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从洞朗对峙事件看法理制胜

作者:■涂灵 葛向然

提 要:在今年的中印洞朗对峙事件中,我方高举法理旗帜,始终占据舆论主动权。其主要策略是:及时披露真相,有利于抢占法理高地,牢牢掌握斗争主动权;展示有力证据,有利于明辨是非曲直,增强我方主张合法性;专业释法用法,有利于精准法理反击,驳斥对手的荒谬说辞;全维舆论造势,有利于增强反击效能,形成强大法理威慑力。

关键词:洞朗对峙;舆论斗争;法理制胜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法理是正义的标尺,是国际社会公认的行为准则,是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制胜武器。2017年6月18日,印度边防部队270余人携带武器,连同两台推土机,从中印边界锡金段非法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阻挠中方道路施工,引发双方对峙。在这一事件中,我方着眼舆论法理斗争形势,始终占领法理斗争制高点,充分运用法理攻击、法理威慑、法理反制等手段,坚决与印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8月28日下午2时30分许,印方将越界人员和设备全部撤回到边界印方一侧,洞朗对峙事件得到解决。8月31日,中国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表示,中国军队将坚定履行保卫国家领土主权的神圣职责,加强在洞朗地区的巡逻驻守,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坚决捍卫洞朗的一草一木。深入分析研究我方应对这一事件的法理斗争策略和手段,对于我们在未来战场实现法理制胜具有重要的启示和借鉴作用。

一、及时披露真相,有利于抢占法理高地,牢牢掌握斗争主动权

“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主动权是舆论法理斗争的命脉,谁掌握了它就占据了优势,谁失去了它就会陷入被动。及时披露真相,抢占法理高地,是掌握舆论法理斗争主动权的关键所在。

印度边防人员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后,我国外交部、国防部及时发声,披露印方人员越境阻挠我方道路施工的事件真相,严正指出这一举动违背了历史界约,违背了《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基本原则以及印度政府的一贯立场,旗帜鲜明地表达了我方立场和关切,为洞朗对峙法理斗争确定了主基调。我方紧跟事态发展,继续保持强大舆论法理攻势,表态措辞逐渐严厉。8月2日,新华社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强调“此次事件发生在边界线清楚的已定界地区,与过去双方边防部队在未定界地区发生的摩擦有着本质区别。印度边防部队越过既定边界,侵犯了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违反了1890年条约,违反了《联合国宪章》,是对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粗暴践踏,性质非常严重”。

8月5日,《解放军报》发表评论《不要低估我捍卫领土主权的决心》,强调“善意不是没有原则,克制不是没有底线。需要正告印度的是,中国的领土主权不容侵犯。印度不要指望中国会拿自己的领土主权做交易,不要低估中国政府和人民捍卫领土主权的决心,不要低估中国军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和意志”,对印发出强烈警告,有效震慑印方进一步采取军事冒险行动。

这就启示我们,舆论法理斗争欲抢得先手、掌握主动,必须先声夺人,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及时发布信息,占据法理优势,形成于我有利的舆论导向,强化国际国内社会对我方的认同。

二、展示有力证据,有利于明辨是非曲直,增强我方主张合法性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任何谎言都会不攻自破,任何狡辩都显得苍白无力。列举客观真实的有力证据,可以清晰还原事件真相,揭穿对手谎言,还击无理指责,使其“偷鸡不成蚀把米”,面临法理斗争的挫败。

在洞朗对峙期间,我方多次出示重要证据,给印方有力回击。6月2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记者会上展示的照片,清楚标示出印方人员装备越过作为边界线的分水岭进入洞朗地区,直观印证了印军越界进入中国领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7月3日,中国外交部公布印度前总理尼赫鲁1959年3月22日和9月26日给周恩来总理两封信件的部分内容;8月2日,外交部又公布了1960 年2 月12 日印度驻华使馆给中国外交部的照会、2006 年5 月10 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印方提交的文件。上述证据有力证明,印度政府在独立后多次明确承认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确定了中国西藏同锡金之间的边界,印方此次挑起边界争端违背历史界约,也违反了印度历届政府的承诺。

我方出示的多组证据形成一个完整闭合的证据链条,即印度政府书面确认《中英会议藏印条约》有效——条约划定中印锡金段边界——印军越过此段边界构成非法,从而展示出一个严谨可靠的“动态论证过程”,增强了我方主张的说服力,赢得了国内外舆论支持。在洞朗对峙斗争的关键时刻,我方根据国际法基本原理,运用证据证明规则理论,通过公开证据资料,戳穿印方捏造事实、歪曲法理的欺骗行为,直观清晰地反映洞朗对峙事件的是非曲直,揭示了印度欲单方面改变中印边界锡金段现状的企图。

这就启示我们,事实胜于雄辩,在舆论法理斗争中,合法有效的证据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要选择合适的时机出示证据,把握公布证据的有利时间,获取公示效应的最大化。通过强有力的举证、释证,证明对方违法在先,使其陷入法理被动。

三、专业释法用法,有利于精准法理反击,驳斥对手的荒谬说辞

舆论法理斗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对方与我进行法理争夺,往往不择手段,采用偷换概念、混淆视听、污蔑造谣等惯用伎俩。紧紧抓住对方的法律漏洞,依法有力驳斥其所谓的“法理依据”,可以使其在过招时“伸不直拳头,迈不开步子”。

为欺骗国际舆论,印方炮制三大“借口”,企图为其非法越界行为贴上“合法标签”。我方依据国际法基本原理和历史界约,抓住印方主张在法律和事实上的漏洞,有理有力实施法理反击。

印方的第一个借口是中国进入不丹领土,其进入洞朗地区是为“保护不丹”。我方据理反驳,排除印方参与中不边界谈判事务的法律主体资格,反复强调洞朗地区历来属于中国,一直在中方有效管辖之下,根本不存在争议。根据国际法主体理论,指出不丹作为主权国家,上世纪就已与我方开始边界谈判,双方对边境地区的实际情况和边界线走向存在基本共识,印度作为第三方,无权介入并阻挠中不边界谈判进程,更无权为不丹“代言”主张领土。

印方第二个借口是洞朗地区是三国交接点的范围。我方因势利导,运用基本法理逻辑驳斥印方谬论。根据《中英会议藏印条约》规定,中印边界锡金段起自与不丹交界的吉姆马珍山,也是中国、印度、不丹的交界点,此次印度边防部队越界的地点位于中印边界锡金段的边界线上,距离吉姆马珍山约有2000米之远,与三国交界点问题并无关系。印方将“交界点”扩大为“交界区域”,属于偷换概念、混淆视听。

印度第三个借口是中方修路给印度带来“严重安全风险”。我方借力巧击,指出以安全关切为由侵入他国领土于法无据。联合国大会1974年12月14日通过的3314号决议规定,不得以任何理由,不论是政治性、经济性、军事性或者其他性质理由,为一个国家的武装部队侵入或攻击另一个家的领土作辩解。印方以所谓“安全关切”为由越过已定边界线进入邻国领土,无论从事任何活动,都违反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都不会为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所容忍,更不是中印两个邻国正常的相处之道。

这就启示我们,当对手设置“法律陷阱”,散布“法律迷雾”,从法律层面对我方进行攻击和责难时,我方应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针锋相对驳斥反击。要以法律的正确解释否定对方对法律的歪曲,以对有争议的法律作有利于己的阐释来对抗对方的攻击。

四、全维舆论造势,有利于增强反击效能,形成强大法理威慑力

舆论与法理相互渗透、相互作用,只有“双剑合一”,才能产生政治、外交、军事所需要的综合精神效应,最大限度地扩展军事行动的政治影响力和精神杀伤力。

在洞朗对峙期间,我方整合舆论力量全维造势,宣传我方合法主张,抨击印方非法越界行径。8月3日上午至4日凌晨,《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外交部、国防部及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等中国6个国家部委和机构先后就印方越界事件发声,披露印方非法越界的性质,并强调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

此外,《头条新闻》《环球时报》等众多媒体转载《人民日报》刊发的《界线即是底线》等文章,特别刊载中印不三国边界地图,并对印度越界我国边境位置重点标示,迅速形成一波舆论宣传高潮,推动我方公布的印军违法越线图片证据的广泛传播。新华网、凤凰网等部分媒体援引外媒报道,传达不丹反对印度做法,希望与中国自主谈判的意愿,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揭穿印度利用不丹问题制造危机的阴谋,有力配合对印方“保护不丹”借口的法理反驳。在洞朗对峙斗争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方综合运用各种传播平台,在时间、空间等多个维度对其进行全面舆论法理反击,始终保持了对印法理斗争的绝对优势。

这就启示我们,舆论宣传需要借助法理造势攻心,法理攻击需要借助舆论宣传扩大效果。要根据斗争意图,围绕特定主题,充分整合广播、电视、报刊、网络与新媒体等舆论宣传力量,在一定时段进行多波次、高密度的集中宣传,形成有利于我的舆论态势,夺取舆论法理斗争的最终胜利。

(作者单位:西部战区联合参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