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闻图片战争话语的空符号叙述

———基于荷赛获奖影像的内容分析
作者:■王丹宇

提 要:作为世界新闻摄影的最高奖项,荷赛奖中的战争主题新闻图片比比皆是。其战争题材摄影中运用空符号构建战争话语的特殊图片类型,为新闻图片的战争话语建构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

关键词:新闻图片;战争话语;空符号;荷赛奖

在荷赛获奖影像中,战争主题是惯有的取向之一。较之其他摄影题材,表现战争的新闻图片往往能够承载更为深刻的新闻价值与人性思考。作为讲述战争的重要媒介,战争题材的新闻图片“一方面具备如‘镜子’般‘反映’‘事实’的属性,另一方面,它也具备如‘探照灯’般‘建构’意义、进行‘说话’的属性”。反映事实是所有新闻摄影的基础,而如何生成具有特殊性的意义则是战争题材新闻图片传播效果的直接体现。

“符号是携带意义的感知”,意义的生成必然伴随着符号的选择与组合。在思维定势中,战争往往包含武器、死伤、废墟等元素。如果一幅新闻图片的目的只是通过摄影直观地反映一个战争事实,将以上符号有机串联在一起就能达到,但如果想要借助图片这一载体超脱单纯的视觉震撼,激发高层次的理性批判和象征内涵,则需要更为精巧的战争话语符码体系。

一、实符号与空符号的转向

韦世林认为,空符号是“以空白、或间隔、或停顿、或距离等形态作为其符号的所指,而其符号的所指,则需要在各个符号系统中联系实符号才能具体显示的一类特殊符号”。纵观荷赛战争题材获奖影像,有一类新闻图片在建构战争符号模型时有意拉远了可感知战争符号与意义之间的空间距离,用非战争符号替代发声,从而实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在这一类新闻图片中,常见的战争符号走向幕后或并不占据主要位置,成为了整个图片文本中的空符号,承担起间隔载体与意义之间距离的作用。而原本应该处于空符号位置上的非战争符号被设计成文本的主体,完成在场的实符号转向。

2015年获荷赛一般新闻类单幅一等奖的作品《厨房的桌子》,展现了2014年8月26日乌克兰顿涅茨克市一场武装冲突之后某户厨房的桌面场景。在这幅新闻图片中,摄影师没有通过炮火轰鸣、枪林弹雨、断壁残垣、尸横遍野等极具冲击力的战争符号来反映战争事实,而是利用一系列生活场景的符号编码构筑起整个叙事文本。图片的中心位置是一只白色的碗,里面装着红色的水果,四周摆放着倒下的瓶子,破碎的玻璃杯,窗纱和桌子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映出一些血迹。

1996年获荷赛年度摄影奖的照片拍摄的是车臣非法武装与俄罗斯军队作战期间,一辆驶向格罗兹尼的巴士。黑白画面中一个面容严肃的小男孩将双手撑在巴士的后车窗上,用漠然的眼神看向镜头。整幅作品没有出现任何战争符号,甚至如果没有文字说明,受众很难将其与战争主题产生联系。

在一些荷赛获奖影像中,战争符号并非没有出现,但经过摄影师的有意设置,最终成为了整个画面的空符号,站在了幕后位置。2007年获荷赛年度奖的照片《贝鲁特年轻人开车经过黎巴嫩南部废区》中,战争符号占据了一半画面:房屋坍塌,人们流离失所。战争之后的废墟景象,被一览无余地暴露于受众眼前。画面的下半部分出现了一群开着鲜红色跑车的年轻人,时尚的外表和冷漠的神情与整个主题格格不入,但正是由于这种反差感使得下半部分画面成为整张图片的实符号集合,而上半部分成为了空符号。

除此之外,类似的荷赛获奖影像还有很多。例如1993年获年度奖的照片,画面是一群巴勒斯坦孩子举着玩具枪以示挑衅;2011年获年度奖的照片,反映在也门萨那冲突期间,被反对也门总统萨利赫统治的示威者用作战地医院的清真寺里,一位蒙面女子抱着受伤的亲人;2013年获年度奖的照片,反映的是两个巴勒斯坦孩子的葬礼等等。这些战争题材新闻图片中,缺失了对于战争符号的直观表达,在整个战争话语的编码体系内,符号的组合轴与聚合轴发生了一次逆转,实符号成为空符号,空符号被作为实符号表意,完成了两次符号之间的转向,构建了图片文本的叙事符号结构。

二、战争意义在场

无论摄影师如何设置符号类型,如何重组双轴结构,最终目的都是能够生成发人深省的战争意义。“空符号”概念的提出者韦世林教授认为,空符号“对于实符号有一种帮衬、烘托的作用,空符号的衬托功能更具有美学价值”。在战争题材新闻图片中,战争空符号和图片实符号之间的逻辑距离被拉得越大,二者之间的反差张力就越大,空符号对于实符号的衬托效果也就越强。上文提及,只有将空符号放在一定的实符号系统中才能表意,对于新闻摄影的战争话语而言,只有将战争空符号放在图片所展现的实符号系统中加以阐释,才能获得摄影师的终极意旨,如果孤立地来看空符号或实符号,都难以呈现其画面文本的深层内涵。

《厨房的桌子》是一张静物摄影,破败的桌面是整个图片的实符号群。厨房是普通民众的符号,其所指引向了平民。厨房的桌子隐喻了战火后平民的生活状态。肃穆的色彩基调、破碎的瓶瓶罐罐、古旧的窗纱桌布,这些符号全都展现了一种衰败、颓然的状态。如果仅仅用这些实符号叙事,那么图片就失去了战争话语的表意能力,难以承担起为摄影师主旨“发声”的功能。在这张图片中,空符号存在的意义在于它完善了整个画面符号体系的解码方式,缩短了摄影师所希望展示的符号能指与受众的阐释结果之间的思维差距。顿涅茨克市的一场武装冲突是图片的空符号,而厨房的桌子是这一空符号在画面上的现实投射,空符号虽然隐于幕后,但仍然强势参与受众的解码过程。战争空符号可以隐喻所有的战争行为,而没有具体所属指向的桌子也能够隐喻所有民众,这样就无限放大了战争冲突对于平民的伤害程度,带有一种战争负面影响的普遍性质,更易引发受众的换位思考和自我代入,深刻表现出战争的残酷无情。

1996年获荷赛年度奖的照片中,驶向格罗兹尼的巴士车和车上的小男孩是画面中的实符号。但巴士和小男孩所承载的意义不足以支撑摄影师想要达到的渲染程度,这样就需要战争空符号的强势介入。格罗兹尼是1994年至1996年期间俄罗斯军队与车臣非法武装交战最惨烈的地方,死伤人数成千上万。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去往这样一个敏感的地点,这样的空符号虽然没有出现在画面之上,但对于受众而言,这一新闻图片的空符号已经具有了强编码的能力,指引着受众的情绪走向:明明知道巴士将小男孩带向死亡,但却无能为力。正是这样的设置加剧了整个图片的戏剧冲突,展现出战争对于民众的摧残以及生命在战争面前的脆弱,引发受众对于战争的深层思考和强烈抵制。

《贝鲁特年轻人开车经过黎巴嫩南部废区》,是用画面的布局以及色彩的反差来突出实符号,隐匿空符号。灰暗的废墟场景与鲜红的跑车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受众的目光会自然地下移,关注图片的实符号集合:红色的跑车中年轻人的神色淡定,略带有一丝冷漠,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四周张望。虽然战争符号成为了图片的空符号集合,但若将其放入实符号集合中加以阐释,则将成为实符号的背景元素。受众在接收解码这张图片时会下意识地将战争空符号放在了实符号的对立面,废墟与年轻人之间形成了巨大的鸿沟,一面是无人问津的废墟,一面是神情淡漠的年轻人,战争所造成的人性异化在空符号与实符号的相互作用下展现得淋漓尽致,作品的感染力也会随之增强。

三、思想上的再创作

新闻摄影不是摆拍,摄影师无法按照内心的想法去导演画面中的各个元素,只能立足于现实发生的事实进行思想上的再创作。这就要求摄影师能够根据眼前所看到的场景,选择符号的表达方式和组合状态来展现其主旨与情感。新闻摄影战争话语的建构依赖于符号的修辞,但“新闻照片的修辞,大多使用的是一些众人皆知的比喻……现在则因其不断重复的模式,导致读者产生同情心疲劳,而最终失去了效力。”因此,将受众常见的战争符号转化为空符号,将与战争主题毫无关联的符号作为画面的实符号,用空符号来阐释、衬托,增强实符号的表意能力,营造陌生化的摄影氛围,不失为一种很好的选择。

近年来,荷赛的战争主题摄影愈发呈现出这样一种态势:“以一个安静的结果,来追述战争的血腥与残酷。”上文所举的例子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开始关注战争符号以外所带来的感染力。反映战争的摄影题材,从来都不只是战斗的场面。能够震撼人心的图像,往往是战争笼罩下的其他事物,像一张桌子、一辆巴士、一群冷漠的年轻人等等。这些看似与战争毫无联系的符号,将原本站在前台的传统战争符号挤下了舞台,使它们成为了空符号。但这些隐于幕后,作为空符号存在的战争符号从未离开过图片的表意场域。正是由于它们的存在,才能够给予整个画面巨大的张力,在看似安静的叙事下酝酿淋漓的战争意义,力求让受众收获更有价值的审美体验。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政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