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看得见风景的哨位

作者:■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卞之琳《断章》

有些地方,在特殊的时刻来到,会别有一番滋味。

香港回归20年之际,我来到了香港,平生第一次。

每年,成千上万的游客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一睹“东方之珠”的风姿。他们或穿梭于庙街街巷,享受着地道美食;或漫步于皇后大道,找寻歌中的意味;或流连于兰桂坊的酒吧,品位繁华都市的夜晚之魅;或独坐于太平山顶,在云霞间体会寂静里的繁华……

而我此行,却看到了另外一道别样的风景——驻香港部队军营的哨所。

这些哨所,或隐匿于繁华闹市之中,或镶嵌于翠林山顶之巅,或悄然矗立在港湾码头之上。

登上这些哨所,透过驻香港部队官兵的眼眸,香港的美丽呈现出不同的韵味。

心中有信念,眼里看到的风景就会不一样

正午,骄阳似火。

站在驻香港部队中环军营大门的哨位上,战士魏泽琦挺拔如松。顺着魏泽琦的视线向远方望去,中环的繁荣一览无余——

中环,是香港的政治及商业中心。香港的政府总部、立法会大楼、前港督府、中银大厦、怡和大厦等地标性建筑,以及很多银行、跨国金融机构、外国领事馆都汇聚于此。

这,似乎是动与静的“对话”——车流喧嚣、人潮涌动,整个中环都在高速运转,唯独魏泽琦站在哨位上一动不动。他,是这片繁荣的守护者,也是这片繁荣的观察者。

魏泽琦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自己站在哨位上没了紧张感,喜欢欣赏眼前这充满活力的都市景象”。在魏泽琦眼中,中环的繁华街景好像“一锅煮沸的火锅,看着就想动筷子”。

然而,魏泽琦“欣赏”中环美景,所付出的代价是常人所不知道的——

烈日让汗水从他身体的每个毛孔里渗出。额头上,汗水开始凝结成豆大的汗珠,顺着其脸颊滑落下来。一颗汗珠滚落进魏泽琦的眼角,在他的眼底蔓延开来。汗水里的盐分,蛰得眼睛生疼。他迅速地眨了几下眼睛,然后轻轻闭一下,再迅速睁开。

整个动作,不过两秒钟。

站在他身边,甚至察觉不出他眨眼时面部肌肉的活动。

魏泽琦不允许自己在执勤时有丝毫差错。他知道,他站立的地方,是香港中环。

站在这里执勤,就像站在大舞台的聚光灯之下。

魏泽琦来自山东的一个村庄。从师范大学毕业的他,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去做老师,而是选择参军入伍,圆自己的一个梦。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分到驻香港部队。

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魏泽琦的班长就告诉他,驻香港部队是中国军队的一张“名片”,是世界观察中国军队的“窗口”。很快,魏泽琦对“名片”“窗口”都有了最直观的认识——站岗时,总有人驻足向他们眺望,还有人拿起相机“咔嚓”两张。

渐渐,一个信念在他的心里生了根:“绝对不能给中国军队丢人!”

“我家在农村,哪里见过这么高的楼!休息的时候,我还悄悄数过有多少层呢!”对魏泽琦来说,营门外的繁华,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守着繁华,其实依旧寂寞。魏泽琦和战友们的生活,如钟摆一样,单调而重复——站军姿、走队列、练习升降旗、站岗执勤……

“站在这里,代表的不是我自己,代表的是我们整个驻香港部队的形象。你站不好,别人就会说,‘你看,解放军不过如此’。我们的形象,往大了说,那就是中国军队的形象!”魏泽琦这样描述他们的职责。

为了不给中国军队丢人,每天晚上睡觉前,魏泽琦和战友们一定把第二天穿的军装熨烫平整,连衣袖上的那一条褶线都是棱角分明;制式皮鞋,虽然因为训练已经磨损,但他们一定会用鞋油把它打得锃亮,亮到左右一晃,可以看见自己自信的笑容。

为了不给中国军队丢人,他们将站军姿、走队列这样的枯燥生活,变成了一种神圣使命。练习摆臂,手时常会碰到标杆,碰肿了、破皮了,轻轻揉一下,继续练习;练习扛旗杆,右肩膀被旗杆打痛打肿,晚上擦一点红花油,明天接着扛。

军人的奉献,其实有很多种。在训练场上,满是泥水的,是军人;在中环军营门口,一身笔挺的,也是军人。他们只是把汗水洒在了不同的“战场”。

对驻香港部队的哨兵来说,帅,也是一种使命。他们站在哨位上,就是中国军队的形象;他们执勤在中环军营,就是中国的形象。

他们都只是普通一兵,是一个“小角色”。可是站在了这样的“大舞台”上,就必须让自己做到最好,哪怕只是笔挺地站着,也要骄傲地仰着头,让全世界都看到他们身上耀眼的光芒!

此时,魏泽琦的汗水已流淌在脚下的土地上。火辣辣的阳光,让魏泽琦身上的军装,湿了干、干了又湿。防弹背心的边缘,已经泛出盐渍的白色。透过他鼻尖上晶莹的汗珠,中环的繁华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被再次放大。通过汗珠折射的繁华,看起来干净而纯粹。

羌塘古谣说,当汗水灌溉在脚下的土地上,再遥远的地方也会变成故乡。

此时,鼻尖的汗珠滴落在脚下这片土地。魏泽琦和战友们用这种方式,与香港这片土地发生了“化学反应”。这里不再是陌生遥远的地方,而是他们用青春和汗水守护的家园。

对当兵第二年的魏泽琦来说,眼前的繁华,依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只是,心中信念坚定,眼中的繁华已经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生命中最美的风景,需要用时间酝酿

夜晚,海风习习。香港维多利亚港,霓虹闪烁。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夜景之一。

很多去过香港的朋友都告诉我,一定要去太平山顶,在那里,可以看到美丽的维多利亚港。

或许这样的话,卢鹏旭的朋友也跟他说过。不过,他并不这么认为。每当他站在驻香港部队昂船洲军营的码头,对岸维多利亚港的景色尽收眼底。他觉得,这就是美丽的维多利亚港。

卢鹏旭是驻香港部队某舰艇大队顺德艇的武备班长,已经在驻香港部队服役5年。白天,他和战友们抓战备、搞训练;晚上,在军港码头站岗执勤。

对岸辉煌的灯火,倒映在漆黑的海面上。头顶的寥落星辰,不甘寂寞地点缀在维多利亚港上空。这样的景象,让人联想到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我想那缥缈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卢鹏旭就这样,守着“天上的街市”,听着脚下海浪冲刷堤岸的声音,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原来,守着繁华,也会如此寂寞。

“不瞒你说,我以前是个‘宅男’。我曾以为,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我的那座小城市。”卢鹏旭说的那座小城市,是他的家乡——山东日照。看得出,面对着美丽的维多利亚港,他总会想起同样是海滨城市的故乡。

可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宅男”开始对香港这个曾经陌生的城市有了感情:“大概是去年?不对,也许就是从我第一次站在咱们昂船洲军营码头的时候。”

从第一次站在这里,眺望对岸的维多利亚港,卢鹏旭就知道,作为一名驻香港部队的军人,这就是他要守护的地方。他要守护海面上的船来船往,他要守护对岸的灯火辉煌。越过他身着海军迷彩服的肩膀,维多利亚港卓越的风姿动人无比。那座“天上的街市”,仿佛浮于他的肩头。

“维多利亚港是美,但如果你天天都能看到,也会变得熟视无睹了。”卢鹏旭说:“可我每一次看维多利亚港的夜景,都会怦然心动,是因为这份美景的背后,有我的汗水,有我的青春记忆。”

如今,站在维多利亚港对岸,卢鹏旭会时常想起儿时那一幕——夕阳西下,父亲站在田头,望着田里刚刚插下的秧苗,脸上挂满了微笑。

小时候,他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劳累了一天,还能这么开心?

现在,他长大了,明白了:用自己汗水和双手创造的美景,最让人陶醉。

维多利亚港美丽夜景的背后,是卢鹏旭和战友们寂寞的守护。陌生,早已经消失。香港,已经变成生命中一个熟悉的地方,一个重要的地方,像故乡一样。

这么想的,还有一个人——执行深港运输任务的汽车连班长唐存亮。

从2014年正式执行深港运输任务开始,唐存亮也不记得自己跑过多少趟车。但他清楚地记得,从深圳基地出发,到达每一座军营所需的时间:“到中环营区需要1小时20分钟,到昂船洲军营需要50分钟……”哪条路宽,哪条路窄,甚至哪一块广告牌换掉了,他都一清二楚。这样的熟悉,会让人误以为唐存亮在香港生活了很久。

与卢鹏旭相比,唐存亮似乎看过更多香港的风景。但其实,他也只是与繁华擦身而过。只看到,不曾片刻停留。

现在执行深港运输任务,唐存亮就像是行驶在回家的路。陌生的城市,因为留下了自己辛勤的足迹,也变成了“想要停下来仔细看看”的地方。

唐存亮笑着自嘲:“刚来的时候,真不觉得这里有啥好的!不停就不停呗!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停下来,停下来看看熟悉的街景,看看夜幕降临、华灯闪烁的昂船洲大桥,他觉得那是全香港最美的景色。他有一个心愿,就是在退伍后到香港昂船洲大桥拍张照片。

生命中最美的风景,需要时间去酝酿。

每一年,驻香港部队的老兵们,在收拾行李离开香港时,才彻底明白:自己对这片土地的情感之重。那份不舍,那份泪水,伴着他们离开。

“我想等退伍那一天,我也会忍不住要哭。”唐存亮掰着手指说:“这里,承载着我太多的青春记忆,让我一生都为之自豪。”

成为风景中的风景,是他们的自豪

有人说,孩童天真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动人的风景。

在20岁战士甘雨不长的驻港生涯中,藏在他内心最珍贵的记忆,也是一名香港儿童天真的眼睛。

“人群中,小男孩略带羞涩地走到我跟前,给我敬了个军礼,然后问:‘叔叔,我可以跟你合个影吗?’”甘雨回忆道,“从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个更好的自己。”

“我守卫着香港,香港也塑造了我。”那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骄傲自豪涌上甘雨的心头。作为一名普通的战士,甘雨从孩子天真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的成长,看到了自己的“重要”。

这一幕,发生在两年前,甘雨第一次参加驻香港部队军营开放日活动。

那一天,站在石岗军营的跑道上,甘雨汗如雨下。同样高涨的,除了气温,还有前来参观的香港市民的热情。甘雨作为当天负责巡逻安保的队员,是不能在某一处停留太久的。可是,只要他们稍一停下来,就会有香港市民与他们合影。

“根本停不下来!只要有一个人合影了,后面就开始排队。”这个帅气的湖北小伙骄傲地告诉我。

眼前,合影的人越排越多;头顶,阳光越来越毒。甘雨和战友们脸上和身上的汗水,不断地滑落下来。

这时,排队合影轮到了一位50多岁的香港市民。她没有马上拿出相机与他们合影,而是低头从挎包里,掏出两张面巾纸。紧接着,这位个头不高的香港女士踮起脚尖,伸手帮甘雨擦掉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

“当时我感动得一塌糊涂,心里说了一百句‘谢谢’!”甘雨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我当时觉得,  她有点像我妈妈。在家的时候,我妈妈也这样给我擦过汗。”说到此,这个自信的大男孩儿有点害羞,但是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

“一不小心,自己成了风景。”这大概是每一名参加过军营开放日活动的驻香港部队官兵都遇到过的事。也许在来到驻香港部队之前,他们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像香港电影里的明星一样如此“圈粉”。这样排着大长队与他们合影的情景,让他们觉得,自己仿佛成为一道风景!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擦汗的举动,让他们觉得,离自己家乡千里之遥的这块陌生土地,与他们有了割舍不断的血肉联系。

“守护家园,流再多汗也是应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甘雨觉得,他们的付出,值!

甘雨的头顶,驻香港部队某航空兵团的直升机呼啸而过。

飞行员胡平的飞行服,也早已湿透。虽然没有香港市民帮忙擦汗,也不能被当做“风景”合影,甚至都听不到他们发出的赞叹。但是,他却能清晰地看到,当他和战友们进行飞行表演时,观众席上等候拍摄的“长枪短炮”;当他们完成飞行表演时,观众们起立鼓掌的身影。“有一个年轻小伙子,朝着我们的直升机敬军礼。”胡平的眼神里,泛起难以掩饰的自豪,“这是我看到过的最美风景。”

相信,在那一刻,胡平和战友们给了香港市民安全感;相信,在那一刻,香港市民也给了胡平和战友们幸福感。

莫言说:面向太阳吧,不问春暖花开……蓦然回首,你何尝不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有很多时候,驻香港部队的官兵都说,能够成为驻香港部队的一分子很自豪,能够守护香港很骄傲。“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他们,其实早已经成为香港市民眼中的风景,成为守护香江的坚实力量。

他们似在繁华之外守护繁华,实际上,他们早已是繁华的一部分,是香港的一部分。

2017年7月1日,香港回归20年。

在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韩港归在刚刚吃完自己20岁生日蛋糕后,站在了自己熟悉的哨位上,一脸自豪。

这个出生在香港回归之日的普通战士,成为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一位摄影记者按下快门,感慨地说:“20岁,正青春。青春的香港,有一群青春的士兵在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