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努力提高评论和理论文章思想含量

作者:■张小平 蔡惠福

提 要:新媒体时代的主流媒体,普遍加大了言论评论和理论宣传的力度,以此强化媒体的思想性,并与其他媒体进行传播力影响力竞争。然而,有些评论和理论文章貌似有思想,其实并没有多大思想含量。所以,媒体在追求观点立报(台、网),思想取胜的实践中,必须努力解决评论理论作品多而不精不强的问题,大力提高评论和理论文章的质量。为此,评论与理论文章的作者必须进一步提高获取思想资源的能力、把握现实的能力和创新性思维的能力,下功夫把评论和理论文章做得更有影响力指导力。

关键词:评论理论文章;思想贫乏;思维创新

谨防“思想过剩”之下的思想贫乏

近年来,主流媒体大力加强言论评论和理论宣传,强化媒体的思想性,成为社会思想文化的高地。同时,以此与风起云涌的社交媒体进行传播力影响力的竞争。正因为如此,主流媒体特别是纸质媒体,言论评论的地位大为提高,增设了各种言论评论专版专栏;同时,理论宣传也更为突出,理论文章变得更多。不仅是传统媒体,而且主流媒体开办的两微一端等新兴媒体也在思想性上努力。在不少主流媒体的微信、微博和移动客户端上,言论评论一直是认真经营的主打产品。总之,报纸既是新闻纸也是思想纸、观点纸的认识不断深入人心,主流媒体的思想文化含量得到大大提升。

在我们党的新闻史上,像现在这样高度重视评论、重视理论宣传,评论理论如此繁荣的现象,还是不多见的。不过,各主流媒体在通过加强言论评论和理论宣传提升思想性的努力中,也在所难免地出现了一些问题。评论理论文章是多了,但多而不精、多而不优、多而不强的问题多有存在。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是触及现实问题的能力不够。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并努力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对策和方案,这是对评论和理论文章的一贯要求,自然也是优秀评论和理论文章的品质所在。所谓的思想多是来自对现实问题的洞悉和破解,提不出问题的评论和理论文章是难有多少思想性的。当下的情况是,对抓问题的认识,应该说大家都是明确到位的,但抓问题的能力尚有一些不足,那些敏锐、深刻而犀利地提出新问题的作品还是不太多。许多在文中被指陈的问题,常常是一些浅表化的、早就被议论过的问题。不少评论和理论文章要么无力从新变动中、在深层次上揭示新的问题,要么故意绕开大家心中疑惑重重、坊间议论纷纭,希望得到回答的问题,王顾左右而言他。对着问题发声,才有走入人心的力量。缺少对现实问题的深度关切和回应,难以拨动社会思想之弦。

二是设置议程的能力不够。媒体强大的思想性、引导力必须在为社会有效设置议程中实现。之所以要加大主流媒体评论和理论文章的分量,主要目的就是要通过言论评论和理论宣传设置和确定社会议题,并向人们提供认识事物、分析事物的框架(即价值体系、立场方法等),用正面的、积极的声音引领社会注意力,调控社会心态、情感和舆论,在众声喧哗中把握凝聚社会共识的话语权。而现在很多评论和理论文章还难以完全承担起这一重任,为社会设置议题的能力尚有不足。一些媒体确立的评论理论主题,组织的评论理论文章,包括有些重头评论和理论文章,因为没有切准社会的脉搏、弄清受众的心态,没有找对与社会大众的连接点,抑或是没有找到与社会连接的“桥”与“道”,所以发声不响亮,吸引不了社会的关注,牵不住受众的注意力。

三是解释说服的能力不够。评论和理论文章都是以讲道理为旨归的。针对社会生活中的种种现象、诸般问题,把道理讲明讲清讲透,帮助人们解疑释惑、拉直问号,进而实现认同,统一思想,这是评论和理论宣传的基本任务。而现在有些评论及理论文章对那些重要的社会事件、社会现象,往往不能从本质上予以深刻地阐释和说明,常常是人云亦云的肤泛之论,让人看了听了之后不解渴、不过瘾。而对那些萦绕于社会、困惑着人们的问题则显得说服力不足,不能用科学的理论作出令人信服的回答。更重要的是,对那些扰乱人心、扰乱社会的歪理邪说,常常缺少一剑封喉的批判力量,不能从根本上将其驳倒批透,“一棍子打死”。

这一切告诉我们,有些媒体虽然评论和理论文章数量多了,但并未带来思想观点的丰富和深刻。如果刊载、播出、推送的评论和理论文章很多,但若只有量的增加和堆积,而没有质的提高和升华,其思想观点实际上仍然是贫乏的,增强思想性的目的并没有真正地实现。有人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思想”过剩之下的思想贫乏,也不无道理。那些一般化、浅表化、同质化的评论和理论文章,你不能说它不是“思想”,只不过它是一些肤浅的、平庸的、重复雷同的思想。这些没有品质的思想,不能帮助人们深化丰富认识,对社会无有益处,对强化媒体的思想性自然也不会有多少帮助。所谓“思想过剩”,是指这种思想产品过剩;而所谓“思想贫乏”,则是指真正的、货真价实的思想的缺乏。对主流媒体而言,加强言论评论和理论宣传,努力追求观点立报(台、网)、思想取胜,是因势而为、与时俱进的明智之举,当然应该继续坚持。但是,必须努力解决评论和理论文章多而不精不强、思想供给不足的问题。

思想能力有多强,评论理论产品质量就有多高

克服评论和理论文章存在的某些不足,提高其质量和水平,增强主流媒体思想产品的供给能力,关键在于提高评论和理论文章生产者亦即观点和思想生产者的思想能力。所谓思想产品,其实是观点和思想生产者思想的外化。思想生产者的思想水平有多高、思想能力有多强,决定着思想产品质量的高下优劣。因此,克服媒体的思想贫乏,必须首先解决媒体人思想贫乏的问题。

媒体人特别是直接从事评论及理论文章的作者和编者只有真正地站在社会发展的高处,成为思想的富有者,才能不断地用高质量的思想产品建言立言,启发大众,引领舆论,在重塑民族精神、推动社会进步中发挥作用。那么,如何提高媒体人的思想理论和文化水平、提高思想生产能力呢?基本的方法和路径是:努力提高多维度获取思想资源的能力、把握现实的能力和创新性思维的能力。

生产思想产品,离不开思想资源、理论资源和文化资源。拥有了广博丰厚的思想文化资源,才能获得观察者、思想者应有的“眼光”和“目力”,才能科学地准确地深刻地观察世界、观察事物,形成对客观世界和客观事物的正确认识,进而形成新的思想和理论。因此,必须在坚持不懈的学习中获取来自各方面的思想理论和文化资源。为了加强思想理论建设,建构起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体系话语体系,建好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我们正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向实践、面向历史、面向世界,开拓获取思想资源,兼收并蓄,择善而从,丰富发展自己。实践表明,只有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之下,充分吸收运用中华民族的思想精华,学习借鉴世界文明的成果,丰富我们的智慧,深化我们的认识,才能深入理解世界、把握现实、应对挑战、推进发展、走向文明。在这样的思想文化背景之下,媒体从事评论工作和理论宣传的同志在学习中也要进一步打开视野,把获取思想文化资源的触角伸向更高、更广、更深的时空之中,把问道于“马”、问道于史、问道于“西”结合起来,从多方面汲取养料更新知识。这样,才能透彻地把握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以此为思想武器,观察现实、解读现实,得出新的认识、新的结论、新的观点,向社会贡献新的思想。媒体人作为思想的生产者供给者,应当发扬上下求索的精神,登高望远,博采各种思想资源,用最精华的思想原料来生产最深刻的思想。

同样需要强调的是,为了提高思想生产力,媒体人必须诚诚恳恳地深入社会、深入实际、深入群众、深入生活,真切地熟悉并理解社会、政治、生活,熟悉并理解人情、国情、世情。尽管我们一直强调搞评论的、搞理论宣传的媒体人也要重视采访,搞好调查,在采访调查中获得事实、把握态势、发现问题、汲取智慧,但不少从事评论和理论宣传的同志总是蹲在办公室里、伏在电脑前多,而深入基层少。每次有组织、有规模的媒体人“走基层”活动,很少见到有从事评论和理论宣传的同志参加,更谈不上像许多老一辈评论理论工作者在基层建有自己的调研基地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毛泽东同志早就告诉我们,人的正确思想必须来自于人民群众的实践。你要获取思想,你就必须走向生活,走向群众,走向实践。有了苦心孤旨的调研,才能探得思想的骊珠。因为社会的深处、生活的深处、实践的深处,才是一切有价值的思想的“原始出生地”和“生命扎根处”。那些大思想家大理论家,在他们成长为思想理论巨人的旅程中,总有跋山涉水、栉风沐雨的田野调查相伴。破败的工厂、贫困的山寨、边远的乡村,都曾留下过他们躬身考察的身影。我们应当以他们为榜样,在深入扎实的调查研究上下苦功夫、深功夫,到千百万群众实践的第一线去“本真地倾听现实对于思想的实际召唤”。如此才能深度把握实际,得出接近事物本质的认识,进而提出高于一般、深于一般的判断和见解,这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有价值的思想。

要写好评论理论文章,还应该十分重视创新性思维对于思想生产力的作用。这里所说的创新性思维,就是在思想产品的生产中打破思维的惯性和惰性,不走老路,不循旧规,以开创、超越、独创为追求,敢于提出别于常议、异于众说的新理论、新观点、新思路,帮助人们深化优化、拓展丰富对事物的认识。当年尼采在说到哲学研究的创造性思维时曾经说过,那些没有创新性的文章,是“瓶子里倒水”,从“一个瓶子”里倒到“另一个瓶子”里,倒来倒去,还是那点儿水。无新见,不言论;无新说,不理论。“新”应该是思想产品的生命之所在,价值之所系。当然,“新”的维度应该是多向的,体现在立论、观点、材料、语言、表现形式等各个方面。即使对那些需要反复宣传不断强调的基本理论、重要思想、重要观点,也要从不同时期、不同领域、不同任务的实际出发,针对不同的问题进行新的论述,而不是一味地重复“炒冷饭”。为此,评论理论作者必须努力强化创新意识,提高创新能力。要学习掌握科学的思维方法,不唯上,不唯书,不人云亦云,不照抄照搬,以超凡的想象力立新说、发新声,见人之所未见,言人之所未言,发人之所未发。要以人民的名义说真话、说实话、道真情、道实情,让评论和理论文章焕发“真”的魅力,充满“新”的亮色。当然,由于创新不是模仿、不是重复,所以,其认识、其观点恐怕会有一些不周全,也恐怕会一时难被大家理解。但这不要紧,只要方向立场正确,基本观点对头,社会是能够也应该宽容的。

把评论和理论文章做得更实更活

主流媒体的评论和理论文章其功能作用是多方面的,有思想动员功能、辩护批驳功能、舆论监督功能等等,也包括正面诠释功能。这里说的正面诠释,是指紧跟党的理论创新步伐,紧跟党和国家的部署安排,快速及时地传播阐释解读党的创新理论、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以及某个时期某个阶段的中心任务重点工作,帮助广大群众深入理解,推动其在实践中贯彻落实。主流媒体评论和理论文章的这一功能,反映了社会主义新闻舆论工作的性质任务,是党媒姓党、政治家办报(台、网)的重要标志。充分发挥这一功能,是主流媒体履职尽责,实现指导性的必然要求。所以,各主流媒体对此无不重点经营,体现这一功能的评论和理论文章数量很大,而且大都在重要位置和重要时间段刊播。每当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党和国家召开了重要会议、布置安排了重要工作、有了新的重大举措、作出了新的重要的政策调整,评论和理论宣传总会迅速跟进,强势发声,阐述精神实质,论说价值意义,指明落实途径,提出贯彻要求,为推进其尽快落实深入贯彻提供思想指导,营造舆论氛围。

这类诠释性的评论和理论文章当然也是主流媒体思想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可读性可听性和传播力影响力如何,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媒体评论和理论文章的整体质量和水平,反映着媒体思想产品的生产供给能力。诠释性评论和理论文章不乏精品力作,发挥作用巨大。但也存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因此而受诟病。比如照抄照搬领导讲话与政策文件,四平八稳、千篇一律,缺少有个性、有深度的研究分析;比如居高临下、泛泛而谈、无的放矢,离基层太远,离群众太远,不接地气,缺乏亲和力,等等。提高媒体思想产品的生产能力,就要注意克服评论和理论文章中存在的这些问题。

诚然,承担诠释功能的评论和理论文章有着自身的特殊性,传达、宣介、解读常常是它的主要任务,及时传播和准确阐释是第一位的,必须要快,必须要认真“对表”,把握好“口径”,重要观点、重要提法、重要评价、重要表述,必须准确无误,不能随意发挥,任何差错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不良影响。但是这并不表明它不能创新、无法创新,并不表明诠释性评论和理论文章永远只能是这个样子,不能有变化,不能有发展。打破僵化保守,解放思想,开动脑筋,诠释性评论和理论宣传的创新改进天高地广,大有作为。

一是注意阐释解读的针对性。即把对党的创新理论的新发展、党和国家的新举措新政策的宣介论说与实践、与现实、与人民群众的关切紧密结合起来,找准学习理解中的问题和贯彻落实中的难点,用党的创新理论和思路方略之“箭”射实际生活中的“的”,让诠释性的评论和理论文章所阐述的道理、传达的精神、提出的原则能落实到地面,防止空洞说教、高高在上,思想总是飘在半空之中。

二是注意传播对象的差异性。即按照分众化差异化传播的要求,从各自媒体实际出发,从所在地域、所在领域的特点出发,从目标受众的需求出发来破题立意,来确定要做的文章和宣传的重点,防止大而化之,区分度不高;笼而统之,层次性不强;没有特色,个性化不足。

三是注意话语文风的群众性。即在保证基本理论基本观点“不走样”“不跑调”“说清楚”的前提下之下,注意语言的时代性、丰富性、生动性,提倡活用群众语言,吸纳改造网言网语,防止语言干涩生硬有余而亲切活泼不足。

四是注意表达形式的多样性。即不拘一格,勇于出新,追求各种方式的叙述表达,既可以是访谈式的,也可以是问题式的;既可以讲案例,以事说理,也可以列图表,让道理更加直观。至于新兴媒体,则更是可以采用全新的叙事表达方式,充分调动受众的接受兴趣,追求传播效果的最大化最优化。

媒体评论与理论文章的创新改进正在路上,更多的好办法、新招数还需要辛勤工作在评论和理论产品生产一线的同志们继续探索。通过不懈的努力,开创评论和理论宣传的新局面,实现媒体思想性的大提升。

(作者分别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副教授、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