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运用文学手法写好强军故事

作者:■田霞

提 要:借鉴和利用文学的表现手法,有利于写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新闻作品。文学手法的运用,可将活生生而不是呆板生硬的军营生活、立体的而不是平面的官兵形象展示给受众,从而更好地讲好强军故事、宣传强军思想、展现强军风貌。

关键词:文学手法;新闻作品;强军故事

传播学理论认为,故事带给人们的是图像化、形象化、情节化的记忆,比单纯的道理让人记得住、记得牢。尤其在信息量极速增长的网络时代,哪家新闻媒体的故事能打动人,哪家媒体就能赢得更多的受众。深刻隽永的道理通过讲故事来传播,就更能说服人。习主席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要讲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故事,讲好中国梦的故事,讲好中国人的故事,讲好中华优秀文化的故事,讲好中国和平发展的故事。讲故事就是讲事实、讲形象、讲情感、讲道理,讲事实才能说服人,讲形象才能打动人,讲情感才能感染人,讲道理才能影响人。”

作为军事新闻工作者,特别是作为空军报社领导中的一员,笔者在一线组织历经的数次重大战役性报道中,不仅时时体会着“既是一线战斗员也是一线指挥员”的军队媒体的特殊使命与责任,也更直接地遇到全媒时代作为军种报所面临的挑战,开始关注并在实践运用文学与新闻相结合的办法讲好新闻故事。

笔者以为,一个精妙的好故事,永远胜过一堆空泛的大道理。讲故事,就是要通过引人入胜的方式启人入“道”,通过循循善诱的方式让人悟“道”,由此内化于人们的心,成为其人生的养料。实践表明,借鉴和利用文学艺术手法,通过精心选材、合理布局和文学化写作,才能推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新闻作品,才能将活生生而不是呆板生硬的军营生活、立体的而不是平面的官兵形象展示给受众,从而更好地宣传强军思想、展现强军风貌。

有故事 换体裁

首先要有故事。魏巍的名作《谁是最可爱的人》既是一篇战地新闻通讯,也被视为是一篇不可复制的经典纪实散文。正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军志愿军保家卫国牺牲奉献的感人故事,成就了这个名篇经典,也成为永恒的历史记忆。新闻不一定能成为文学,但归于纪实文学的作品可以转换为新闻通讯。对于传统纸质媒体来讲,如何讲好强军故事,就体裁来讲可以不拘一格充分运用故事素材,采取文学的笔法。采编实践中,我们曾尝试将某些稿件从副刊版搬到新闻版,通过由新闻体裁到文学体裁的转化使新闻版的故事性、可读性更强的做法,收到很好的传播效果。

文学与新闻结合下的军事新闻表达,为今天讲好新闻故事,提供了新的路径。刊于《空军报》的《五次格言更改中的人生追求》一文,本是报纸副刊的一篇纪实性报告文学,我们按照新闻稿件真实性的要求对这篇报告文学进行了深加工,并以新闻通讯的形式于头版头条位置进行刊发。后来,这篇稿件还被《解放军报》选用并评为好新闻。

为什么我们要对这篇报告文学进行文体转换?该文本来反映的原南空导弹某旅广泛开展“写格言、话人生”活动情况。该旅官兵把格言制作成卡片贴在床头,使其发挥潜移默化的育人功能,起到环境熏陶的作用。同时,他们积极探索如何从中摸清官兵思想脉搏,作为大力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教育的依据和突破口。当时,记者来到这个旅指挥营,被官兵床头张贴的一条条人生格言吸引。听连队干部介绍,有个名叫刘玉贵的排长曾5次更改格言,他的故事深深吸引了我们。

刘玉贵第一次写的格言是:孝心献给父母,忠心献给部队,信心留给自己。第二次写的格言:冰冷的枪支扛在肩上,真想大声呐喊。第三次写的格言:淡然面对荣誉,绽放灿烂笑容。第四次写的格言:星星不怕高空寒,军人不畏战场险。学习实践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使刘玉贵的思想认识和价值追求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他在即将随部队出发外出驻训时,第五次更改了格言:“忠诚爱民报国献身荣誉刻入心,平凡岗位点滴凝聚我践行!”

最初,我们按照报告文学的形式进行了创造,开头就写道:格言,是人们从实践经验中提炼出的带有一般哲理性的语句,它既是语言中精美的珍珠、华丽的彩贝,又是规范人们思想和行动的信条、准则。稿件上版后,报社编辑部一致认为,此文可以适当进行文体转换,当作新闻通讯刊发。于是,我们进行了二次创作,把新闻主题锁定在一位排长新闻故事上,故事讲得真实、受到普遍好评。

近年来,各大纸媒都在对新闻故事化的方法进行探索。比如《解放军报》的《故事兵阵》专版、《空军报》的《强军故事会》专版等。今年5月10日刊于《人民日报》的报告文学作品《一棵小白杨》之所以打动人,是因为它记录的是活生生的边防战士的故事,展现了边防军人的大美,既有新闻性又有文学性。

有情节 重细节

当年,穆青在采访焦裕禄的事迹报道时,群众一边讲一边哭,他一边哭一边记。采访结束时,穆青一拳重重砸在桌上:“不把他写出来,我们对不起人民。”正是因为深入开掘、深情为文,他在亿万人民心里播撒了党的好干部“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的精神种子。

有情节、有细节,是讲好新闻故事、增加新闻可读性的重要依托。比如人物典型报道,如果采用散文的笔调去写作,就能够增强其可读性。曾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的通讯《党确认您》,宣传的是全国全军重大典型、广空某指挥所上马庄干休所离休干部、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参谋长、老红军张绪的事迹。这篇通讯就是一次将通讯散文化的尝试。

这篇稿件以第二人称“您”的写作手法,实现了跨越时空的对话式报道。张绪的典型事迹见诸报端后,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张绪”这两个字,一时间成为青年官兵传颂最多的高频词。同时,张绪的宣传也得到了中央媒体以及兄弟军兵种报纸新闻同行的认同和好评。它以新闻性、思想性、文学性的高度融合,彰显着典型宣传的无穷魅力和强大生命力。

一则新闻或一篇文学作品,能打动人的往往都是细节。细节的魅力是无穷的,如果在新闻采写中能够像文学作品那样注重细节,稿件就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去现场 找灵感

生动的故事比干巴巴的叙述有说服力,有文化内蕴的故事比空洞的描述有穿透力。今天的军营,不缺故事。关键是,需要会讲故事的人,更需要有一双善于发掘故事的眼睛。曾获得第三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的《走进空军水兵》系列报道,就是一次以文学的手法来报道基层官兵生活的有益尝试。我们把目光锁定在了具有空军特色的原南空某水运大队上,通过列席大队党委常委会、旁听一队队务会、亲历二队航海班班务会,以及在甲板上体验“水兵寻宝”,在船舱里倾听“新闻评述”,讲故事时在悬念的设计上下足了功夫,不断追问这个水运大队组建11年来安全无事故的奥秘,从而使这组系列通讯带有了章回体式的文学特点。

新闻人若想写出打动人心的东西,只有深入到新闻事件的最前沿,才能获取最鲜活的素材,也才能给读者献上冒着热气的作品。为采写这个系列报道,笔者来到地处海岛深处的一支空军船艇兵部队。在这里,我与报道团队的同志走遍了每一艘船艇,在每一个船队吃过“碰饭”,先后两次随航执行任务。采访过程中,我们眼、耳、嘴、腿、脑并用,通过眼睛观察周围的每个细节,用耳朵听取来自不同层面的声音,用嘴巴询问心中的谜团,用双腿身临其境见证事实,用大脑带着问题因势利导。由此,稿件真实再现了空军水兵那种别样风采和生命的质感之大爱。

在稿件的写作过程中,我采用现场“同期声”的手法,聚焦水运大队党委常委会、队务会、班务会这3个场景,每篇稿件都大量摘录了会议现场官兵的发言,最后通过穿插个人思考与感悟成文。这样写作的好处首先是增强亲历式报道的真实感、现场感,其次是增加了文章的活力。通过这样具有文学性的结构表达,使报道具有了灵性。

有思想 重感悟

一篇优秀的新闻作品,往往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需要作者以哲理的思考强化新闻作品的思想表达,让读者回味无穷。任何一个新闻作品,都源于新闻事实本身,但又要超越新闻事实。思想有多深,作品的分量就有多重。因此,新闻稿件不能停留在就事论事的表面叙述上,需要像文学作品那样有深沉的思想内涵。

稿件中最出彩的思想,往往需要作者对报道事实用心感悟。在走基层采访活动中,笔者在采写的题为《巴丹吉林的生命礼赞》通讯的最后一部分中写道:

越过冬天,春天的脚步近了。

从巴丹吉林沙漠边防一线归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每每看到放在书桌上战士们送我的戈壁石,似乎总有一种情感暖在笔端。茫茫大漠,该有绿的生机了吧?弱水河畔的胡杨林,可吐露出春的新枝芽?边关的明月,可忠诚地守望着旋转的雷达?请把最亮的一弯明月照进战士们的梦乡。

致敬,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军人气质!

这段文字,加深了报道主题。这就是文字的力量,更是思想的力量。

新闻稿件中,只有把“我们想讲的”和“受众想听的”统一起来,把“陈情”和“说理”一致起来,才能创作出更多有思想的精品力作。

表达是点燃思想的火炬。“用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为天空装点斑斓”,方可有效提升新闻作品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军事新闻工作者要学会在纷扰中沉寂灵魂,提高思想的锐度。要以政治家的眼光办报(台、网),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坚定的文化自信,在报道中彰显思想的力量。

(作者系空军报社副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