的素材之所以能够增强稿件的亲和力,主要是因为其本身有着很深厚的生活基础和传播基础。读者一看到这些内容,就倍感亲切,很快就能拉近心理距离。比如在《伟力源自同心合力》一稿中,“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你是我的父母,我是你的兵”“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文中引用的这类语言非常多,几乎形成了这篇文章的一个鲜明特点。有意思的是,这篇文章反映的主题是军民鱼水情深,这些歌谣、口号等源自于90年军民团结奋斗的实践,也是这一主题的生动注脚。

四、让军人情怀蕴含始终

封面文章作为报纸特刊提纲挈领的文章,必须以鲜明的态度表达鲜明的价值立场。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需要文章在整体上蕴含一种当代革命军人特有的情感基调。这种情感基调,当然不是简单直白的表达,而应该是在追求逻辑和理性的基础上,充满着激情阳刚、热烈豪迈、爱憎分明、真切质朴……总之,要使人读后感觉报纸呈现的不再是一篇冰冷的文字集合,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怀的军人方阵。

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夏洪青副总编在特刊策划会上,就反复叮嘱我们在约稿时一定要跟作者沟通,说明封面文章与一般稿件的差异,特别强调情感基调。比如10篇封面文章中有多篇谈及捍卫英雄的问题,字里行间都对英雄充满敬仰,对亵渎、抹黑英雄的行为充满愤怒,并予以无情鞭笞。比如在谈到大国担当主题时,文章饱含着一种当代革命军人强烈的自豪感和尊严感;谈到改革重塑主题时,文章一直洋溢着对改革的热情拥护和对未来的深切期待。这些情感基调蕴含在不同主题的表述当中,使得思想有了温度,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亲和力和感染力。

探求更具亲和力的表达方式,是新媒体环境中报纸编辑应该不断实践的课题。上述感受,源自特刊封面文章的编辑实践,虽然有宽度上的局限,但一定程度上为我们提供了某些有弹性和潜力的线索。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文化部强军文化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