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我军形象塑造与媒体责任

———从纪念建军90周年沙场阅兵说开去
作者:■梁蓬飞

2017年7月30日,新中国成立后我军最大规模的沙场阅兵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三军将士接受了习主席检阅。这是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的标志性活动,引起众多媒体集中报道,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为我军展示自身良好形象搭建了一个全新的平台。作为党在军队的喉舌,我们的军事媒体理应肩负起讲好军队故事、传播军队声音、塑造军队形象、维护军队声誉的职责使命。

一、认清军事新闻宣传的现实定位

沙场点兵,三军列阵。习主席发表重要讲话宣示:“我们的英雄军队有信心、有能力打败一切来犯之敌!我们的英雄军队有信心、有能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此情此景此语,一经媒体报道,无疑对正在发生的印军入侵我国洞朗地区的非法行径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因此,此次阅兵已超越了一般的纪念庆典意义,拥有了更多的内涵。

现在业界有一种倾向,认为新闻报道就是吹吹捧捧,就是表扬谁、宣传谁,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事实并非如此。举例说明:我们是如何了解上世纪90年代以来爆发的多场局部战争的?答案是从媒体上,而且主要是从美国的媒体上。CNN报道说美军在一次战斗中爱国者反导系统成功拦截了伊军发射的飞毛腿导弹,受众就认为是“成功拦截”了。但有没有可能美军发射10枚导弹才刚好拦截1枚呢?完全有这种可能,然而美国媒体不说,受众就无法从别的途径证实。这就是美国媒体给我们呈现的现代战争面貌,这就是美国媒体向我们展示的美军强大实力。

从美国媒体的实践看,新闻宣传报道已经上升到战略层面,成为总体舆论战的一部分,而决不是像我们有些人经常认为的那样,是一个简单的表扬谁的技术问题或者单纯的宣传谁的战术问题。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已将媒体宣传报道的战略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英国《卫报》刊文认为:“这场战争根本的特点,是以宣传为中心的。在此发生冲突的不是两个军队,而是两种声音。”

由此带给我们的启示是:必须将新闻宣传报道作为一个重大的战略问题加以考量和运筹。作为党的新闻工作者,我们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站在爱党护党为党的高度去思考,都要围绕党和军队事业的大局去宣传,都要着眼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复杂严峻形势去报道,都要按照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标准去策划,表面上看是写一篇稿子,实则是在捍卫党和国家的利益、塑造我军形象。因此,我们每个军事新闻工作者都要有这种思想自觉、政治自觉、新闻自觉和行动自觉。

二、改进军事新闻宣传的策略控制

沙场阅兵不同于广场阅兵,此次媒体的关注点和聚焦点自然也就不同于以往。从各个媒体的策划和报道来看,无不突出野战化、实战化。这其中既体现了新闻媒体很高的职业素养,也折射出新闻主管部门有效的宣传掌控。早在阅兵开始之前,军队有关部门就下发了《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教育提纲》,对此次阅兵的重大意义、鲜明特点和目标任务作了扼要说明。阅兵领导小组和阅兵联合指挥部进一步明确了新闻宣传纪律,这些都为各大媒体组织阅兵宣传报道立起了标尺、明确了要求、提供了遵循。从传播效果看,此次阅兵宣传报道的组织领导,不失为一次成功的有益探索。

军事新闻宣传的策略控制,不仅是一门“管”的技术,更是一门“用”的艺术;不仅是军队新闻单位的“必修课”,也是军事新闻从业者的“必答题”。其策略运用能力强弱、管控水平高低,直接影响新闻传播效果和军队形象塑造。

当前,“标题党”在网上横行,军队媒体发布的新闻产品也经常被“标题党”断章取义。原因何在?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因为我们的报道里确实有供“标题党”抓取的素材。比如写一篇消息,通常的路数是:为了证明现在做得如何如何好,总要回顾一下以前做得如何如何不好。正是这些“不好”的内容成了“标题党”大快朵颐、大肆炒作的部分。据传,一家门户网站的小编曾得意地炫耀做好标题的窍门,那就是军媒消息稿的第二段。此话有些极端,但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

增强舆论战意识,正确把握新闻宣传的时度效。习主席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不管是主题宣传、典型宣传、成就宣传,还是突发事件报道、热点引导、舆论监督,都要从时度效着力、体现时度效要求。军事新闻宣传报道应该始终把政治效益、军事效益和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评判标准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弘扬主旋律、提升战斗力、树立好形象、凝聚正能量。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斗争日趋尖锐复杂,每写一篇稿、每发一条文,都必须有舆论战意识,正确引导舆论、不断壮大于我有利的舆论。著名学者尹韵公认为,面对着永远处于变化之中舆论状态,必须清醒认识到有几条准绳不能变:一是党性原则不能变。党媒只能姓党,也必须姓党。二是正确舆论导向不能变。尽管现在众声沸腾,嘴舌繁多,但务必把握住正确舆论导向。愈是舆论汹涌,就愈是要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对网媒的舆论导向要求,应比纸媒和电媒更高更严格。三是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的统一性不能变。光讲好不讲坏不行,光讲坏不讲好也不行,必须从两者的统一中,把准时度效和平衡点。上述见解,对我们搞好军事宣传工作同样适用。

守住底线和红线,少些“马失前蹄”和“败走麦城”。以前,有些人写一个单位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总喜欢这样的套路:马失前蹄——痛定思痛——举一反三——面貌改变。我们不禁发问:为什么一定要“马失前蹄”“败走麦城”?“未雨绸缪”与“防患未然”不是更符合科学发展观吗?再者,为什么一定要“痛定思痛”?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河里淹得半死,才知道学会游泳的重要?很多人笔下这种“拍大腿式”的顿悟,实际上是对部队党委的潜在伤害、对我军形象的变相抹黑,引起网民调侃吐槽也不足奇。再比如,“问题导向式”的新闻报道尤其是深度报道成为当前媒体新宠,但要严守宣传纪律和保密纪律,防止出现“揭秘”“剧透”倾向,不能因为一篇报道而把我军战斗力建设的真实情况和实力底牌暴露于人、公布于众。

总之,我们要守住底线和红线,强化阵地意识、网络意识,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写的稿件首先要保证所传播的信息是正向的、正面的、严谨的,不贻人口实、不授人以柄,这样才能更好地去影响舆论、塑造形象。套用著名学者崔卫平那句名言:“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我们每一名新闻从业者,都要有阵地意识。

三、强化“权力”与“宣传”的共生自觉

沙场阅兵,电视直播,举世瞩目,网民热议。学者丹尼尔·戴扬、伊莱休·卡茨在其著作《媒介事件》中将此类活动定义为“令国人乃至世人屏息驻足的电视直播的历史事件”。他们认为,媒介事件样本本体的主要叙述形式可以划分为“竞赛”“征服”“加冕”三类,其构成要件同样有三,即事件组织者、电视台和观众,强调“每个方面必须给予积极的认同并拿出相当的时间和其他投入才能使一个事件顺利地成为电视事件”。由此推论,在媒介事件中,权力机构与新闻媒体是一种互相依存的共生关系。

其实,道理再明白不过。阅兵阅什么?表面上看主要阅的是部队装备,实际上阅的是新闻媒体。因为,没有媒体的宣传报道,没有电视的直播展示,人们就看不到阅兵,阅兵也就失去了意义。稍感美中不足的是,从此次阅兵来看,有些组织者和方队负责人还缺乏这样的认知和意识,给新闻记者正常采访和直播设置了一些不必要的障碍。

在这方面,外军的做法可资借鉴。伊拉克战争动员和开展期间,美英政府和军队散布了大量旨在影响本国和世界舆论、瓦解伊拉克抵抗士气的假新闻,并通过“嵌入”战略,把近600名美国和世界主要媒体的记者纳入美英作战部队,使他们从美军和英军的角度去报道战争。当然,这种“嵌入”并非无条件的,美国防部与媒体记者签订了协议,明确了各自权责。这告诉我们,在信息技术和媒体极其发达的今天,单纯依靠封锁和截堵不但无用,往往只会产生负面效应,而“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的战略却更有效果。

我国的新闻媒体,都是党的耳目喉舌和党的舆论阵地。各级权力机构和领导干部要做到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善管媒体,充分发挥媒体凝聚力量、推动工作的积极作用。对于军事媒体而言,一方面,要听从指挥、服从领导,严格按照政治纪律、宣传纪律和上级指示要求行事;另一方面,要充分发挥中介和桥梁作用,主动作为,进行有创造性的组织策划和运营推广;同时,媒体与权力部门还要搞好沟通协调、团结协作,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共同把宣传报道工作组织好、开展好。建议权力机构在组织需要公开宣传报道的重大工作、重大活动、重大任务、重大事件前期筹划时,广泛征求参与媒体意见,将宣传报道方案一并纳入、统筹考虑,一体设计、整体推进,力争取得“两利”与“双赢”的最佳效果。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驻军委联合参谋部分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