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文章合为时而著

———品读获中国新闻奖二等奖的评论《“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
作者:■张军胜

提 要:荣获第26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的评论《“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聚焦社会热点,小切口凸显大主题;说理一针见血,把准脉开出好药方;语言朴实自然,大白话传播大道理。文章合为时而著,这篇评论在《人民日报》上一经推出,就获得了极好的传播效应。

关键词:新闻评论;为时而著;通俗易懂

生活中,类似证明“我妈是我妈”这般令人啼笑皆非的奇葩问题不在少数,很多人可能早已对此司空见惯。《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敢于向见怪不怪的社会现象亮剑,契合了简政放权的时事热点,击中了人们办事难的社会痛点,引发其他媒体和社会民众的广泛关注与共鸣,获得第26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这篇评论从小切口进入,紧扣社会大主题,说理分析入木三分,语言表达通俗易懂,是一篇难得的评论佳作。

聚焦社会热点,小切口凸显大主题

《“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这篇文章,由这样一件事说起:市民陈先生一家三口准备出境旅游,需要明确一位亲人为紧急联络人,他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但办手续时问题来了,有关人员让他必须提供他母亲是他母亲的书面证明。作者由这件事引申开来,点出社会上其他各种奇葩证明、循环证明的怪象,击中了多年来人们司空见惯、见怪不怪、想说未说的简政放权问题,折射出职能部门各自为政、相互推诿责任的顽疾痼症,一下子就抓住了人们关心的痛点,引发广泛议论,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舆论监督效果。

文章刊发当天,国内众多新闻网站、客户端、微信公众号进行转载,许多媒体还跟进报道。一时间,奇葩证明成为媒体关注热点。“证明你妈是你妈”还被评为2015年十大网络热词之一。2015年5月6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讲述了“证明我妈是我妈”这个故事,并称“这怎么证明呢?简直是笑话!”此后,国务院两次召开专题座谈会,听取社会各界对简政放权、规范证明的意见建议。随后,公安部、民政部、国家旅游局等数十个部委出台大量便民利民政策。

文章合为时而著。好的新闻评论,总能散发出浓郁的时代、生活气息,给人以警醒与深思。这篇文章激起千层浪,其中一个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主题鲜明。本文作者从开证明这件“小事情”上入手,追根溯源,分析事物的本质原因,发出了简政放权这一极富时代感的主题,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由于其深刻地反映了时代呼喊,绽放出理性光芒,容易引起受众的共鸣。

主题是文章的灵魂。古人论文,非常注重立意。所谓立意,即立定题旨,也即确立文章所集中表现的思想、观点,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文章主题。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写文章选材要严,开挖要深。所谓“开挖要深”,是指要善于从平凡的题材中,开挖出具有深远影响和重大意义的主题。

说理一针见血,把准脉开出好药方

新闻评论或阐明自己观点,或批驳对方论点,需一针见血、观点明确、尖锐泼辣、锋芒逼人,不能模棱两可、含糊其辞。

奇葩证明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文章对此不遮掩、不回避,敢于直面问题,以真诚的态度承认问题的存在,以务实的态度分析问题产生的背景和原因,以科学的态度阐述解决问题的各项政策和举措。作者在列举事例之后,没有用过多的笔墨渲染,而是一针见血地给出了答案:证明过多过滥,除了审批事项太多外,还因为原本应由相关职能部门之间相互核实的事,同级职能部门之间互相推诿。说白了,就是要审批的事项很多,可谁也不愿担责。

面对如此现状,政府部门是不是就束手无策了呢?非也!作者在论述中直截了当地指出: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应打破信息“壁垒”,通过一定的规则和权限设置,让公民基本情况实现共享,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

从提出问题,到陈述事实基础,引申拓展社会现象,分析原因,提出对策,作者行文简洁明快,不拖泥带水,让人读来一气呵成,但却让读者印象深刻,回味无穷。

语言朴实自然,大白话传播大道理

新闻评论要向受众“翻译”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回应百姓对热点问题的关注。这种“翻译”不是简单的字面传递,而是一种再创造,必须用生动形象的语言来传播、说服、引导。

语言平实质朴,是一种语言技巧的匠心独运。平实的语言,往往具有简洁的特征。好的评论读起来往往会给人以一种朴实自然、清新亲切之感,耐人咀嚼、回味无穷,毫无枯燥乏味之感,有些甚至会令人捧腹大笑,笑过后更为作者所抨击的问题而叹服。

文章的标题“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是该文语言使用的一大亮点,表达既生动又活泼,让人一看标题就会过目不忘,觉得可气可笑。文中,“多跑路、少跑腿”“听起来莫名其妙、办起来东奔西跑”等等来自群众的鲜活生动的语言,拉近了同群众的距离,反映了群众的生活感受。这些语言,让大家想听、爱听、愿听,觉得很过瘾、很解渴。普通民众的语言,往往充满生活气息。该文作者用群众的语言、群众身边的生活实例来表达,从群众最关心的地方、最想知道的东西说起,把群众最需要的内容用群众最熟悉的语言说出来,通俗易懂,简洁明快。报纸的评论写作,就是要力求让群众愿意看、看得下去、看得懂、看了信服,看过后心里亮堂堂。

新闻评论要想吸引受众的眼球,就要更多地使用群众语言,说老百姓听得懂的话。“真佛说得家常话,好诗要能老妪听。”优秀的新闻评论,应该让读者感觉像是作者在和自己拉家常,并在不知不觉间接受文章的观点,在思想与情感上产生共鸣。因此,评论写作应善于用大白话、大实话和群众语言深入浅出、解惑释疑,善于用聊天式、谈心式的语气娓娓道来、触及心灵,善于用极其凝练、高度概括的话语提纲挈领、大开大合,善于用问题开刀,拿现象作靶开诚布公、振聋发聩。该文运用老百姓的语言,粗而不俗,易于为百姓接受理解,展现了较好的语言应用艺术。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后备部新闻二组组长)

原文

“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

■黄庆畅

解决证明过多过滥问题,需要打破政府职能部门间的信息“壁垒”,真正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

“该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这是北京市民陈先生的一句感慨。听起来有些好笑,却是他的真实遭遇。

陈先生一家三口准备出境旅游,需要明确一位亲人为紧急联络人,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可问题来了,需要书面证明他和他母亲是母子关系。可陈先生在北京的户口簿,只显示自己和老婆孩子的信息,而父母在江西老家的户口簿,早就没有了陈先生的信息。在陈先生为此感到头大时,有人指了一条道:到父母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可以开这个证明。先别说派出所能不能顺利开出这个证明,光想到为这个证明要跑上近千公里,陈先生就头疼恼火:“证明我妈是我妈,怎么就这么不容易?”而更令陈先生窝火的是,这一难题的解决,最终得益于向旅行社交了60元钱,就不需要再去证明他妈就是他妈了。

陈先生的遭遇,并非孤例,很多人在办事过程中遇到过类似令人啼笑皆非的证明:要证明你爸是你爸,要证明你没犯过罪,要证明你没结过婚,要证明你没有要过孩子,要证明你没买过房……这样那样的证明,有的听起来莫名其妙,办起来更让人东奔西跑还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证明?近日,本报在《关注改革“最后一公里”·聚焦社区治理》的报道中一针见血:证明过多过滥,除了审批事项太多外,还因为原本应由相关职能部门之间相互核实,但同级职能部门之间却互相推诿。说白了,就是要审批的事项很多,可谁也不愿担责。笔者办事就曾遇到过“部门A说需要部门B的证明,而部门B说没有部门A的证明我用什么来证明”,就像是你要给我蛋,才能孵出鸡,而我说你要给我鸡,才能生下蛋。这样的僵局,往往托人能打破。

然而当我们对一些证明感到不可理解,去问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这个证明,得到回答往往是“就是这么规定的”。诚然,必要的证明是应该的,但花点钱、找找人就行,或者在没有知情权的社区盖个章也行,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其实不少证明并非非要不可。因此,各级政府部门有必要结合简政放权的时代要求,与时俱进地对需要当事人提供的材料事项进行梳理,能免的就免、能简的就简,从源头上减少对证明的需求。

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信息化为现代社会治理提供了这样的可能和便利。解决证明过多过滥问题,当务之急需要打破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通过一定的规则和权限设置,让公民基本情况实现共享。这样,老百姓就不会再为各种证明四处跑腿,更不会出现“需要证明我妈是我妈”的尴尬。